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误惹总裁二婚新妻〕〔林树穆婉儿〕〔叶南弦〕〔致富佳妻:重生续〕〔天庭地府红包群〕〔安素东沐灵烟〕〔唐晓晓韶华庭〕〔农间仙露〕〔赵磊张蕾〕〔梁以沫的故事免费〕〔女神的上门狂婿全〕〔总裁爸比抱一抱〕〔神医狂妃甜且娇全〕〔薛凌程天源〕〔甜妻在上总裁追妻〕〔岳风〕〔岳风柳萱小说〕〔赘婿当道全文免费〕〔旷世神婿免费阅读〕〔佔有姜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八章:偏罪叹乞暮白首,一剑青虹白日沉
    一月匆匆过。

    沉寂了数百年的北苍大陆,忽然出现了乱象。

    罪剑宗大长老许渊,武帅境界强者,竟杀上北苍云家,问罪云家云昊击杀爱孙许自尘一事,两大顶尖势力碰撞,顿时在大陆之上引起一阵轰动,毕竟许自尘在听香伴月楼门前被云昊一拳打飞生死不知,可是众多人看在眼中。

    不仅如此,水家,宫家也联袂而来,逼问云家对水家子弟暗下毒手,并且嫁祸宫家一事,家族势力之间摩擦不断,死伤不休。

    三大势力更是逼上云端,一时间风浪滔天,强势霸道的云家竟成了众矢之的。

    饶是云家在北苍大陆再强,面对水家,宫家,罪剑宗三大势力也不得不忍气吞声,更是留下承诺,要彻查此事,给三家一个交代,这才送走了三家,暂时化解了危机。

    “哼,没想到我云家竟被人反摆了一道!”

    一座气势雄伟的宫殿之中,上座一中年男子,面带怒容,正是云家当代家主,云砚。

    “此事颇有蹊跷,而且我们的布置确保隐秘,执刀之人又是我等心腹,怎会泄露出去?”

    下座一蒙面武者,身上气势傲然,竟与云砚不相上下,沉默间微微开口道:“难道是行事过程中出了纰漏?”

    “父亲,这件事是由我负责,唯一出变故的,我想应该是唐锦城外树林一役。”

    其下一名束发高冠,冷傲孤清的男子上前一步,神色凝重,恭敬道:“按计划水家邓岩等人身死,我们的人便可以拿回古兰果,但不知其中出现了什么意外,所有人都死了。”

    “不过宫和,宫雨的面纱被人取了下来,想必对方也知晓两人来历,计划应该成功才是,但奇怪的是,许自尘如何知道是我云家下的手?”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云翌,问问你那宝贝弟弟,就清楚了!”

    云砚脸色一冷,一股寒意从云翌心底升起,他深知眼前这父亲的狠辣,所谓虎毒不食子,但这句话却在他的身上根本无法适用。

    “事后我也去现场查看了一翻,心中颇为在意一件事情。”

    云翌连忙开口,打破这紧张的气氛,“现场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死了,据我调查,水家一个来历不明的废人和婢女月知语不见了踪迹。”

    “恩?”

    云砚和那蒙面人眼中精芒一闪,几乎同时开口:“找到他们,这两个人或许就是关键人物。”

    云家能分析了解到这些,水家宫家自不用说,一时间三家尽数散出家族子弟,整个北苍大陆都动了起来,君弈和月知语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众人的目标。

    …………

    禹唐王朝,唐锦城

    即便是白天,这听香伴月楼中也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轰!”

    突然,听得天空一道炸雷响起,惊得行人四散而逃,只见数道人影从空中飞掠而来,不过数息时间,便已经将听香伴月楼包围了起来。

    这些武者无一例外,一身黑衣长衫,背负长剑,眼中杀意弥漫,血腥四散,寒气逼人,来往行人不敢靠近,只是站在远处,小声议论,猜测是谁竟敢对听香伴

    月楼出手。

    “唰,唰,唰。”

    这时,听香伴月楼中窜出数道身影,身上气息雄厚,和来者遥遥对持。

    “什么人?竟敢在听香伴月楼门前撒野?”

    一道娇喝声传来,只见楼中数道身影联袂而出,正是江雨四姐妹,四人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燕环肥瘦,在出来的一瞬间,围观众人顿时眼睛一亮,只感觉周围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不知多少人一掷万金,只希望求得其一人赏脸陪饮,但都没有如此福分,就连禹唐王朝当今太子也不例外。

    “偏罪叹乞暮白首,一剑青虹白日沉。”

    忽然,一道苍沉老劲的声音从天边传来,在场之人无不感觉一股锐利刺痛着自己的皮肤,眼中不由得露出一抹骇然之色。

    “禹尊莫要见怪,我等是为调查许自尘一事前来,事了便会离去。”

    随着声音落下,禹唐王朝皇宫方向一抹缓缓白云消散,只见一个身穿华丽青袍的长须老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听香伴月楼门前,临空而立,傲气自生。

    “老夫罪剑宗许渊。”

    老头眼神冷漠,说话间杀意凛然,一股沉重的压力顿时将听香伴月楼笼罩其中,“我孙许自尘到底是如何身死,还不速速说来!”

    “原来是大长老大驾光临,小楼真是受宠若惊。”

    却见江雨丝毫不惧,反而缓缓上前一步,盈盈一笑道:“不过大长老这话,奴家就有些听不懂了,许少爷当晚确实是在楼内潇洒,可他却是在楼前受云昊少爷击伤,逃遁而去,怎的大长老不去找云昊少爷对质,反而来找小楼的麻烦了呢?”

    “咯咯,莫不是,大长老觉得听香伴月楼好欺负?”

    听得江雨如此霸道的言语,周围空气一滞,众人顿时手心捏了一把汗,要知道对方可是北苍大陆顶尖势力罪剑宗的大长老,一言之下便是一国之君都要三思而后行。

    不过想到听香伴月楼身后的人,众人却又释然了,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猜想这神秘人会不会出现?他又是何人?

    “贱婢倒是尖牙利嘴,老夫倒要看看,你这听香伴月楼是如何不好欺负?!!”

    许渊说话间气势骤开,武帅中期的气息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不过眼中却光芒闪烁,他话虽如此说,但还是颇为忌惮,毕竟传言中,那身后之人可是与禹风不相上下。

    “咚,咚....”

    正在剑拔弩张之际,只听楼内再传脚步声,众人凝神静气,瞪大眼睛想要一睹神秘人之威严。

    “我劝大长老还是不要冲动的好。”

    说话人缓缓露出身形,却是让人失望,来人只是一个武灵初期的武者,虽然这境界在北苍大陆已经极为不凡,但看着眼前的许渊,想着那神秘人,这武灵境界的何安竟让众人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不要冲动?是....这样吗?!!!”

    许渊双眼一眯,沉重的威势顿时压在何安身上。

    “许渊!!”

    瞬间袭来的威压让何安身躯弯下,腰脊之处更是发出咔咔咔的声音,只见何安脸色涨红,神情狰狞,再无先

    前的稳重,口中猛然低吼一声,如同一只愤怒的野兽,杀意弥漫,凶性毕露:“我警告你,最好收起你的气势,乖乖向我道歉,不要给罪剑宗惹麻烦。”

    “哼,大言不惭,竟敢威胁于我?今天老夫就大发慈悲教教你,让你涨涨记性!!”

    许渊听到何安直呼其名,甚至威胁自己,顿时心中狂躁。

    他在北苍大陆横行数十载,赫赫有名,何时在大庭广众之下受过呵斥?想罢,体内灵气如海啸一般滚滚而来,只见其大手在空中猛然一握,好像空气都被他握在手中一般,竟发生了诡异的扭动。

    “死!!!”

    许渊一声咆哮,大手用力挥舞,狂暴的灵气向着楼前何安笼罩而去,周围武者也在此时竟被这余威震得倒退吐血。

    何安见此双目透出一抹绝望,自己虽然修为不错,但在许渊的压制下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硬生生受这一掌,但武帅强者一击谁敢硬抗?更何况自己不过是个武灵初期的武者罢了。

    不由得有些后悔,但也没想到这老匹夫已经气昏了头,竟不顾身份如此狂躁。

    “轰!”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震得围观之人连连后撤逃跑,即便是这余威都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起的。

    待得尘埃渐散,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哀叹何安就如此身死,更疑惑听香伴月楼身后之人为何没有出手之时,却见一道身影挡在何安身前,一袭玄衣飘飘,尽显凶戾之气。

    “恩?你是何人?竟敢阻挠本尊办事?”

    许渊双目一眯,言罢虚掌轰出,一道巨大的炙热火掌再次逼迫压制而去,威力更甚之前。

    “哼!”

    听香伴月楼前,来人一声冷哼,一股凶戾暴躁的气息骤然爆发,只见虚空一道黑色巨拳呼啸而起,狂暴的威势似要将眼前一切通通毁灭。

    拳掌相接掀起阵阵音爆,两人如此一招之下竟不分胜负!

    “罪剑宗大长老许渊,好大的名头,你的胆子可真大呀!”

    还不等许渊再次出手,只听一道暴戾阴狠的声音低喝而出,仅仅传出一道声音,周围武者便感觉自己心底升起一股暴躁之感,阵阵杀戮之意沸腾而起。

    “何方鼠辈报上名来,本尊不杀无名之人!”

    许渊神色凝重,来人一句话竟可影响他人心神,其功法诡异,不得不让他小心应对,莫不是背后之人现身?可这人的实力不过与自己不相上下,又怎会逼退禹风?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这时,却听来人一声狂笑,身周气息猛地一震,使得尘埃尽去,露出真容。

    谁也没有想到,来者竟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见其身着玄色长袍,一头紫发随风飘扬,嘴角翘起,两抹浓眉稍稍上斜,露出一双凶戾嗜血的眼神,让人后脊发寒。

    “杀我?我倒是想看看你许渊有何胆量?!”

    青年眼中露出一丝不屑,讥讽一声,同时手中一道黑影射出,正好不偏不倚被许渊抓在手中。

    “呵!故弄玄....恩?这...这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