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华杨紫曦〕〔总裁老公惹不得〕〔慕霆萧宋星辰〕〔狂龙在都陆枫纪雪〕〔婚婚欲睡:顾少,〕〔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重生六零好时光〕〔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婚婚欲醉:顾少,〕〔医品至尊〕〔封少的掌上娇妻〕〔DOTA2之翻盘〕〔茅山鬼王〕〔穿越从武当开始〕〔玄门妖王〕〔带着系统来大唐〕〔穿成偏执九爷心尖〕〔星空大海之王座〕〔我媳妇是当红演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十二章:流炎冰璃枝
    这女子一身红装,将胸前的饱满勾勒的淋漓尽致,白皙的长腿隐约可见,朦朦胧胧的诱惑让人心头酥麻,娇媚的脸上眼眸迷离,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场下的武者见此都忍不住双目瞪大,呼吸在不自觉间都有些粗重起来。

    “咯咯,小女子洛玉馨,见过诸位大人。”

    洛玉馨上台却是微微一礼,接着轻抚胸口,露出一抹崇拜,受宠若惊的表情,轻声道:“说是拍卖,小女子也见识过大大小小数十场,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今日看到众位勇猛威武的大人,着实让小女子有些受不了呢。”

    听着这诱惑娇柔,略带歧义,引人遐想的话语,看着洛玉馨娇媚粉红的容颜,场下的武者一下子红了眼,大声起哄起来。

    “哈哈哈,馨儿姑娘,本少身上还有更勇猛的呢,等拍卖结束了,让你好好见识见识。”

    “放你娘的屁,就凭你那两寸丁?干什么?练眼力?”

    “你...”

    “好了好了,别吵了,快开始拍卖吧,我们都等不急了,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洛玉馨听到下面武者的污言秽语没有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娇羞,轻声道:“大人玩笑了,这次拍卖肯定不会让各位失望,下面开始拍卖第一件灵物...”

    随着拍卖开始,一件件大陆罕见的灵物被抬了上来,惹的各大家族世家争相竞价,一时间吵的脸红脖子粗。

    不仅如此,洛玉馨还时不时对着某些喊出高价的武者发出几声惑嗲之音:这位大人好厉害哦,等等。

    她这娇媚的声音简直要了不少男武者的老命,哪个男人不希望被美女赞扬关注?而且还是在如此隆重的场合,一时间,场下武者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奋力嘶吼。

    场下热闹,但二楼包间内的势力却很少开口,显然没有他们心中满意的灵物。

    “呼!”

    房中微风轻动,老莫不知何时离开,此时竟又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了房中,站在君弈身后,只是脸上有着些许不自然,轻声开口道:“公子,跟踪小丫头的人都回来了。”

    君弈点了点头,不在意道:“这绮儿不简单,他们奈何不了她。”

    “我,我也跟丢了。”

    “哦?”

    君弈闻言眼皮微抬,目光深邃:“有意思,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她。”

    莫亦千听着君弈的话,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许,但还是有几分纠结,别人跟丢也就算了,毕竟那些武者在他眼中都是一些蝼蚁,但自己是何等的境界,亲自出手竟然也莫名其妙的跟丢了?而且对方还是一个在他眼中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这是他万万想不通的事情,也是他觉得丢脸的地方。

    “老莫,你着相了。”

    君弈没有回头,但却似乎感受到了莫亦千的心情,轻声道:“一个普通人拿出来的东西,能入的了席万的眼吗?”

    “而且众目睽睽之下拿出宝物,一个普通人难道就不怕别人惦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难道她真的不知?”

    “我们素不相识,却似乎阴差阳错的帮了我们的忙,这无缘无故的恩惠,却只求可有可无的一物,走时更有所留,难道这真的是一场无心之举?”

    听着君弈平淡的声音,莫亦千心中悚然一惊,更是如梦初醒一般,额头之上竟渗出了些许冷汗。

    “那?”

    莫亦千此时心中一冷,眼中更是寒芒闪烁,屋内的温度顿时降了下来。

    “无妨,这小丫头来历神秘,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恶意,更与我们结下善缘,想必还有后意,我们静观其变即可。”

    君弈微微摇头,神色淡然。

    莫亦千看着君弈的神情,心中感慨,百年光阴,自己已经看不透公子了,心思也是越来越沉稳,就凭这份定力,便已经很不简单了。

    “将那盒子打开,这小丫头故意留下,肯定有所意图。”

    君弈看着那木盒若有所思,屋外台上的拍卖对他来说没有一丝吸引力,他的目的只是那最后的鸾灵螭鲤。

    莫亦千闻言微微点头,也没有犹豫,上前便查看那木盒,确认没有发现问题,这才缓缓将木盒打开。

    “嗡!”

    木盒打开,落入众人眼中的却是一截红白相间的树枝,几人正要查看,忽然一股炙热的冰浪席卷而来,眨眼之间,房间一侧便成了冰晶的世界,寒意刺骨,另一侧已经被热浪席卷,整个房间似乎都要被灼烧殆尽一般。

    “哼!”

    莫亦千口中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气势汹涌而出,直接将这房间笼罩起来,没有一丝气息流出,接着大手一按,便将这木盒再次合上,房间中的变故这才堪堪消失。

    “这丫头竟敢算计我们!!”

    莫亦千脸色难看,刚刚才在心中对小姑娘积攒起来的一丝好感,顿时消耗殆尽,咬牙恨声道:“灵物虽好,但如果是公子打开,定然会被其所伤,而且气息泄露,更会惹来无尽的麻烦。”

    “应该不是。”

    君弈神色收敛,目露思索,缓缓道:“此物名为流炎冰璃枝,生长于极其炎热的岩浆熔洞或荒漠之地。”

    “此物自生长开始,便需要极高的温度,每百年蜕变一次,直至千年关口,温度升至顶峰,便会物极而反,在外表之上生出一层冰璃来。”

    “虽然其散发出来的气息冰冷刺骨,但却是真真实实的极炎之物。”

    “哼,那又如何?这丫头摆明了有问题。”

    莫亦千心中寒意升腾,他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公子,如果公子出了什么问题,那他当真是没脸回去了。

    君弈没有理会莫亦千的牢骚和愤怒,只是意味深长的说道:“流炎冰璃枝生长条件苛刻,在这北苍大陆却是万不可能有的。”

    “这....”

    莫亦千闻言身躯一震,公子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北苍大陆没有,意思便是说,这灵物是来自苍云天域,那拥有这灵物的小姑娘自不用说其来历了。

    “此灵物对于武相境界的武者来说,更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用此物凝聚而成的命相,其威力在同等境界的武者中想必也罕有敌手。”

    “只是这丫头千里迢迢的将这东西送到我手上,恐怕别有用意啊。”

    君弈微微一叹,心中不由得猜测起这小姑娘的动机来,此举到底是她自己所为还是身后别有他人指使?

    莫亦千心中思虑,但怎

    么也想不通这丫头行为的用意,如此宝物送上,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害人之心,不过他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是却没有开口说出来,既然公子有所思虑,心里想必有自己的算计。

    而一边的月知语则是一脸茫然,她感觉自从君弈恢复了感官之后,自己好像一个傻子,对什么都是一无所知,心底更有一股恐慌和迷茫愈来愈强。

    一时间,这房间之内竟有些安静下来,与外面拍卖会的火热激荡截然相反。

    正在君弈思考的时候,忽然其身躯一阵颤抖,接着脸色一白,吐出一口鲜血来,明明风平浪静的识海,此时竟毫无征兆的翻腾起来,那道诡异巨门,更是传来阵阵波动,甚至要再次打开。

    “公子!”

    “公子!!”

    莫亦千和月知语同时发现了君弈的异状,顿时脸色大变,忍不住有些慌乱起来,不由得猜测这突发症状的原因和解决之法。

    “没事,不要慌。”

    君弈咬紧牙关,微微安抚了一声,便沉入识海之中。

    识海巨门之前,洛妃已经俏然而立,神色凝重,她一直生居于君弈的识海之中,如此强烈的变化,她自然知道会给君弈带来多大的变化,心中也是极为担忧。

    “妃儿。”

    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君弈已经出现在了洛妃的身后,许是洛妃心情过于复杂和担忧,一时之间竟没有发现君弈的到来。

    听到君弈的声音,洛妃猛然回头,扑入他的怀中,柔声道:“你没事吧?”

    “不用担心,我没事。”

    君弈微微一笑,抬头看着那抖动的巨门,目光奇异,轻声道:“它似乎是在传达一种渴望。”

    “渴望?”

    洛妃一愣,没有想到君弈会说出这样的理解。

    “恩...似乎,他感应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君弈想着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缓缓说出,等说到这里的时候,顿时双目一亮,跟洛妃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识海。

    “公子,你怎么样?”

    见君弈这么快便睁开了眼睛,莫亦千连忙开口询问,一脸的关切。

    “不碍事,小问题罢了。”

    君弈摇了摇头,心中却是忽然一动,自己匆匆进了一次识海,只是试探着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刚才那变故所引发的痛楚便已经消失,看来自己还真是误打误撞,粘上了些边。

    如此,要说渴望,想要得到什么,那只有一种情况,便是这拍卖会上某样东西,使得天谴禁卷有所感应。

    想到这里,更是让君弈感兴趣,天谴禁卷来历神秘,能让这东西都感兴趣的,恐怕并非凡物。

    这时,拍卖会台上的洛玉馨娇笑一声,便让人将下一件拍卖品抬了上来。

    “嗡...”

    在这东西上来的一瞬间,识海之中猛地颤动,雾海澎湃咆哮,更是间接印证了君弈所想,它果然是其突发变故的根源,让这等神秘都有所反应,看来这东西非同寻常。

    感受着识海之中的变化,君弈心头惊异,双目深邃,死死的盯着那红布之下所掩盖的宝物,心中暗道:

    就是它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