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二十六章:镇族功法,倾城洛妃
    “他们都死了,那你们为什么没死?”

    云翌面罩寒霜,冷然开口,整个人如同一只嗜血的野兽,静待时机。

    “因为我是...”

    君弈双目一凝,口中淡淡道:“君弈!”

    这两个字说出,掷地有声,场中武者不由得有些好笑,但想笑,却是笑不出来,他们只感觉君弈的气势豁然一变,眼前之人明明没有修为,明明是个残疾,但此时看在他们眼中却犹如一道神祗,只可仰视,威严而不可侵犯。

    这诡异的感觉让众人心中一滞,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升起:这君弈不是凡人。

    “真是可笑的说辞。”

    易辰海微微踏前一步开口道:“他们死了,那你也该去陪他们!!!”

    此言一出,易辰海身上气势猛然一振,只见一片皎洁晶莹的光芒从其身周散射而出,犹如月光普照,整个人都笼罩在月华之中,让人心静情怡。

    “这是易家绝学:寒月藏典!!”

    见此一幕,人群之中一声惊呼,众人不觉后退。

    “易辰海,我的话你忘了吗?!”

    水墨白见此眼中凶意毕露,随着口中怒喝声传来,一股磅礴的灵气从体内汹涌而出,双手振动之间叠起层层水狼,如怒海狂啸一般,直取易辰海。

    “哼!”

    易辰海双目一凝,口中并未回应,但其身上月华大作,这片天都变得暗淡下来,似乎要将天穹之上的日光都遮掩起来,同时在易辰海的身后,一轮圆月却已露出皎白一角。

    见到易辰海,水墨白竟直接运转家族绝学,如此变故,使得四大王朝太子,三大宗门弟子尽数后撤,此事与他们无关,也无须参与其中,而四家绝学出手,见识一翻也是十分难得。

    “水墨白,此时你横加阻拦,这其中莫不是你水家所设全套?”

    云翌见状眼中光芒一闪,口中大喝之间,一指灵气直入九天之上,天穹之云轰然而动,在月华笼罩之下,尽显阴鸷之色,天边只有狭小的一处天幕,七彩斑斓。

    见此,倒是宫玥岚见此心中升起一种诡异之感,一时之间竟不敢轻举妄动,思虑着双方立场以及各自言行。

    一时间,黑云压下,风云聚变。

    怒浪月华两相对峙,天穹之上更有黑云压阵,云翌,易辰海两人灵气滔天,强横的实力压制让水墨白一时难以招架,脸上顿显艰难之色。

    这一异象显露,令人叹为观止,场中武者无一不是面露惊骇之色。

    云渺灵录

    玄水蛊图

    寒月藏典

    雾影幻诀

    其为四大家族镇族之绝学功法,每一个都足以引动天地异象,其威力更冠绝北苍,传言四大家族若联手施用功法,便是三大宗门也无以抵抗,其功法之强横可见一斑。

    进入琉璃云谷本就是一件幸事,但任谁也没有想到,竟能在其中亲眼见到四大家族四大绝学之三,就是不知宫玥岚是否会出手,让人大饱眼福。

    不过几息时间,水墨白已然脸色苍白,面对云翌与易辰海两人联手施压,他已经到了奔溃边缘。

    “水墨白,你托大了!”

    云翌冷哼一声,阴云再

    压,眼中更显狠色,整片天似乎都要镇压而下,接着,云翌掌运灵气,大手猛推而去。

    “噗!”

    强横的威势水墨白再无力抵抗,滔天怒浪瞬间溃散,倾泻而下,同时水墨白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直接被这强横的镇压之力轰飞而出,坠入地面,掀起一片尘埃。

    “哼,到你了!”

    云翌再没有理会水墨白,更没有去在意宫玥岚到底是何想法,目光直接落在君弈身上,眼中的杀意让人心惊。

    “我倒要看看你挑弄我四家关系,到底有何居心?”

    易辰海口中言辞犀利,丝毫没有给君弈反驳的间隙,洁白无瑕的月华洒落大地,将君弈两人笼罩其中,却见月知语微微后退,竟远离了君弈。

    “废物,到了此时,你身边的婢女都离你而去,真是可悲。”

    云翌口中讥讽,手擎云天,单单是这强横的威势都让周边武者不敢触碰。

    “有意思,云以势压,月炼神念。”

    君弈眯起双眼,微微抬头,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其眼中迸射而出,继而传出一声轻叹:“对不起...”

    这忽然平淡哀愁的声音,使得董文雪心中一揪,慌乱无力,而周围的武者却是脸色一愣,接着眼中闪出一抹讥讽之色,凌空而立的云翌微微开口道:“呵,你以为道歉...”

    “嗡!!”

    可还不等云翌话音落下,一股令人惊骇的神念威势磅礴而出,只见君弈身躯之上光芒大作,柔和梦幻的光芒让众人沉醉,即便是那洁白无瑕的月华之力却也无力抗衡,似是羞愧,似是臣服,竟有退却而去之意。

    这突然的变化让众人目光凝聚,但下一刻,众人的眼神忽然恍惚起来,在那光华之中,众人隐约可见一道朦胧的身影缓缓踏出,凝神看去却是一名女子。

    这女子身着碧色青烟羽缎,仙姿玉色,般般入画,场中武者只看得一眼便沉醉其中,即便倾国倾城之语也显小气,任何语言描述其容颜都尽显苍白。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女子!”

    场中武者无不赞叹,竟生不出一丝亵渎之意,就连月知语,宫玥岚这等绝美女子与之相比也显黯淡,心生惭愧之感。

    女子踏出光华,没有理会众人目光,却是看向君弈,眼眸温柔关怀,轻声道:“你没事吧?”

    “没事。”

    君弈闻言有些无奈,微微摇头,轻笑一声道:“对不起...”

    只是话未出口,女子却是玉指轻点,落在君弈嘴唇之上,面露温柔之色,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个眼神,两人便心知肚明,数百年的默契,数百年的情感尽在其中。

    这女子不是他人,正是一直居住于君弈识海之中的倾城洛妃。

    如此一幕让场中武者心生嫉妒,这废人何德何能竟得这美人青睐?

    洛妃回过头来,扫了一眼云翌二人,眼中神色冰冷,朱唇轻启,声音如空谷幽兰,却让人感觉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从绝色女子口中荡漾开来。

    “你们都要死!!!”

    此言一出,带着一股凛然之怒,顿时将众人惊醒。

    “姑娘...”

    “且慢!”

    突然,两

    道声音同时出口,却是云翌与易辰海,只见两人身上气势微微收敛,不忍对洛妃出手,尽可能的让自己露出一抹温柔自信的笑意,似是妄图在洛妃眼中留下一丝完美的印象。

    “姑娘,此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云翌率先开口,语气温柔,让众人不可置信,这模样与先前冷峻青年的表现完全判若两人。

    “是啊,有什么误会我们可以解释,没必要动刀动枪的,伤了姑娘就不好了。”

    易辰海以稳重成熟被众人所知,平日里更是说不出三句话,今天不仅破了先例,而且脸上竟还有表情变化,真是奇也怪哉。

    “误会?”

    洛妃面带寒霜,无视两人轻柔示好的语气,冷声道:“那我也误会误会你们如何?”

    话音落下,洛妃背后两道彩色斑斓升起,周边淡蓝色的雾气星星点点,美轮美奂,却是两个绘有奇妙花纹的巨大翅膀,轻轻舞动。

    “嗡!”

    洛妃正要出手之际,天边那一抹彩色天幕骤然一亮,道道明亮的光道如同画卷中彩虹一般在空中飘摇开来,只见那光道一颤,竟将水墨白倾泻而下的怒浪吸纳开来,不过短短时间便已消失不见,那彩色光道吸收了水浪之后,色泽却是更加鲜明。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天穹之上云翌所作之阴云,易辰海身后缺月映照大地的月之光华竟也被吸扯而去。

    “不好!!”

    云翌一声惊呼,连忙将体内运转的灵气尽数收敛,同时化掌为刀凌空劈下,云天之间一刀两断。

    一边的易辰海感觉到异样,也顾不得去讨好眼前的洛妃,手中连连动作,与云翌之举一般无二,可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刀切,却让自身灵气大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武者举目凝神,不敢放松分毫,他们虽然不知道云翌与易辰海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连他们二人都要脸色大变的,定然不是一般的事情。

    须臾时间,转瞬即逝。

    在那彩色光道吸纳了三人功法所引动的异象之后,不仅色彩明亮异常,就是那形体似乎也变得愈来愈凝实。

    “这,是那七色天桥!!!”

    人群之中一声惊呼,场中顿时陷入了一片嘈杂之中。

    “只要通过这七色天桥便可见到传闻之中的鸾灵螭鲤!”

    众人看着眼前的天桥口干舌燥,双目炙热,眼睛不经意间扫过周围的人,下意识的开始面露戒备起来。

    “轰!”

    正在众人欣喜之时,那七色天桥猛然一震,竟缓缓跌倒下来,似是跨越天际云端,直落凡尘。

    “哼,这桥我要了!!”

    人群中一武者不知何时竟已到天桥之前,说话间竟一跃而起,踏入桥上直冲而去,竟是听香伴月楼先前的主事人何安。

    这忽然的一幕让众人后知后觉,一时间群情激愤,不远处一武者见状冷笑一声,脚下一错,步步生风,掌运寒霜冰劲直取何安后心,竟是一名武君中期的武者。

    “轰!”

    一道轰鸣声传来,可还不等众人幸灾乐祸,脸上的表情却已经僵硬了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