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四章:秘术禁神
    原本漆黑死寂的丹田,随着灵气的汇聚渐渐变得活跃起来,似有一团火焰在君弈的腹部点亮,熊熊燃烧,随着时间的流逝,愈演愈烈。

    不多时,君弈丹田之处一阵鼓胀,汇聚而来的灵气也缩成一团,形成一个洁白的圆球,缓缓转动。

    “轰!”

    终于,君弈身躯皮肉力量澎湃,血管如虬龙一般爆起蠕动,丹田的灵气压缩聚拢达到了极限,接着猛地爆裂开来,白雾挥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晶莹星点,静静的盘桓。

    “百牛之力,开辟丹田气海,是为武士之境。”

    君弈心中一震,这感觉真是太熟悉了,猛地睁开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与此同时,身上一阵舒适祥和的气息扩散而出,武士境界的气息暴露无疑。

    “轰轰轰...”

    正在这时,阵阵轰鸣声传来,还不等君弈感慨,却见天谴禁卷所下影像彻底凝实,宫殿巨门颤抖震动,竟在缓缓开启。

    “嗡!”

    一股磅礴苍凉的气息从巨门之中溢散而出,道道白雾笼罩而起,如玉环一般在君弈身周盘旋,这色泽分明是白色,但却与君弈识海之中的白雾略有差别,甚至随着这雾气的增多,两者更变得泾渭分明。

    “这?唔...”

    君弈疑惑间,那雾环竟毫无征兆的凝缩而来,猛然间便将君弈束缚起来,口中一阵闷哼,霎时间一股危险的窒息感从君弈心底升起,这感觉与其说是危险,倒不如确切的说是恐惧。

    他毫不怀疑,只要这雾环稍稍用力,自己的身体必会拦腰折断。

    可就在这时,那雾环又是一松,迸裂开来,浓浓雾气向着君弈的头颅狂涌而去。

    这瞬间的变故,种种的情感变化几乎是君弈肌体下意识的反应,整个人只有被动的接受,待他反应过来之时,没有一丝痛苦,只感觉脑海一阵清明,一股清凉之感由上而下,由外而内,贯穿了全身。

    此时,君弈的脑海之中更多了些许圣洁的白芒,熠熠生辉,让人不敢亵渎。

    良久,那巨门合拢,识海空间又恢复了平静,君弈也从这奇妙的感觉中挣脱了出来,整个人如同升华了一般,无比的轻松。

    脑海之中的白芒也渐渐收敛的光泽,露出本来面目。

    “秘术:禁神!”

    君弈心头一震,口中喃喃。

    脑海一阵鼓胀,一篇晦涩生奥的文字渐渐出现,印刻其中。

    识海,是武者突破武士之时,开辟而出的神念空间,探强弱,寻四方,是武者成长蜕变的重要步骤,亦是武者意志的具象化体现。

    最重要的是,武者的识海神念是武者的第二生命,想要击杀一人,除了断送其生机之外,震碎毁灭其识海神念,让他变成一个白痴,也是极为残忍可行的方式。

    这禁神秘术针对的正是识海神念,修炼此禁神秘术便可让施术者掌控他人生死,一念生一念死,比起丹药等手段来的更为霸道。

    “禁神秘术,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霸道秘技。”

    君弈眼中惊异连连,即便是他见多识广,也忍不住有些惊叹,众所周知,神念是武者最为脆弱的部分,武者可炼体,但修炼神念却是极其困难的行为,亦或者说是找死也不为过,稍有差池便几乎断绝了武道之途,这功法简直就是知其弱而施其法。

    “若不是经历九次天劫,略有锻体,这白泽月蕴露所蕴含的能量就足以让我皮肉爆碎,何谈一次横跨武徒九阶,没想到这雷罚,反而成就了我。”

    君弈轻声苦笑,不由得有些感慨,自己还是考虑的不够周到,低估了白泽月蕴露的能量,也过度的敌视每两年一次的雷罚降身,九次雷罚,两者后续影响相互抵消,才让他完好无缺。

    当真是福

    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不仅如此,更是得到了这一禁神秘术,难道这就是天谴禁卷中的宝藏吗?

    “君大哥!君大哥!”

    这时,一道急促的呼喊声回荡开来,这声音娇柔让人心头酥软,但其中却透着一丝慌张。

    “妃儿。”

    君弈驱散心中的念头,脸上露出一抹疼惜笑容,口中轻呼。

    话音落下,一道碧色身影破雾而出,直扑君弈怀中,娇躯颤抖,正是洛妃。

    “君大哥,你没事吧?”

    洛妃抬头,倾城的容颜眉头紧皱,一双雪眸担忧的上下打量着君弈,这是发自内心的关怀,天谴禁卷的神秘君弈并未对其隐瞒,但在她眼中,却没有半分在意,只有君弈是她的全部。

    “我没事,让妃儿担心了。”

    君弈心生怜惜,轻声安抚了几句便退出了识海空间,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这不过是一步罢了。

    竹屋之中,随着君弈双目睁开,武士境界武者的气息暴露无遗,随之而来的,还有丝缕圣洁沧桑之感。

    “砰!”

    这时,竹门猛地打开,莫亦千直冲而入,神色慌张警惕,但在看到君弈的一瞬间,却是愣在了原地,身躯僵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公子,你,你没,你突破到了武士之境?”

    莫亦千双眼瞪圆,舌头打结,喉咙都有些干涩,说话很是别扭。

    竹屋外,在他的防备警惕之下,竹屋中突然出现武士境界的武者气息,让莫亦千心头惊怒,但在看到君弈却愣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则是喜悦。

    “白泽月蕴露果然非同一般,辛苦你了。”

    君弈微微一笑,心下轻松了许多,也没有过多解释。

    “公子言重了,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

    莫亦千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很多,强压下心头的激动,双目颤动,有着说不出的喜悦。

    “放开你的识海。”

    君弈话音一转,微微开口,如此无礼的命令让莫亦千不由一愣,但却没有丝毫反抗,甚至没有开口询问,脸上也没有不悦之情,就如此放开了识海空间,放开了这个对武者极其重要的地方。

    “嗡!”

    神念涌动,直入莫亦千识海之中,君弈见此神情不变,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莫亦千的识海,与君弈相差不大,唯一不同的便是广阔和磅礴,强横的神念充斥着毁灭的气息,但君弈的身形显露,却没有丝毫的感觉,身形移动,掠入识海深处。

    识海深处中心,一抹黑色的印记缓缓浮动,不时散发着丝缕掌控的气息,此印记之下,识海尽在掌控之中。

    “这些年辛苦你了。”

    君弈看着眼前的印记,口中感叹,但语气中却听不出情绪。

    “为公子效力,老奴心甘情愿。”

    莫亦千声音嘶哑,随着这声音传出,他的身形也缓缓浮现而出,神情平淡。

    轻轻点头,君弈神念散出,将那黑色印记缠绕其中,口中漠然轻启,吐字如雷:“碎。”

    莫亦千微微一愣,只见眼前印记应声碎裂,一股轻松自由之感由内而外,瞬间笼罩了全身,去掉了束缚和枷锁,整个人如同升华了一般。

    “公子这...”

    没有理会身体的感觉,莫亦千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还不等他开口,却听君弈继续道。

    “我要在你识海之中,种下禁神之印,你可愿意?”

    “老奴,心甘情愿。”

    听闻此言,莫亦千没有任何反驳异议,甚至都没有问起缘由,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好!”

    君弈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抹满意之感,凝神轻呼:

    “禁神!”

    随着这两字吐出,君弈所散发出的神念在莫亦千的识海空间之内诡异的运转开来,结出一道道的玄妙奇异的线条,如蛛网一般笼罩扩散。

    “嗡...”

    不多时,莫亦千整个识海空间猛地一颤,君弈神念忽然定格,下一刻,却整个消失了。

    “这...”

    莫亦千双眼一瞪,有些难以理解,饶是他活着这么多年,修炼到了如此境界,也没有见过这等诡异的武技,不仅如此,就连他的识海空间都没有一丝异样之感,就好像刚刚只是一场梦,画了一幅无厘头的画一般。

    “公子,你没事吧?”

    退出识海空间,莫亦千抬头看去,只见君弈的脸色苍白,额间细汗密布,显然是消耗巨大,没有在意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反而有些担忧的看向君弈。

    “没事,休息休息便好了。”

    君弈轻笑一声,微微摇头,轻声道:“老莫,你不担心我在你识海中做了什么吗?”

    “公子...”

    莫亦千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神色随即严肃了下来,沉声道:“我相信公子,而且公子对我恩重如山,即便是要我这条老命,老奴也甘之如饴。”

    “你呀。”

    君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他从没把莫亦千当仆人来看,但莫亦千却一直以老奴自居,以前也好,现在也罢,他还是没有一点改变,更何况他的脾气固执,也只能随他去了,转言道:“其他的东西有着落了吗?”

    “有,苍云传回消息已经寻得冰蟾火莲的线索。”

    莫亦千闻言连忙回应,只是脸色微微有些犹豫。

    “老莫,怎么吞吞吐吐的?这可不像你啊,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如此犹豫倒是少见。”

    君弈双目一动,接着饶有兴趣的看着老莫,言罢,张口一吸,桌上茶杯中的茶水便汇成一道水柱倾入君弈口中,茶水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

    “北苍大陆有四王朝,是为:泓啸,武封,禹唐和澜煌。”

    “东逐七重云,西望落日水,南易舞秋月,北宫披雾岚。”

    “这便是东西南北,云,水,易,宫,四大家族,实力与四大王朝不相上下。”

    君弈静静的看着窗外飘落的竹叶没有出声,他知道老莫如此开口,必然不会只说些北苍大陆的势力分布,因为这北苍大陆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处歇脚的地方,而跟了他漫长岁月的莫亦千,不会不知道这些,可值得他如此大费周章,定有下文。

    “在这四王朝,四家族之上却还有三个势力隐隐凌驾其上,一为苍玄宗,一为抚羽山庄,还有一个....”

    莫亦千忽然声音一顿,似有些犹豫,这让君弈双目一凝。

    “罪剑宗!”

    “传,罪剑宗背后有苍云天域斩岳剑派的影子。”

    窗外竹林潇潇,随着莫亦千声音落下,一股萧杀的气息忽然在竹舍中蔓延开来,凶戾的气息几乎让竹舍内的空气都凝固下来。

    “斩岳剑派...”

    君弈眼底寒芒一闪,口中低喃一声,淡淡道:“空穴不来风,既然有斩岳剑派的影子,想来其他几家也不会把这么大一块肉白白送给他,尤其是羔羊身上的肉,最是细腻。”

    “那公子的意思是?”

    莫亦千感受到君弈身上的杀意,心神一禀,连忙收敛情绪,恭敬询问。

    “明天去听香伴月楼,听说那里的女子曲艺不错,闷得时间太长了,找找乐子倒也不错。”

    君弈言罢,缓缓闭上眼睛,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莫亦千站在那里,目光呆滞,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心中更是有些茫然: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洪荒虚拟化〕〔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