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零鲜妻有点甜〕〔隐形学霸超A的〕〔荒原红城〕〔沐大佬请保持距离〕〔傲娇爹地找上门〕〔差一步苟到最后〕〔司宫令〕〔旺门佳媳〕〔联盟之电竞莫扎特〕〔茅山二师兄〕〔科技入侵神话时代〕〔我的召唤物可以学〕〔洪荒之昊天天帝〕〔重生财富自由〕〔封神之问道金庭山〕〔玄天运石〕〔科技测评博主〕〔六渡之逆斩苍穹〕〔咱家宗主有点懵〕〔长生大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一十二章:梦红尘
    <b>最新网址:将古城,云客居。

    自是如常,来往武者络绎不绝,一个个黑袍裹身,行走静默。

    个中入内武者,或是驻足大厅,扯下竹牌放下灵石,问询些许小事,或是跟随侍女小厮,踏入其后高塔,蕴含神秘。

    平常来说,若有武者入内问询买卖信息,大抵都是保密,即便有人泄密,都是不小心为之,少有意外发生。

    只是近日,云武宗被打脸的事传的沸沸扬扬,来往武者大都议论此事。

    当然,这并不是能入云客居的消息,而是其中暴露出来的信息,传言有一白衣少年,以武相中期的境界,竟有斩杀武相巅峰,甚至半步武王境界武者的能力。

    奉云山一战,若非斩岳剑派的强者插手,仲华清怕是已经死在了少年手下,成了孤魂野鬼。

    武相境界,自武者修炼命宫,感悟内中玄妙后,一阶之差,可谓云泥之别。

    如今苍云天域闻名的天才,最多也不过越一阶而战,越两阶而能力敌者尚未听闻,更别说差点击杀半步武王,简直骇人听闻。

    可就是这骇人听闻的事,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了天域,被众多武者亲眼目睹。

    一时间,天域有暗流涌动,无数武者暗中潜入奉云山,寻访周围山川小镇,想要寻得这天赋少年,收为门下弟子。

    只是一连数日,都并无所获。

    云客居门前,三道人影缓步踏行,裹入黑袍中,让人无法探知真容。

    这三人正是君弈等人,只是相随的醉癫狂,却是换成了冰河妖魄,倒不是醉癫狂决定,而是冰河妖魄强硬的让他留在了客栈。

    自其随君弈走出鹿川,她几乎寸步不离,无微不至的照顾,众人所见,都是意味深长,目有暧昧。

    三人缓步,很快便到了云客居门前,相比上次,似乎来往的武者更多了一些。

    一如上次前来云客居,门口的侍婢在见到三人的时候,便认了出来,只是目光稍有疑惑,随即便遮掩了下去,快步靠近。

    “三位大人。”

    侍婢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走到近前微微行礼,引得周围武者稍稍侧目,其不理会周围武者的目光,也不等三人回应,便是轻道:“奴婢已经等候多时,还请跟我来。”

    君弈闻言轻轻颔首,没有异议,遮掩在黑袍下的目光微微有些深邃,不声不响的跟着婢女,进入云客居。

    莫亦千与冰河妖魄也只是稍稍皱眉,公子没说什么,他们自然也不敢越俎代庖,但却隐晦的看向周围,小心的防备着。

    三人缓步,在侍婢的引领下很快便登上了塔楼,还是前两次所在的雅间,只是内中的装饰微微调整了一些,多了些许清雅。

    “大人,请。”

    侍婢微微躬身,恭敬行礼,随即伸出一只手来,示意众人落座。

    君弈倒是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倒是莫亦千与冰河妖魄两人不言不语,只是站在公子两侧,宛如忠实的护卫。

    “我要的东西呢?”

    君弈没有神情莫名,微微抬头,露出一双淡漠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侍婢,嘶哑着声音回荡内中。

    “大人稍等。”

    侍婢屈膝行礼,神情恭敬的退后两步,转身在后面的柜子上轻轻一勾,便从中取出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木盒,隐隐有清香弥漫,沁人心脾。

    侍婢笑容满面,将手中盒子放在桌上,轻轻推至君弈身前,柔声道:“大人要的东西,云客居不敢怠慢,早已备好,还请查验。”

    “踏...”

    君弈还未伸手,背后的冰河妖魄便已经踏前一步,将木盒抓在手中,隐于袖袍,玉指一戳,接着微微勾起木盖。

    “呼...”

    忽然,清香盈人,淡淡的白芒轻雾从袖中飘出,内中几盆含苞待放的花草,都舒展了开来,贪婪的摆动着枝丫,将雾气聚拢回来。

    冰河妖魄探出玉指,轻轻在丹药上摩挲,并无任何异样,这才将其递给君弈。

    君弈黑袍的下脸看不清神色,似是满不在乎,将内中丹药微微夹起,在手上轻轻把玩,犹如可人的糖果,并无出奇。

    君弈不开口,莫亦千与冰河妖魄也不说话,室内气氛渐渐压抑了起来。

    侍婢不知道君弈的意思,脸上的笑容都不自觉的僵硬了下来,心中一突,牵强的笑了笑,轻道:“大人,这丹药可还满意?”

    “丹药没问题,但却治不了人呐。”

    君弈将手中丹药放回木盒,嘶哑的声音中隐隐带着些许寒意,让房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侍婢甚至都感觉到了些许冰冷。

    “大...大人,此言何意?”

    侍婢强撑着笑意,两只颤抖的手互相抓着,心头不自觉的生出了些许惧怕。

    “没什么。”

    君弈微微开口,坐在椅子上将身躯稍稍挺了挺,目光漠然,嘶哑道:“让你的主子来见我,游戏到此为止了。”

    侍婢深吸一口气,稍稍行礼,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黑袍武者,脸上神情僵硬:“大人,云客居的掌柜从不见人,这是规矩。”

    “嗤...”

    君弈嗤笑一声,对

    侍婢的话不屑一顾,手指轻轻敲打着椅子扶手,声音淡漠而冰冷:“规矩?可笑的言辞。”

    “去吧,姑且再给你一次机会。”

    君弈身上一片平静,只是随着口中声音传出,却有些许威严从周身扩散开来,弥漫雅间,让侍婢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些许敬畏,看着遮掩在黑袍下的君弈,也只是张了张嘴,说不出一丝话来。

    侍婢在房内压抑的氛围下,脸上神情变幻,好一会儿后,才躬了躬身子,嗫诺的嘴巴,颤身离开。

    君弈莫名的强硬,霸道的言辞,让冰河妖魄微微疑惑,倒是身侧的莫亦千,脸上隐隐有些错愕,似是想到了什么。

    时间流逝,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侍婢才再次推开门走了进来,只是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姿姣好,遮掩着面纱的女子。

    此女,正是第一次三人前来时,挡在楼梯口的人。

    “呵...”

    君弈倚靠在椅子上,并不回头,只是口中淡淡一笑,缓缓道:“你,似乎并没有听清我说的话。”

    “轰!”

    一言而出,雅间轻颤,君弈口中平淡的声音,仿佛帝王言旨,蕴含无尽威严,向着两人笼罩而去,缓缓压下。

    “阁下,这里是云客居!”

    那遮掩着面纱的女子秀眉轻蹙,眼中闪现一抹不满,朱唇轻启,口中娇声传出,竟是伴随着阵阵威压,若有王威。

    “呵...”

    “放肆!”

    君弈轻笑,其身后莫亦千便已踏前一步,冷言轻喝,丝缕灼热的火焰从起周身溢散开来,让内中温度陡然上升,怒威浩荡:“云客居又如何?”

    那遮掩着面纱的女子见此眼中神色平静,只是在莫亦千身上稍稍停顿,便又落在了君弈身上:“阁下,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砰!”

    君弈身躯一震,直接将身上伪装散去,露出俊秀的脸,面含温润笑意,直视面纱女子:“有意思,有意思,不过...”

    “梦红尘就是这么教你的?”

    “轰!”

    君弈声音落下,身躯却是缓缓站起,随着其身躯挺直,周身有腥红弥漫,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这...”

    那侍婢嗅到血腥,脸上刹那惨白,双目凝缩,身躯颤栗,只感觉有眼前血海滔天,似要将其吞噬,竟是被生生的吓晕了过去,跌坐在地上,脸颊还在无意识的抽搐着。

    滔天血腥,浓郁寒意。

    那面纱女子见此脸上的神情终于凝重了起来,周身有强威波荡,其中还有些许王威萦绕,抵抗着扑面而来的血腥。

    “怒血暴君!”

    那面纱女子娇声轻语,却是一语道破君弈周身血腥异象,毫不遮掩瞳孔中的惊异:“君家少主,果然非常人能比。”

    莫亦千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心头的杀意毫不掩饰,周身火焰喷涌而出,大手握拳,余威将内中装饰直接震碎:“找死!”

    正说着,莫亦千便要出手,公子的背景,乃是绝对的机密,绝不能让外人知晓,稍有不慎就是功亏一篑。

    只是其火拳还未轰出,君弈却是摆了摆手,将其阻止,脸上温润笑意没有丝毫变化,看着女子意味深长:“你在梦红尘心中的地位似乎不低。”

    “但不知你死了,他会如何?”

    “踏嗒...”

    这时,有一阵踩踏木地板的脚步声,沉稳传出,由远及近,由上而下,直入雅间:“小梦儿若有闪失,红尘自是会黯然心伤,悲痛难耐。”

    一道和顺柔绵的声音徐徐回荡,温柔的言辞似一汪清泉,潺潺流淌,在众人心头轻轻滑过,滋润心神。

    那面纱女子闻言身躯轻颤,眼中不自觉的有些波动,涌现些许情丝,缠绕不休。

    木门前,脚步声戛然而止。

    只见一身着淡蓝长袍的少年面带笑容,手持短萧,静静的站在门前,一眼看去,便给人一种飘渺恣意的潇洒,不过其眼中淡淡的愁绪,别有韵味。

    “公子...”

    那面纱女子见到蓝衫少年,眼中兀自闪现一抹喜色,随即走到其身后,恭敬而立,将身周威势也稍稍收敛。

    “呵,梦红尘,你的胆子不小!”

    莫亦千将身上黑袍震开,丝缕碎布飘散落下,目泛金焱直视蓝衫少年,口中冷哼间,毫不掩饰其中杀机:“在公子面前,你也敢自称公子?”

    “如何不敢?”

    梦红尘脸上神情淡然,清澈的眼眸中,尽是浓浓的温柔,真真称得上是翩翩公子,或更像是游戏山水的浪子,恣意潇洒。

    梦红尘口中说着,目光却是越过莫亦千,直落在君弈身上,看着他萦绕血腥的身躯,缓缓转了过来。

    君弈脸上面无表情,径直看向梦红尘,深邃的眼眸宛如一潭死水,两人双目对视,空中似有火花飞溅,乍起阵阵怒威。

    “数百年不见,你的胆子大了不少。”

    君弈微微开口,言语间很是平静,但却让人心头压抑,连呼吸都有些莫名沉重:“只是不知你的境界,是否配得上胆色。”

    梦红尘脸上扬起笑容,本是寻常随和

    的笑容,看在莫亦千眼中,却很是欠揍,只听其轻言:“是否相配,你可以试试看。”

    “有意思。”

    君弈嘴角一弯,背后怒血暴君悍然而出,澎湃的血潮怒浪滔天,显化一道嗜血的身影,大手伸出,直接冲着梦红尘拍出一掌。

    掌威横推,将内中障碍直接清扫,转瞬,便到了梦红尘身前。

    “铮铮铮...”

    忽然,有悠扬琴音袅袅传出,似珠落玉盘,动人心弦,竟是凭空掀起圈圈涟漪,将血掌阻隔在身前,无法存进。

    “这琴音诡异...”

    冰河妖魄娇声魅语,只是低喃间有杀机荡起,扬起身上黑袍,对她来说,任何对公子不敬者,都该死。

    “嚯...”

    君弈目露诧异,口中有笑声传出,只是身形不动,背后怒血暴君却是收回手掌,攥成血拳,随即伸出一指,轻点梦红尘。

    “嗡...”

    顿时,怒血暴君指尖有强威波荡,腥红的鲜血化为涟漪扩散,指尖处,有一缕漆黑的浓雾溢散开来,凶戾惊人。

    一指,竟让整间房舍都有些颤抖。

    那面纱女子目露惊异,心头隐隐生寒,对君弈的认知稍稍多了一些。

    她这倒不是大惊小怪,须知这云客居的高塔乃是由罕见石材雕砌而成,外面更有着阵法笼罩,寻常武者根本无法撼动。

    梦红尘见此眉头一挑,脸上神情有些凝重,双手从蓝衫长袖中微微探出,周身灵力溢散,淡蓝色的光芒波荡不休。

    “铮...铮铮铮......”

    同时,那悦耳琴音泼洒开来,稍稍有些急促,周空震荡开来的涟漪也是愈加频繁,回荡不止,前后推转。

    “嗡...”

    忽然,周空轻颤,却见梦红尘眼前竟是随着琴音缓缓扭曲起来,宛如漩涡一般流转。

    恍惚中,淡蓝光芒渐渐汇聚,有一道淡蓝色的古琴凭空而出,静静的摆放空中,七根琴弦微微颤栗,波动出优美琴声。

    “嗡...”

    刹那间,其身后阴冥鬼相笑容狰狞,漆黑的指尖有杀机咆哮,其上翻腾波荡的黑芒,似有无数狰狞哭嚎的身影在向外爬去,顿显森然。

    “灭!”

    君弈见此嘴角微扬,口中却是冷然一声。

    “轰!”

    一瞬,漆黑光芒从指尖爆射而出,狠狠的轰向梦红尘眼前琴身,黑芒所过,空间顿时真空。

    “铮铮,铮铮铮...”

    同时,琴音急促,似有万般金戈铁马从中奔腾而出,平静悠扬的曲调中杀机凛然,仿佛有震天喊杀声咆哮而出。

    琴身上,有淡蓝色的琴音汇聚盘旋,团图案淡蓝色的光芒中,有一柄长枪疾射而出,直轰在漆黑光芒上。

    “轰!”

    二者碰触,周空乍起恐怖浪潮,卷起滔天风暴。

    那面纱女子见此神情凝重,抬手有白芒闪烁,虚指一点,在空中荡起些许涟漪,与此同时,雅间内有道道纹显现而出,将其中恐怖翻腾的威势尽数笼罩,本有些颤抖的雅间,再次平静了下来。

    “铮铮铮...砰!”

    这时,风暴中急促的琴音微微一颤,竟是有琴弦断裂开来,将周空烟尘惊散。

    “蹬蹬蹬...”

    众人目光汇聚,只见梦红尘身前古琴直接消散,脸色苍白着脚下倒退而出,数步后,脚下猛地一踩,才堪堪停了下来。

    其淡蓝色的长衫上,有灰尘沾染,长发散乱,隐隐显得有些狼狈。

    “哼!”

    梦红尘似是不服,口中冷哼间,背后虚空颤栗,伸手探入其中,用力一抓,便是扯出一张淡绿色的古琴,摆放身前。

    古琴上七根琴弦熠熠生辉,琴身周围有七根不规则的树枝横插在外,颇有些异种美感,优雅非常。

    “来!”

    梦红尘口中轻喝,却是在虚空直接盘膝而坐,周身气势猛然一变,脸上的神情也随之平静了下来,恣意潇洒的模样倒是有些端坐山水林间的随意,略显出尘。

    “铮铮铮...”

    梦红尘扬袖,伸手抚琴,指尖轻动,琴身上有婉转连绵的音律波荡开来,高荡起伏,如鸣佩环,时有虫鸣鸟语,时有泉绕林声,清幽淡雅,让人流连忘返,心境平和。

    众人目光凝视,恍惚间,眼前淡蓝色的光芒融合嫩绿,声行相合,仿佛有一张绝妙的画卷凭空展开。

    原本狼藉的雅间微微扭曲,仿佛空间变换,隐隐间,眼前山泉瀑布,青翠竹林跃然而出,远处有竹屋搭建,炊烟袅袅,甚至有垂髫孩童在溪水中捉鱼抓虾,玩闹嬉戏,好不自在。

    君弈立于竹林,有微风轻拂,让人心情静谧。

    “铮铮铮铮铮...”

    这时,有急促琴音在林间回荡盘旋,翠绿的竹林落叶纷纷,竟是满地枯黄,萧瑟荡漾。

    “轰!”

    突然,周空轻颤,蔚蓝的天空有黑云汹涌,厚重的阴云层层堆积,仿佛是天崩了一般,直压君弈头顶。

    层层黑云中,时有云雾翻腾,似有什么诡异妖兽在其中肆意遨游,诡异莫测。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