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三十八章:幻蜃之心
    时间流逝,许是几息,又许是数日。

    君弈一直陪着洛妃,那菱形冰晶已经变成了黄豆大小,其中那玄妙的气息也衰弱到了极致,似在下一刻就要被洛妃尽数吸收。

    洛妃体外也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子,这影子冰晶圣洁,却又轻巧可爱,却是一道蝴蝶虚影。

    这蝶影似真似幻,盈盈轻舞,那薄翼之上晶莹透明,宛若纯白的薄纱,其上还带有些许纤细精巧的花纹,精致而典雅,唯美又不失调皮。

    随着这蝶影舞动,洛妃身周也出现了一只只不过花朵大小的雪白蝴蝶,萦绕在洛妃身边翩翩起舞,将本已美的无可言述的洛妃勾勒的更加梦幻。

    “叮!”

    一道清脆的叮当声传来,让君弈神色一振,洛妃身前那菱形冰晶已经尽数消散。

    与此同时,洛妃的额间却出现了一个蝴蝶印记,更为洛妃增添了一抹妖媚之色,让君弈双目凝滞,一时间竟有些迷离起来。

    “看什么呢?”

    这时,一道娇嗔声传来,将君弈惊醒,却见洛妃真俏脸粉红,眼眸眉宇之间更多了一抹羞涩之意,在额间那蝴蝶印记衬托下,更显得妖娆诱人。

    “咳,咳,没...没...”

    君弈干咳两声,有些不自然,他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如此失态,连忙开口问道:“那幻蜃之心炼化成功了吗?”

    “恩,已经契合了大半,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且,我的命相也发生了变化。”

    洛妃美眸白了一眼君弈,也是知道君弈的尴尬,并没有继续调侃。

    “这次琉璃云谷之行当真获益匪浅。”

    君弈闻言脸上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喜色,更多的则是好奇洛妃命相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要知道武者命相凝成,除非更高等的灵物加成,而且要与原本武者的命相极其相融才可,这两者说起来简单,但要做到却是太难了。

    只是谁知道这次云谷之行,不仅得到了让君弈梦寐以求的鸾灵螭鲤,还得到了幻蜃邪猴所赠的幻蜃之心,或许是幻蜃邪猴在最后梦醒,一切都了无遗憾了吧。

    “咯咯,我才不告诉你呢,这是秘密。”

    洛妃似是看穿了君弈的渴求,忍不住娇笑一声,直接打破了君弈的心思,这调皮的模样,让君弈有些无奈,但更多的却是温馨。

    “哦?”

    这时,君弈忽然目光一闪,轻笑一声,柔声道:“老莫回来了,接下来就该看看鸾灵螭鲤了。”

    “恩,这几天你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洛妃上前,摸了摸君弈的脸颊,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心疼之色。

    “放心吧!”

    君弈微微一笑,整个人便消失在了识海之中。

    竹舍外,莫亦千静静的坐在石椅之上,忽然,双目睁开,起身而立,神色恭敬起来。

    “咯吱...”

    竹门轻响,却是君弈坐着轮椅缓缓出了房舍,坐在石桌之前,月知语也将茶水灵果端了上来,这次琉璃云谷之行诡异之事太多,但她也知道,身为婢女,有些事该问有些事不该问。

    “事情进展的如何?”

    君弈享受着袭来的微风,看着眼前池塘

    之中小五开心的嬉闹,心情不错。

    “如公子所料,许渊果然对燕空出手了,但可惜的是,燕空手中还有雷珠,许渊并没有能杀死燕空。”

    莫亦千口中如是说着,明显有些可惜,心中疑惑道:“公子,当时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将燕空击杀,即便许渊在后也可以将其一同解决,为何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莫亦千语气自信,即便燕空手持雷珠,似乎在他看来也不过尔尔,毫无威胁可言。

    君弈似乎早就料到老莫会有此一问,未作任何思虑,只是轻笑一声回应道:“燕空身为七绝楼暴戾楼少主,身份显赫,就连北苍大陆的世家宗门都会为各自真传弟子准备本命灵珠,那么身为暴戾楼主看好的少主燕空,其身上难道就没有一点保护的东西?”

    “或比如...神念灵影?”

    莫亦千闻言双目一凝,这神念灵影在北苍大陆或许知晓之人不多,但在苍云天域却是人尽皆知。

    神念灵影是为一禁制,是世家或宗门中强者为保护门中潜力弟子,而为其身上留下的一道神念,若是有人要击杀此人,神念灵影即可凝形而出,记住击杀之人的容貌,亦或者为保护之人出手一次,一次之后便会烟消云散。

    若燕空身上真有此物,还真是有些麻烦了。

    “在此杀了燕空,对我们而言也不过随手为之,即便天域来人复仇,能下来的武者实力终究有所限制,不足为虑,但这也不过是下策罢了。”

    君弈轻嗅一息茶水的清香,神色享受,继续道:“而罪剑宗能够在此大陆屹立万载时光,说不得背后有天域宗门撑腰,大陆传言也不无道理,空穴可不会来风。”

    “公子的意思是让他们狗咬狗!”

    老莫听到此处不由双目一亮。

    但君弈却是微微摇头,轻声道:“燕空虽然可以给罪剑宗压力,但却不会产生致命性的打击,这两者之间即便有所损伤,对他们身后的庞然大物来说也不过是一只跳蚤挠痒罢了。”

    “那公子的意思是....?”

    君弈如此说辞,让本来豁然开朗的老莫又是一阵迷茫,搞不清楚君弈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让他们背后的人跳到台前来,这样才能让他们原本薄弱的交情雪上加霜,更或者伤筋动骨,如此,才能无暇来顾忌我们行事。”

    随着君弈声音传出,池塘之中的小五却是猛然将身体缩入壳中,空气之中原本轻柔的微风,在此时似乎变得萧杀起来。

    老莫神色一凝,知道君弈已经不想再等了,而一边的月知语却是感觉浑身发凉,每每听到君弈所言,在她看来这无一不是颤动大陆的狂言妄语,但随着她跟在君弈身边的时间越长,心里却越有底气,好像有一道声音在说:他,可以做到。

    “老莫,帮我去做一件事,我想何安应该很乐意效劳。”

    君弈双目轻眯,眼底一抹血腥浮现,一股睥睨天下的气质油然而生,接着气势一轻,微叹道:“鸾灵螭鲤,不知道能带给我多少惊喜。”

    …………

    三日徐徐过。

    浅雾山,天穹之上,一道身影漠然而立,正是莫亦千,今天可是君弈的关键日子,万不敢大意出错。

    “禁!”

    老莫双目一凝,口中一声低喝,身上灵气咆哮狂涌,强横的气势将整座山都笼罩了起来,同时,手中缓缓动作,一道道玄奥的线条在空中划过,最终屈指一点,正点在竹林小院上空,一道光罩蓦然出现,在阳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渐渐掩去痕迹。

    “公子,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落下身形,老莫眼中隐隐有些激动,鸾灵螭鲤,只要炼化了这鸾灵螭鲤,公子距离完全康复就更近了。

    “好!”

    君弈轻轻点头,即便是他,双目之中也难掩喜色。

    只见君弈双眼微闭,身躯之上忽然一阵白芒闪烁,一道身影缓缓踏出,正是识海之中的洛妃,相比之前,炼化了幻蜃之心的洛妃更是风姿绰约,绝美的容颜让这满园花草都黯淡了下来。

    “夫人。”

    莫亦千见此,微微躬身,两人都跟随君弈数百年光阴,自然知道彼此的存在,也知道对方对于君弈的重要性。

    “莫老不必客气,如此真是折煞妾身了。”

    洛妃见此,连忙将老莫扶起,只是脸上多了一抹羞意。

    莫亦千毕竟活了不少岁月,看到洛妃如此表情,还是一目了然,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欣慰,而一边的月知语看着两人,则是有些羡慕和复杂。

    洛妃对君弈之情早在百年前便有迹象,虽然洛妃不离不弃,而且还消耗神念生命之力相助君弈,但君弈自己的前路都是一片黑暗,如何能给予美人一个没有结果的承诺?

    但今世终究不同,只要君弈将一切打破,两人之间也只待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开始吧!”

    时间宝贵,洛妃看了一眼君弈,神色也严肃了下来。

    “好。”

    君弈轻轻点头,不由深吸一口气,先前炼化白泽月蕴露,他都没有这么紧张,毕竟二者截然不同。

    鸾灵螭鲤是天地眷顾而生之物,又有青鸾螭吻之血脉,炼化此物不知会发生什么,为了以防万一,君弈甚至将洛妃请出了识海空间,以免出现意外。

    莫亦千神色严肃,神念蔓延而出,几乎将这浅雾山方圆都笼罩了起来,生怕出现意外变故。

    “出!”

    君弈双目微凝,口中一声轻喝,眉宇间白芒柔和而动,点点冰晶释放开来,丝缕七色光泽也闪烁而出,琉璃色彩让人入置梦中。

    “嗤...”

    一道细微的撕裂声传来,只见一块冰晶轻盈而出,落在众人眼前。

    冰晶之中,鸾灵螭鲤静静的雕在其中,双目炯炯有神,还保持着一跃而起的态势,鸾尾姿彩,金鳞生辉。

    “这便是...鸾灵螭鲤!!!”

    莫亦千见此不由一声惊呼,一边的月知语已经双眼迷离沉醉其中,即便是已经见过一次鸾灵螭鲤的君弈与洛妃,也不由再次被其气势折服。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能见到如此神物。”

    良久,莫亦千才缓过神来,轻轻叹息,场中没有一人不在感叹,这种受天地眷顾的神物,若不是君弈身体所迫,也万不想对其下手,须知这种灵物的成长性可是非同一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