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逃大侠〕〔不让江山〕〔开局就能无限释放〕〔漫威之动漫抽取〕〔那个男人超幸运〕〔重生日不落当海盗〕〔开局99级易筋经〕〔日常系美剧〕〔文明与守护〕〔我的梦幻年代〕〔热血庸医〕〔跨界新人生〕〔天幕之下〕〔我在东京真没除灵〕〔回到村里开直播〕〔我的祖国我的生活〕〔林晓雅〕〔韩馨儿〕〔神猫伏魔〕〔将军不容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四十一章:经脉重塑
    鸾灵螭鲤见君弈无动于衷,强忍着身躯的痛楚和疲倦,强笑着将此物推向君弈,示意让君弈收下,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君弈心底颤栗。

    如此情形看在君弈眼中,更如一把小刀狠狠在刻在他的心头。

    “你...”

    君弈想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一双大手捏住了一般,干涩嘶哑。

    良久,经过数翻挣扎,君弈终于深吸一口气,神色郑重的将这螭吻血髓吸纳过来,看着眼前的鸾灵螭鲤,凝声道:“此物我收下了,你的性命我不会要。”

    “若有一日你遇到危险,我必无条件庇佑于你,不论对方是何方神圣,我必斩他!!”

    君弈神色凝重,此时的他不过是一个武士境界的武者,但说出如此话语非但没有让人觉得可笑,反而有着一种让人沉重的质感。

    “啵啵”

    鸾灵螭鲤这时轻摆身躯,似是听懂了君弈的话,但去十分人性化的摆了摆头。

    “这?”

    君弈见状不由一愣,不知鸾灵螭鲤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还不等君弈再开口,却见鸾灵螭鲤身躯一软,竟瘫倒晕了过去,她本在琉璃云谷之时便已经陷入幻蜃邪猴的幻境之中,出了幻境又被君弈压制,现在又为了活命更是取出了体内的螭吻血髓。

    她太累了!

    君弈神念散出,知道鸾灵螭鲤没事之后,微微轻叹一声,没有打扰她。

    “螭吻血髓!”

    神念微动,君弈将这螭吻血髓包裹起来,漂浮在自己身前,感受着其中的傲然轩昂的气息,让君弈心中一阵颤抖。

    “炼!”

    君弈双眼轻闭,口中微喃,神念却是缓缓度入这螭吻血髓之中。

    “嗡!”

    蓦然,一阵颤栗传来,与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让人惊骇的威势,在这威势面前,君弈只感觉自己犹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面对大海的滔天骇浪,油然而生一股渺小之感。

    “大胆!!小贼竟敢染指本圣血髓!”

    一道威严的怒喝声传来,君弈只感觉自己神念动荡,脸色在这一刻都变得毫无血色。

    举目望去,一片朦胧中隐约可见一个威严的巨首,双目高傲愤怒,竟是一龙首俯视着君弈。

    “呵,天真,不过区区一道意念也想震慑于我!”

    君弈冷笑一声,眼前此物随隐于雾中,但他知道,这,便是螭吻异象,但其此刻也不过空有圣威而无其实罢了,“若是你本尊在此,我自然无能为力,但你不过一缕神念也想吓止于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话音落下,君弈脑海之中神念暴涨,识海空间暴动翻腾,就连禁卷之内也是风起云涌。

    “你...!!”

    “鸾灵螭鲤的安危你不用担心,但这血髓我收下了!”

    君弈口中大喝一声,根本不给这螭吻说话的机会,同时,神念也开始牵扯着那金色雾团,吸入自己的身躯,那螭吻虚影深深的看了一眼君弈,似有挣扎,但最终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

    唔!”

    雾气入体,君弈身躯一颤,忍不住一声呻吟,在那金色雾气入口的瞬间,君弈只感觉自己碎裂的经脉竟传出一丝细微的感觉,但更多的则是无尽的痛楚。

    随着这金色雾气吸入君弈体内,一股奇妙的感觉悠然升起,整个身躯亦或者说经脉,经过那阵痛楚之后竟似乎侵入一种温暖,舒适的氛围之中。

    就连自己紧绷的神经似乎都在此时放松了下来,整个人竟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而在君弈沉睡之时,身体之中,那一道道的破碎的经脉也渐渐被这金色雾气所充盈,段段经脉也开始被这雾气染上一层金色,熠熠生辉。

    随着金色雾气越来越多,君弈体内经脉的金色光泽也越来越盛,似乎还有生长的趋势,让人暗暗称奇。

    “这又是哪里?”

    君弈朦胧而立,看着周围一片漆黑,眉头微皱。

    “吼”

    忽然,一阵清昂的嘶吼声传来,这片陌生的空间似乎都开始震颤起来。

    还不等君弈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见一条巨大的金光闪过,刺眼的金芒让君弈睁不开眼,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在此时却染上了一片金海。

    良久,君弈才堪堪适应了眼前光线的变化,缓缓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变故,但等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双目骤缩,整个人却如遭雷噬,嘴巴张大,竟说不出一丝话来。

    “这!!!”

    君弈下意识的开口,但干涩的嗓子却无法说出话来,只见眼前却是一只身披金芒,眼神威严的巨龙盘桓空中,一双神目炯炯有神,死死的盯着君弈,如视蝼蚁。

    “吼!!”

    不等君弈回过神来,却见巨龙口中咆哮一声,身周金光弥漫,一股诡异的气势缓缓荡起,随着这气势攀升,君弈只感觉自己神念动荡,心神没有一丝敢于反抗的念头,如此情况,不是不想,而是从灵魂之上的压制,根本让他提不起一丝战意。

    “恩?!!”

    君弈如此感觉,顿时脸色大变,只见那巨龙在空中畅然翱翔,口中猛然嘶吼一声,将君弈笼罩其中,这吼声将周围雾气尽数震散,空气更是荡起层层涟漪,整片空间似乎都不稳定起来。

    “龙息!”

    如此变故,君弈口中惊呼,他虽然没有见过,但如此威势与原本家族之中藏书所描述有过而无不及。

    这吼声之下,君弈直感觉自己肝胆欲裂,原本苍白的脸在此时更是罩上了一层不正常的潮红,神念都要溃散起来,身躯由内而外更是痛楚难耐,似乎身体血肉要从内炸裂开来一般。

    同时,识海空间,君弈眉头紧皱,额间冷汗直流,身体更是不正常的剧烈颤抖,而他的身体之中,那碎裂寸断的经脉,竟在那金雾的侵染之下,节节再生,缓缓续接在了一起,随着经脉续接,那断口之处也发出细微的“滋滋”声,一道道白色气体缓缓升腾,却是一股玄奥之感,隐隐浮现。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面,浅雾山竹林,莫亦千

    早已慌了神色,在竹屋之中来回打转,手脚无措,哪里还有一点强者的风范,月知语也是神色担忧,但她知道,在这里她是没有资格上前的。

    “莫老不用担心,君大哥既然如此施为,肯定有所打算。”

    洛妃坐在床榻边,看着昏迷不醒的君弈,神色担忧,心中慌乱,但还是出声安慰老莫。

    早在君弈昏迷之时,两人就已经试过无数方法,奈何即便两人实力强横,也对君弈此时诡异的情况束手无策。

    “唉!都怪我,如果我当时不让公子出手就好了。”

    莫亦千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心中懊悔不已,若是君弈出了事情,他当真是万死难辞其咎,洛妃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诉说,众人都知道,一旦是君弈决定了的事情,便没有反驳的余地。

    一时间,房中都有些沉默,谁也不敢再去多想,只能祈祷君弈安全就好。

    可正在这时,君弈身上忽然发出一股无比威严的气势,接着身躯却是猛然一颤,这突然的变化让老莫和洛妃几人神情一振,屏息凝神。

    只见君弈微微颤抖,脸色青红变化,身上却是镀上了一层金芒。

    这一幕让屋中几人不敢妄动,而君弈怀中忽然蠕动起来,满身漆黑的小五却是晃头晃脑的爬了出来,模样贪婪的嗅着君弈身上的气息。

    不过数息,一道道白色雾气从君弈身上散发而出,随着这白雾溢出,几人只感觉一股凛然之威荡然开来,那是一种让人向往敬畏之感,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但仔细去感应,又是一片虚无,那一丝短暂的明悟也荡然无存。

    识海空间,君弈已经醒了过来,虽然他身躯之中无比痛楚,但他脸上却尽是惊喜。

    因为他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经脉重塑,白雾散去,他更是感觉自己身躯变得轻盈起来,似乎一直套在自己身上的枷锁正一点一点的去除,自己的大脑,神念都清晰了许多,眼睛更是明亮深邃,以前很多茫然的事情似乎在此时豁然开朗。

    “散去天罚,经脉重塑!”

    君弈忍不住口中低喃,脸上的喜悦因为身体的痛楚甚至都有些狰狞起来。

    那续接而上的经脉,犹如断流已久又被溪流贯穿的河床,被这清爽的溪水灌溉,整个人似乎都被注入了新的生命,一切都生机勃勃。

    “嗡...”

    随着时间流逝,君弈骤然一颤,身上的金芒却是缓缓收敛,尽数隐入他身躯的经脉之中,而这重塑的经脉竟是与众不同的金色,其身上也多了一丝威严。

    至此,君弈体内的经脉也终于重塑而成,直通丹田气海,灵气运转畅通无阻,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这种感觉对于普通人,亦或者底层的武者都是平淡无奇,但在君弈看来,却是一种让他难以言表的轻松和希望,如此,距离身躯完全恢复,又更近了一步。

    可还不等君弈喜悦,其身上经脉却是骤然一动,似乎脱离了自己掌控一般,而因为刚才经脉重塑而缓和下来的痛楚,在此时却又更胜先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