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星超级时代〕〔穿越之误惹君心休〕〔喰种世界的丹药师〕〔穿书后我成了男主〕〔重生异能俏娇妻〕〔我的无限幻形器〕〔网游之匠神之路〕〔我的佛系田园〕〔禁欲系神豪〕〔颠覆万界从斗破开〕〔大唐的旗帜〕〔回守玄云〕〔酒行诸天〕〔这个大佬来自地球〕〔开局三个系统〕〔纨绔仙医〕〔异界许愿神〕〔农民大明星〕〔黄婷婷〕〔吕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三十章:幸运墨渲(一更)
    一道七色天桥之上,两道身影缓缓而行,男子面容俊秀刚毅,那一双眼睛宛如天穹星海,沉静浩瀚,女子青烟羽缎,衣袂飘飘,似九天仙女,倾国倾城。

    “那两个小丫头还在外面,你不管她们吗?”

    洛妃看着身边的君弈双眸似水,眼神温柔,那一抹温柔中更含浓浓的情意,让人羡艳。

    “恩?妃儿...”

    君弈闻言有些诧异,接着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洛妃,意味深长。

    “想什么呢?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

    洛妃脸颊微红,娇嗔一声,目光便转到了别处,颇有一种小姑娘心事被看破的羞意。

    “你呀...”

    君弈轻笑一声微微摇头,但眼中却尽是温馨和情意,轻声道:“只要她们比别人死的慢一些就可以了。”

    君弈神色平淡,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却是弥漫着让人恐惧的煞气和血腥,那漠视生命,更对身边之人冷漠的情绪,宛如帝王一般无情狠辣。

    “口是心非。”

    洛妃口中嘟囔,显然不相信君弈所言,但脸上却洋溢着笑容,很是甜蜜。

    而君弈却是看着洛妃小女儿的作态,哑然失笑,但心中欢喜,心底那一抹爱意更甚。

    两人动作缓慢,不急不躁,不多时,便看到天桥远处忽然出现一抹光亮,更是伴随着缕缕清新的空气荡漾而来,仅仅让人嗅上一嗅,便感觉心旷神怡,耳清目明。

    很快,两人便迎着那光亮到了一处光门之前,光门之上流转着七色玄妙的色彩,只是看上一眼,便好像看到了模糊的条纹,让人心生向往和敬畏,只是想要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又什么也看不到了,但两人没有丝毫犹豫和思虑,直接踏入其中。

    一束强光射入眼中,两人忽然陷入一片煞白的光芒之中,只听一道轻笑声传来:“呵呵,终于等...”

    “恩?!”

    只是这人话未说完,却是猛然停了下来,似乎很是惊异。

    “竟然是你们!!”

    君弈和洛妃两人很快便适应了这光线,左右看去,却见眼前有六人正惊奇的看着他们,而两次开口说话的正是武钦泽和何子墨。

    六人中除了何安,何子墨,宫玥岚,易辰海,武钦泽之外,却还有一个装扮简单的女子,模样清秀,只是脸上的表情带着怯懦,神色慌张,好像进入这其中比起在外面更让她难受。

    君弈只是看了一眼几人便无视了他们的眼神,目光看向四周,眼前倒是一个十分怯意的环境。

    山长水阔,树木葱郁,枝盛花繁,尤其是眼前那一汪清澈的水潭,更是让人的心情从先前那一阵杀戮中渐渐放松了下来。

    “哼。”

    武钦泽碰了一鼻子灰,身为王朝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之骄子,竟被一个残废给无视了,忍不住心中有些怒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路上随手带上的废物竟然能走到这里。

    但想到眼前的鸾灵螭鲤却是将这些思虑尽数压制在心底,缓缓走向那水潭边上,目光贪婪的盯着眼前荡漾的水波,轻声说道:“那鸾灵螭鲤定然

    就在这水潭之中。”

    几人没有反驳,甚至有人翻了翻白眼,只感觉这武钦泽说了一句废话,这周围一片都被禁制笼罩,他们能活动的地方只有眼前这水潭,那鸾灵螭鲤如果不在水潭,那还能在天上不成?

    倒是那陌生女子眼神怯懦,没有跟着众人走上前去,看她的神色,与其说是螳螂捕蝉,却不如说是放弃了这次机会更为确切一些。

    “嘿嘿,现在怎么办?”

    武钦泽看着那水潭轻舔嘴唇,此时显得格外兴奋。

    其他几人则是暗自窥探,小心翼翼的戒备着身边的人,谁都知道,现在在身边的绝不可能是朋友。

    众人闻言一时间都有些沉默,倒不是在想怎么做,而是面对如此神物,恨不得将这里的人尽数击杀,但在场的武者无一不是背景逆天,手段繁多,除了那陌生女子之外,就连君弈在他们眼中也是颇为神秘,别的不说,就是能通过那天桥就已经足以让他们刮目相看了,更不要说身边竟还能跟着一名神秘女子。

    “现在的情况我想不用再多说了,这鸾灵螭鲤谁都想要,不如我们就简单一些。”

    这时,何子墨忽然开口,其语气轻柔,如一邻家兄长一般,让人不经意间便心生亲切。

    “我,我是意外进来了,这鸾灵螭鲤我不要。”

    只是还不等何子墨说完,却听一娇柔的声音怯懦的在众人耳边回响,几人一愣,纷纷转头看去,正是那陌生女子,此时一脸羞怕之意,不仅不向前,反而向后缩了回去。

    “哦?”

    众人闻言有些怀疑,谁也不相信竟有人能抵抗的了鸾灵螭鲤的诱惑,倒是宫玥岚神色温柔了下来,轻声问道:“姑娘,你不要怕,你是哪家弟子?”

    “若你所言是真,我们此番争夺便不算你在内即可。”

    “真的吗?”

    女子脸上顿显欣喜,丝毫做不得假,这让众人面面相觑,或许是因为宫玥岚的许诺,让女子放松了很多,只听其娇声道:“我是禹唐王朝云鼓城石家之人,名为石墨渲。”

    “其实,我也不是想要进入这天桥,只是被逼无奈反击而已。”

    “那时我们正在战斗,被忽然而来的一股沙浪席卷,什么都看不清楚,我也在小心翼翼的戒备,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给撞到了,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天桥里面了。”

    石墨渲面露羞涩,颇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这话却是让众人听的目瞪口呆,在场武者谁不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或者心思才进入那天桥之中,她竟然这么简单就进来了,而且还是无意之中。

    “没想到竟是我们无意间帮了你一把。”

    何子墨轻声一笑,有些无奈的摇头,只是听她说到此处,便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缘由,那阵沙尘正是他与昼宇凡,叶城打斗之时所造成的变故,没想到这沙尘竟帮了她一个大忙,接着柔声道:“既然如此,那此番比试便由我们几人进行便好。”

    “多谢何少。”

    石墨渲目露感激,同时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自顾自的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免得让他们误会。

    “君

    少不来参加吗?”

    这时,一直沉默的易辰海却是目光一转,盯着远处无动于衷的君弈,开口问道。

    只是让人意外的是,面对易辰海的问题,君弈却是恍若未闻,只是目光平淡的看着那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君弈没有理会,洛妃自然也不会却在意他人。

    “恩?!”

    易辰海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身为四大家族易家之嫡长子,什么时候热脸贴过别人的冷屁股,没想到竟在这地方体验了一次。

    如此一幕,众人也不曾想到君弈会如此托大,倒是武钦泽面露喜悦,想要看看君弈怎么承受易辰海的怒火,也正好趁此试探试探君弈的底细。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还不等易辰海发难,却已经被宫玥岚阻拦了下来,天桥之外的变故,让宫玥岚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那意外的变故更是让她身心俱疲,此时她只想将事情赶紧办完,不想再浪费一丝时间,只听宫玥岚冷声道:“好了,我们进行我们的,如果他到时候插手,视为我们五人的公敌便是。”

    “这主意不错。”

    此言一出,几人纷纷附和,武钦泽见事情就这么结束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想在这时去招惹宫玥岚这个炸药桶,便识趣的看向何子墨,催促道:“别卖关子浪费时间,快说说,什么最简单的方法?”

    “哈哈哈,这主意便是众人下水,谁抓到便是谁的,尤其是到手的鸾灵螭鲤更不许再动手,如果谁出手抢夺,便是其他众人之敌,联手处之,如何?”

    何子墨一声大笑,这主意说出,几人不由微微一愣,这方法着实是太简单了,但却又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对谁都是无比的公平。

    “好,这主意不错,那就这么定了。”

    众人微微思虑一番,没有再反对,只是稍作准备,几人便直入水中,倒是何安在水潭边上回头看了一眼君弈,不知在想些什么。

    “咯咯,他们可真是草率。”

    洛妃见几人进入水中,竟被这一幕给逗笑了,而这一笑,便如这谷内群芳亦是黯淡五色,不敢争艳。

    “只是各怀心思罢了。”

    君弈口中轻叹,语气甚至有些讥讽,“面对鸾灵螭鲤什么主意,什么抉择都是虚假的遮掩,人性的贪婪会让他变成魔鬼,堕入地狱。”

    “那我们该怎么做?”

    洛妃对君弈所言不仅没有反对,更是深以为然,她居住于君弈识海之中数百年,看遍了冷暖,自然知道君弈所言人性之劣,不过也没有再继续这沉重的话题,将重点岔了开来。

    “等!”

    君弈目光一转,隐约有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等?”

    洛妃一愣,她想过君弈很多决策,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君弈会说出这个决定,在她看来,以自己的实力足以轻松取得那鸾灵螭鲤,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可一路走来,君弈却似乎是小心翼翼,不知道是在戒备着什么,但她虽然心中疑惑,口中却是没有问出,她不是那种喜欢追根究底的人,温柔如水,善解人意,才是她的性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我宅在家里成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