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阴诡见闻录〕〔签到从捕快开始〕〔穿书后我对反派大〕〔这个系统有点肝〕〔诸天冥海〕〔薄爷的心尖宠又跑〕〔西风醉花阴〕〔穿书之男主修仙小〕〔重生九零小哭包〕〔大佬从不吃软饭〕〔村姑是反派〕〔护妻夫君不迟到〕〔足坛最强王者〕〔都市超级天帝〕〔我成了全能圣人〕〔今夜星辰似你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四百二十六章:杀机迭起
    <b>最新网址:一时间,别天阙周空风起云涌。

    一语冷肃,伴随着阵阵萧杀怒威,自阙门内溢散开来。

    “轰!”

    凭空一颤。

    众人目光汇聚,只见阙门中有祥瑞普照,光华大作,阵阵整齐的身影从中疾射而出,却都是武帅境,武相境界的武者。

    一个个神情肃然,齐齐排列在两侧,目光中杀意泛起,不携任何畏惧。

    “哼,托大!”

    那武王境武者口中冷哼,眼眸中泛起阴鸷冷笑,随即缓缓伸出一只手来,掌运火焰,幻化一片火海,轰砸落下。

    “唔...”

    众武者陡然心头一沉,熊熊燃烧的火焰还未落下,身躯上竟已然有了烧灼感,似要将其焚化。

    “嗡...”

    只是下一刻,众人身躯突兀一轻,其身后阙门中,有青阳流光直射而出,裹挟着凛然杀机,扑面而来,宛如一道青白流星,横亘天际。

    八方门武王初期境界的武者,脸上残忍冷笑,只是青白流光袭来,让其脸上神情一僵,心头竟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砰!”

    骤然炸响,轰砸落下的火海宛如一张薄纸,竟是被剑芒一瞬刺穿,向着四方崩碎散落。

    青白流星顿时映入眼帘,抹过心头。

    “唔...”

    八方门武王初期境界的武者口中闷哼,陡然双目一突,恐怖痛楚伴随着森寒冷意在胸口炸开,腥红满目。

    随即青白剑芒消散,胸前剑痕白骨森森,触目惊心。

    血腥随风扬起,刺鼻的腥味似是将众人惊醒,几位武王强者上前,将其扶下,稍稍探查伤口,却是脸色大变,目凶暴戾。

    “放肆!”

    一老者口中怒吼,武王中期境界威压喷涌而出,风云席卷,显化恐怖大手盖压而下,直追青白剑芒而去。

    只是大手落下时,有巨大黑锅罩起,将其阻回。

    “滚出来!”

    老者踏前一步,恐怖的威压崩裂大地,横扫天穹层云,将那漫天霞光都逼退了些许。

    “八方门的人,脾气不小!”

    一声强威荡漾,言语间冷然不屑,黑锅缩小,只见雍湛肥肉波荡,臃肿着身躯从阙门中迈步而出,将其王威逼退。

    “嗡...”

    阙门祥瑞普照,数道身形齐齐踏出,武王境强威爆发开来,震颤天地。

    众武者身前,雍湛手持大棒,背负黑锅,蒙仁长剑生寒,青白不散,顾南衣长袍猎猎,凶戾绕身,臧玄瓮身若猛虎,刀眉含威。

    不仅如此,周空祥瑞中,似隐有衣衫起伏,丝缕凶煞溢散开来。

    “嘶...”

    远空,围观武者沉声吸气,目中惊异间饶有兴趣,刚刚立宗的别天阙,便有了数位武王强者,观其威势,似乎不比八方门弱。

    “啧啧,好一场王对王,这下有意思了。”

    “即便八方门并未全出精锐,也有七位武王在场,除却刚刚负伤的,还有六人,反观别天阙不过五人而已。”

    “嘿,八方门并未全出精锐,你怎知别天阙就已是精锐尽出?”

    四方武者议论纷纷,有人看好八方门,也不乏武者支持别天阙,双方各执己见,争吵起来,最终却是选择对赌下注,惹得众人起哄。

    “嗡...”

    这时,冀无声踏前,脚踩虚空,竟有涟漪荡漾,垂目而立,口中音浪荡起:“让你们阙主滚出来!”

    “嗤...”

    这时,雍湛却是嗤笑一声,撑着大棒不屑

    的看着冀无声,摆了摆手,道:“老东西,凭你?还没有资格见我们阙主!”

    “放肆!”

    冀无声身后数人怒声冷喝,掌中寒刃在握,杀伐萦绕。

    “既如此...”

    冀无声眼眸扬起,看着眼前如卷中画一般精致的别天阙,目露遗憾,随即体内强威一震,口中寒声传出:“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平了它!”

    “轰!”

    一语寒声炸响,宛如平地起惊雷。

    冀无声身后五位武王境界的强者身躯一颤,周身流转着王威,踏步而出,体内杀机毫不掩饰,各自冲向阙前几人。

    一时间,杀声震天,刀光剑影流转四方,大地崩裂,横推茂林。

    武王境强者之间的碰撞,足以崩塌山峰,横断河流,远不是寻常武者可以围观,强威汹涌间,围观者便远远退开。

    甚至连同下方武帅境,武相境的武者也都远远让开,反而成了看客。

    冀无声负手踏空,目光漠然的看着前方,其麾下五人出手便已然足够,如今别天阙可谓空门打开,并无防守,只需一步踏入即可。

    “踏嗒...”

    冀无声举步踏行,直走向前方门阙,周空随步一步一颤。

    其脚下落步,似踩在众人心头,压力倍增,让周围围观者都莫名的屏息凝神,呼吸都收敛了起来,不敢有半分影响。

    “别天阙!”

    冀无声踏立石阙前方,举目看向那三个大字,眼中都不禁有些暗赞,随即也不再犹豫,一步踏出,便要直入其中。

    “嗤...”

    只是步伐迈出,陡然间有寒声横袭。

    冀无声心头一凛,连忙将步伐收回,几乎同时,有一抹细微的寒芒便擦着其胸前快速掠过,随即消失不见。

    “刺啦...”

    一声撕裂声响,冀无声下意识垂目,竟见胸前衣衫整齐的崩裂开来。

    顿时,冀无声心寒如冰,亡魂大冒,不进反退,身形暴掠而出,急急落回八方门众人身前,额间不知何时都有冷汗渗出。

    “何方鼠辈?”

    冀无声口中低喝,目光警惕的看着四方,同时体内灵力流转,汇聚周身,在周围撑起了一层灵力光罩,小心的防备着。

    “嗤...”

    只是回应他的,却是一道细微的破空声,似是擦着他的耳边划过,一闪即逝。

    “啊!!!”

    冀无声还未反应,却听一声惨叫响彻耳边,下意识回首,却见那负伤的武王初期武者,双手捂眼,满脸腥红,其眼睛竟是被刺瞎。

    “谁?给老子滚出来!”

    冀无声惧极反怒,周身灵力澎湃,怒威扬起,只是忽然,有冷冽的寒意在心底升腾,耳畔有寒声回荡:“如你所愿!”

    一道冰冷寒语,宛如夺命的钩锁,缠绕脖颈,让冀无声口中一塞。

    顿时,冀无声顾不得多想,抬手扬刀横斩,想要将梦魇斩去,只是刀威见血,却见已被刺瞎了双眼的武王,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眼前,径直被其一刀两断。

    鲜血如雨,漫天泼洒。

    冀无声遍体染红,双目骤缩,身躯瑟缩着看着眼前惊恐的脸,空洞的眼,内中似有一双眼睛在质问自己。

    “谁!!!”

    冀无声心神崩溃,脸上神情狰狞扭曲,周身恐怖的威压毫无压制,狠狠的裹挟周身,骇人的浪潮几近让周空扭曲。

    此刻,八方门正在搏杀的几位武王心头一颤,乘着空隙回眸一观,正好看到漫天腥红

    ,蹬时不再犹豫,连忙反身而退,

    “轰!”

    只是忽然,阙门中霞光涌动,有强横气息横亘而出。

    “谁让你们离开了?”

    一语冷喝,却有恐怖火焰从阙门中铺天而出,将周空都染成了赤红,炙热的烈焰怒威根本不是那身死武王可比。

    几人心头一跳,回眸便看到一巨大的身影裹挟火焰,踏步而出,随即脸上狰狞一笑,大手扬起,狠狠的盖压而下。

    掌压天地,火焰铺落间便是要将那武王中期的武者留下。

    “托大!”

    只是武王强者何其霸道,怒吼间背负山岳,震颤周空,硬生生撕开了一条口子,便要从火焰中冲出,但随着其身形移动,背后山岳的重量却也在增加。

    同时,周围不知何时有冰璃漂浮,仅仅跟随。

    “这?”

    那武者强者心头生寒,下意识抬头看去,却见山岳已经被冰璃覆盖,尖锐的冰剑在山岳下密密麻麻的垂着,寒意彻骨。

    “救我!”

    武者见此亡魂大冒,连忙惊恐求救。

    不过回应他的,却是一道悠扬的琴音。

    “铮,铮铮...”

    琴声波荡,却是骤然急转,无尽的杀机伴随着音律无孔不入,单单琴声,便刺得人皮肤生疼,甚至连心中罩上了些许死亡的寒意。

    “铮...”

    一曲琴声戛然而止,背后山岳上低垂的冰剑顿时疾射而出,宛如一张大网,将其笼罩,无处可逃。

    一声凄惨,两处血雨。

    周围围观者目光呆滞,只见从别天阙前逃离开的几位武王,其中竟有两人血溅当场,洒下漫天腥红。

    凛然的杀机,让人遍体生寒。

    “踏嗒...”

    门阙中,有沉稳的脚步声缓缓扬起,却是莫亦千,醉癫狂与梦红尘踏步而出,神情漠然的看着前方,冰火随风,音律若尘。

    “可恶!”

    冀无声脸色难看,看着眼前的景色宜人的别天阙,心中不自觉的生出些许寒意。

    这哪里是什么宗门?哪里是什么武者?分明就是一群嗜杀的狂徒,其凶戾狠决的手段,连他都望尘莫及。

    只是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别天阙一人未损,八方门却有三王陨落,一连损失五位武王,即便宗门底蕴深厚,冀无声都感觉有些肉痛,足以称得上是伤筋动骨。

    冀无声不明白,分明都是同境界的武者,别天阙中人为何能有如此可怕的战力?

    现在,要退丢脸,不退又打不过,当真有些举步维艰。

    “嗡...”

    只是冀无声正想着,却见莫亦千踏前一步,手中金焱狂刀在握,身后炎魔神情狰狞,轻道:“公子有言,既然来了,那便不要走了。”

    一言而出,阙门前武王目光精光,齐齐沛然提气,浩荡的王威席卷而出,手中寒刃闪烁着森然冷意,眼看着,便要出手。

    “退!”

    冀无声见此不敢停留,也顾不得什么面子,连忙大叫一声,便是率领众人逃遁退去。

    “想走?”

    莫亦千目泛金焱,显然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意思。

    既然已经得罪,就没有理由罢手,放过他们犹如放虎归山,定会卷土重来,不如手起刀落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只是莫亦千刚刚抬脚,却又皱眉收回,抬头远观,周空却有妩媚粉尘荡起,内中妖媚中溢散着强横王威,将炙热火焰横阻在外。

    “强占恒君庭,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胆子?”

    <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我的毒功已天下无〕〔诸天谍影〕〔烬神纪〕〔网游之匠神之路〕〔团宠大佬一心只想〕〔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斗罗之天使与堕落〕〔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蚀情为婚:娇妻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