刚刚更新: 〔宋婉〕〔陈建国〕〔这个明星有些咸鱼〕〔诸天演道〕〔我给曹操献仙药〕〔魔王不必被打倒〕〔洪荒之瘟疫漫天〕〔传奇1997〕〔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便联系上了仙〕〔听说娘娘是小作精〕〔超品渔夫〕〔皇上,本宫很会撩〕〔贞观俗人〕〔鬼手医妃:摄政王〕〔重生之都市仙尊〕〔无敌至尊太子爷〕〔旧日主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零六章:融合圣相(一更万字)
    <b>最新网址:天威浩荡,雷霆滚滚。

    天罚圣相淡漠着眼眸,沐浴着圣洁的白芒,犹如圣人降临,随即缓缓起身,踏步走向涌入命相内的不速之客。

    毒浪似有生命,有眼睛,能看到一般,仿佛畏惧瑟缩,不断的向后退去。

    只是君弈大手抓着朽木上的裂痕,源源不断的毒浪从中溢散而出,汹涌汇聚,让其避无可避,退无可退,非但如此,还被这股浪潮强行逼着靠近天罚圣相。

    天罚圣相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阴绿毒雾,嘴角微微上弯,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接着,手臂抬起,大手笼罩雷霆,直接落下。

    “嗡...”

    阴绿毒雾翻腾波荡,仿佛感觉到了危机,自知无路可退,顿时开始挣扎,凝化一只毒蛇挺立身躯,吐着蛇信,张口毒牙骇人,带着让人心悸的杀机直咬向天罚圣相。

    “呵...”

    天罚圣相微微开口,却是传出一声不屑冷笑,手中雷霆轰鸣,竟是不躲不避,一掌就拍在了蛇头上。

    “砰!”

    一掌落下,阴绿毒蛇双目一凸,阴狠的眼睛中闪现一抹难以置信,他的毒,他的威势竟对天罚圣相毫无作用。

    在这一掌面前,阴绿毒蛇就感觉自己羸弱的如同婴孩。

    “嗤...”

    天罚圣相大手按着阴绿毒蛇的蛇头,轻轻摩擦,随即又一把将其捏住,提了起来。

    任由其怎么挣扎,都徒劳无功。

    外面,君弈双目紧闭,感觉到丹田中天罚圣相得手,顿时双目睁开,眼中有光芒闪烁,脸上笑容逐渐灿烂,手中抓着朽木的力气微微加大。

    “镇!”

    君弈口中厉喝,泛着白芒的眼眸中雷霆闪烁,周身白芒携带恐怖威压爆发开来,化为万千雷霆汇聚朽木。

    与此同时,丹田中,天罚圣相掌中雷霆轰鸣,瞬间笼罩阴绿毒蛇,顺着其毒雾汇聚而来的地方蔓延开来。

    众人凝神以观,不敢过多打扰,只见君弈沐浴白芒,身披雷霆,衣袂飘飘,如神祗降世,霸道威严的气息几乎让众人跪伏在地。

    莫亦千等人只是感觉到君弈身上的恐怖威压,但蕴神树却是神情凝重,他在君弈身上,看到了让他一生都无法理解的事情。

    在这时,或者说在雷霆沐浴君弈身躯的时候,在白芒浓雾萦绕不绝的时候,蕴神树终于做出了重要的决定。

    “轰!”

    君弈周身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强横的力量崩塌大地,让身躯完全沉下。

    同时,原本汇聚汹涌的阴绿毒雾,开始渐渐溢散开来,向着四周扩散不休,只是隐隐还有些许挣扎。

    君弈手中朽木枯白,阴绿毒雾不断的从中溢出,同时在雷霆的汹涌下,渐渐将枯朽灰白的色泽散去。

    一股若有若无的清爽感觉,也是从朽木上波荡而出。

    这气息虽然也蕴含着浓郁的生机,但却要比刚才的感觉更清白,更纯粹一些,更有些自然的感觉,让人顿感亲近。

    “这感觉很舒服。”

    冰河妖魄与炎毒火精双目微眯,露出一个很享受的表情,只感觉全身的毛孔都好像张了开来,贪婪的吸收着这清爽的气息。

    先前嫩绿生机气息萦绕时,两人虽然能够感觉到其中的活跃,却更多的是一种死气沉沉的僵硬,少了些许灵动。

    他们二人本就是天地生灵,虽比不上天生灵物,但也极为不凡,生于天地,自然对天地的纯粹精华很是熟悉,这股气息,对他们的诱惑极大,让他们不自觉的就想去碰触。

    不仅是他们,即便是莫亦千,醉癫狂等人都有些如坠梦幻,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蕴神树静静的看着,眼前一幕让他心生慨叹。

    但下一刻,蕴神树苍老的脸上双目一凝,眸中闪现一抹猝不及防的惊异和紧张,巨大的树木枝叶凝聚收缩,缓缓的向着君弈探去。

    只见周空阴毒绿雾从朽木中溢散而出,但却并未消失,却是汇聚在了一起,盘桓空中,渐渐向着中间收缩,那正是君弈所在的地方。

    “轰!”

    一瞬,阴毒绿雾骤然爆发,狠狠的向着君弈盖压而去,朽木内中原本退散溢出的阴毒绿雾也是卷土重来,强威浩荡。

    眨眼功夫便将君弈完全淹没,甚至连那白芒雷霆都翻不起丝毫浪花来,呼啸的诡风起伏不定,发出些许诡异的声音,似是在张狂大笑。

    “公子!”

    突然的惊变,阻断了冰河妖魄,炎毒火精的享受,将其从享受中惊醒。

    “啊!!!”

    莫亦千双目充血,口中咆哮一声,周身金焱喷涌,显化一道巨大的火焰身影,炎魔怒掌拍下,似要横断天地,狠狠的轰入阴毒绿雾中,但却石沉大海,翻不起一丝浪花。

    “咔,咔咔...”

    同时,冰蓝色的冰璃凭空显现,一颗晶莹剔透的巨树舒展开枝叶,扎根大地,大片的冰璃冻结阴毒绿雾,直扑向深处。

    “咕噜...”

    醉癫狂口吞酒水,葫芦口冰蓝喷吐,炎璃承渊王威弥漫,将周空凝结。

    只见其抬手横握长剑,冰蓝剑芒波荡而出,似秋意荡漾,溢散着无尽的悲凉和凄婉,让周空的阴毒绿雾都有些轻微泛黄。

    “呼...”

    但,轻风微拂,阴毒绿雾不过轻轻波荡,就将众人的威势遮掩而去,又恢复了平静,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怎么回事?”

    莫亦千口中怒吼,双目中的金焱与鲜血纠缠不休,背后炎魔散发着恐怖的怒火,沉沉转身,跳动着火焰的双瞳中,漆黑深邃,死死的盯着蕴神树,大有将其焚化灰烬的意思。

    顾南衣见莫亦千与醉癫狂两人出手,顿时心头一寒。

    这两道命相他不知道来历,但从其身上,却感觉到了可怕的恐怖,即便自己武王境都不自觉的运转起了灵力,似是天生的畏惧。

    “踏嗒...”

    这时,有轻盈的脚步声响彻天地,娇媚勾人的声音伴随着无尽的寒意,缓缓笼罩蕴神树:“我想,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蕴神树树枝僵硬,凝聚而出的藤蔓也停滞不前,除了没有反应过来外,便是因为在其前方,醉癫狂手持炎璃承渊,背靠冰璃巨树,眼眸泛着冰蓝,正漠然的盯着他。

    “大家不要着急。”

    蕴神树苍声传出,言语间有着无奈,连他也没有想到竟会出现如此变故,着实令人措手不及。

    “看来,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冰河妖魄明眸一沉,勾人的目光蕴含恐怖杀机,磅礴武王威压浩荡不绝,缓缓压向蕴神树,其手中也不知何时抓起了一把匕首短刃。

    蕴神树树枝轻颤,缓缓流转起伏,有浓郁的神识萦绕其上:“你...”

    “嗤...”

    只是蕴神树声音还未传出,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破风声,眼眸中寒芒一闪,只见冰河妖魄已经逼近身前,其体内冰冷的寒意几乎要将蕴神树冻结。

    冰河妖魄双目冷漠,娇嫩的玉手缓缓抬起,匕首上寒芒闪烁,直掠向蕴神树的树冠。

    君弈对冰河妖魄来说,不仅有救命之恩,更有点化之情,放眼天域,只有他一人入得了眼,生得情,不仅是恩情,更有...

    “轰!”

    忽然,神识波荡,眼见冰河妖魄匕首落下,就要将蕴神树树冠截断,给一个小小的教训,但骤然间有强横的神识威压扩散开来,化作一面虚幻的墙壁,将其匕首阻隔。

    “铮...”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声响,冰河妖魄只感觉虎口一阵发麻,匕首寸进不得,巨大的反震力道让她不自觉的倒退而回。

    冰河妖魄,武王后期境界的强者,是如今他们一行人中最为强横的存在,但就是她都无法近身,更别说其他人了。

    众人举目凝神,这才正视起了蕴神树。

    “大家不要冲动,如今生出异变,我比你们都要着急。”

    蕴神树苦口婆心,也没有隐瞒,将事情和盘托出:“前来此处,还是小友听从了我的意见,那根朽木乃是我的老友。”

    “我与君弈小友关系匪浅,害谁也不可能害他呀,而且他出了事,老友又如何相救?”

    众人闻言不言不语,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蕴神树,目光不善,似是在思考他所言真假,他们或许不是蕴神树的对手,但并不代表就会放弃。

    “你们...”

    蕴神树见此有些无奈,又有些感慨,无奈这些人的死心眼,又感慨他们的忠诚,不由得解释道:“你们不信我,难道还不信洛妃吗?”

    “小姐?”

    莫亦千目光一凝,与醉癫狂互相对视一眼,其他人则是有些半知半解,都看向了他们两人,包括冰河妖魄,她毕竟与众人相处时间不长,对她来说,这些人中除了君弈,只有莫亦千比较可信。

    蕴神树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倒是没有详细多言,只是神识凝聚,汇化成丝,传入莫亦千与醉癫狂两人的耳中。

    莫亦千听着,只不过越是听着,脸上的眉头就拧得更紧,周身的威势却是越来越弱,最后,连同炎魔都被收入了体内,恢复了平静。

    “竟是这样!”

    醉癫狂背后冰璃支离破碎,炎璃承渊收入其中,酒葫芦的塞子也跃然其上。

    众人见此一幕微微一愣,都有些莫名,想要开口,但却又有些犹豫,很显然他们的地位层次还没有达到,只是冰河妖魄却没有这么多的顾虑,急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妖妖,公子的脾气,你是清楚的。”

    莫亦千抬头,只是漠然的看了一眼冰河妖魄,顿时让其哑然静默,随即,其目光流转,又落到了蕴神树身上:“树老,如今你可有办法?”

    “大家倾力出手,若是能打开缺口送我进去,或许能帮上些忙。”

    蕴神树稍稍思虑,竟有些束手无策,最终只能用最笨的办法,看看能不能唤醒老友,寻得些许突破的方向。

    “好!”

    莫亦千没有异议,重重点头间,便是金焱奔腾,炎魔巨大的身影汇聚而出,恐怖的威压震荡空间,发出些许让人心悸的寒意。

    醉癫狂身后,流炎冰璃枝显现而出,萦绕身周,轻轻的流转,炎璃承渊剑身上,剑意喷涌。

    “出手!”

    蕴神树磅礴的神识汹涌而出,竟有气吞山河之象,直轰阴毒绿雾。

    “咕噜...”

    莫亦千身躯一颤,结实的肌肉顿时鼓胀,一道道暴起的青筋犹如虬龙一般盘踞其上,体内有堪比半步武王境的威势滚荡八方。

    一手伸出,狠狠握刀,金焱狂刀上火焰喷涌,流刃若火。

    “踏...”

    莫亦千目染金芒,脚下狠狠向前一步,卷起滚滚浪潮,手中大刀顺势斩出,似要横断天地,只有一道沉重的声音回荡天地。

    “力震八方!”

    “咔,咔咔...”

    在其身侧,醉癫狂剑花印空,万千秋水波荡不绝,整个人似是沉入了时间岁月,随波逐流,又仿佛掌控一切。

    “挽千秋!”

    醉癫狂沉声传出,万千秋水滚滚席卷,汇聚一团奇异漩涡,所过之处,竟是将阴毒绿雾直接绞碎。

    同时,君不知与莫来客齐齐出手,诡森杀机萦绕周空,寒意拂过,阴毒绿雾漫天撕裂,宛如挂在空中的残碎布匹。

    顾南衣也不犹豫,大手握刀,王威弥漫,周身灵力汇聚手中,下一刻口中爆喝,大刀抽出,寒芒划空,顿显一线天。

    炎毒火精脚踏火海,周身萦绕火焰甲胄,脑后梳着的长辫散乱纷飞,发丝遍布火焰,大手拍出,粗暴的印杀阴毒绿雾。

    相比众人的粗暴,冰河妖魄就显得随意温柔了许多,不过是将手中匕首抛出,伸出玉指在尾端轻轻一点,匕首便犹如一根利箭疾驰而去,将空中划出一道奇异的痕迹,经久不散。

    “轰!”

    众人出手,几乎是集全力最强一击,瞬间将阴毒绿雾打的支离破碎,犹如挂在天际破烂不堪的绿布。

    可即便如此,阴毒绿雾依旧存在,宛如一面薄薄的纱网,遮掩起伏,让其后的君弈若隐若现,身处朦胧。

    “嗤...”

    这时,蕴神树凝化一道白芒流光,直接窜出,冲着君弈面前所在的阴绿薄膜狠狠冲出去,磅礴的神识威压汇聚一处:“给我破!”

    “砰!”

    二者碰撞,闷声回荡,一时间光华大作,蕴神树直接将其刺穿,身形入内,只一瞬,那绿芒又再次萦绕汇聚,将内中遮掩了起来。

    “呼...”

    众人将周身威压散去,凝神以观,心头的担忧挥散不去。

    冰河妖魄神情犹豫,但还是忍不住看了看身侧的莫亦千,微微开口:“公子...应该无碍吧?”

    只是回应她的,不过一阵轻拂的微风。

    ……

    阴毒绿雾中,君弈盘膝而坐,双目微闭,脸上一片平静,大手伸出,还是紧紧的抓着那根朽木,没有丝毫放松。

    其周身白芒萦绕,雷霆轰鸣,与朽木裂痕处喷涌而出的阴毒绿雾相互碰撞。

    此刻,竟是陷入了诡异的僵持中,阴毒绿雾融合汇聚了元始仙木庞大的生机,后力源源不断,似山洪倾泄,凶猛无匹。

    若非天罚圣相的存在,君弈几乎就要在其爆发的一瞬,被横冲直撞的阴毒绿雾的狂威轰成碎片。

    良久时间,这才有了些许抵御的能力,达到了平衡,也让其心境平和了下来。

    “死寂,生机,真是奇异。”

    君弈心中沉下,抗衡的同时,也在细细体悟,寻求方向。

    只是阴毒绿雾中汇聚两种气息,既有澎湃不绝,源源不断的生机,又有寂灭万物,摧毁一切的死寂,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非但没有发生冲突,反而极其和谐。

    可谓一念生,一念死,周而复始循回不绝,让他找不到突破所在。

    “轰!”

    这时,周空震荡,强威轰鸣,却是蕴神树冲了进来。

    “恩?”

    蕴神树见此不由得生出些许诧异,没想到君弈竟能与阴毒绿雾抗衡,但想到他身上的白芒雷霆,又有些释然,随即不再犹豫:“入!”

    一言而出,身形再化流光爆射而出,直接没入君弈体内,回归识海。

    “哗...”

    识海浪潮叠起,波荡不休。

    洛妃站在小块陆地上,双手紧紧的攥着,脸上满是焦急,但自身情况特殊,境界又低,冒然出手绝对不妥,只能在这里观望祈祷。

    “嗤...”

    忽然,白芒流光闪烁,直接落在洛妃身后,蕴神树拔地而起,舒展枝叶,发出些许风吹树叶的飒飒声。

    “树老!”

    洛妃见蕴神树归来眼睛一亮,目露期待,连忙开口:“怎么样了?现在的情况,你有什么办法吗?”

    “这阴毒气息实在厉害。”

    蕴神树却也没有隐瞒,凝声道:“此毒本就是万毒冰川内毒潮汇聚而成,如今更是融合了老友元始仙木的生机,堪称可怕。”

    “那怎么办?”

    洛妃闻言心猛然提起,面色担忧。

    “如今,只能让我尝试唤醒老友了。”

    蕴神树沉声轻言,声音传出枝叶波荡,神识白芒汹涌而出,却是没入了君弈识海,滚荡的识海浪潮滔天而去。

    “恩?”

    君弈眉头一皱,感觉到识海的波动也明白了蕴神树的意思,随即神识涌动,冲出阴毒绿雾的围裹,将朽木覆盖。

    “嗤...”

    忽然,朽木轻颤,似垂暮老人沉重呼吸,将神识白雾艰难的纳入其中,贯通内外。

    君弈神识混杂其中,也随着蕴神树的神识进入了朽木内。

    入内一瞬,君弈满目呆滞,他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眼前所见,哪里有什么生机,宛如进入了一片死寂的荒芜,充斥着无尽的灰白和绝望。

    “嗡...”

    白芒闪烁,神识震颤。

    君弈回首,竟见蕴神树周身白芒笼罩,神识波荡,却是缓缓凝缩成了一个白衣老者,老者白须垂地,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只是满目急切的样子,多了些许凡俗。

    “老友!老友!”

    蕴神树放声呼喝,苍老急迫的声音回荡在内中,却透着些许难言的凄凉。

    “唔...”

    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艰难传出,犹如垂暮将死的老者,在做最后的挣扎:“我,我...在这......”

    “老友!”

    蕴神树闻言脸上神情一喜,但随即又有些慌乱,连忙寻着声音,快速奔去,君弈也没有犹豫,直接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狂奔,直走到一处乱石堆前,才看到有一石碑圆台凌乱的摆在其中,上面还躺着一个老头。

    这老头一身衣衫褴褛不堪,宽大的袖袍下,皮肤干瘪,裸露在外的肌肤上满是阴绿的毒芒,甚至还可以清楚的看到骨头,双目浑浊无神,似是感应到了君弈与蕴神树两人的气息,艰难的回转身躯。

    “咳咳...”

    老头重重的咳嗽着,微微抬了抬头,看向蕴神树,嘶哑着声音艰难道:“蕴神,是...你吗?”

    “老友!!!”

    蕴神树见此泪水满眶,通红着眼睛低吼一声,急急狂奔而去,直冲到老头身前,颤抖着双手伸出,似是想要碰触,却又有些担忧会伤到,一时竟有些茫然无措,低低嘶吼道:“老友,你,你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咳,呵呵...”

    老头艰难的弯起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嘶哑着声音毛骨悚然道:“真,真好,能在临死前见故...人一面,真好...”

    “休要胡言!”

    蕴神树又气又恨,脸上竟露出了笑容,像个老顽童一样跺了跺脚:“你可是元始仙木,天地奇木,拥有起死人肉白骨的能力,怎会死?”

    “你只要安心休养,会恢复的。”

    “行了,不必多说。”

    老头无力的摆了摆手,淡淡道:“起死人肉白骨,与医者一般,你可知...医者不自医?你真,真是老糊涂了。”

    君弈见两人没完没了,顿时眉头一皱,有些不耐,说了半天,一句都没有到关键,不由道:“前辈,如今要如何才能医治?”

    “呵...”

    元始仙木微微转头,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小辈倒是有些心急了。”

    “老友元始仙木,本就拥有天地间最为精纯磅礴的生机,只要生机尚存,寿元无穷。”

    蕴神树深吸一口气,对君弈轻轻开口,解释着眼前的情况:“如今老友困境,乃是生机流逝,阴毒入体所致。”

    “若是能收回生机,取出此毒,或许会有所恢复。”

    “如何收回?”

    君弈眉头一皱,有些不着法门。

    “嘿...”

    这时,躺在石台上的元始仙木狠辣一笑,艰难的开口道:“生机如何流逝,便是如何收回,甚至还有他们的命!”

    君弈闻言目光一闪,看着元始仙木满是褶皱干枯的脸,心头顿生寒意。

    “如今也只有这一种办法。”

    蕴神树却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点了点头,对元始仙木所言深以为然,很是同意,随即又看向君弈,目光闪烁着,诚恳开口:“小友,若要恢复,还需你相助。”

    “我?”

    君弈一愣,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不错。”

    蕴神树仔细的看着君弈,神情认真道:“如今若要施为,只有借小友身上命相圣力,汇聚我的神识,收拢老友流逝的生机。”

    “你似乎对我身上的命相很了解?”

    君弈看着眼前的仙风道骨的蕴神树,目光微微沉下,眼神隐隐有些不善,口中传出的言语都刚硬了起来。

    “不可说,不可说...”

    蕴神树却是微微摇头,并没有打算告知君弈。

    “小鬼。”

    忽然,一道苍声沉语缓缓传出,却是鬼陵神秘开口了,这倒是让君弈有些意外,一路上他都是在沉默,君弈还以为他不屑理会。

    “前辈。”

    君弈轻轻开口,对鬼陵神秘他还是心怀感激,毕竟其数次救自己于险境,此恩情可是绝对不能忘却。

    “答应他,这个忙可以帮。”

    鬼陵神秘沉声开口,言语间也不像往日随意,似是有些凝重,这让君弈有些疑惑,但他却似乎明白君弈的心思,也不给他反问的机会,直接道:“不要问,现在还不是时候。”

    “又是这一句?”

    君弈心中有些郁闷,每次面对鬼陵神秘,他都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懵懂的小孩,总是在被大人无视,根

    本不去采纳和理会自己的想法。

    既然鬼陵神秘都没有什么异议,君弈自然也不会太过担忧,其实他也没有多少拒绝的意思,只因元始仙木身负洛妃希望,就这一点,便已经足够。

    好一会儿,蕴神树见君弈目光回神,这才轻轻开口询问道:“小友,考虑的如何?”

    君弈目光流转,在蕴神树与元始仙木两人身上仔细的打量了一翻,才点了点头,轻道:“好,我答应你,告诉我怎么做。”

    蕴神树闻言双目一亮,或许是因为兴奋,脸上的胡须都飘浮了起来:“小放松,无须太过担忧,其实并不难。”

    “神识,武者修炼的伊始,可以说是迈入武道的第一步。”

    “生机,武者修炼的根本,若无生命万事休谈。”

    君弈听着蕴神树的话,感觉如同迈入了云雾中,颇为迷茫和不解:“什么意思?”

    蕴神树轻轻一笑,细细为君弈解释:“我与元始仙木,便犹如武者的神识与生机,此为万物之本,缺一不可。”

    “但少了承载,又有些累赘多余。”

    “同理,只需小友祭出圣相,融合我与元始仙木二人的神识与生机,至于后面其他的事情,便可以交给我了。”

    “好。”

    君弈似懂非懂,但也没有拒绝,有鬼陵神秘在,他自信无事。

    “轰!”

    一言而出,君弈周身威势喷涌,白芒覆盖,阵阵雷霆轰鸣咆哮,波荡不休,萦绕在其周身的白雾汇聚身后,显化白衣身影,正是天罚圣相。

    “铮...”

    天罚圣相睁眼,直视蕴神树,眼中雷霆轰鸣,迸射雷弧狂涌而出,将其覆盖,数息后,才缓缓平静下来。

    “这是...”

    忽然,元始仙木双目骤缩,竟是艰难的要爬起来,看着眼前的命相脸色大变,目光竟有璀璨光芒爆射而出。

    “休要多言!”

    蕴神树轻喝一声,狠狠的瞪了一眼元始仙木,强压下心中的情绪,磅礴的神识汹涌而出,缓缓的没入天罚圣相中。

    “呼...”

    元始仙木似是明白了什么,原本死寂的目光涌现些许奇异,同时衣衫荡起,体内浓郁的绿芒覆盖周身,凝化丝缕,涌入天罚圣相中。

    “嗡...”

    随着二者神识生机汇聚,周空却是凭空颤栗,天罚圣相的气息也是再次攀升起来,轰鸣的雷霆愈加恐怖,甚至隐隐有了天威的感觉,让君弈双目凝缩,有些难以置信。

    “嗤...”

    蕴神树身形化雾,随即竟是直接将元始仙木裹挟起来,入了天罚圣相。

    “轰!”

    两人入内,天罚圣相中恐怖的威势横推开来,甚至将君弈都推到了数丈之外,才堪堪停了下来。

    同时,灰白绝望的空间微微扭曲,宛如一个巨大的漩涡,将君弈裹入其中。

    “呼...”

    君弈双目睁开,寒风轻拂,下意识的看向手中抓着的朽木,只见其微微颤抖,裂痕处如蛛网一般扩散开来。

    同时,其裂痕处溢散而出的阴毒绿芒竟是微微一滞,随即却开始向内流淌,似有一股巨大的力道将其拉扯入内,连同君弈体内残留的些许阴毒都没有例外。

    “砰!”

    忽然,君弈手中朽木轻轻一颤,直接炸裂了开来,天罚圣相踏步而出,淡漠的脸上目光威严,缓缓落在君弈身上,即便是他本人都感觉有些压抑。

    “轰!”

    天罚圣相周身雷霆轰鸣,脚下一震便是炸开地面,直冲向阴毒绿雾中,消失不见。

    君弈见此目光闪烁,随即双目微闭,体悟天罚圣相的变化。

    ……

    外面,阴毒绿芒无穷无尽。

    莫亦千,醉癫狂,冰河妖魄等人站立中央,撑起一片光罩,将毒雾挡在外面,静静的等着君弈出来。

    “已经进去这么久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冰河妖魄面露焦急,咬牙切齿的盯着眼前的浓雾,心中满是愤怒,妖媚的声音已经有些按耐不住。

    莫亦千漠然而立,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蕴神树消失的地方,口中轻言:“稍安勿躁,莫要...恩?”

    “轰!”

    只是其口中话音未落,却见眼前阴毒绿芒轰鸣扭曲,波荡不休,似有什么东西要冲出,让众人神情一震。

    “砰!”

    阴毒绿雾炸开,一道周身覆盖白芒雷霆的身影疾驰而出,轰鸣的雷霆威势将周围空气都扭曲了起来,磅礴的神识生机不断的涌动,直接将莫亦千等人横推开来。

    “这是...”

    众人心头一惊,下意识体内灵力运转,沛然而提,欲抵御眼前惊变,但目光所见却是一愣,都认出了这是公子的天罚圣相。

    “公子!”

    冰河妖魄脸上喜色洋溢,正要上前,却是被莫亦千一把拉住,目光凝重,口中低喝道:“且慢,有些不对劲。”

    “恩?”

    冰河妖魄闻言一愣,回首注视天罚圣相,在其身上感觉到了一丝陌生。

    冰河妖魄正在发愣时,天罚圣相速度极快,几个呼吸便到了众人近前,但眼中目光却是一片威严霸道,甚至周身涌动的白芒雷霆连面容都渐渐完全遮掩了起来,直接擦身而过,冲入阴毒绿雾中,消失不见。

    “这是怎么了?”

    冰河妖魄呆呆的说了一句,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正要随后追去,却听一道惊呼声,将其惊醒。

    “公子!”

    醉癫狂看着远处阴毒绿雾散去,露出盘膝而坐的身形,目光微沉,身形一动,便是直冲向君弈身侧。

    只是他速度快,还有人比他速度更快,眨眼间,冰河妖魄就已经站在了君弈身前,满脸着急,口中还轻声呼唤道:“公子?公子?”

    “嗤...”

    众人赶到,齐齐聚在君弈身周,小心的打量着周围,却见这阴毒绿雾竟是开始诡异的消散起来,露出了枯黄的大地。

    “无事,不用担心。”

    君弈微微睁眼,看了一眼众人后,又是闭上了眼睛,天罚圣相与自身相关,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不在意。

    众人听闻此言,都是稍稍放松了一些,接着便是小心的护佑在君弈周围。

    …………

    万毒冰川的洞窟内,近千道人影踏立其中。

    原本平静的洞窟,顿时变得吵闹起来,身着各方势力衣着的武者,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嘈杂不休的声音犹如纷乱的大街,让人心烦。

    最先到达此地的范子谦与霍自明也在其中,原本互相略有些敌视戒备的两人,面对如今众多的武者,不得不暂时达成一致,守望相助。

    “那些人怎么还没有出来?”

    范子谦眉头紧皱,瞥了一眼洞窟越聚越多的武者,脸色难看,人越多,便说明竞争越残酷,他们得手的机会就越小。

    “呵,这么着急做什么?”

    范子谦声音落下,其身侧不远处的霍自明却是神情随意,脸上有些满不在乎的意思,甚至还抓出了一只巨大的妖兽腿,架在火上烤着。

    霍自明双目直勾勾的盯着那烤的金黄的妖兽腿,上面的肉被烤的滴油,还不时的滋滋作响,香气扑鼻,惹人垂涎。

    “怎么能不着急?”

    范子谦瞅了一眼霍自明,准确的说是看着那肉,不禁有些佩服,在如此紧张的局势下,他居然还能保持如此心态,当真可怕。

    “呼,呼...”

    霍自明抓起妖兽腿,放到眼前,撅起嘴吹了两口,接着狠狠的吸了一口香味:“呜哇,真他娘的香,美味!”

    一言赞叹,霍自明便对着妖兽腿张口咬下,浓郁的香味连周围的武者都被吸引了目光,贪婪的看了过来。

    “唔,好...好吃!”

    霍自明口中长叹,大口咀嚼着肉,也不理会面前咽着唾沫的范子谦,口中轻道:“他们进去的越久,说明什么?”

    “咕...”

    范子谦咽了一口唾沫,盯着那妖兽肉下意识问道:“什么?”

    “嘿!呜哇...”

    霍自明得意的撕下一块肉,边撕咬,边解释道:“那就说明内中的危机越大,也就越麻烦。”

    “甚至他们陷入了苦战。”

    范子谦烦闷的将头撇到一边,看向远处,甚至都将嗅觉封闭,沉声问道:“那又如何?”

    “陷入苦战,说明他们势均力敌。”

    霍自明吃着妖兽肉还不过瘾,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一坛好酒,狠狠的灌了一口,满足道:“如此一来,不管他们到底谁赢谁输,都必定两败俱伤。”

    “那到时候可就轮到我们渔翁得利咯。”

    “这么多人,谁得利还说不定呢。”

    “简单,不去抢便是。”

    霍自明看着范子谦担忧的模样,不由得意味深长道:“你想想,这种能延续寿元的东西,谁不心动?到时候肯定乱成一锅粥。”

    “别说去抢,就是站在一边都有可能被波及。”

    “还不如我们退离开来,甚至再加上一把火,让这火堆烧的再旺一些,等到火快灭了,从而取出宝贝,就当他们替我们先捂一捂,如何?”

    “你这小子。”

    范子谦闻言摇头打趣,显然是同意了霍自明的话,但其眼中却有些沉重,霍自明远比他想象的有城府,更老辣。

    “轰!”

    这时,阴毒绿雾轻轻颤栗,周空轰鸣,大片的浓雾汇聚扭曲,显现一团奇异的黑洞,内中隐约间似有白芒闪烁,充斥着磅礴的生机,瞬间将众人的目光吸引。

    一个个目露贪婪,手中刀剑在握,长棍如雷,时刻准备出手,同时也小心的防御着周围的武者,免得被人背后捅刀。

    “嗡...”

    周空扭曲,浓郁的白芒雾团静静的浮在空中,内中似有一双眼睛,正在众人身上流转不定,起伏不止。

    洞窟内原本嘈杂的声音,在此刻尽数消失,鸦雀无声,同时众人缓缓的挪动脚步,似是想要将这白芒包围,免得让他逃跑。

    一时间,洞窟内的气氛压抑非常,紧张到了极点,众多武者连呼吸都有些轻缓,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杀!”

    忽然,一道沉稳的怒喝声回荡洞窟,让众人心头一紧,靠近白芒的武者下意识运转灵力,挥舞刀剑,杀机纵横。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