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小王妃〕〔从容年月〕〔山庄雨疏风骤〕〔抗战韩疯子〕〔农门药香:拣个郎〕〔老祖宗她又美又飒〕〔我成了反派祖宗〕〔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艾青〕〔曾荣〕〔皂吏世家〕〔乡村小神医〕〔总裁夫人很逍遥江〕〔万古第一杀神〕〔九星霸体诀〕〔盖世战神〕〔转生眼中的火影世〕〔靳封尘江瑟瑟小说〕〔神武天帝〕〔团宠大佬一心只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四十章:螭吻血髓
    “还要反抗吗?”

    君弈见状口中淡淡,但其眼中目光却是一闪,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唳”

    青鸾羽翼挥动,只见三个半人大小的气泡呈现在众人眼前,赤黄,青芒,淡白,三色威势两两相互辉映,在看到这景象的一瞬,众人不由得感觉到一股祥和之感油然而生。

    “吼”

    一边的螭吻也是放声咆哮,毕竟继承了真龙血脉,这一吼之间,竟恍若龙息吞吐,磅礴的灵气浩荡而来,竟要与那巨门之威抗衡。

    “镇!”

    君弈见状眼皮微垂,口中淡淡轻语。

    “轰!”

    蓦然,一声惊雷炸响,一道白芒自巨门之上闪烁而出,却是一道雷霆轰然而来,落在那螭吻吐息之上,炸裂开来,风暴荡起。

    “呜啊!!”

    风尘之中,一道狰狞嘶哑的恐怖声音回荡而来,这声音犹如地狱之中的恶鬼从九幽之中攀爬而上。

    正见那三色气泡笼罩而来,忽然,三只干枯阴森的枯爪从风尘之中伸了出来,一把便抓住了那气泡,狠狠的拽了下来,掩入尘埃之中,威势顿消。

    “扑腾,扑腾...”

    如此一幕,让鸾灵螭鲤焦躁不安,心中更是慌乱茫然,她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会被眼前这废人压制的毫无反抗之力,就连动用了青鸾与螭吻的血脉之力也毫无作为。

    “既然如此,那便结束吧!”

    君弈看了一眼鸾灵螭鲤,口中轻吟。

    话音落下,君弈身后巨门猛然一颤,一股震颤的威势从中荡然而出,这威势中有着天道的凛然和威严,又有如厉鬼一般的凶戾和狂躁,两股截然不同的气势却又有着诡异的融合感,向鸾灵螭鲤笼罩而去。

    “唳”

    “昂”

    如此一幕,让鸾灵螭鲤惊惶无措,口中的气泡也吐得更加频繁,两侧的青鸾螭吻也是愤怒嘶吼,那原本虚散的身影竟变得清晰起来,犹如本尊降临一般。

    “没用的!”

    君弈眼中漠然,没有丝毫放松。

    此话一出,身后巨门黑白两道光芒徒然而出,犹如两只大手一般,将鸾灵螭鲤尽数笼罩,同时,白芒席卷而起,将青鸾虚影撕扯压制,那黑芒更是暴戾异常,直接将螭吻紧紧攥住。

    而鸾灵螭鲤更在这股威势的压制之下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噩梦来临。

    “结束了!”

    君弈说着,只见黑白两道光芒将鸾灵螭鲤以及那两道虚影尽数包裹起来,没有给他们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扯入巨门之中。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君弈身后的巨门虚影也渐渐消失,此间落幕,但众人竟都没有从这霸道中回过神来,满脸的呆滞。

    “唔,噗...”

    这时,君弈却是一阵闷哼,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公子!!”

    “君弈!!!”

    老莫与洛妃见此神情大变,他们早该想到了,身躯尽废的君弈,即便意外获得了武士初期境界武者的实力,但又如何能与那堪比武灵境界的鸾灵螭鲤相比?

    其间可是差了武师,武君两个大境界。

    如此作为,定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

    白雾朦胧,混沌茫茫。

    “这里是?”

    君弈打量着四周,眼神迷离,更多的则是有些茫然,他还没有从那晕厥之中缓过神来,只看到这里是一处雾气萦绕的空间,眼前除了一片白芒之外,周围没有一处可以辨认的地方。

    “嗡...”

    也不知是不是君弈心中的疑问让这里产生了变化,却见君弈身周的雾气骤然翻滚起来,向着四周溢散而去。

    “这...!!!”

    君弈原本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但随着雾气的退却,周围终于出现了让他震撼的场景。

    目之所及,天穹之上烟雾弥漫,云雾缭绕,座座殿堂楼阁,画栋飞甍隐于其中迷迷蒙蒙,簇簇绿色影影绰绰,深浅不一,点点空隙隐约可见道道走廊,雕栏玉砌。

    那更远处似乎勾勒着山峦叠嶂,连绵起伏,其上纵横的瀑布飞跃而下,只是看上一眼便感觉一股浩然宽广之意油然而生。

    一处处,一方方,无不在震撼着君弈,那眼目所见恍若仙境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但君弈身下,目光所触之下,却是一片紫黑色的阴鸷,与天穹之上的云雾不同,这里仿佛镀上了一层毒瘴,瘴气之中,干枯的树木犹如鬼怪一般,张牙舞爪,枯萎阴森的大地没有一丝生机。

    满地白骨堆积,道道鲜血河流,刺鼻的腥臭,慑人的景象宛如地狱的风景,让人头皮发麻。

    而君弈,此时正虚坐于这诡异的两者之间,眼前这景象更让他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这里是...”

    两边截然不同的场景和气息,无一不在刺激着君弈的神经,只见其身躯猛然一颤,目光灼灼,凝神自语:“天谴禁卷!!!”

    眼前的景象正与那天谴禁卷四个大字之下巨门上面的图案如出一辙,与之前在识海之中观看不同,此时君弈却已经置于禁卷之中。

    “轰!”

    这时,凭空一道炸响。

    君弈警惕,只见眼前空间扭曲,一道七色光泽映射而出,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君弈面前。

    “鸾灵螭鲤!”

    君弈眼中光芒闪烁,根本掩饰不住其中的喜悦。

    先前识海变故,天谴禁卷那巨门之内便为他传出一道渴求,正如在那拍卖会上巨门有所反应一般,这次更是以君弈的身躯为载体,动用了天谴禁卷的力量,为的就是那两道青鸾与螭吻的虚影,不然以君弈目前的情况哪里会有如此实力?而作为交换,天谴禁卷也将鸾灵螭鲤交给君弈算是作为补偿。

    这等诡异让君弈心中惊异,天谴禁卷何其神秘,竟用此等神物来换取两道虚影,而且这虚影对鸾灵螭鲤来讲根本可有可无。

    不仅如此,禁卷之中的不过一缕气息便可镇压鸾灵螭鲤,但其代价也是让君弈原本便已经脆弱不堪的身躯更加羸弱,虽然他四肢尽废,但这一世也经历了九次天雷,这是遣罚,也是炼体,也是这一原因,君弈才会对自己身躯的变故有所感觉。

    鸾灵螭鲤原本还处于突然变

    故的朦胧之中,在此时忽然看到君弈,如炸开了锅一般,疯狂挣扎起来,模样慌乱四处冲撞,但奈何被天谴禁卷压制,使不出一丝力气,与一般鲤鱼毫无区别。

    君弈见状也不再犹豫,心下一狠,神念缓缓涌出,将鸾灵螭鲤包裹其中,他身上灵气太弱,也只有神念堪堪一用。

    但就在这时,空中飘浮的鸾灵螭鲤忽然挺起身躯,不断的冲着君弈弯下腰身,一双大眼泫然欲泣,两滴浑圆的泪珠也滚落而下。

    如此情形,就是君弈,也不由得停滞下来,鸾灵螭鲤的通灵程度远超过他的想象,尤其是那绝望,渴求一丝曙光的眼神让他心中感触异常,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数百年前那场熊熊烈焰之中无助的自己。

    “唉,我也不想炼化你,但我却不得不如此,若要修复自己的经脉必须要你身上天道所眷顾之物,所以...抱歉了...”

    君弈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微微轻叹,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条鱼产生歉疚之心,但自己却别无选择,若无法复原身躯,逆天之遣罚,自己的家族血仇,承诺之语也将消散于尘埃之中,这是第十世,这一世自开始便与之前不同,他无法去赌,也不敢去赌,自己会不会再有一世,九之极致玄奥无穷,所以,这所有的一切都将赌在这里,赌在这最后的两年之中。

    君弈唏嘘之时,他并没有注意到鸾灵螭鲤竟目露犹豫之色,良久,却是双眼一亮,更是浮现出一抹喜色。

    “噗嗤,噗嗤!”

    一阵拍打声传来,正是鸾灵螭鲤摆动着身体,将君弈从回忆中吸引过来。

    如此动作让君弈有些不解,这时,只见鸾灵螭鲤身躯一阵轻颤,一道金色的光芒伴随着雾气从其身上弥漫而出,让原本雅致的鸾灵螭鲤被一股威严轩昂的气质所代替。

    同时,君弈清楚的看到,随着鸾灵螭鲤身上的金芒雾气浮现,其鳞片之上的色泽也黯淡了不少,眼中也多了些许疲劳和苍白。

    鸾灵螭鲤继续着她的动作,君弈没有担忧,有天谴禁卷的压制,他不相信鸾灵螭鲤能逃出生天,而他也没有阻止,想看看鸾灵螭鲤耗费如此心神到底想做些什么。

    不多时,鸾灵螭鲤身上的金芒越来越浓,其神色也是越来越萎靡。

    “砰...”

    忽然,一道清脆的剥离声传来,让君弈神色骤凝。

    只见鸾灵螭鲤的身前,一抹金色的雾团缓缓漂浮,其中隐约可见一道不过手指长短的异兽在其中游荡,赫然是缩小版的螭吻,而鸾灵螭鲤则一脸疲惫的强颜欢笑,将这雾团推向君弈。

    “螭吻血髓!!”

    君弈在接触到这螭吻异物的一瞬间脸色大变,口中更是一声惊呼,他万万没有想到,在鸾灵螭鲤体内的竟是螭吻血髓,而鸾灵螭鲤在此被逼无奈之下,竟将其强行剥离身体。

    螭吻血髓,亦如人类武修的血髓,是其终身修炼所得的凝缩,蕴含着其最为得意,最为高深的一部武技神通或者功法,是无数武者渴求的东西,若是让人知道鸾灵螭鲤体内竟是如此神物,恐怕整个北苍大陆都要陷于战火之中,甚至毁灭于天域强者的铁蹄之下都不是虚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