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毒妃不好惹〕〔游戏娱乐帝国〕〔韩娱之勋〕〔最佳女婿〕〔醉仙葫〕〔我这穿越有点怪〕〔上门神豪何金银〕〔何金银江雪〕〔女boss坑仙路〕〔都市妖孽至尊〕〔玉宸金章〕〔驱魔人的自我修养〕〔我能获得二次元里〕〔诸天原始神话〕〔从精灵训练师开始〕〔斗罗之我的系统有〕〔史莱姆在日本当反〕〔我的师姐们都是女〕〔我的外挂是强化〕〔大隐门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十三章:空骸蝉婴
    “各位大人请看,这便是接下来要拍卖的灵物,此物名为空骸蝉婴。”

    洛玉馨玉指轻点,那灵物之上所掩红布便飘然而起,盘中之物也露出了真容,入目所视,盘中之物乃是一个拳头大小,黑白道纹相间,似婴儿状的玉块出现在众人眼前。

    细细打量,这空骸蝉婴之形态如小孩一般,学做武者修炼打坐,婴孩双目紧闭,面带笑意,但全身黑白交错,衣物扭曲,脸上的笑容也是显得愈发诡异阴森。

    不仅如此,观看时间越长,众人心中那毛骨悚然的感觉更盛,如附骨之疽一般,挥之不去,场下修为略低者已经目露恐惧,两股颤颤,后背几乎要被冷汗打湿都犹自未觉。

    短短几息时间,拍卖场上已经鸦雀无声,先前营造出来的热烈气氛,竟在这瞬间统统葬送。

    “馨,馨儿姑娘,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终于,场下有武者颤声开口,说着还连连吞咽着口水,显然心中极不平静。

    “大人开口,馨儿本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抱歉,这东西即便经过我们万宝阁顶尖的大人鉴定,都毫无头绪。”

    洛玉馨脸上露出一抹惭愧的表情,轻声道:“不仅如此,我家阁主更是亲自拜访了武秋溟大人,但可惜,奈何武大人见多识广,也认不出此物质地,更别提其来历了。”

    “唯一可以告诉大家的是,此物不惧冰火,不惧武力,就连这空骸蝉婴之名,也是依据当日发现这东西之时的场景命名。”

    此言一出,场下更是一片寂静,几乎所有的武者都是面面相觑,目露惊异。

    原本在这空骸蝉婴之上扫视的神念顿时一散而空,显然是没了兴趣。

    武秋溟。

    武封王朝护国公。

    北苍大陆公认天下第一高手。

    如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强者,竟然都认不出此物来历,而且听洛玉馨的意思,经过武秋溟的鉴定,得出的结论是不惧冰火,不惧武力。

    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以武秋溟的实力造诣,都无法对这诡异的空骸蝉婴造成丝毫破坏。

    那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只能看不能用的摆设?

    想到这里,场下的武者更是心中腹诽,说的好听,就是让我们花钱买个工艺品呗?

    洛玉馨见无人开口,一时间竟有些冷场,不说台下的武者,就是她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但身在其位,却又不得不强自一笑,娇声道:“空骸蝉婴开始拍卖,起拍价:五百万金,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

    静。

    如众人所料。

    果然没有人竞拍。

    此物看着就诡异,像是一个不祥之物,单单外表就让人心生寒意,更别说还只是个摆设,而且还是个连武秋溟都没有办法的摆设,买它做什么?

    “来历神秘的空骸蝉婴只要五百万金哦,或许其中隐藏着什么惊天大密呢。”

    洛玉馨见状神色尴尬,强打起精神鼓动台下的武者,但奈何,无论她怎么说都没人竞拍,说实话,这话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连武秋溟都没有办法的东西,真有秘密,还能轮的上自己?

    “既然如此,那....”

    洛玉馨见状,心中低叹一声,看样子只能流拍了,不过她倒没有太多难受,就单单是先前拍卖的东西,她能得到的奖励都已经很多了。

    “我家公子出价五百万。”

    正在众人百无聊赖之际,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众人神情一振,竟真有冤大头要买?

    “五百万,有大人出价五百万金,还有没有更高的?”

    “五百万一次...”

    “五百万两次...”

    “五百万三次...成交!恭喜这位公子!!”

    洛玉馨闻言顿时心中一喜,连连娇声唱价,声音急促似乎生怕别人反悔,更没有给众人反应和竞拍的机会便直接将这价钱敲定,一时间,众人目瞪口呆。

    “下面,请上下一件拍卖品...”

    吩咐奴仆将空骸蝉婴送上二楼,洛玉馨便准备进行下一件拍卖,可这时,忽然一道淡淡的声音回荡在这拍卖场中:“朋友,关于那空骸蝉婴你有什么头绪吗?”

    此言一出,整个拍卖场都为之一静,这人的声音没有遮掩,赫然是抚羽山庄副庄主北冥岚的声音。

    “不过是看着好奇罢了,毕竟这是连武大人都没有头绪的东西。”

    君弈闻言,目光一闪,轻声回应。

    “那不知此物朋友可否割爱?我愿出一千万金。”

    北冥岚再次开口,让场下的武者一愣,目光闪烁,心中暗道:怎么回事?刚刚还无人问津的东西,现在怎么好像变成了香饽饽?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惊天之密不成?

    “唉,若是其他,朋友想要送给你又何妨,也不枉这朋友二字。”

    君弈语气轻叹悲伤,房间之中,其脸上的神色却是淡然平常,继续道:“可...实不相瞒,在下身患顽疾,求遍了这北苍大陆所有名医都束手无策,还乞求凭借此物能面见武大人,看看是否有医治在下之法。”

    “只能,抱歉了。”

    “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

    北冥岚闻此,语气也缓和了下来,再没有开口。

    场中武者闻言也是打消了心中的念头,没有了多余的想法,原来是如此内情,不过听闻君弈此言,众人都是心生讥讽,堂堂武秋溟,岂是你说见就见的?而且也并未听闻武秋溟精通炼丹医理,真是急病乱投医。

    “各位大人请看,这可是......”

    两人声音落下,洛玉馨慌忙开口,生怕君弈反悔,再次开口调节气氛,准备下一件灵物的竞拍。

    房间中,莫亦千手中把玩着这空骸蝉婴,仔细查看,但却没有一丝头绪,似为了验证洛玉馨所言,莫亦千也尝试着破坏,但也确确实实没有在此物之上留下一丝伤痕,即便是莫亦千也不由的啧啧称奇。

    “公子,这东西就是个摆设要他做什么?刚才那人出价一千万还不如卖了的好。”

    莫亦千一脸郁闷,将这空骸蝉婴放在君弈桌前。

    “摆设?”

    君弈似笑非笑,并没有说明识海中的变故,轻声道:“如果真是个摆设,我刚才买下它的时候,就不会有人出口试探,更不会有那么多的神念锁定。”

    “哦?公子的意思是,此物别有乾坤?”

    莫亦千一愣,与月知语两人大眼一瞪,盯着这蝉婴,但怎么看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是自然。”

    君弈看了一眼两人,意味深长道:“如果是普通的东西就不会让武秋溟束手无策,更不会在其外表留不下一丝伤痕,说是毫无头绪,只是实力未到,机缘未至的借口罢了。”

    “如此有两种可能:一,此为天地灵物,只不过还在孕育过程中便被打断,让人挖了出来。”

    “二,是为某处秘境的奇异之物,被人带了出来,却死于非命,此物只在秘境中能发挥作用,到了外界

    便受到影响,失去了本来的面貌。”

    “原来如此。”

    莫亦千和月知语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我能想到,别人肯定也能想到。”

    君弈神色一动,露出一抹思索的表情。

    “谁若敢来抢公子的东西,老奴便要他血溅当场。”

    莫亦千闻言眼中寒芒一闪,身上戾气顿显,让月知语心底发寒。

    “无妨,这或许会是一场很有意思的游戏。”

    君弈轻笑一声,扫了一眼桌上的空骸蝉婴,接着神念一动,双目轻闭,君弈再次来到识海之中。

    “嗡!”

    在君弈出现的刹那,没有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识海之中巨门震动,一道白雾涌动,瞬间便将空骸蝉婴卷起,置于巨门之前,上下漂浮飞动,似乎是在仔细探查这空骸蝉婴。

    “这巨门要的便是这东西?”

    洛妃站在君弈身侧,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空骸蝉婴,一脸疑惑。

    “应该是它没错了,你我神念想通,想必你也看到了,在外拍卖之时,我确定了这东西之后,巨门异变便安静了下来。”

    “而且,我也没有想到这东西会来的这么简单。”

    君弈微微点头,坐在识海云雾之上,凝视着前方的变化。

    “话是如此没错,但你可要小心,虽然没有人出手,但窥探它的人可当真不少,天地灵物何其多,越是神秘,便越是惹人觊觎......”

    洛妃微微开口,叮嘱君弈的安全,对她来说什么灵物都不及君弈在她心中的地位。

    “嗡!”

    君弈温润一笑,心中一暖,还不等他开口,忽然识海巨门轻颤,那包裹着空骸蝉婴的白雾浮动而起,带动着蝉婴也动作起来,盘旋转动。

    如此变故,让君弈两人目光一顿,洛妃更是警惕起来。

    只见那蝉婴转动,速度也是越来越快,随着他的动作,其身上那黑白相间的线条如同丝带一般舞动而起,渐渐脱离了蝉婴的身躯,似是受到召唤一般,向着那巨门漂浮而去。

    白的浮入巨门之上,黑的沉入巨门之下,两种颜色一触碰到巨门便散成雾气涌入其中。

    随着蝉婴身上的白黑散去,这蝉婴似乎与巨门之间有了某种联系,而其本来的样貌也缓缓露了出来。

    定睛看去,君弈两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看这蝉婴颇为诡异,原来它并不是一张面容,而是将两张面容合二为一,其白为一婴之容,其黑为一婴之貌,两者叠加在一起,才会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此时的空骸蝉婴依然如武者打坐,但其身却是左侧紫黑,右侧晶白,其双目轻闭,容貌带笑,两种颜色将笑容一分为二。

    其左侧之笑,霸道张狂,颇有一股狠厉无情之感,与左侧截然相反,这笑容更给人一股暴躁凶戾,更似一暴君,手中屠刀高举,身边白骨累累,万骨皆枯。

    其右侧之笑,温润尔雅,让人如沐春风,仅是微微一瞥,竟给人一股信任之感,甚至不自觉的要臣服其下,帝王皇道之气油然而生。

    如此诡异一幕,让君弈两人心底不由一变,与洛妃心中的惊异不同,君弈却有一种向往之感,似乎感觉这东西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随着蝉婴本相显露,那巨门吸收了蝉婴身上的黑白之气似乎也有了些许变化。

    君弈目光一闪,只觉上方所刻天道之威更盛,下方所祭鬼陵之厉愈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