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来袭:老公大〕〔血红轨迹〕〔冰鉴离枪〕〔绝世武枭朱啸紫楹〕〔唐酒酒莫修远〕〔唐酒酒肖擎战〕〔绝品小神医〕〔百亿人生〕〔被召唤成巨人是什〕〔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静温乔舜辰〕〔当皇后成了豪门太〕〔千金归来,帝少枭〕〔战斯爵宁熙〕〔战斯爵宁熙小说免〕〔战斯爵宁熙免费阅〕〔天才双宝娇艳妻免〕〔总裁爸比抱一抱〕〔天才双宝娇艳妻 小〕〔曾拥有你的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一十章:血脉传承
    <b>最新网址:蕴神树苍声传出,言语平静。

    只是听在君弈耳中,却似乎有恐怖弥漫,阵阵威严的气势流转开来,让其心头不自觉的有些压抑,仿佛萦绕着阴霾,挥之不去。

    君弈目光微沉,直勾勾的盯着蕴神树,静待其后言。

    “武者修炼,逆天而行。”

    蕴神树顿了顿,看了一眼洛妃后,才轻轻道:“武者一途,多艰难险阻,有的人甚至都无法踏足武君境,武灵境,穷其一生也只是在哀叹壁垒,无法突破。”

    “但有些人,天生便是天之骄子,受天地眷顾。”

    君弈闻言目光一闪,抓着洛妃的手稍稍紧了紧,心头有些难以言喻的莫名感觉,但也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插嘴。

    “不言其他,只说命相。”

    蕴神树看着君弈,浑浊的目光似是能看穿他的心:“小友或许很清楚,命相有强弱,有的人依靠命相可以越阶而战,有的人则是平平无奇。”

    “不错。”

    君弈点了点头,对此深以为然。

    天域数万年来,君家能立足恒君庭,称霸四方,正是因为这强横的命相,怒血暴君。

    这命相,几乎是让君家所有的武者都具备了越阶而战的能力,同阶更是少有匹敌,也是因此,让君家成为了众矢之的。

    “那你可知这命相如何而来?”

    蕴神树浑浊的目光微微闪烁,隐隐有些深邃。

    “这...”

    君弈闻言一愣,倒是让他有些难以回答,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头轻道:“说实话,关于命相怒血暴君,我也曾有过疑惑,毕竟族内所有人的命相都是一般无二,只是领悟的深浅与否略有差别,与其他宗门世家有所不同”

    “这也曾问过族内长辈,但他们的回应,也只是与生俱来四个字而已。”

    “若说与生俱来,倒也是不错。”

    蕴神树点了点头,轻轻一笑,随后凝声沉语:“不过,要是更加确切的来说,应该是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

    君弈有些诧异,这种说话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错,就是血脉传承。”

    蕴神树也没有隐瞒,细细的解释道:“由于全族流淌着同样的血,内中有着怒血暴君命相的刻印,所以在突破至武相境的时候,会自然而然的进行引导,成就命相。”

    “通常来说,有血脉传承的世家,其祖上定有极其强横的武者存在,用通天之能,将毕生感悟所学,融于血脉,流传于后人。”

    “如此,将会使得后人从出生开始,便与众不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修炼天赋上的差别,以及命相的强横。”

    “原来如此。”

    君弈目光轻颤,细细消化着蕴神树言语中的信息,对他来说,这些信息犹如在其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见识到了不同的天地。

    蕴神树言至于此,君弈正思虑着,忽然目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洛妃,轻声道:“树老的意思是,妃儿她?”

    “不错,洛妃虽然出手不多,但内中蕴含的威能却非同小可。”

    蕴神树没有否认,看着君弈认真的点了点头,言语间意味深长道:“不仅如此,其命相中隐隐还有些许奇异的感觉,似是蕴含着恐怖,尚未展现。”

    “呼...”

    君弈闻言不由得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洛妃的命相乃是幻蜃冰蝶,他是清楚的,甚至命相融合幻蜃之心发生诡变的时候,还是其亲眼所见。

    如此恐怖的命相,蕴神树却说内中还有隐藏,结合其刚才所言的铺垫,很明显,其意指洛妃来历非凡,绝不是看到的这么简单。

    同样,这说明洛妃背后,还有着更加恐怖的存在。

    可是天域不小,却也不大,若有什么特别的世家宗门,绝逃不过君家的目光,只是思来想去,他都没有太多的头绪。

    君弈能想到的,洛妃自然也能想到,不过相比君弈凝重的神情,繁多的想法,洛妃就有些茫然。

    因为除了君弈等人外,她什么都不记得,甚至因为用力的回忆,让她的大脑都是一阵痛楚,神识波荡。

    “唔...”

    洛妃眉头紧皱,额头上汗水如瀑,脸色陡然惨白起来,周身的气息都有些不太稳定,动荡不休。

    “妃儿,妃儿...”

    君弈见此脸色大变,将洛妃直接揽在怀中,柔声安慰道:“妃儿,不要去想,什么都不要想,没事的,没事的。”

    “有我在,不要怕,都没关系。”

    “嗡...”

    这时,蕴神树目光一沉,周身神识波荡,向着洛妃汇聚而来,将其完全笼罩,轻轻的抚平其身上紊乱的气息。

    良久,洛妃才缓和了些许,柔弱的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眸中目光却是有些涣散,观之让人有些心疼。

    “君大哥,我...没事。”

    洛妃冲着君弈摇了摇头,强挤出一丝笑容,示意自己无事,让其不要担心。

    只是洛妃越是如此善解人意,君弈心中的愤怒和疼惜就越是浓郁,不由得抬头看向蕴神树,沉声道:“那树老的意思是?”

    蕴神树轻叹一声,徐徐将神识浓雾融于洛妃身躯,这才抬头看向君弈,解释内中缘由:“本来我一筹莫展,但如今有老友元始仙木,或许他会知晓一些,这也是我请小友出手相助的其中一个原因。”

    “哼!”

    元始仙木闻言顿时神气了起来,脸上神情一震,负背着手仰头看向远处,颇有些傲然的样子,超然物外。

    “原来如此。”

    君弈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下意识的看向元始仙木,见其模样便知道刚才有些得意过头了,也明白蕴神树是故意设了个套让他钻。

    但君弈终究也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大丈夫能屈能伸,更别说是为了洛妃,随即看向元始仙木,神情肃然的躬身向下,认真道:“小子刚才多有冒犯,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前辈见谅,不要放在心上。”

    “唔...”

    元始仙木似是没有听到一般,却是仰着头转了个方向,看向了另一侧,甚至还皱了皱眉头,故作沉思状。

    “前辈大人大量,走过桥比我走过路还多,见识天地少有,想必小子这粒沙尘就算刺到了前辈,也不会放在心上。”

    君弈强撑起笑脸,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咬着牙挤出了几句狗屁不通的词,恭维着元始仙木。

    倒不是君弈心里有意见,口不对心,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恭维过别人,不知其中的套路,在君家就不说了,后九世都是高高在上的布局者,哪里会有如此情景。

    这一幕若是让莫亦千看到,恐怕瞪大眼睛,让眼珠子都掉出来。

    只是君弈话说到这个份上,元始仙木依旧我行我素,甚至都转身背对着众人,仰着的脑袋几乎要顶到天上去。

    君弈脸上苦笑,他实在是有些束手无策。

    倒是君弈身侧的洛妃,轻轻捏了捏他的手,看向元始仙木不远处的蕴神

    树,露出一个期盼的神情,柔声低语:“前辈...”

    “唉...”

    蕴神树见此心下一叹,微微摇头,随即看向元始仙木,见其正臭屁的仰着头,挺着肚子,等着君弈恭维吹捧。

    从蕴神树的角度看去,元始仙木的侧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甚至还有些许期待。

    “你这个老家伙!”

    蕴神树双目一瞪,竟是抬起脚直冲着元始仙木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下去,让他一个趔趄冲了出去,差点跌坐在地上。

    元始仙木卷起长胡子,挣扎着站稳,回头看向蕴神树,脸上满是愤怒,大叫道:“老东西,你踹我干什么?”

    “装,装什么装?差不多就行了,你还没完没了了。”

    蕴神树嗤笑一声,目露不屑,摆了摆手强硬道:“小友再有无礼,也是你的救命恩人,而且人家已经赔过礼了,你还要怎么样?”

    “哼!”

    元始仙木撇了撇嘴,像是一个老顽童一样,揉着自己的屁股,低声嘟囔着:“不过就是玩玩而已,找什么急嘛,真是的。”

    君弈见元始仙木回应,连忙开口问道:“前辈,妃儿的事,您可有头绪?”

    “这老东西刚才说了,洛丫头不是一般人。”

    元始仙木瞅了一眼君弈,没好气的开口道:“一般人有一般人的方法,不是一般人就有特殊的方法。”

    “至于具体如何,我们两个还需要商量,塑体可不是一件小事,尤其是对于你们这种类型的人,更要慎重对待。”

    “那...”

    君弈闻言有些犹豫,还想继续开口,却见元始仙木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放心,就算我对你没什么好感,也不会行下作之事。

    “这老东西的面子,我还是要给,再说了,他们两个现在可是相互联系,洛丫头出了岔子,老东西也不会好受。”

    说着,元始仙木还瞥了一眼蕴神树,冷哼道:“这次恢复,老东西可是出了大力,忘恩负义的事,我还做不出来。”

    “嘿,算你有良心。”

    蕴神树神情得意,眯着眼睛轻轻的抚着自己的长须。

    君弈见此顿时放下心来,神情肃然的冲着元始仙木躬身行礼,认真道:“此番,就多谢前辈了。”

    “放心,小事而已。”

    元始仙木摇了摇头,他也是拉不下脸,言语间说的隐晦,算是向君弈道谢。

    他心里清楚,即便蕴神树出了力,但若无君弈的天罚圣相,也只是干着急而已,如此寻得治疗洛妃一法,也算是报答了,随即又开口叮嘱道:“小子,你可要记住,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能让洛丫头出手了。”

    “你别看她神情好像还行,其实也只剩下空壳子了,若是稍有不慎,别说是重塑身躯,恢复正常,就是能不能活,也犹未可知。”

    “前辈...”

    洛妃闻言娇嗔一声,心下有些慌乱,生怕君弈担忧,连声道:“即便出了什么事,这不是还有前辈在吗?”

    “以前辈通天之能,妃儿又能出什么事?”

    “你呀...”

    元始仙木对这温婉,善解人意的丫头心生好感,也只是伸手点了点,脸上有些无奈,长叹一声,没有多言。

    至于蕴神树,则只是站在一侧,轻轻摇头,神情凝重。

    君弈脸上神情不变,只是认真的看着眼前洛妃,凝重的目光中透着难以言表的柔情和坚定,轻轻的抚摸着她的手。

    “我会的。”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