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二章:白泽月蕴之露
    “退!”

    这人身边武者目光抖动,慌忙之间口中低喝一声,颤抖着手一把将其抓住,猛地向后撤去,至于随从而来武者的死活,已经完全被他抛诸脑后。

    两人一连退出十数步,堪堪站稳,慌忙抬头看去,却见其他人宛如雕像一般,没有丝毫动作,而先前他们所站的地方竟出现了一道人影,是一老者,他站在那里,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一丝突兀的感觉。

    侧面看去,这老者一身粗布麻衣,身躯并不高大,与一般普通的老头没有任何区别,皱纹沟壑填满了岁月的沧桑,双目更是浑浊暗淡,似乎已然行将就木。

    可就这样一个老头,就这么简单的站在那里,在场的武者却已然身躯紧绷,肌肉僵直,不能动弹分毫,一股让人难以自持的压抑感涌上心头,根本生不出一丝敌意,喉咙都好像被人捏住了一般,不敢呼吸。

    众人感觉不到老者身上的气息,亦或者说他们境界太低根本探查不到,在场的没有人是傻子,老头诡异的出现,并且他们心头骤然出现的恐惧和压力,都在证明着,来人非凡。

    一时间,林中一片死寂,为首两人也只是静静的呆在远处,看着那老头,只见他目光锁定,死死的盯着马车上的少年,眼中精光闪烁。

    “噗通!”

    就在这时,却见那老者正对着白衣少年,恭敬的单膝而跪,神色似乎还有些惶恐,亦或者激动?!

    “老奴来迟,请公子责罚。”

    这略微颤抖着的苍老嘶哑声音让众人心头一抖,目光下意识的看向那白衣少年,满脸的不可置信,此人明明是一个废物,竟能让此人低头称奴?

    林中寂静,众武者没有任何动作,老者则是低头俯首,少年更是口不能言。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人有些难以理解,心中暗道,难不成这老者竟不知少年身上的变故?

    “嗡!”

    正在这时,林间一阵轻颤,一股庞大到足以蔑视万灵的神念,从少年体内狂涌而出,瞬间笼罩而下,在这股神念之下,众武者只感觉思维僵硬,身躯冰冷,死亡近在咫尺。

    与此同时,老者猛然抬头,眼中寒芒闪现,一股令人绝望的威势从其身上迸发而出,更甚这神念之强。

    感受到这两股神念,威势,场中武者直到此时才知道,眼前这老者根本就是他们连仰望,都完全是奢求的强者,而那少年哪里是什么废人?根本就非是凡人。

    “尔等蝼蚁竟敢对公子出手,罪该万死!!”

    此言一出,众人心头紧缩,直接瘫倒在地,为首的两名武者心中胆识全无,慌忙俯首跪倒,狠狠的磕头,身躯打颤,再没有一丝先前的强势与狠辣,口中打颤道:“大,大大大,大人,我们是宫家之人,还望大人....”

    “噗通......”

    只是这人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双目瞪大,歪头斜倒,其他武者几乎在这同时也纷纷倒地,没有了气息,只是身上连一丝伤痕都没有落下。

    “宫家?是什么东西?”

    老者冷哼一声,眼中

    的寒芒稍稍收敛了些许。

    接着神色恭敬,大袖一挥,便将那白衣少年和婢女卷起,不见了踪影。

    这片树林再次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满地的尸体,腥红的血迹,昭示着这场残酷无情的杀戮。

    “唰,唰。”

    三人离去不久,林中一阵破风声疾驰传来,眨眼间数道身影出现在这杀戮现场,看到这一幕,无一不是脸色大变。

    “邓岩!!”

    “尸体被人搜过,东西不见了。”

    “宫和,宫雨,是宫家的人。”

    几人脸色难看,手段速度却是极快,很快便取得了证物,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此地不宜久留,先回去汇报。”

    …………

    浅雾山

    位于禹唐王朝,都城唐锦之南。

    此山之外云烟飘渺,影影绰绰,如朦胧着一层轻纱,山峦之中,一处三面陡壁,竹林环围之地,却座落着一处静谧的小院。

    院落之中,微风徐徐,竹叶沙沙作响,描绘出一副安逸清雅的画卷。

    房舍之中,内室之外一位麻衣老者恭敬而立,神色毫不掩饰的激动和忐忑,门侧还站着一名模样娇好,脸色苍白,手脚无措的婢女,正是那林中离去的几人。

    而那白衣少年此时正在内室,静坐于竹座之上,双目紧闭,剑眉紧蹙,体内缓缓溢出阵阵轻雾将其轻轻笼罩,额间不知何时已经渗出了汗水,似乎在做着什么挣扎。

    那浓雾之中溢出道道灵白的雾气,不过如丝线粗细,缓缓涌入那白衣少年的耳,目,口,鼻之中,随着这雾气的涌入,少年各处感官也开始有了些许淡淡温暖的感觉,随即便变成了火辣的痛楚,身躯更是猛烈的颤抖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因此时而狰狞时而舒适,显得十分诡异。

    随着时间流逝,少年身上的颤动缓缓平息了下来,表情放松了许多,感官也有了些许微妙的感觉。

    木屋外竹林迎风沙沙作响,鸟儿虫子鸣叫蠕动,种种久违的声音伴随着清新清幽的气味回荡在他的脑海,外界的一切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原本暗黑的眼前,渐渐出现了朦胧的白雾,竹屋中的陈设缓缓映入眼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喉咙生涩的干苦之感,却是让他心中十分舒适。

    “咳...”

    但最终,少年还是忍不住咳出声来。

    “砰!”

    只是一声,竹门便被猛然推开,一道人影闪身近前,正是守在门口的麻衣老者。

    “公子,公子,你怎么样?”

    老者站在少年面前,神色慌张,甚至连双手不知该做如何,如此强者在这一刻竟有些手足无措。

    “无事。”

    这时,只听一道虚弱嘶哑的声音在这竹舍内回荡开来,但就是这简单的两个字,却让这老者身躯一颤,双目抖动,随后跟进的婢女也是停下脚步,满脸的难以置信。

    “公,公子....”

    老者嘴唇打颤,心中激动,想要开口问,却又生怕这是幻听,一时间竟有些患得

    患失。

    “数百年光阴,辛苦你了。”

    少年见此微微一叹,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润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心情安定,只是眼中却露出一抹沧桑之感,一种不同于年龄的威严缓缓从其身上散溢开来,让人心生敬畏。

    “不辛苦,不辛苦,只要公子没事,老奴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老者闻言终于忍耐不住,声音哽咽,如此强者在这一刻竟如孩童一般,低声呜咽起来。

    “好了,让如烟为我沐浴更衣吧,我要好好休息休息。”

    少年轻声开口,目光便落在那婢女身上。

    如烟,月如烟,水家赐派给少年的贴身婢女,这数年来,一直都服侍在少年身侧,以往少年无感无语还倒没什么,只是现在心中却升起一抹异样之感,脸颊也隐隐泛红。

    “老奴就守在外面,公子有事吩咐便是。”

    老者恭声离去,脸上还挂着浓浓的喜悦,脸上的沟壑都挤在了一起,煞是可爱。

    少年双目微闭,静静的享受如烟的服侍,清洗身躯,更衣换服,梳理发冠,待得她离去,少年才沉下心来,细细感受感官的变化,四感重回,多亏了老者带回的白泽月蕴露。

    白泽,传说之中的祥瑞之兽,传闻此兽额生双角,四蹄如鹿,长尾如糜,其状如羊鹿,双目大而有神,脖颈长而有力,毛皮光滑细腻,脚踏云雾,不喜争斗。

    常于皓月当空,午夜之时,踩于群山之巅,汲月之精华,凝月之霜露,集自身圣洁之力凝炼月蕴之露,此露每日只得一丝,一年才可取得一滴。

    服饮此露,武者头脑通明清灵,感官敏锐异于常人,武道感悟更上一层,坐地突破也是稀松平常之事。

    云雾茫茫,满目洁白,正是少年的识海,此时他正浮空而坐,身随念动,掠过阵阵雾霭,眼前便出现了一颗参天大树郁郁葱葱。

    一道人影端立树下,却是一碧衣女子,从背后看去,其长发垂下,如墨如瀑,玉臂雪腻修长,腰身纤细不盈一握,即便只是看一眼她的背影,侧影,便让人深感天降恩赐,如仙渺幻梦。

    “洛妃。”

    少年脸上笑容温润,语气轻柔,似乎生怕惊扰到这画中仙子。

    听到这声音,树下女子娇躯轻颤,猛然回过头来,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天地都为之失色,只见女子身影一动,没有任何傲娇矜持,直接扑入少年怀中。

    良久,洛妃才粉红着脸颊,看向少年,惊喜道:“君大哥,你,你能说话了?”

    “多亏了莫亦千。”

    君弈轻轻回应,看着眼前洛妃苍白的脸,眼神温柔,想要抬手轻抚,却无奈四肢尽废,心疼道:“这些年来辛苦你了。”

    洛妃闻言摇头,乖巧的靠在君弈肩头,贪婪的轻嗅着君弈身上的气息,摇了摇头,柔声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君弈心头柔软,洛妃如是说,但他却清楚,这些年来洛妃成为自己的耳,自己的口到底付出了多少,对自己的身躯又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