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十八章:四家云集
    君弈双眼一眯,脸上的笑容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冷。

    不说董婆婆照顾了自己十数年,恩重如山,就是董文雪与自己的关系也是极好,遇到老朋友还没来得及叙旧,便被人如此打扰,更对其欲行不轨,君弈心中的愤怒难于言表。

    “哟呵,小子,脾气还挺大。”

    为首那人神情残忍,手腕一动,一柄长刀便已经出现在了手上,刀锋之上寒芒闪烁,向着君弈走来。

    董承贤见状脸色一变,正在犹豫要不要动手,身后的小辈更是神情苍白,倒是董齐志看着君弈目露阴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恩?”

    君弈眼皮微垂,身上的气息变得压抑起来,同时,身后莫亦千浑浊的双目微张,缓缓踏前一步,漠然道:“你们,打扰到公子了。”

    三人见状有些讥讽,周围的武者也是有些好笑,这老头竟然学别人装深沉。

    “呵,什么公...!!!”

    只是这人的话还未说完,眼前便是一道寒芒闪过,接着喉咙一凉,自己无论怎么张口都发不出来声音来,接着便看到周围武者脸上一片惊恐,一瞬间退出十数步,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洪水猛兽一般。

    正在疑惑间,三人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隐约看到了一具具熟悉的无头尸体,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眼前朦胧,便已经没有了意识。

    “噗通!”

    三颗头颅落地,三具尸体倒下,腥红刺目。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众人除了下意识的恐惧后退,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这山头一片寂静,只剩下习习微风轻轻拂过,一股寒意从众人心底升起。

    “你,这,他们....”

    董文雪看着地上的惨状脸色有些发白,董承贤双目凝缩,汗毛倒竖,接着强自镇定下来,但心中的恐惧却是让他动弹不得。

    “好了,现在应该没人打扰我们了。”

    君弈轻轻一笑,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但在场武者不是傻子,这前后因果自然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他们没有看清莫亦千是怎么出手,但他们心中知道,如此干净冰冷的杀戮,只会是眼前这莫亦千所为,此人实力之强,骇人听闻。

    “怎么?胆小鬼害怕了?”

    看着董文雪畏怯的样子,君弈心下一柔,同时也有些无奈,当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完全没有一点大家族子弟的狠辣,至少没有果决。

    “没,只是有些不适应。”

    董文雪强自一笑,看着君弈的笑容缓缓平复了心情,只是还不等她要说什么,君弈却是微微一叹,轻声道:“真是麻烦啊....”

    这突兀奇怪的话语,众人还没明白君弈这话是什么意思,却听阵阵破风声呼啸而来。

    抬头看去,却见一白袍青年蓦然出现,凌空而立,青年面目冷峻,两束目光如刀芒一般直射而下,刺得众人肌肤生疼。

    “啊!!竟是云家云翌。”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惊呼一声,顿时众人哗然。

    云家,北苍大陆顶尖家族。

    云翌,是为云家嫡系长子,下一任既定少家主。

    早在其少年之时便已展露天赋,成长至此,云家年轻一代未有敌手,如今不过二十余岁,却已经是武君初期境界的强者,在整个北苍年轻一代,都是赫赫有名。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猜测云翌忽然出现在这里有何目

    的,难道是看上这山头了?

    “月知语?”

    云翌冷声开口,盯着下方君弈身后的绝色美人,没有一丝欣赏,目光之中弥漫着骇人的冰冷。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后退,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得出来,这云翌是来找麻烦的,而对方正是面前这温润少年一行人。

    月知语见状下意识的有些畏惧,她毕竟只是一个婢女,何曾被这等天之骄子关注。

    但看到君弈淡然的眼神,心中的情绪也缓缓平复了下来。

    “不知云公子找奴婢...”

    “知语!”

    月知语话还未说完,却听君弈开口打断,语气平淡,微微道:“你,只是我的婢子,无须对他人卑躬屈膝。”

    “是。”

    月知语闻言一愣,心中一阵感动,没想到君弈对自己的态度竟是如此霸道亲和。

    须知这武者世界,女子几乎是利益的工具,他人的附属品,得不到丝毫尊重,即便是实力强劲的女子,在众人眼中也并不会太过尊崇,无非就是一个拿来显摆自己地位的工具罢了。

    调整心情,月知语深吸一口气,再次看向云翌,眼中多了一抹自信和从容,娇声道:“正是,不知云公子找小女子有何要事?”

    “你们跟我走一趟。”

    云翌声音冰冷,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意味,根本没有在意君弈两人之间的微小说辞。

    “这,小女子恐怕做不了主呢。”

    月知语闻言轻轻一笑,躬身后退一步,站在君弈身后,其意不言而喻。

    “呵!不过一个废人而已,真是麻烦。”

    云翌闻言讥讽一笑,便准备动身将两人擒下,此事可有关云家大计,不容有失。

    可正在这时,君弈目光一闪,轻轻开口道:“云公子想要我们跟你走,自然可以,但恐怕有人不愿意。”

    “真是天大的笑话,还有人敢阻我云家办事?!”

    云翌冷笑一声,言罢毫不犹豫,出手成电,挥手间灵气涌动,不过眨眼时间便风云汇聚,瞬成一只大手向君弈等人抓来。

    “哈哈,真是巧!”

    眼看着大手落下,忽听一道大笑声传来,紧接着风浪急涌,将那云状大手吹散,一道蓝袍人影缓缓浮现,微微道:“云兄,没想到我们在这里遇到了。”

    “水墨白!!”

    云翌双目一凝,口中低喝,没想到这小子来的这么巧。

    “云兄实力高强,小弟忍不住出手一试,没打扰到什么吧?”

    水墨白一身蓝袍,笑容满面,摇摇晃晃而来,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股玩世不恭的味道,口中如是说着,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摆着告诉你,我就是来搅局的。

    “水墨白,此人乃是你我几家之间误会的关键,你如此出手是何居心?”

    云翌口中喝问,心中恼怒,身周灵气涌动,几乎已经按耐不住要动手。

    “哎哎哎,云兄此言差矣,正因为他是我们几家误会的关键,所以才要从长计议。”

    说着,水墨白便已走到了君弈不远处,他不过武师巅峰境界,还不能做到与云翌一般的凌空,但其实力却是不容小觑。

    言罢,水墨白转头看了一眼君弈,眼神闪烁,轻声开口道:“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许久不见,少家主近来安好?”

    君弈淡笑一声,微微开口。

    “唉,有贼子欲对我水家不利

    ,最近可是提心吊胆呐。”

    水墨白轻叹一声,目露无奈。

    “够了!”

    这时,云翌冷喝一声,眉头紧皱,眼中寒芒越来越盛,“水墨白,你和此人熟悉的很呐,看来外界传言的说辞有所偏差,此事恐怕与你水家脱不了干系。”

    “我甚至怀疑这是你水家自导自演,欲使我云家与宫家产生间隙,继而从中得利。”

    听闻此言,不仅围观武者心中一跳,就是君弈也不得不佩服云翌的口齿伶俐。

    “哎哎,云翌,这话可不能乱说。”

    水墨白连连摆手,微微开口道:“月知语乃是我水家为公子安排的贴身侍婢,而公子更是在我水家居住五年之久,是为家族重客。”

    “呵,这不更说明你们水家图谋不轨吗?”

    云翌口中讥讽,此时更将身周的灵气缓缓收敛,他没有想到水墨白竟如此愚蠢,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的家族套了进去,反倒省得自己多做口舌。

    “若说其他倒也罢了,但你如此诋毁公子,别说我水墨白不答应,就是我父亲大人怕也要出手以示惩戒。”

    水墨白性情纯朗没有丝毫阴谋算计,说话直来直去,言到此处表情严肃,双目冷冷的盯着云翌,“公子对我水家有大恩,绝不容任何人冒犯。”

    “况且,此事事关我四家千百年友谊,容不得他人挑拨离间,内中缘由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你!!”

    云翌双目一凝,一时间有些语塞,他没有想到君弈竟在水家有如此地位,这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正在这时,天边空气之中一阵雾气席卷而来,缭绕升腾,袅袅飘渺。

    “云翌,你云家的手伸的越来越长了!!”

    一道娇喝声传来,让众人神情一震,定睛看去,却见雾气之中一道朦胧身影缓缓显露。

    此景此声,来者不言而喻,正是宫家大小姐宫玥岚。

    宫玥岚雾气萦绕,婀娜玉骨,一身红衣劲装,将身躯饱满勾勒的淋漓尽致,俏眉微蹙,双目之中寒霜凝缩,死死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云翌,英姿飒爽。

    “玥岚,事情尚未清楚,不要妄下结论。”

    风影绰绰,音语淡然,却见一黑装男子踏空而来,面容方正,神情严肃。

    此人一来,周围围观之人呼吸一凝,谁也没有想到,北苍大陆四大顶尖家族年轻一辈翘楚,竟会云集于此,而其中所语并未隐瞒,正是近日所传之言。

    “易辰海,此事好像并无你易家牵扯其中吧?怎么你这么热心?莫不是其中....”

    宫玥岚目露审视,言辞意味深长,毕竟易辰海出现在这里有些突然了。

    “玥岚...”

    “我和你的关系还没有那么亲密,注意你的言辞。”

    易辰海话音刚起,却被宫玥岚冷声打断。

    没有在意宫玥岚的态度和周围人心中所想,易辰海继续说道:“我觉得此事颇为蹊跷,极有可能是他人设局挑拨我四家关系,其中所谋让人心惊。”

    “呵,易辰海,这到底是他人设局,还是有人图谋不轨,你可别说的这么武断。”

    水墨白冷笑一声,眼睛却是看向云翌。

    “正是不好断定,所以这关键便在此人身上。”

    易辰海屈指一点,众人目光汇聚,却见其所指正是四人中间,坐于轮椅之上神情淡然的君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