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零七章:生命乱流(一更万字)
    <b>最新网址: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

    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

    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武者,无非就是贪婪,怕死。”

    霍自明撇了撇嘴,目露不屑,看着眼前众多武者,就仿佛在看蜂拥争食的蝼蚁,高高在上:“他们想要争抢,却又没有胆子,怕人算计,怕内有危险,怕这怕那如何成事?”

    “而我,正好给他们这个机会,不是天大的恩赐吗?”

    “呵呵,霍兄说的有道理。”

    范子谦闻言心头一跳,对霍自明的警惕更高了一分,这种人,着实有些阴狠无情,肚子里的诡谲算计,真真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两人随意的交谈着,但眼前围着白芒雾团的众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他们不仅要小心内中是否有异物杀机,还要提防身侧的人偷袭。

    如今,他们可以说是被赶鸭子上架,但事到临头又不得不为,只能硬着头皮咬牙靠近,毕竟眼看着机缘就要得手,那可是寿元,天地间最难得到的东西,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

    只是正在众人小心靠近的时候,眼前烟尘忽然流转起来,缓缓凝聚漩涡,却是将烟尘推离远去。

    “嗤...”

    烟尘散开,众人凝神聚目,只见内中白芒耀眼,雷霆闪烁。

    “恩?”

    霍自明见此眉头一皱,神情有些凝重,闪烁的目光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其身侧范子谦远远的看着,口中疑惑道:“这怎么会没事?”

    此番众人出手,不说数百武相境界的武者倾力一击,即便是十数武王境界的老怪,就足以让其喝一壶了。

    可眼前所见,却是让人大吃一惊。

    一瞬间,局势大乱。

    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齐齐动手,甚至连武王境界的强者都按耐不住,其身后,各种奇异的命相汇聚显现。

    顿时,强横灵力浩荡席卷,剑气刀威交错不绝。

    澎湃的杀机犹如潮水一般,荡漾涟漪,直接将眼前白芒雾团完全笼罩,连周空空气都被撕碎开来。

    “轰!”

    威势炸裂,强横的刀剑杀机掀起滚荡烟尘,甚至将阴毒绿雾都遮掩了起来。

    “轰隆隆...”

    天地间只剩下恐怖的轰鸣声回荡不绝。

    众多出手的武者周身灵力运转,小心警惕的看着眼前烟尘,脸上冷汗密布,有些难以言喻的庆幸,心中固然有些迫不及待的贪婪,但更多的,则是对出手时的那一声吼叫产生了疑惑。

    那白芒雾团出现的时候,众人都只不过是在观望,毕竟面对未知,谁也不想做出头鸟,可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让绷紧神经的他们一时紧张,直接脱力出手。

    众人心头恼怒,不过也是好在没有出现意外,否则真是生死难料,一个个心中波荡,脸色凝重,尽是准备秋后算账。

    “嘿...”

    远处,范子谦与霍自明等人汇聚而立,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些许讥讽。

    “啧啧,老霍可真有你的。”

    范子谦咂了咂嘴,撇向身侧的霍自明,心中警惕到了极致,但言语间却是不乏赞叹:“好一手借刀杀人。”

    “小意思。”

    霍自明神情随意,健硕的身躯与其眼中的精明形成巨大的反差,阴森道:“让他们出手试探,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若死,我们全身而退,坐山观虎斗,若生,螳螂捕蝉,渔翁得利,怎么都不会吃亏。”

    “老霍,你这五大三粗的样子,可真是骗了不少人。”

    范子谦轻轻感叹,同时体内灵力也是悄然运转,小心防范着他,这家伙,可比传说中更让人忌惮。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