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血疗术开始做古〕〔云烟畔见烟云色〕〔我真不想当天师啊〕〔大唐杨国舅〕〔元阳道君〕〔开局拥有百亿年修〕〔苏医生,你笑起来〕〔娘娘每天都盼着失〕〔亿万科技结晶系统〕〔女总裁的第一高手〕〔医品狂少〕〔重生之投资大亨〕〔闪婚强爱:老公,〕〔神探王妃:爷,一〕〔武神纪元〕〔农门喜事:田园小〕〔剑尊〕〔三胎萌宝:霸气爹〕〔病娇竹马白切黑〕〔大恶魔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三十六章:螳螂捕蝉
    风云剧变,空气凝缩。

    这霸道的诗号,狂暴凶戾的气势无一不再昭示着来人之强横。

    “哦?来了个有意思的人。”

    君弈感受到这股气势,口中调侃,但眼中却流露出一抹骇人的杀意,君弈虽身躯残废,但其身上的气势却犹如山岳一般沉重,让人心惊。

    “把鸾灵螭鲤交出来!”

    远空一阵长啸,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凶戾的巨拳,强横的威势让周围空气也挤压开来。

    “哼。”

    莫亦千口中冷哼一声,眼中血色浮现,抬手之间便将那巨拳击溃,一时间风云激荡。

    “老家伙有点本事。”

    眼前烟消云散,一道轻蔑的声音传来,却是一玄袍紫发的青年傲然而立,正是疾驰而来的燕空,其双目阴鸷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君弈两人,其中的杀意毫无掩饰。

    “交出鸾灵螭鲤,本座留你们一个全尸。”

    燕空语气狂妄,亦或是胸有成竹,丝毫没有将君弈两人放在眼中,即便莫亦千的气息强横,但在随着刚才的试探,在他看来,也并不是无法解决的。

    “狂妄!!”

    莫亦千口中爆喝一声,身上杀意滚滚而起,正要动手间却被君弈阻止,轻声道:“这位公子,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不过是一个废人,虽说进了一次琉璃云谷,但也只是在里面睡了一觉,哪里见过那传说之物,更别提得到了。”

    “哈哈哈,好一个巧舌如簧。”

    燕空一声大笑,盯着君弈的眼神杀意却是更盛,“何子墨之言虽然隐晦,但其中的意思却是清楚的很呐。”

    “你们七人踏入天桥之中,六人醒来唯独不见你,难道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想你应该是搞错了。”

    君弈声音平淡,对燕空的杀意熟视无睹,淡淡道:“数万武者进入琉璃云谷,大多数人都获得了机缘,但出来之后,却发现不过是空梦一场。”

    “甚至还有人见到众人尽数死在了天地威压之下,但最后不都是活的好好的?”

    说到这里,君弈轻笑一声,有些感慨,释然道:“在我看来,那琉璃云谷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有人妄图得到机缘,一跃巅峰;有人经历生死,懂得取舍;那自然就有人见到所谓的天桥,希冀其中所有鸾灵螭鲤,但最后却是梦而不得。”

    “一派胡言!”

    燕空闻言脸色一变,眼中的杀意却是微微收敛了些许,他本就对这次琉璃云谷之中发生的变故疑惑非常,这时追上来也无非是因为何子墨所言之中的暗示,还有便是对实力的渴求,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不甘,只要自己得到了鸾灵螭鲤,自身的实力定会大涨,即便是在七绝楼中也会绝冠群雄。

    “唉,公子心中执着,我也无话可说。”

    君弈微微摇头,似是有些无奈,这让燕空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显然对君弈的杀意已经淡了很多,但还是有些拿捏不准,不想放弃,一边的莫亦千却依然戒备,深知七绝楼跟君弈的恩怨之深。

    “不错,你说的很对。”

    良久,燕空才长出一口气,似是放松了下来,但下一刻,脸上却是凶性毕露,“但我还是

    要杀了你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有翻过你们的尸体,我才能放心。”

    说话间,燕空身上暴戾震荡,凶狠的气势瞬间将这片空间笼罩起来。

    “如此,也好....”

    君弈口中喃喃自语,双眼却是微微一眯,眼底血光萦绕。

    “哼。”

    莫亦千冷哼一声,身躯却是急转而下,向远处掠去。

    “想跑?”

    燕空轻蔑一笑,却是直接追了上去。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空中疾驰,莫亦千身上还带着一个君弈,但速度却丝毫没有落下,两人所过之处,气势骇人,无数武者心生敬畏,不知是何妨前辈路过,不敢打扰,只能远观离去。

    “咦?!”

    而在两人掠过一处城镇之时,一断臂老者却是抬头轻咦,目光闪烁间脸上狠色顿显,阴森道:“桀桀,天赐良机,这可怪不得我了。”

    言罢,老者长身而起,乘风而行,却是追着燕空,君弈二人而去,但却没有直接跟上,而是远远的缀在身后,只求不跟丢前者罢了。

    “老家伙,不行了吧?”

    燕空看着莫亦千速度逐渐减弱,眼中厉色顿显,口中更是狞笑不止,如此情景,燕空脸上狰狞异常,周身灵气狂暴汹涌,大手抓起,向着老莫两人身后猛然扬起呼啸而下,“赤云手!”

    紫黑色的巨掌在长空之上横拍而下,整片天似乎都在这一刻暗了下来。

    “轰!”

    禹唐王朝,一处偏僻的山丘之中,忽然一道紫黑色的巨掌从天而降,掀起尘土漫天,地面之上更是出现了一道巨掌印记,掌印上还隐约流出着一丝狠厉的气息,让人心悸。

    尘埃之中,一道身影立于山巅,紫袍飘荡,傲气自生。

    “哼,出来吧,你们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人影长袖一挥,尘埃四散而去,正是追赶而至的燕空,此时正看着下方巨掌之中的浓雾,口中讥诮。

    “嗤!”

    一道撕裂声传来,却见老莫挥手轻动,君弈两人也再次露出了身形,只是那人并不在巨掌之中,而在另一处山头之上,正与燕空遥遥相对。

    “老家伙,你们怎么不跑了?”

    燕空赤红的双眼看着君弈两人,身周气势狂暴。

    “呵呵,要选一处让人满意的地方,还真是不容易。”

    君弈轻笑一声,微微眯着的双眼,杀意毕露,早已不再掩饰,但随即却又暗了下去。

    “陈旧的老辞藻,我杀过无数的人,他们所言也都与你一般,只是你们给自己选的地方似乎不太理想,这荒野之中,连个给你们收尸的人都很难找到。”

    燕空声音讥讽,说话间便已经向着君弈两人踏空而来,“不过这也无所谓,待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你们也该葬身这尘埃之中了。”

    “说起大言不惭来,你这个杂种倒是数一数二。”

    莫亦千看着燕空嚣张的样子,额头青筋直跳,口中也是讥讽起来。

    “找死!!”

    燕空闻言脸色铁青,身上的杀意顿时暴起。

    话音落下,燕空灵气化形,如粒粒水滴激射而出

    ,铺天盖地般将君弈两人笼罩其中,强横的威势竟将其所过之处的空气都割裂开来,整片天地都陷入了一片朦胧之中。

    “雕虫小技。”

    老莫目露不屑,不过微微挥手便将这些灵气水滴击溃散去。

    但在这水雾散去的一瞬,猝然之间,一道凛然紫芒却已经席卷而来,恍若一条柔韧而凌厉的长蛇,张开血盆大口撕咬开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老莫神色一凝,抬手便是一道拳芒轰出,两者相交,在空中崩溃散落,到底是实力强横,如此出其不意的一招,也让莫亦千轻松化解。

    还不等莫亦千松一口气,忽然一股寒意从心底升起,一股浓烈的危机感萦绕心头。

    却见老莫左右以及身后之处,不知何时出现了数道淡黑色的影子,竟向老莫围杀而来,仔细嗅去,其上还有着难以察觉的恶臭。

    “滚!!”

    莫亦千张口怒吼,他竟然被一个小辈如此算计。

    远空燕空冷笑,胸有成竹,但下一刻,却在他惊愕的目光中,那些袭杀而去的淡黑色的影子竟在老莫这一声怒吼中,消散而去。

    “若有投胎之日,劝你勿要选错因果。”

    正在燕空惊异之时,一道阴狠的冷笑声忽然从他身侧不远处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霸道的刀芒,斜劈而来。

    这一道刀芒划过,天穹之上似乎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缝隙,看在燕空眼中就仿佛天都被这一刀给劈成两半,磅礴沉重的威势让燕空骇然,此时的莫亦千哪里还有一点逃亡的样子。

    眼前这老家伙分明就是在挑选一个偏僻之地,竟是要对自己动手。

    “不!!”

    燕空眼眸充血,口中长吼,他根本就没有看清老莫是如何出手,只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芒,以及渐渐迫近的死亡气息。

    绝境之中,燕空怎甘死在这令人作呕的北苍大陆。

    “我不能死,我还不能死!!”

    燕空口中咆哮,眼中更露疯狂之色,大手慌忙在腰间一抹,一枚紫黑色的珠子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与此同时,一股让人恐惧的毁灭气息顿时充斥了整片天地,似乎这小珠子中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威能。

    没有任何犹豫,也来不及再做任何思考,燕空灵气灌输其中,直接将这小珠子抛掷而出,直冲那刀芒而去。

    “嗡....轰!!!”

    小珠子与那刀芒相接,一道强烈的白光迸射开来,整片天地之间忽然都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但周围空间却是暴乱异常,地面树林更是被席卷一空,甚至都被那强烈的威势碾灭成了粉末。

    “唔啊!!”

    燕空胸口如遭雷击,身躯向后凹去,双眼却是猛然一凸,口中鲜血泼洒,整个人便向着天穹之外倒飞而去,却是生死不知。

    君弈与老莫两人也在这烟尘之中不见了踪迹。

    尘埃渐散,廖无人烟,这一处偏僻之所已然变成了一片荒芜,地面之下更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黑色大坑,黑漆漆的一片,似乎连接的地狱一般,让人心悸。

    “桀桀,这机会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不想继承豪门〕〔九境之主〕〔团宠大佬一心只想〕〔我的毒功已天下无〕〔都市之战神无双叶〕〔死对头忽然拐我去〕〔逐月剑之夜小鱼〕〔黑化夫君又在装可〕〔名门影后靳总别傲〕〔诸天万界之见证者〕〔亿万萌宝:总裁夫〕〔慕医生,你老婆又〕〔娇妻捧上天〕〔我有一座赶海屋〕〔从特种兵开始的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