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妖孽王〕〔有谁可依〕〔全才天医〕〔江颜林羽免费小说〕〔江颜林羽〕〔刘明〕〔最佳女婿(最佳赘〕〔第一狂婿〕〔如意剑仙〕〔沂蒙黑姑〕〔最佳女婿〕〔醉仙葫〕〔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最佳女婿〕〔最佳女胥林羽〕〔深渊报亭〕〔灵魂冠冕〕〔双重抉择〕〔我看穿了一切〕〔鹿鹤江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二十一章:锅来(三更)
    <b>最新网址:一声冷喝,荡尽虚空祥瑞。

    “来了!”

    远处,众武者目光一亮,齐齐后退数丈,小心的避让开来,不想卷入内中纷争。

    八方门距离恒君庭不远,门下武者被杀,这些人非但不走,还在此地开宗立派,这不是**裸的不将八方门放在眼里吗?

    周围有这么多围观的武者,定会有人将消息传入其中,讨点好处,顺道看个热闹。

    不说八方门,想必谁也无法容忍被人打了脸,还要再被其踩上一脚吧?

    若是这都能忍,八方门也就不用在天域立足了,或许苏家的人就会将其抹除,八方门臣服苏家,在外也有代表苏家脸面的意思。

    八方门妥协,岂不是代表苏家被打脸?

    五大宗的威严,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践踏的,其后果,却是要用鲜血来偿还。

    别天阙前,君弈门下众人目露怒火,周身灵力汹涌,眼中的杀意有些难奈不住,刚刚立宗,便被人挑衅,如何能忍?

    莫亦千依旧面无表情。

    醉癫狂则是大口吞咽着酒水,醉眼朦胧。

    祸苍生却是舔了舔嘴角,眼中有腥红泛起,神情凶戾。

    至于梦红尘,闻言目露无奈,荡起的蓝衫上,有蓝色的薄雾浮起。

    “轰!”

    在众人汇聚的目光中,只见天穹上空风起云涌,王威浩荡。

    “踏嗒...”

    有一道苍老的身影踏步而出,目光冷冽的看着下方君弈等人,其身后,还有十数道身影紧紧跟随,手中寒刃在握,目露杀意。

    老者身躯佝偻,看了一眼君弈后,却是将目光落在了别天阙上。

    其目光流转,眼底有着遮掩不住的贪婪,在他看来,如此仙境般的宗门,自是八方门才配得上,这份“礼”他很喜欢。

    “嘿,竟是古延清这老东西,这下可有好戏看咯。”

    “古延清?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别听这老东西名字起得不错,做的阴损事情却是不少,什么抢掠烧杀,信手拈来,最主要的是好吃人肉,尤其是幼小的孩童和少女,据说其最是喜欢。”

    远处,有武者认出了老者,口中不屑的唾骂着,对周围的武者诉说着他的恶行,众人这才知晓,何止是出名?简直是臭名昭著。

    “这么多年没出现,还以为他被人杀了,没想到竟是躲到了八方门里,怪不得。”

    众人看着这老者,心中不由得泛起阵阵恶心,比起古延清来,似乎别天阙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而且这宗门只是刚刚成立,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过是嚣张了一些而已。

    话说,谁人立宗没有一个宏大的愿景?只是别人不说,别天阙却是不说,做出来了而已,这么想,倒是值得钦佩。

    君弈垂目而立,淡然的看着前方老者,眸中目光如同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波动,平静无奇。

    “小子,便是你杀了我八方门的弟子?”

    古延清玩味的看着下方君弈,对于其身后数位武王境界的武者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不说八方门背靠苏家,就是自身武王中期的境界,也足以无惧众人。

    “你是谁?”

    君弈缓缓开口,言语中听不出丝毫喜怒,只是这平静的声音听在古延清耳中,却是理所当然的觉得其在示弱。

    “八方门,古延清。”

    古延清傲然开口,来的路上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杀了门下弟子,还要在恒君庭立宗,现在看来,只

    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随即不屑道:“小子,念在你修行不易,又难得聚拢了这么多的好手,不如入了我八方门如何?”

    “看在你这么多人的份上,待我回去后禀明门主,给你一个长老当当,怎么样?对得起你了吧?”

    “长老?”

    君弈闻言嘴角上弯,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不屑道:“真是好大的恩赐。”

    “怎么样?”

    古延清见君弈脸上神情,目中的笑意渐渐收敛了起来,随即泛起一抹寒意:“年轻人,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的话说完了吗?”

    君弈脸上神情收敛,却是恢复了漠然,轻声道:“若是说完了,你就可以滚了。”

    “好,好好。”

    古延清双目眯起,脸上的皱纹深深堆积,口中有寒声传出:“现在的年轻人,胆魄不小,却须知,过刚易折。”

    “轰!”

    一言而出,古延清周身怒威荡起,武王中期境界的威压毫不掩饰,宛如洪水一般,汹涌的向着下方倾泄而出。

    同时,其满是褶皱的手缓缓伸出,掌中有寒剑在握,杀意惊人。

    “今日,老夫便教你如何立世。”

    古延清寒声传出,便是猛然踏前一步,周空轰鸣间,身周灵力化为万千剑芒,冰冷的剑意平铺开来,犹如剑雨一般疾射而出。

    剑威横亘,竟有撕裂空气的威势,寒剑划过,顿出一条条褴褛的气流,颤栗不止。

    君弈目光淡漠,冷冷的看着扑面而来的剑威,任由武王境界的威压降临,整个人似是吓傻了一般,无动于衷。

    “踏嗒...”

    只是剑雨降临,却有一道沉重的脚步声响彻天际,每一步都让周空颤栗。

    “轰!”

    强威喷涌,凶意弥漫。

    一步踏出,此人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君弈身前,肥胖臃肿的身躯,几乎是让君弈站在了阴影中,却是雍湛出手了。

    “老东西,你也不看看是在跟谁说话?”

    雍湛一扫脸上猥琐怕死的神情,目蕴寒意间却是抬手抛出一口黑锅,横亘在天穹,将漫天剑雨悉数挡下。

    “一口锅,又能如何?”

    古延清无惧雍湛,却是持剑掠出,冷冽的剑意竟是波荡开来,似是一条寒入骨髓的溪河,决堤倾泄。

    “嘿,都说抽刀断水水更流,看来利刃不得行。”

    雍湛却是不慌不忙,伸手在腰间一抹,抓出一根漆黑大棒,狞笑着踏步而出:“不知老子这根大棒,能不能满足你?”

    “轰!”

    雍湛声音落下,其体内灵力倾泄而出,滚荡的王威汹涌而出,尽数没入了漆黑大棒中,却是让其周身流转出了些许奇异的光华,璀璨夺目。

    随即抓起大棒,似是极其费力一般,狠狠的挥打而去,竟是将空中的空气都团成了一团,宛如一个球直冲着古延清爆射而去,发出阵阵恐怖的音浪嘶鸣。

    “死胖子!”

    古延清听着其口中的话,脸色难看,提剑便斩,剑威涌动,断云斩风。

    “轰!”

    只是,球体碰撞,却是将剑威直接轰散,余威波荡,却是再砸向其胸前,威势骇人。

    “可恶!”

    古延清脸色一变,下意识侧身而出,将这球威躲开,只是接着,又有嘶鸣声汹涌而至,蓦然回首,球体却已接踵袭来。

    古延清心神一凛,连忙躲开,没想到雍湛身形肥胖,其动作速度却是不慢。

    “老头,别躲啊

    ,你连球都怕?”

    雍湛嬉笑的看着上空古延清,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继续挥打大棒,讥讽道:“你一把年纪,活的还不如个球!”

    “哈哈哈哈哈...”

    雍湛一言而出,顿时惹得周围武者放声大笑,毫不掩饰其心中的畅快,甚至连远空的武者都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肥猪,你,找死!”

    古延清脸色难看,他堂堂武王中期境界的强者,何曾被人如此讥讽?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脸,简直是羞怒难当。

    一时间,心头似有万千火山同时喷发,怒火止不住的翻腾起来,汹涌的杀意狂袭而出,萦绕着手中寒剑,冷然杀出。

    “哼!”

    雍湛见此目光一冷,也将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不退反进,肥胖的身躯,挥动着巨大的大棒,狠狠的迎上剑威。

    “轰!”

    二人短兵相接,威势惊天,却是一时陷入了僵局,谁也奈何不了谁。

    “老东西,你太老了,没力气了吧?不过想想也是,你都老得不如球了,恐怕有些东西,也没用了吧?”

    雍湛口中毫不留德,不断的刺激着古延清,什么话难听便说什么,惹得古延清逆血上涌,脸上都是一片通红。

    “砰!”

    二人一击退开,再出手间,却见古延清咬牙切齿,目泛血腥,怒吼道:“老夫今日不将你剁成肉泥喂狗,便誓不为人!”

    “你都不如球了,自然不是人!”

    雍湛口中毫不客气,只是迎上其剑威,狠狠的挥动手中大棒时,嘴角莫名上弯,眼中有诡异寒芒一闪而过。

    “你找死!”

    古延清手中剑威含怒,狠狠的斩在大棒上,凛然的杀机喷涌而出,轰在雍湛身上,其身躯一颤,嘴角顿时有鲜血溢出。

    雍湛嘴角鲜艳的血腥,深深的刺激了古延清,让其目中凶意大作,脸上狰狞咆哮:“给老子去死!”

    “嘿...”

    雍湛苍白的脸上却是涌出一抹笑意,直勾勾的盯着古延清,口中意味深长的冷声道:“晚了!”

    “什么?”

    古延清看着雍湛脸上的笑意,心头一凸,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在心间蔓延,将其瞬间从愤怒中惊醒。

    “哼!”

    只见雍湛手中大棒灵力喷涌,将古延清震开,腾出手来遥遥一抓,口中爆喝道:“锅来!”

    “轰!”

    顿时,周空震颤,恐怖的灵压狠狠笼罩,降临而下,天地似是都罩上了一层阴霾,整片天都暗了下来。

    众人心头一颤,目光汇聚,只见天穹上原本阻挡剑雨的巨大黑锅,轻轻颤栗,竟是向着古延清的后背狠狠轰拍而来。

    那口黑锅飞转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便到了近前。

    不仅如此,那口黑锅上的威压,甚至比起雍湛手中大棒的怒威还要更甚一筹,带着沉重的力道狠狠的砸在了古延清的背后。

    “噗!”

    一瞬,古延清双目一突,脸色骤然惨白,口中腥红的鲜血喷洒开来,其身上的气息也有些紊乱,抓着寒剑的手都是微微颤栗。

    雍湛手中抓着大棒,看着踉跄着倒向自己的古延清,一脸兴奋,狞笑着狠狠轰出一棒,砸在他的胸前,骨裂声响彻天地。

    “嘿嘿,老东西,下辈子可要擦亮眼睛。”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