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最新章〕〔叶辰萧初然最新章〕〔人类往事之猩球大〕〔权宋天下〕〔养生小餐厅〕〔秘笈古文网〕〔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灭星〕〔李丹〕〔捡了个电竞大神做〕〔音乐系导演〕〔天才小药妃〕〔穿成反派大佬的小〕〔被迫营业的皇家骑〕〔神秘武将抽奖系统〕〔玄幻帝皇召唤系统〕〔摄政王他叫我小祖〕〔一胎双宝:总裁大〕〔苏欣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二十八章:最后一座天桥
    “玥岚...”

    水墨白看着踏上天桥,渐渐消散的宫玥岚,眼神复杂,自己的身体也似乎在这一刻被抽空了力气,连站起来好像都已经是一种奢求。

    “好,好,好!!”

    云翌脸色潮红,眼中的激动之色溢于言表,“宫玥岚马上就要嫁给我了,她很快就要属于我了。”

    “水墨白,到时候别忘了来喝我们的喜酒!”

    “哈哈哈哈哈!!”

    云翌看都未看地上神情复杂的水墨白,只留下张狂一语,竟口中大笑着转身离去,这天桥,这鸾灵螭鲤,他都未再看一眼。

    水墨白见此心中剧痛,眼中更是茫然无措。

    …………

    武钦泽所带随从到此时已经不足五人,而这五人一路上浴血奋战,身上的战袍早已被血浆弥漫,或者说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也不为过。

    当然这其中自然不包括董家一行人,在他们看来能进入其中取得机缘已经是天大的幸事,至于后面的,肯定不是他们能够奢望的了。

    此时武钦泽面目阴沉,即便身边随从以命相博,但看着这推行速度,他却依然很不满意,心中可以说是暗自焦急,随着可供通过的天桥越来越少,众武者的拼杀也愈加激烈,甚至已经有人沦为杀人傀儡,只知杀,而不知为何而杀!!

    “哪家子弟若是能帮本王拿下一座天桥,便是吾武封王朝的朋友,受武封庇佑,更可以满足一个请求。”

    武钦泽凝神纳气,一声狂喝响彻这片天地,一时间,场中的厮杀声竟有了短暂的停滞。

    “我李家来!!”

    “我....”

    “桀桀,这差事,我关家定了....”

    而下一刻,场中却是传来更为热烈的呼喝声。

    鸾灵螭鲤,不可否认,是为天地间难得一见的灵物,但这资格却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即便得到了也不是谁都有这个实力可以消受的起的。

    “我禹唐王朝也一样!!”

    “还有我泓啸王朝....”

    “哼,我澜煌王朝也是一样的酬谢!”

    武钦泽能开出筹码,其他三大王朝自然也是一般,谁也不肯放弃这个机会,自己人手不足,让别人给自己当人肉堡垒,这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办法。

    一时间众武者各自效命,竟战成了一团,此时已经不是各自为战,而是为各王朝而战。

    “嘿嘿!”

    武钦泽闻言见状脸色阴沉,口中狞笑一声,大吼道:“本王再许诺,待到本王登临皇位,可同意尔迎娶吾之皇妹,与本王结为皇亲。”

    “而且还可以修炼吾武封护国宗师一式武技。”

    “轰!!”

    这话一出,场中武者几乎再无选择,纷纷争先恐后为武钦泽开路,而其他三王朝的太子却是暗自叹息,心中愤恨,却是别无他法。

    武封皇亲!

    护国宗师一式武技!

    不说攀上武封皇亲如何,这都不重要,重要的却是那护国宗师,正是当今北苍大陆第一高手武秋溟!!

    北苍大陆的武者谁不想得到武秋溟的一式指点,一招武技,而现在这机会就摆在众人面前,众人又如何能不激动?如何

    能不为之疯狂?

    毕竟比起那鸾灵螭鲤来,这机缘似乎距离众人更近一些。

    重赏之下必有死士,这无数武者开路,就是三大宗门的武者也得避其锋芒。

    不过数息时间,通向天桥的一条康庄大路便已经出现在武钦泽眼前,在夺取天桥的竞争中,恐怕只有武钦泽是最为简单的了。

    …………

    另一侧。

    昼宇凡与何子墨之战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两人狂暴的灵气波动直逼武君后期甚至武君巅峰,单单是武技余威都足以让一般武者成为剑下亡魂。

    便是因为如此原因,两人周边竟没有一人战斗,这里倒是成了一处诡异的安静之地。

    “何子墨,若是你能接下这一招,我自愿认输。”

    昼宇凡神色凝重,看着何子墨淡然开口,与先前语气都已然不同,身周空间似乎都在隐隐波动,其威势霸道,让人骇然。

    “好,那我就见识见识。”

    何子墨一如先前平淡,似乎什么都无法改变他的情绪。

    “喝啊!!”

    昼宇凡吞云纳气,左腿缓缓轻移,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凝重,额间竟也有汗水流出,但却未见其多余动作,正在何子墨心中疑惑之时,却见昼宇凡艰难开口:“此剑纳天地之灵气,亦或以己纳天地,是为...”

    “承云剑!”

    昼宇凡口中一声大喝,双手虚握却直劈而下。

    何子墨见此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抬头,顿时双目骤然一缩,只见天上之云此时竟已汇聚在了一起,形如一把擎天之剑,似乎都要将这大地一剑击碎。

    “我承认,是我小看你了!”

    如此骇人一幕,何子墨却只是深吸一口气,语气轻叹,接着大手在腰间快速一抹,只见一个巴掌大小的甲片出现在何子墨的手中。

    何子墨掌运灵气,将甲片撑起,直对着向下劈来的承云一剑。

    “没用的,此剑乃承天地之力,看你如何抵挡!!”

    昼宇凡口中狂吼,目露癫狂之色,脸颊在此时也已经涨的通红,甚至都出现了道道裂痕,鲜血更是从中渗了出来,煞是骇人。

    “蕴闇盾!”

    何子墨没有回应,只是口中轻喝,手中的甲片却如同听到了他的声音一般,鳞甲周边暗光浮现,竟缓缓变成一面巨大的盾牌,立于其身前。

    “轰!!”

    一剑劈下,仅仅是这威势,竟直接将何子墨手持蕴闇盾轰入地下。

    “嘿嘿,这座天桥是我的了!”

    正在这时,一道得意的声音突兀而来,昼宇凡心中一惊,眼中余光一扫,却见那人正是苍玄宗叶城。

    “无耻小贼!!”

    昼宇凡双目充血,心中恨意狂乱,但此时自己的状态已经到了崩溃边缘,已无力再做阻挡,更别说身下更有何子墨还在与自己拼斗。

    眼看着叶城距离那天桥越来越近,昼宇凡心中恨意难耐,却是这时,异变徒生。

    “嗡!”

    昼宇凡神情一禀,只感觉一道强大的颤栗感从自己手上蔓延而来,下方狂暴强横的气息即便是在承云剑的压制下,竟也是躁动无比,如此感觉,让昼宇凡不可置信,他不相信,

    更是无从相信,这到底是什么力量,竟能够使得这承天地一剑也无法招架。

    “去!!”

    云剑之下,一道冷淡的声音幽幽传出。

    伴随着这声音落下,地面土地瞬间崩裂开来,一道云剑携恐怖天地之威直射而出,这让昼宇凡脸色大变,因为这一剑正是自己的承云剑,但下一刻其脸上却是一阵戏谑。

    “恩?”

    已经距离天桥不足十米之遥的叶城,感受到这股威势顿时脸色一变,他正是看准了昼宇凡这一击的威力,才动身取巧,没有想到这一剑竟用到了自己身上,而且这道承云剑威比起昼宇凡所施展的那一剑更为快速。

    不过瞬息时间,便已经到了叶城身前。

    “真是难缠!”

    叶城微微咬牙,他自认为自己没有实力接下这一招,而此时的情况也已经顾不得再隐藏底牌,想到此处,叶城在自己腰间一抹,一颗不过拇指大小的赤红色小珠子便已经静静的躺在了他的手心之中。

    这正是他临行之前沐玄衣交给他的底牌,这其中可是武灵境界强者一击,这也是他目前能掌握的最高境界的一记攻势,本以为凭借此物定能拿到鸾灵螭鲤,谁能想到此时竟发生如此变故。

    “雷炎珠!”

    眼见承云剑已近在眼前,叶城掌中灵气运转,轻轻为雷炎珠中度入一缕灵气,接着直接抛射而出。

    “轰!!”

    剑威与雷炎珠一触即炸,强烈的爆炸威力直接将地面的树木连根拔起,掀起一阵狂暴的沙尘,就连叶城与何子墨也被这气浪掀翻而去。

    “啊!”

    沙尘之中,倒飞而去的叶城不知是撞到了何人,尘埃之中传出一声惊吓的娇呼,却是一名女子。

    但此时已经顾不了这么些许,叶城拔剑,剑镇大地,强行将自己的身躯停了下来,调整生息,以免何子墨亦或者昼宇凡从中偷袭。

    可直到沙尘渐散,叶城也没有见到两人出手,一时之间心中也不免有些奇怪,只是待得看清周围情景,心中却是一惊。

    “何子墨!”

    “何子墨!!”

    场中两道怒吼声传来,却是叶城与昼宇凡,众人不明所以,待得目光汇聚,却见何子墨的身影正渐渐与那天桥一同消失。

    而天幕所现七座天桥,到了此时竟只剩下最后一座。

    此时,除却何安,何子墨,宫玥岚,易辰海,武钦泽五人,竟还有一人更是在刚刚乱象之中,从众人眼皮底下趁乱抢走一座,看来还真有高手隐藏其中。

    “混蛋!!”

    昼宇凡双目充血,口中喝骂,他明明知道何子墨找自己合作,定有所谋,所以他一直在防,但没有想到最终竟让何子墨来了一个一箭三雕,不仅解决了自己与叶城两个抢夺的强力对手,更是得到了一座天桥。

    “这最后一座天桥,我罪剑宗要定了。”

    昼宇凡声音嘶哑,说话间取出一瓶丹药,竟一股脑全部吞了下去,补充自己的损耗,显然是要准备最后一搏了。

    正在众人面色凝重,散去脑中杀机的时候,一道平淡霸道的声音却是回荡在众人耳畔:

    “这座桥,我要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佛系古玩人生〕〔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