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零八章:晴天霹雳(一更万字)
    <b>最新网址:璀璨的雷霆,无情的杀戮。

    风饕雪原上空,原本生机勃勃的嫩绿浓雾,如今已然被雷霆覆盖,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方蔓延而去,似要将这天地都笼罩其中。

    雪原方圆,冰雪铺就所在,内中任何吸收炼化了嫩绿生命精华的武者,都逃不过漫天轰下的白芒雷弧。

    一道道雷弧落下,便是炸开一朵朵血色花朵,凄惨而美丽。

    风饕雪原由冰雪覆盖,常年风雪不止,虽死寂,但却有着别样的美,偶尔也会有武者踏足,欣赏一番,但如今,却如人间炼狱,刺鼻的血腥,满目的残肢,入目所见,尽是毛骨悚然。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嫩绿,从身死道消的武者身上缓缓溢散,在空中盘旋流转,随后汇聚一同,涌入漫天雷霆中。

    蕴神树,天地生灵神识鼻祖,拥有天然的镇压能力。

    元始仙木,传说蕴含生机本源,起死人肉白骨,任何生灵都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二者相合,可成天地间至纯至圣之物,亦可为阴邪祸患,或如此刻风饕雪原上的惨状,目不忍视,惨绝人寰。

    天穹上,雷海中,盘坐在其中的天罚圣相双目紧闭,漠然无语,只是任由生机涌入体内,由此再进入元始仙木之中。

    那一根流转不定的元始仙木,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灰白,完全晶莹,嫩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木头,周围还萦绕着浓郁的雾气,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忍心伸手触碰。

    …………

    风饕雪原外,一行十数人,正在缓步靠拢而行。

    这一群人中,有男有女,少年或一表人才,或白衣胜雪,少女凤目勾人,一身白衣长裙,缀绣朵朵奇花,超凡出尘。

    四位少年少女缓步而行,身后十数位武者紧跟其后,显然是保护的侍从。

    那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笑容,对着女子淡淡轻言,不断的说着什么,言语吐字无一不是恰到好处,不逾越也不保守。

    这口口撩人的言辞,若是对其他女子想必是手到擒来,但眼前人,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隐隐还有些许厌恶。

    “依依姑娘...”

    “够了!你能不能闭嘴?张口依依姑娘,闭口依依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与你很熟吗?”

    那少年话音还未传出,便见到慕容依依怒然回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少年,神色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口中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叫叫叫,你很烦你知道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七绝楼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难道这废话多言也是七绝楼的七绝之一?也对,若是能将人烦死,也应该是冠绝天域,所向无敌的了,小女子真是佩服。”

    “但劳烦你去别地废话行吗?给我留一点清静的余地,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慕容依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停留,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侍从都忘记了赶路,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真真难以相信,一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能有如此爆发,当真颠覆了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即便是飞花宫的侍从女子,也有些茫然。

    慕容依依在飞花宫内可是出了名的讨人喜,即便有性子也不过是小调皮而已,这般模样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呃...”

    白衣少年闻言微微一滞,脸上略有发红,双手纠缠在一起,似是羞臊尴尬,手足无措。

    “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言辞毫不客气,心下微微一叹,冲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轻喝道:“你太过分了,即便怀少有些言多,不识好歹,但也是对你的欢喜,你难道就不能容忍一下吗?”

    “我...”

    慕容依依闻言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没想到师姐这么腹黑,拐着弯骂人,一时间竟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颊的红芒越来越浓郁,身躯抖动的厉害,双手纠缠绕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似是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了,难以承受。

    陆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随即目光流转,落在了白衣少年身上:“怀少,依依尚小,言语间多有冒失,还请多多包涵。”

    “呵...”

    白衣少年肩头耸动,却是传出一声笑意,众人正在疑惑时,却见其身后的少年踏前一步,神色淡漠的伸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抓在了怀古的肩头。

    “啪...”

    一声重响传出,似是敲打在众人心头,让其心头一跳。

    黑衣少年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眸子似是蕴含冰川,亘古如此,目光所至,只是被人轻轻一看,都有些遍体生寒。

    “云...陌?”

    白衣少年轻颤侧目,平静的看着黑衣少年,眼中的意蕴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黑衣少年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陆湘与慕容依依,淡漠道:“七绝楼有七绝楼的狠辣,二位既在飞花宫,想必不会陌生。”

    “云陌,你什么意思?”

    陆湘眉头皱起,看向云陌的眼神有些不善。

    “没什么意思,只是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云陌脸色不变,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可如此,却让人心生寒意:“七绝楼,七楼各不同,厉狂,漠情,并非浪得虚名。”

    “两位还请记住。”

    云陌言罢,轻轻的拍了拍的怀古的肩膀,目光越过两人,看向前方,随即迈出脚步,踏步而行:“我们走吧。”

    “好!”

    怀古闻言怔了怔,神情呆滞,像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在思考出神,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追着云陌的步子离去。

    “师姐,他们也太嚣张了。”

    慕容依依看着七绝楼几人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脸上神情有些不悦,但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陆湘白了一眼慕容依依,摇了摇头有些无语。

    自慕容依依从将古城回来,将四极无生阵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过后,飞花宫的众多姐妹便对七绝楼起了戒心。

    璀璨的雷霆,无情的杀戮。

    风饕雪原上空,原本生机勃勃的嫩绿浓雾,如今已然被雷霆覆盖,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方蔓延而去,似要将这天地都笼罩其中。

    雪原方圆,冰雪铺就所在,内中任何吸收炼化了嫩绿生命精华的武者,都逃不过漫天轰下的白芒雷弧。

    一道道雷弧落下,便是炸开一朵朵血色花朵,凄惨而美丽。

    风饕雪原由冰雪覆盖,常年风雪不止,虽死寂,但却有着别样的美,偶尔也会有武者踏足,欣赏一番,但如今,却如人间炼狱,刺鼻的血腥,满目的残肢,入目所见,尽是毛骨悚然。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嫩绿,从身死道消的武者身上缓缓溢散,在空中盘旋流转,随后汇聚一同,涌入漫天雷霆中。

    蕴神树,天地生灵神识鼻祖,拥有天然的镇压能力。

    元始仙木,传说蕴含生机本源,起死人肉白骨,任何生灵都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二者相合,可成天地间至纯至圣之物,亦可为阴邪祸患,或如此刻风饕雪原上的惨状,目不忍视,惨绝人寰。

    天穹上,雷海中,盘坐在其中的天罚圣相双目紧闭,漠然无语,只是任由生机涌入体内,由此再进入元始仙木之中。

    那一根流转不定的元始仙木,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灰白,完全晶莹,嫩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木头,周围还萦绕着浓郁的雾气,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忍心伸手触碰。

    …………

    风饕雪原外,一行十数人,正在缓步靠拢而行。

    这一群人中,有男有女,少年或一表人才,或白衣胜雪,少女凤目勾人,一身白衣长裙,缀绣朵朵奇花,超凡出尘。

    四位少年少女缓步而行,身后十数位武者紧跟其后,显然是保护的侍从。

    那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笑容,对着女子淡淡轻言,不断的说着什么,言语吐字无一不是恰到好处,不逾越也不保守。

    这口口撩人的言辞,若是对其他女子想必是手到擒来,但眼前人,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隐隐还有些许厌恶。

    “依依姑娘...”

    “够了!你能不能闭嘴?张口依依姑娘,闭口依依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与你很熟吗?”

    那少年话音还未传出,便见到慕容依依怒然回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少年,神色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口中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叫叫叫,你很烦你知道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七绝楼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难道这废话多言也是七绝楼的七绝之一?也对,若是能将人烦死,也应该是冠绝天域,所向无敌的了,小女子真是佩服。”

    “但劳烦你去别地废话行吗?给我留一点清静的余地,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慕容依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停留,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侍从都忘记了赶路,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真真难以相信,一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能有如此爆发,当真颠覆了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即便是飞花宫的侍从女子,也有些茫然。

    慕容依依在飞花宫内可是出了名的讨人喜,即便有性子也不过是小调皮而已,这般模样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呃...”

    白衣少年闻言微微一滞,脸上略有发红,双手纠缠在一起,似是羞臊尴尬,手足无措。

    “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言辞毫不客气,心下微微一叹,冲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轻喝道:“你太过分了,即便怀少有些言多,不识好歹,但也是对你的欢喜,你难道就不能容忍一下吗?”

    “我...”

    慕容依依闻言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没想到师姐这么腹黑,拐着弯骂人,一时

    间竟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颊的红芒越来越浓郁,身躯抖动的厉害,双手纠缠绕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似是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了,难以承受。

    陆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随即目光流转,落在了白衣少年身上:“怀少,依依尚小,言语间多有冒失,还请多多包涵。”

    “呵...”

    白衣少年肩头耸动,却是传出一声笑意,众人正在疑惑时,却见其身后的少年踏前一步,神色淡漠的伸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抓在了怀古的肩头。

    “啪...”

    一声重响传出,似是敲打在众人心头,让其心头一跳。

    黑衣少年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眸子似是蕴含冰川,亘古如此,目光所至,只是被人轻轻一看,都有些遍体生寒。

    “云...陌?”

    白衣少年轻颤侧目,平静的看着黑衣少年,眼中的意蕴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黑衣少年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陆湘与慕容依依,淡漠道:“七绝楼有七绝楼的狠辣,二位既在飞花宫,想必不会陌生。”

    “云陌,你什么意思?”

    陆湘眉头皱起,看向云陌的眼神有些不善。

    “没什么意思,只是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云陌脸色不变,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可如此,却让人心生寒意:“七绝楼,七楼各不同,厉狂,漠情,并非浪得虚名。”

    “两位还请记住。”

    云陌言罢,轻轻的拍了拍的怀古的肩膀,目光越过两人,看向前方,随即迈出脚步,踏步而行:“我们走吧。”

    “好!”

    怀古闻言怔了怔,神情呆滞,像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在思考出神,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追着云陌的步子离去。

    “师姐,他们也太嚣张了。”

    慕容依依看着七绝楼几人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脸上神情有些不悦,但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陆湘白了一眼慕容依依,摇了摇头有些无语。

    自慕容依依从将古城回来,将四极无生阵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过后,飞花宫的众多姐妹便对七绝楼起了戒心。

    璀璨的雷霆,无情的杀戮。

    风饕雪原上空,原本生机勃勃的嫩绿浓雾,如今已然被雷霆覆盖,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方蔓延而去,似要将这天地都笼罩其中。

    雪原方圆,冰雪铺就所在,内中任何吸收炼化了嫩绿生命精华的武者,都逃不过漫天轰下的白芒雷弧。

    一道道雷弧落下,便是炸开一朵朵血色花朵,凄惨而美丽。

    风饕雪原由冰雪覆盖,常年风雪不止,虽死寂,但却有着别样的美,偶尔也会有武者踏足,欣赏一番,但如今,却如人间炼狱,刺鼻的血腥,满目的残肢,入目所见,尽是毛骨悚然。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嫩绿,从身死道消的武者身上缓缓溢散,在空中盘旋流转,随后汇聚一同,涌入漫天雷霆中。

    蕴神树,天地生灵神识鼻祖,拥有天然的镇压能力。

    元始仙木,传说蕴含生机本源,起死人肉白骨,任何生灵都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二者相合,可成天地间至纯至圣之物,亦可为阴邪祸患,或如此刻风饕雪原上的惨状,目不忍视,惨绝人寰。

    天穹上,雷海中,盘坐在其中的天罚圣相双目紧闭,漠然无语,只是任由生机涌入体内,由此再进入元始仙木之中。

    那一根流转不定的元始仙木,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灰白,完全晶莹,嫩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木头,周围还萦绕着浓郁的雾气,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忍心伸手触碰。

    …………

    风饕雪原外,一行十数人,正在缓步靠拢而行。

    这一群人中,有男有女,少年或一表人才,或白衣胜雪,少女凤目勾人,一身白衣长裙,缀绣朵朵奇花,超凡出尘。

    四位少年少女缓步而行,身后十数位武者紧跟其后,显然是保护的侍从。

    那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笑容,对着女子淡淡轻言,不断的说着什么,言语吐字无一不是恰到好处,不逾越也不保守。

    这口口撩人的言辞,若是对其他女子想必是手到擒来,但眼前人,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隐隐还有些许厌恶。

    “依依姑娘...”

    “够了!你能不能闭嘴?张口依依姑娘,闭口依依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与你很熟吗?”

    那少年话音还未传出,便见到慕容依依怒然回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少年,神色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口中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叫叫叫,你很烦你知道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七绝楼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难道这废话多言也是七绝楼的七绝之一?也对,若是能将人烦死,也应该是冠绝天域,所向无敌的了,小女子真是佩服。”

    “但劳烦你去别地废话行吗?给我留一点清静的余地,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慕容依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停留,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侍从都忘记了赶路,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真真难以相信,一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能有如此爆发,当真颠覆了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即便是飞花宫的侍从女子,也有些茫然。

    慕容依依在飞花宫内可是出了名的讨人喜,即便有性子也不过是小调皮而已,这般模样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呃...”

    白衣少年闻言微微一滞,脸上略有发红,双手纠缠在一起,似是羞臊尴尬,手足无措。

    “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言辞毫不客气,心下微微一叹,冲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轻喝道:“你太过分了,即便怀少有些言多,不识好歹,但也是对你的欢喜,你难道就不能容忍一下吗?”

    “我...”

    慕容依依闻言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没想到师姐这么腹黑,拐着弯骂人,一时间竟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颊的红芒越来越浓郁,身躯抖动的厉害,双手纠缠绕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似是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了,难以承受。

    陆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随即目光流转,落在了白衣少年身上:“怀少,依依尚小,言语间多有冒失,还请多多包涵。”

    “呵...”

    白衣少年肩头耸动,却是传出一声笑意,众人正在疑惑时,却见其身后的少年踏前一步,神色淡漠的伸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抓在了怀古的肩头。

    “啪...”

    一声重响传出,似是敲打在众人心头,让其心头一跳。

    黑衣少年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眸子似是蕴含冰川,亘古如此,目光所至,只是被人轻轻一看,都有些遍体生寒。

    “云...陌?”

    白衣少年轻颤侧目,平静的看着黑衣少年,眼中的意蕴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黑衣少年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陆湘与慕容依依,淡漠道:“七绝楼有七绝楼的狠辣,二位既在飞花宫,想必不会陌生。”

    “云陌,你什么意思?”

    陆湘眉头皱起,看向云陌的眼神有些不善。

    “没什么意思,只是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云陌脸色不变,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可如此,却让人心生寒意:“七绝楼,七楼各不同,厉狂,漠情,并非浪得虚名。”

    “两位还请记住。”

    云陌言罢,轻轻的拍了拍的怀古的肩膀,目光越过两人,看向前方,随即迈出脚步,踏步而行:“我们走吧。”

    “好!”

    怀古闻言怔了怔,神情呆滞,像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在思考出神,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追着云陌的步子离去。

    “师姐,他们也太嚣张了。”

    慕容依依看着七绝楼几人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脸上神情有些不悦,但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陆湘白了一眼慕容依依,摇了摇头有些无语。

    自慕容依依从将古城回来,将四极无生阵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过后,飞花宫的众多姐妹便对七绝楼起了戒心。

    璀璨的雷霆,无情的杀戮。

    风饕雪原上空,原本生机勃勃的嫩绿浓雾,如今已然被雷霆覆盖,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方蔓延而去,似要将这天地都笼罩其中。

    雪原方圆,冰雪铺就所在,内中任何吸收炼化了嫩绿生命精华的武者,都逃不过漫天轰下的白芒雷弧。

    一道道雷弧落下,便是炸开一朵朵血色花朵,凄惨而美丽。

    风饕雪原由冰雪覆盖,常年风雪不止,虽死寂,但却有着别样的美,偶尔也会有武者踏足,欣赏一番,但如今,却如人间炼狱,刺鼻的血腥,满目的残肢,入目所见,尽是毛骨悚然。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嫩绿,从身死道消的武者身上缓缓溢散,在空中盘旋流转,随后汇聚一同,涌入漫天雷霆中。

    蕴神树,天地生灵神识鼻祖,拥有天然的镇压能力。

    元始仙木,传说蕴含生机本源,起死人肉白骨,任何生灵都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二者相合,可成天地间至纯至圣之物,亦可为阴邪祸患,或如此刻风饕雪原上的惨状,目不忍视,惨绝人寰。

    天穹上,雷海中,盘坐在其中的天罚圣相双目紧闭,漠然无语,只是任由生机涌入体内,由此再进入元始仙木之中。

    那一根流转不定的元始仙木,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灰白,完全晶莹,嫩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木头,周围还萦绕着浓郁的雾气,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忍心伸手触碰。

    …………

    风饕雪原外,一行十

    数人,正在缓步靠拢而行。

    这一群人中,有男有女,少年或一表人才,或白衣胜雪,少女凤目勾人,一身白衣长裙,缀绣朵朵奇花,超凡出尘。

    四位少年少女缓步而行,身后十数位武者紧跟其后,显然是保护的侍从。

    那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笑容,对着女子淡淡轻言,不断的说着什么,言语吐字无一不是恰到好处,不逾越也不保守。

    这口口撩人的言辞,若是对其他女子想必是手到擒来,但眼前人,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隐还有些许厌恶。

    “依依姑娘...”

    “够了!你能不能闭嘴?张口依依姑娘,闭口依依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与你很熟吗?”

    那少年话音还未传出,便见到慕容依依怒然回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少年,神色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口中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叫叫叫,你很烦你知道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七绝楼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难道这废话多言也是七绝楼的七绝之一?也对,若是能将人烦死,也应该是冠绝天域,所向无敌的了,小女子真是佩服。”

    “但劳烦你去别地废话行吗?给我留一点清静的余地,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慕容依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停留,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侍从都忘记了赶路,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真真难以相信,一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能有如此爆发,当真颠覆了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即便是飞花宫的侍从女子,也有些茫然。

    慕容依依在飞花宫内可是出了名的讨人喜,即便有性子也不过是小调皮而已,这般模样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呃...”

    白衣少年闻言微微一滞,脸上略有发红,双手纠缠在一起,似是羞臊尴尬,手足无措。

    “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言辞毫不客气,心下微微一叹,冲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轻喝道:“你太过分了,即便怀少有些言多,不识好歹,但也是对你的欢喜,你难道就不能容忍一下吗?”

    “我...”

    慕容依依闻言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没想到师姐这么腹黑,拐着弯骂人,一时间竟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颊的红芒越来越浓郁,身躯抖动的厉害,双手纠缠绕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似是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了,难以承受。

    陆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随即目光流转,落在了白衣少年身上:“怀少,依依尚小,言语间多有冒失,还请多多包涵。”

    “呵...”

    白衣少年肩头耸动,却是传出一声笑意,众人正在疑惑时,却见其身后的少年踏前一步,神色淡漠的伸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抓在了怀古的肩头。

    “啪...”

    一声重响传出,似是敲打在众人心头,让其心头一跳。

    黑衣少年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眸子似是蕴含冰川,亘古如此,目光所至,只是被人轻轻一看,都有些遍体生寒。

    “云...陌?”

    白衣少年轻颤侧目,平静的看着黑衣少年,眼中的意蕴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黑衣少年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陆湘与慕容依依,淡漠道:“七绝楼有七绝楼的狠辣,二位既在飞花宫,想必不会陌生。”

    “云陌,你什么意思?”

    陆湘眉头皱起,看向云陌的眼神有些不善。

    “没什么意思,只是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云陌脸色不变,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可如此,却让人心生寒意:“七绝楼,七楼各不同,厉狂,漠情,并非浪得虚名。”

    “两位还请记住。”

    云陌言罢,轻轻的拍了拍的怀古的肩膀,目光越过两人,看向前方,随即迈出脚步,踏步而行:“我们走吧。”

    “好!”

    怀古闻言怔了怔,神情呆滞,像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少年在思考出神,好一会才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追着云陌的步子离去。

    “师姐,他们也太嚣张了。”

    慕容依依看着七绝楼几人离开的背影,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脸上神情有些不悦,但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陆湘白了一眼慕容依依,摇了摇头有些无语。

    自慕容依依从将古城回来,将四极无生阵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过后,飞花宫的众多姐妹便对七绝楼起了戒心。

    璀璨的雷霆,无情的杀戮。

    风饕雪原上空,原本生机勃勃的嫩绿浓雾,如今已然被雷霆覆盖,犹如蛛网一般向着四方蔓延而去,似要将这天地都笼罩其中。

    雪原方圆,冰雪铺就所在,内中任何吸收炼化了嫩绿生命精华的武者,都逃不过漫天轰下的白芒雷弧。

    一道道雷弧落下,便是炸开一朵朵血色花朵,凄惨而美丽。

    风饕雪原由冰雪覆盖,常年风雪不止,虽死寂,但却有着别样的美,偶尔也会有武者踏足,欣赏一番,但如今,却如人间炼狱,刺鼻的血腥,满目的残肢,入目所见,尽是毛骨悚然。

    一缕缕生机勃勃的嫩绿,从身死道消的武者身上缓缓溢散,在空中盘旋流转,随后汇聚一同,涌入漫天雷霆中。

    蕴神树,天地生灵神识鼻祖,拥有天然的镇压能力。

    元始仙木,传说蕴含生机本源,起死人肉白骨,任何生灵都无法逃出他的掌心。

    二者相合,可成天地间至纯至圣之物,亦可为阴邪祸患,或如此刻风饕雪原上的惨状,目不忍视,惨绝人寰。

    天穹上,雷海中,盘坐在其中的天罚圣相双目紧闭,漠然无语,只是任由生机涌入体内,由此再进入元始仙木之中。

    那一根流转不定的元始仙木,如今已经完全褪去了灰白,完全晶莹,嫩绿色的光芒充斥着整个木头,周围还萦绕着浓郁的雾气,仿佛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忍心伸手触碰。

    …………

    风饕雪原外,一行十数人,正在缓步靠拢而行。

    这一群人中,有男有女,少年或一表人才,或白衣胜雪,少女凤目勾人,一身白衣长裙,缀绣朵朵奇花,超凡出尘。

    四位少年少女缓步而行,身后十数位武者紧跟其后,显然是保护的侍从。

    那身着白衣的少年面带笑容,对着女子淡淡轻言,不断的说着什么,言语吐字无一不是恰到好处,不逾越也不保守。

    这口口撩人的言辞,若是对其他女子想必是手到擒来,但眼前人,却是面无表情,眼中隐隐还有些许厌恶。

    “依依姑娘...”

    “够了!你能不能闭嘴?张口依依姑娘,闭口依依姑娘,一路上叽叽喳喳没完没了,我与你很熟吗?”

    那少年话音还未传出,便见到慕容依依怒然回首,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少年,神色不善,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意思,口中言辞犀利,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就像是一个可怜的虫子,叫叫叫,你很烦你知道吗?”

    “人贵有自知之明,七绝楼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难道这废话多言也是七绝楼的七绝之一?也对,若是能将人烦死,也应该是冠绝天域,所向无敌的了,小女子真是佩服。”

    “但劳烦你去别地废话行吗?给我留一点清静的余地,谢谢你,谢谢你全家!”

    慕容依依一口气说完,不带喘气停留,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侍从都忘记了赶路,目光汇聚在其身上。

    真真难以相信,一个看似娇弱的小女子,竟能有如此爆发,当真颠覆了她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即便是飞花宫的侍从女子,也有些茫然。

    慕容依依在飞花宫内可是出了名的讨人喜,即便有性子也不过是小调皮而已,这般模样她们还是第一次见。

    “呃...”

    白衣少年闻言微微一滞,脸上略有发红,双手纠缠在一起,似是羞臊尴尬,手足无措。

    “依依!”

    陆湘见慕容依依言辞毫不客气,心下微微一叹,冲着白衣少年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这才轻喝道:“你太过分了,即便怀少有些言多,不识好歹,但也是对你的欢喜,你难道就不能容忍一下吗?”

    “我...”

    慕容依依闻言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强忍着笑意,没想到师姐这么腹黑,拐着弯骂人,一时间竟让她也说不出话来。

    白衣少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颊的红芒越来越浓郁,身躯抖动的厉害,双手纠缠绕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似是受到的打击有些大了,难以承受。

    陆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容依依,随即目光流转,落在了白衣少年身上:“怀少,依依尚小,言语间多有冒失,还请多多包涵。”

    “呵...”

    白衣少年肩头耸动,却是传出一声笑意,众人正在疑惑时,却见其身后的少年踏前一步,神色淡漠的伸出一只手来,重重的抓在了怀古的肩头。

    “啪...”

    一声重响传出,似是敲打在众人心头,让其心头一跳。

    黑衣少年神情淡漠,脸上没有一丝波动,冷漠的眸子似是蕴含冰川,亘古如此,目光所至,只是被人轻轻一看,都有些遍体生寒。

    “云...陌?”

    白衣少年轻颤侧目,平静的看着黑衣少年,眼中的意蕴说不清道不明。

    不过黑衣少年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向陆湘与慕容依依,淡漠道:“七绝楼有七绝楼的狠辣,二位既在飞花宫,想必不会陌生。”

    “云陌,你什么意思?”

    陆湘眉头皱起,看向云陌的眼神有些不善。

    “没什么意思,只是给二位提个醒罢了。”

    云陌脸色不变,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可如此,却让人心生寒意:“七绝楼,七楼各不同,厉狂,漠情,并非浪得虚名。”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