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一十八章:生死不悔(三更)
    <b>最新网址:腥红消散,满地狼藉。

    一个巨大的血坑出现在众人眼前,内中血腥满地,揉捻的泥头中还混杂着些许破碎的衣衫,似有血肉深埋。

    简若谷则早已不见了踪迹,只有些许裸露在外的残破碎玉,依稀能缅怀他的存在。

    庭院中,众多武相境界的武者默然而立,连小亭中端坐着的些许身影,都早已起身,一个个面色苍白,嘘寒若惊。

    一招。

    仅仅一招,武相后期境界的君弈只用了一招,便击杀了武相巅峰境界的简若谷,将其毫无还手之力的拍成了肉泥。

    天域,自武相境界能越阶而战者寥寥无几,能跨一阶力敌者可谓天才,几乎都成了众人的共识,可眼前,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

    若说跨一阶力敌为天才,那一掌将其拍死,算什么?简直骇人听闻。

    内堂中,众人看到如此一幕都是心头凛然,下意识沉沉的深吸了一口气,对君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这是一个眦睚必报的人,绝不可轻易招惹。

    雍湛此时才明白,自己能活下来,究竟是多么的侥幸,简直是用尽了自己毕生的运气,心中不禁对君弈有些敬畏起来。

    “哎呀...”

    这时,忽听君弈一声轻叹,看着眼前大坑有些讶异的摇头叹息,似是有些自责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死呢?我明明留手了的。”

    众人闻言嘴角抽搐,脸上神情有些僵硬,这还是留手,若是不留手呢?

    “算了,反正这个叫...恩,他,对,他说了后果自负,就这样吧。”

    君弈口中轻轻低喃,脸上的神情渐渐缓和,扫了一眼众人,轻道:“现在,你们应该没有什么意见了吧?”

    “没关系,有意见可以提,我这个人,很好说话。”

    庭院中众人见君弈看来,连忙摇头,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生怕君弈看不真切,脸上还挂着谄媚的笑容。

    尤其是刚才站在小亭中的武者,双腿发软,差点就在君弈的目光下跪倒在地,脸上的笑容比哭都难看。

    君弈见此轻轻一笑,却是转身走入厅堂。

    梦红尘,云梦,云岚,臧玄瓮,蒙仁见此,都是微微躬身,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恭敬,尤其是跪在地上的雍湛,头颅直接垂到了地上,一动不动。

    “不必如此,起身吧。”

    君弈看了一眼雍湛,在其肩头轻轻一拍,他不是出尔反尔之人,说了不追究,便是不追究,得人心,要恩威并施。

    “多谢公子。”

    雍湛重重点头,起身恭敬的站在一侧,肥胖的脸上少见的有些认真。

    莫亦千见尘埃落定,便是走上前来,在君弈身侧轻轻开口道:“公子,我们现在要前往盘锁城吗?”

    在莫亦千看来,他们如今有诸多武王,武相不少,若是出手盘锁城,营救成功的可能并不小,当然,损失或许也会让人肉疼。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君弈却是摆手摇头,否定了莫亦千的意见:“不可。”

    “这?”

    莫亦千一愣,没有想到公子会如此回应。

    君弈缓步踏行,随意的坐在了上首,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环视着厅堂:“从今天起,大家都是自己人。”

    “有些话,或许要提前说一说了。”

    众人闻言心头一跳,脸上神情不自觉的凝重了起来,随即对视一眼,都有序的走到了两侧,连岑东也强忍着伤痛起身站立,静待其下

    文。

    君弈见众人自觉,很是满意,微微抬手,便将厅堂大门闭合,随即打出一个禁制,封闭了声音的传出。

    庭院外,众人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看着大坑中的残肢断节,神情复杂,但却无一人上前,连平日关系不错的几人,都转过了头,不再去看。

    一个死去的人,与自己的性命孰轻孰重,想必不用多做衡量。

    不过徘徊院中,众人的目光还是会不自觉的看向大门,他们知道,内中现在所说的事情,将会决定他们的未来。

    他们乃是武相境界的强者,甚至有不少人天赋不弱,足以踏足武王,当初因为散修修炼艰难,才入了百味居。

    可即便如此,他们都是弱者,弱者,便没有话语权,甚至决定不了自己的生死,武者的世界就是如此残酷。

    厅堂中,一片安静,甚至还有些让人心悸的压抑。

    “嗒,嗒嗒...”

    君弈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搭在扶手上,轻轻的敲打,发出些许沉闷的声响:“现在,如果有人想要离开,就可以走了。”

    “若是等我把话说完,便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服从,要么...死!”

    一语寒声,让厅堂中的气氛陡然一滞,空气中隐隐还有血腥流转,弥漫开来。

    莫亦千,百墨澈,岑东,还有冰河妖魄四人,脸色平静,心中更如一潭死水,毫无波动,他们本就是忠心跟随,早已将性命压上,无须再做思考。

    至于梦红尘,识海中种下了禁神印,也是亦然。

    云梦,云岚自小便是梦红尘的贴身侍女,主往仆从,自不用说。

    如此,这句话也只是说给雍湛,臧玄瓮,蒙仁三人听,平日小打小闹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关系到大局,不容有失,谨慎是必不可少的条件。

    三人狠狠的深吸一口气,心头凛然,见君弈说的如此认真,不由得有些犹豫,只是前车之鉴还在眼前,让他们有些忌惮。

    “不用多虑。”

    君弈神情平静,看着他们三人脸上的表情变换,便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微微道:“只需遵从本心即可,若是别有二心,或许还会死得更快。”

    臧玄瓮与蒙仁稍稍对视一眼,有些拿不定主意,生死选择,可不是说着玩的,只是在他们犹豫时,却见身侧巨大人影沉声开口。

    “既然大家都不说话,那我雍湛就先厚颜说两句。”

    雍湛神情认真,少见的没有逃避,人生路可以苟活,但终究会有选择的时候,至少要将路走出去,才能继续苟:“当然,我的话也只是代表我自己。”

    “刚才面对公子我就说过了,我不是什么君子,就是一个小人,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贪生怕死的小人。”

    “这一辈子,我雍湛苟活数百年,并不喜欢这个湛字,只当是放屁,在我看来,浑浑噩噩才是正解,浑水摸鱼才是正途。”

    “武者的世界太残酷了,谁愿意死?”

    众人静静的听着,却没有觉得雍湛说的有问题,至少话糙理不糙,天域不知有多少人如此行为,只是自诩清高罢了。

    一时间,众人也对雍湛有了新的认识和感官,此人倒是对武者世界的生存法则看得挺透彻,真糊涂容易,装糊涂难。

    “大家都知道,武者活着有多难?活不活,根本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雍湛大笑一声,洒脱的抬了抬手,脸上没有一点尴尬,甚至还有些自得和感慨:“但今天,公子能杀我

    而不杀。”

    “若是往常,我定会暗自得意,悄悄的继续苟活,什么活命之恩,简直是放屁,那是老子自己凭本事,哭爹喊娘活下来的。”

    “噗哧...”

    此言一出,厅堂中顿时有些笑声传出,却是冰河妖魄忍俊不禁,没想到这人胖归胖,心里倒是有一套,无赖的可爱。

    君弈也是听着有意思,心情放松了不少,没想到这胖子居然还是个活宝,甚至连云梦,云岚二女都掩面轻笑,眼中神采奕奕。

    臧玄瓮与蒙仁脸上凝重的神情都泄了不少,认真的思虑着雍湛的话。

    “嘿嘿,大家别笑。”

    雍湛伸出胖嘟嘟的大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笑容满面,接着继续道:“但现在,我不想再这样了。”

    说着,雍湛脸上的笑容散去,神情渐凝:“今日生死之际,我忽然脑子有些乱,想到了很多很多,过往的种种,还有自己对未来的想法。”

    “不过可笑的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过往数百年,竟无一件事记在脑子,没有一件事让我难过,开心,未来也尽都是茫然。”

    “那时候我就在想,难道我这一辈子就真的要这么过去吗?”

    “若是死前回想,尽都是庸庸碌碌,生平无一友,无一乐,无一悲,无一苦,这该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可笑?”

    “苟活,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雍湛一言,竟如晨钟暮鼓,平地起惊雷,听的人振聋发聩,震得众人心头一颤,目光都不禁有些茫然。

    “现在,我明白了,人要苟活,也不能苟活。”

    雍湛大口一喝,掷地有声,一生肥肉不断的颤抖,却无一人觉得油腻,甚至其形象都高大了起来:“苟活,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苟活,要有意义的苟活,活出精彩,活出喜怒,活出哀乐。”

    “至少能在死的时候,了无遗憾,能真正问心无愧的说一句,自己是真的在苟活,而不是苟且度日,活一条烂命。”

    “否则,苟活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灿烂如烟火般的死亡,至少来的精彩。”

    雍湛说着,吐沫横飞,言尽竟是踏前一步,正对着君弈,认真肃然的单膝跪下,大喝道:“今日,雍湛便在此立誓,愿随公子踏马铁血,扬戈披血,此生生死不悔,若有违此誓,人神共弃。”

    众人听着这沉声言语,不禁心头一震,百墨澈目光灼灼的打量着雍湛,只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认识了他,过往百年,却不想其竟是如此的铁血汉子。

    莫亦千与梦红尘等人也是目露欣赏,少见的有些认同。

    臧玄瓮与蒙仁怔怔的看着雍湛,从未想过这个一直被他们看不起,觉得羞与为伍的胖子,竟会说出这番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

    一时间,两人心有感慨,隐隐都有了些许想法,随即对视一眼,竟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与其畏首畏尾,不如大干一场。

    君弈虽只出手一次,但其惊人的武道天赋,过人的谋略算计,即便只是显露冰山一角,都足以让他们惊骇,当得一赌,顿时也不再犹豫,踏步而出,跪在雍湛两侧,冲着君弈抱拳行礼。

    “蒙仁。”

    “臧玄瓮。”

    “愿为公子披荆斩棘,以鲜血铺就前路,生死不悔!”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