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三十五章:燕卷风云滔天浪
    君弈看着眼前的梦幻冰晶,忍不住轻语一声,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和感慨。

    “唔!”

    “我的头好痛啊,发生了什么?”

    正在这时,一道迷离的呻吟声忽然传来,君弈与洛妃两人目光一凝,竟已经开始有人醒了过来,而且看周围人脸上的模样,此时也是眉头轻皱,神色不自然,显然已经到了清醒的边缘。

    见此洛妃没有任何犹豫,玉指微动,神念迸发而出,将鸾灵螭鲤笼罩收起。

    “带上月知语,我们走!”

    君弈见此口中轻语,既然已经得到了鸾灵螭鲤,那也没有必要给自己徒添麻烦,将自己的时间耗费在这里,实在是很愚蠢的行为。

    “恩。”

    洛妃轻手一扬,月知语便被卷到了近前,再带着君弈踏空而去,只留下满地的冰晶渐渐消融。

    “这?这是哪里?”

    “呜呜呜,我没死!我竟然没有死!!”

    “我的武技?谁偷走了我的武技,我的灵果也没了....”

    不多时,越来越多的武者醒了过来,在惊异自己从天地挤压的死亡中活过来的同时,也是愤怒自己在琉璃云谷中所取得机缘的消失。

    “不对,这不是琉璃云谷!!”

    “什么?不是琉璃云谷?那我们这是在哪里?”

    “难道...难道我们真的死了吗?”

    人群之后忽然传来一道惊呼,还没有从生还的欣喜中缓过神来的众人,在此时又惊慌起来。

    混在众人之中的董文雪则是在担忧君弈,最后关头,她没有想到君弈竟会出手抢夺那座天桥,也不知他现在到底是不是安全。

    与众人惊慌,喜悦,复杂,种种情绪揉杂在一起不同的是另一边,那踏入天桥的六人除了石墨渲目露茫然之外,其他五人则是若有所思,他们站着的地方正是那水潭边上。

    其他地方变了,周围的景物也都十分陌生,但唯独眼前的水潭却是丝毫未变,别人或许会慌乱,但他们几人谁不是大陆顶尖家族宗门的子弟,自然见多识广,这其中虽然疑惑众多,更不知为何发生了如此变化,可他们却知道这的确就是琉璃云谷。

    “嗡!”

    就在众人情绪各异,心中茫然的时候,忽然大地传来一阵震颤,一时间山雾荡起,茫茫然一片,很快便弥漫了整个山涧。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身躯忽然轻盈起来,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头晕目眩之后,却被一阵白光刺射而来。

    哗!

    “快看,他们出来了!!”

    一道兴奋的惊呼声传来,周围顿时嘈杂起来,无数武者开口说话的声音混乱如同坊市一般,让人头疼烦扰。

    “这!我们还活着!!我们出来了,出来了!!”

    “天见可怜,没想到我竟能活着出来。”

    “该死,我的机缘...”

    待众人看清楚周围的景象,一时间竟有人跪地痛哭,经历了死亡才会知道活着是多么令人向往,但也有人懊悔愤怒自己在琉璃云谷中消失不见的机缘。

    这奇怪的现象让外面等待的武者面面相觑,看他们的模样,好像其中发生的

    事情与自己想象的有所出入,那让人魂牵梦绕之地竟好像是一处埋骨之所。

    各家族领头者询问了各自弟子其中发生的事情,竟没有一人知晓那鸾灵螭鲤的下落,甚至连见也未见,这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众人也不由得开始梳理起这次发生的事情了,从得到消息再到进入云谷之中的经历,其中真真假假还真是让人毫无头绪。

    “公子!!”

    正在这时,忽然一道急促的咆哮声传来,伴随着那镇压四方的狂暴气势滚滚席卷而来。

    一时间,那嘈杂的云谷方圆,竟鸦雀无声,无人敢触其锋芒。

    “老莫,我很好。”

    还不等众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却是传了出来,说话的竟是一坐着轮椅的少年,正是不想引人注意的君弈,而其身边的月知语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公子,你没事吧?”

    莫亦千身形一闪,便已经出现在了君弈身侧,神念散出,连连查看君弈的身体,生怕出现什么变故,待确认君弈毫发无损之后,老莫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突然的插曲,让场上各家族窃窃私语,因为莫亦千先前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让人心惊,而如此人物在这北苍大陆之上,他们竟然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关于莫亦千在云谷开启前出手的事情很快便传入了各家族领头人的耳中,而各家族子弟也来不及去想云谷之中的诡异变故,便将君弈在其中争抢第七座天桥的事情不知真假的说了出来。

    短短数息时间,君弈主仆二人便已经被各家族所知。

    倒不是其他人争夺天桥不引人关注,而是因为君弈两人太过于陌生,背景又似乎很干净,这也就自然给了他们拉拢的念头。

    “君公子。”

    就在各家族各自盘算的时候,忽然一道淡然的声音传了过来,让众人目光汇聚,却是抚羽山庄的何子墨,正面带微笑的看着君弈,“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们在云谷中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你,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还要多谢何少关心。”

    君弈神色平静,语气淡淡道:“说来惭愧,君某不过一个废人,心中又异常好奇,想要一观谷中奇景,谁知我竟在那云谷之中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却已经到了外面。”

    “谁成想如此惊人的机会,竟只是让我睡了一觉,没有见识一翻云谷之中的美景,某甚是遗憾。”

    “君公子不必如此,云谷既然已经开启,说不得还有机会进入其中。”

    何子墨脸上表情依然平淡,那温润的笑容让人心中好感顿生,谦逊道:“何某与君公子一见如故,不知君公子是否赏脸于抚羽山庄一聚,好让子墨好好招待公子。”

    “何少抬爱了,君某不过山野之人,身体又多有不便,这次外出已经颇感劳累,恐怕无法承受如此美意了,下次外出定会前去叨扰,何少可不要嫌弃某才是。”

    君弈目露惋惜,语气却是十分干脆。

    “哈哈,君兄说笑了,改日何某定当扫榻相迎。”

    何子墨丝毫没有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拒绝的尴尬,反而洒然一笑,没有一点恼怒之情。

    “改日再会,

    君某告辞!”

    君弈目光深邃,轻声告别。

    言罢,莫亦千没有犹豫,长袖一卷,两人便踏风而去,不过数息便不见了踪迹,消失在了天边。

    何子墨看着君弈两人离去的方向,目光久久没有收回,场中各家族武者见到如此一幕,不由有些羡慕,能攀上抚羽山庄这等庞然大物,是他们几辈子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而其他几家势力却是若有所思,心思各异。

    “噗!!”

    “哼!”

    这时,一道怒喝声传来,一道身影口吐鲜血,倒飞而出,连连撞到十数棵大树,这才堪堪停了下来,身上气息却已是萎靡了下来,这人正是听香伴月楼的何安。

    “废物!”

    燕空眼中杀意涌动,但最终却没有动手,只是身影一闪,向着远空疾射而去,丝毫没有理会下面身负重伤的何安,在他眼中,手下的人都是自己豢养的狗罢了,根本没有资格让换取自己的目光。

    “燕空,这可就怪不得我了....”

    何安匍匐在地口中喃喃,赤红的双目带着一抹让人心悸的疯狂,嘴上鲜血沾染着他森白的牙齿,让其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恐怖。

    事到如今,各家族众人也开始陆续返回,北苍大陆神秘之地琉璃云谷,以及其中关于鸾灵螭鲤的事情已经落下帷幕,只是这结果却是让人陷入了一团迷雾之中,更多的则是茫然无措。

    “公子,我们走吧。”

    四大家族的人也开始各自散去,准备接下来的两家联姻,而易家的武者却还站在山头之上,看着前方沉默不语的易辰海。

    易辰海站在原地恍若未闻,只是看着那鲜红嫩绿的琉璃云谷,眼神闪烁,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语:“难道这只是一场幻境,这云谷之中真的没有鸾灵螭鲤?”

    ………………

    天穹之上,云雾飘渺之中,两道声音疾驰而行,正是君弈与莫亦千两人。

    “公子,东西到手了吗?”

    先前在云谷之外各方武者众多,说话多有不便,到了此时莫亦千早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急切,开口询问,语气中还有些忐忑,这鸾灵螭鲤关系重大,追随君弈如此之久,他一门心思早就扑在了君弈身上。

    “多亏了妃儿,这一切都很顺利。”

    君弈长出一口气,说到鸾灵螭鲤,就连一直处变不惊的他,眼中也不自觉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好,好,好!”

    莫亦千身躯一颤,眼中隐隐竟有泪花闪烁,说话间声音都不自觉的放大,身上灵气更是四溢而出,惊得下方鸟禽四散逃跑。

    君弈微微摇头,看着老莫孩子气的一面心中不由有些好笑,但更多的则是感动,莫亦千跟着他数百年,一直以仆从自持,但在君弈眼中,老莫更像自己的长辈,处处呵护关心着他,为了他的身体四处奔波,出入于各种险地之中,无怨无悔。

    “你呀...”

    君弈刚要开口感慨,莫亦千却是神色一凝。

    忽然,天穹之上风卷残云,气息剧变,一道张狂的声音伴随着那凶戾的气息从远处袭来:

    “燕卷风云滔天浪,阳乌顾兔卧长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