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十六章:一剑悲来君不知,悲从中去莫来客
    北苍大陆,武封王朝。

    这是一座喧嚣热闹的城池,其中一处僻静的小院中,一位白衣男子立于树下,树叶飘落,在经过他身边之时,似是失去了重力,垂直落下,更是诡异的变成了血红之色,腥红的颜色让人心底发寒。

    树上树下红绿之差,给人一种别样的视觉冲击,竟让人不觉有些凄美。

    “咚,咚,咚!”

    这时,一道轻缓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不急不躁。

    “你来了...”

    白衣男子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开口。

    来者走到不远处,却是一黑衣男子,脸上表情漠然,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引起他的情绪变化,轻声道:“莘祖死了。”

    “哦?”

    白衣男子一愣,似乎有些意外,饶有兴趣道:“谁会去杀莘祖呢?难道这北苍大陆还有人与我们作对?”

    “已经查清楚了,莘祖死前触发了禁制,有人委托他去拿回那拍卖会上出现的空骸蝉婴。”

    黑衣男子没有一丝情绪起伏,生冷的如一个人形傀儡。

    “私自接任务,还没有完成?真是蠢货。”

    白衣男子语气一冷,天地都为之一静,树上的叶子竟同时开始缓缓泛黄,腥红,随之凋零。

    “你准备怎么办?”

    黑衣男子再次开口,声音漠然,但却杀意涌动,生冷道:“对方是一行陌生的人。”

    “哦?”

    白衣男子闻言一愣,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开口补充,随即轻声叹息,语气忧愁,无奈道:“真是麻烦,看来对方很棘手,但是做生意却又不能失信于人,这事情似乎有些意思了...”

    …………

    浅雾山,山中小院。

    院中,君弈一袭白衣,坐在轮椅之上,月知语则坐在一边的石椅上享受这片刻的宁静,看着小五在地上爬来爬去,颇为有趣。

    不知何时开始,小五似乎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亦或者是喜欢上了和君弈相处,除了戏水洗澡之外,总是呆在院落房舍之中,一有时间就爬上君弈的怀中晒太阳,好不自在。

    因为如此,君弈还特地让莫亦千在院中开辟了一处池塘,算是给小五做了一个新家。

    呼...

    一阵微风拂过,莫亦千忽然出现在君弈身后不远处。

    “公子。”

    莫亦千微微躬身,轻声开口道:“拍卖会后,鸾灵螭鲤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陆,现在去琉璃云谷探查的势力越来越多,汇聚的武者数量也及其庞大,少说也足有万人。”

    “这是自然,鸾灵螭鲤这东西可不比其他,但凡对其有些许了解之人,哪怕只是传言,也不会白白放过这次机会,更何况琉璃云谷历来神秘,这次恐怕是一个契机。”

    君弈轻轻一笑,对这种情况并无意外。

    “但他们聚集在那琉璃云谷外有什么用呢?”

    说着,莫亦千却是一脸疑惑,虽然万宝阁拍出消息,但谁也不知道怎么进入这琉璃云谷之中,毕竟这地方已经存在数万年了,而且数万年都从来没有所谓的入口显现。

    “是啊,有什么用呢?反正都进不去。”

    君弈听到老莫言外之意也是一愣,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语。

    这时,一阵清风拂过,山中竹林起舞,池中小五猛地将头缩回了壳中。

    “莫愁客栈解君愁,一叶花红了尘怨。”

    忽然,一道淡漠的声音飘然而至,在竹林之中萦

    绕开来,竹叶散落,铺成一片醒目的红地,一股淡淡的血腥缓缓笼罩而来。

    “原来是莫愁客栈的朋友到了。”

    君弈闻言却没有意外,只是让月知语将自己推到石桌之前,再泡上一壶好茶。

    “真没想到能坐在万宝阁天字房,又拍得空骸蝉婴的竟是一个废人。”

    一眨眼,一位白衣男子便已经坐在石桌之前,却是一个俊朗浓眉的秀气青年,只是看到君弈淡然,不由得放出神念略微探查了一翻,脸上便有些诧异。

    “哦?那朋友觉得应该是什么人能坐入那天字房?又是什么人能拍得那空骸蝉婴呢?”

    君弈没有在意白衣男子的话,口中语气平淡,似乎来人的目的与自己无关。

    月知语听到这白衣男子说话如此难听,本来心中便有敌意,此时更是怒目而视,只是在君弈的示意下,这才不清不愿的给他倒了一杯茶水。

    “抱歉,是我失言了,只是一时之间真的没有想到是阁下罢了。”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月知语,嘴角含笑,饶有兴趣的看着君弈,悠悠道:“我认为能坐入那天字房,又能拍得空骸蝉婴的...”

    “那自然是你了。”

    “哈哈哈哈哈,有趣,有趣。”

    君弈闻言大笑一声,不由得对这白衣男子也生了些许兴趣,从此人来时话语便可知晓,其定是莫愁客栈中人,但作为杀手还能如此风趣,更有些洒脱,倒是少见。

    白衣男子轻轻喝着茶水,不急不躁,似乎只是来聊天喝茶一般。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君弈整理了一翻心情,看着白衣男子轻声问道。

    “你呀,你呀......”

    白衣男子闻言一愣,又看了看一边不远处的莫亦千,无奈道:“你觉得我能杀了你吗?”

    “你或许可以试试。”

    君弈看着白衣男子,意味深长。

    “不试不试,打打杀杀太累了,没意思。”

    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竟翘起了二郎腿,看着院中池塘,哼着小曲。

    “这么说,你不杀我了?”

    君弈淡淡开口。

    “我也不想杀你啊,但做生意要诚信,不然,我就得饿死。”

    白衣男子面露矛盾。

    “这,好像也有道理....”

    君弈闻言有些好笑,他自问阅历不少,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人,微微道:“不如你告诉我,是谁悬赏的花红?如何?”

    “这样不好吧?我也有职业操守的,再说了,对方来历也不一般,出卖了云家我也...”

    白衣男子喃喃说着,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不由得面露尴尬,豁然起身,没有打一声招呼,便径自离去了。

    “朋友,杯茶之交,何不留下名字。”

    君弈看着竹林,目光深邃,开口轻呼,竹林沙沙,一道悠然,无奈的声音再次传来:

    “一剑悲来君不知,悲从中去莫来客。”

    “啊!是他,天下第一杀手君不知。”

    此言一出,月知语顿时一声惊呼,脸色发白,脚步都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想到先前自己竟然敢对着君不知瞪眼,心中一阵后怕。

    君不知,北苍大陆第一杀手,实力之强听这称号便也能知晓大概。

    传闻此人一生出手十八次,每一次出手的对象都是北苍大陆赫赫有名之人,无论宗门之主,亦或是王朝霸主,皆有其手下亡魂,

    曾有人说若是君不知刺杀武秋溟,在自损八百的情况下,即便是天下第一高手武秋溟也会陨落其手下。

    这所谓莫愁客栈,也正是君不知一手创立,凭着他的名头,倒成了众人买凶.杀人的好去处。

    而且此人来无影去无踪,即便是客栈中人也不知其容,谁能想到这让人闻风丧胆的天下第一杀手君不知,竟是一个吊儿郎当,看似二十多岁的青年呢?

    “此人身法奇妙,隐匿技巧颇为高明,嗅觉也十分灵敏。”

    莫亦千眼中光芒一闪,轻轻开口。

    “云家...”

    君弈轻轻一笑,微微道:“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公子,此人心机深沉,所言不可信,当日开口之人却是抚羽山庄北冥岚,我倒是觉得北冥岚的嫌疑更大一些。”

    莫亦千见君弈如此说话,顿时开口提醒,生怕君弈成为他人手中之刃。

    “有意思...”

    君弈却是没有回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喃喃一语,再次看向了池塘之中恢复了嬉戏的小五。

    …………

    “你没有动手。”

    君不知漫步林间,忽然一道淡漠的声音凭空出现,声音很近,但却看不到人,倒是有些诡异。

    “我杀不了他。”

    君不知闻言随意躺在草地上,悠闲的咬着一根长草,叹息一声,有些无奈。

    “或许可以试试。”

    声音再次传来,一样的淡漠,一样的没有情绪。

    “那少年身边的老头太厉害。”

    君不知眼中闪过一缕腥红,轻声道:“在我出现的一瞬间便已经被他的神念锁定,虽然没有动手,但面对那老头,我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当时我也有点想出手的念头,但还是忍住了,那时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只要我出手,死的,必定是我。”

    “所以你就告诉了他雇主?”

    那声音不知情绪,但听起来似乎有些疑惑。

    “真真假假,是是非非,谁知道呢。”

    君不知百无聊赖的闭着眼睛,松散的说道:“或许他会觉得没有雇主呢?而且你不好奇这北苍大陆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让我都有些忌惮的高手?而且这高手竟是这废人的奴仆?”

    “你是说...?”

    那声音犹豫,终于有了些起伏。

    “我什么都没说,多疑猜忌是干我们这行的大忌。”

    君不知闻此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轻轻摇头,杀手最不能有的就是犹豫,而多疑猜忌更是犹豫的源头。

    “看来这次有点难办了。”

    那淡漠声音沉寂了一会,继续说道:“云家那边一次付清了百万金币,让我们顺便出手,解决一个婢女和身躯残疾的少年,活要生擒,死要干净,而且还要他们两人身上的行李。”

    “哦?”

    君不知闻言一愣,接着大笑一声,“有意思,他们竟然惹上了这么多人,而云家要我们出手杀人,只不过他们好像并不知道对方的底细。”

    “云家野心勃勃,北苍大陆八方风雨聚汇,看来要不太平了。”

    那声音轻叹一声,似乎有些感慨,语气中更带着些许期待和血腥,仿佛有什么恐怖之物正在蠢蠢欲动。

    “北苍大陆也的确沉寂的太久了,这场暴风雨想来会更加暴虐,谁又能幸免于这一场风暴?”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