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四十二章:幻化人形
    君弈经脉之中灵气震动流转,缓缓向着丹田气海之中灌输而去,但与之而行的,还有君弈体内被其莫名撕扯而下的丝丝血肉。

    一缕灵气一丝血肉,两相相融,尽入丹田。

    这诡异的变故,使得君弈身上的气势毫无征兆间骤然爆发,缓缓攀升起来,那原本不过武士初期的威势在此时竟直逼武士中期。

    丹田之中,聚集而来的血肉灵气也在这时缓缓蠕动,揉杂在一起,形成一块如同被剁碎的肉泥。

    与此同时,君弈识海之中天谴禁卷之内也是变故突起。

    那如同梦幻仙境的天穹之上,气势浩然,阵阵云雾灵韵凝落而成,晶白琉璃如丝涤一般飘摇而下。

    而那恐怖阴森的鬼葬祭陵却是阴风阵阵,寒意逼人,腥褐色的地面之下忽然涌上一缕缕阴黑的毒瘴之气,其中更是伴随着让人心悸的哭嚎嘶吼,让人不寒而栗,在地面如龙卷风一般扭卷聚集,席卷而上。

    武士后期...

    武士巅峰...

    君弈身周气势节节攀升,这强横的突破方式,让他都有些瞠目结舌,即便他已经活至千年,但面对如此诡异的突破方式,更是经历过一次之后,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想要强行停止,却又无能为力,恍若一个旁观者束手无策,倒不是他不开心,而是君弈担心如此贸然突破会使得武道根基不稳,留下修行隐患。

    “开辟命宫!!”

    君弈感受着丹田气海之上,灵气与身躯血肉丝缕融合的通粗,忍不住口中轻叹,此时身躯强烈的痛楚,让他难以招架,但还是强打起精神,细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嗡...”

    可正在这时,空间之中,周围空气一阵轻颤,似有无边无际的野蜂侵袭而来。

    但此刻,君弈正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候,对这变故根本就是分身乏术,虽然如此,在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太多的紧张,这是他的识海空间,更是天谴禁卷的空间。

    而且在他服用了白泽月蕴露,恢复六识之后,这天谴禁卷可以说已经和他形成了一种奇妙的联系,他丝毫想不到有什么危机会从天谴禁卷中出现。

    果然,颤栗之感愈来愈近,袭来的却是那黑白两道光芒,凶戾狠辣,浩然坦荡,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波动,交汇而来,不过须臾时间,便已经到了君弈身边。

    根本没有给君弈任何反应的时间,两道气息一左一右直接涌入君弈身躯之中。

    “唔...!”

    君弈双目瞪圆,这两道强横的气息在进入他的身躯之时根本没有一丝放缓,反而在经脉之中横冲直撞,直接涌入他的丹田气海之中,汇入正在形成的命宫之内。

    这突然而来的变化,让君弈原本就已经痛到撕心裂肺的身躯,更是雪上加霜,尤其是刚刚重塑而成的经脉,更是火辣辣的刺痛,这一下,君弈甚至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

    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根本不允许自己懈怠,哪怕自己承受再大的痛苦也不能前功尽弃,须知他此时可不是普通的突破,而是逆天之罚,重塑经脉后的变故,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

    时间流逝,随着那两道气息缓缓融入丹田

    命宫之中,君弈身躯的痛楚也随之减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舒适的暖意,犹如清晨的阳光,久旱之后的甘霖让人身心畅然。

    丹田之内,那蠕动的肉泥,此时已经颇具规模,恍如一个小型的宫殿,矗立在气海上方,其表面还流转着黑白两种诡异的色泽,凶戾血腥之中又不乏坦荡。

    “嗡...”

    一股让人颤栗的气息从君弈的丹田之中荡漾开来,与之而来的,还有体内经脉之中流转的灵气,那磅礴的威势,更是与他此时的境界完全不符。

    “命宫雏立,武师境界。”

    君弈目光一凝,一股强横的气息从其身上骤然爆发,正是武师初期的威势,谁能相信,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一个武者便可以从武士初期突破到武师初期,中间可是差着中期,后期,巅峰,三个小境界,足足一个大境界的鸿沟。

    这诡异的突破本就让人难以咨询,但微微感应了一翻身躯之后,君弈才发现更让他难以理解的,竟是武道根基,两次强横的连续突破,自己的武道根基非但没有虚浮,反而十分的稳固。

    “经脉重塑,更得机缘,不错,不错!”

    君弈口中惊叹,同时感受着体内的变化,犹如脱胎换骨一般,那重塑的经脉更是微微泛着点金芒,很是不凡,先前那两道气息横冲直撞而入,也没有对其产生损坏,可见其坚毅和柔韧。

    至于那两道诡异的气芒和汇入自身命宫所形成的异膜,虽然君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他却知道,这绝对是天谴禁卷之中的产物,因为他们的气息正是卷中天穹鬼陵。

    可即便君弈此时和天谴禁卷有了些许联系,但要弄清楚缘由,还差的太多,不过,既然是卷中之物,那么他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深究。

    “近了,更近了!”

    君弈口中轻叹,眼中更是深邃,慑人心魄,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噗通,噗通...”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轻微拍打的声音,让君弈微微一愣。

    目光看去,却见这声音来源,正是先前已经晕过去的鸾灵螭鲤,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身躯还有些虚弱,但比起之前来已经好了太多,一双明亮的眼眸紧紧的看着君弈。

    “好了,我这就放你离去,以后可要小心点,不要再被别人抓住了。”

    君弈心情大好,看着鸾灵螭鲤心中多少还是有些愧疚,自己经脉重塑,修为突破,全得益于鸾灵螭鲤,语气也柔和了起来,“别忘了,还有我的承诺。”

    “嗤...”

    只是还不等君弈动作,将鸾灵螭鲤放出识海,却见鸾灵螭鲤竟忙忙摆动身子,快速摇头。

    “你不想离去?”

    君弈见状一愣,试探着开口,想要确定鸾灵螭鲤动作的含义。

    果然,随着君弈话音传出,鸾灵螭鲤连连窜动,似是欢喜地跳跃而起,飘然落下,又再游回来,如是来来回回的游了数圈,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欣喜之色,其意思不言而喻。

    “这...”

    这鸾灵螭鲤的想法,让君弈有些发懵,自己险些就要取了她的性命,更是夺取了她体内的螭吻血髓,虽然他承诺庇佑螭鲤,但

    如此大仇,她怎会轻易放下?

    可正在君弈思索鸾灵螭鲤会不会有所算计的时候,下意识抬头,却见其楚楚可怜,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活脱脱一个受了委屈的少女,哪里有一点点仇恨的意思?这表情顿时让君弈头皮发麻,心中自问:鸾灵螭鲤竟如此通灵了吗?

    “也罢,你就暂时跟在我身边吧,待你身上的伤势恢复,再做打算,如何?”

    君弈有些哭笑不得,更感叹世事无常,也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一种感觉,鸾灵螭鲤是真的没有恶意,不会伤害自己,不仅如此,看着眼前的鸾灵螭鲤心中更有一种奇妙的联系,一种久违的亲切之感。

    得到了君弈的同意,鸾灵螭鲤顿时喜悦异常,在空中上下翻滚,肆意畅游,显得十分欢乐,就连君弈看到如此情景,心情也舒缓了很多。

    “嗤!”

    君弈正要开口,准备告知一声,便退出识海空间之时,却见鸾灵螭鲤身上青芒大作,整个身躯都被这光芒笼罩其中,祥和雍容。

    “这!!”

    君弈原本见此还是疑惑不已,但下一刻,当他看清楚眼前变化的时候,却是半响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将鸾灵螭鲤掩去的青芒之中,缓缓出现一道纤瘦的身影,待光芒渐渐散去,却见这影子竟是一模样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女孩,五官精致,大眼樱唇,其身着散花水雾淡黄百褶裙,上披轻烟薄纱,倒是绝对的美人坯子。

    不用多说,这便是鸾灵螭鲤幻化成人形的模样,只是没有想到,她竟是如此幼小的女童。

    但美中不足的,却是鸾灵螭鲤脸色苍白,带着浓浓的疲惫之色,身上气息更是萎靡不振,尤其那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惹人疼惜,在俏脸上绘出一副病态娇弱的神情。

    如此一幕看在君弈眼中,更是刻在其心上,一抹怜惜之情在心底缓缓升起,让君弈心情复杂。

    原来她才是个小女孩...

    为了活下去,不惜付出体内的螭吻血髓,更要与伤害了她的贼子为伴,强颜欢笑,旁人眼中情绪尚且如此,那她本人心中又该承载着什么?

    “你是...鸾灵螭鲤?”

    君弈心中已有答案,但还是迟疑着开口确认,因为他想不通,幻蜃邪猴经营了千年的手段,说明这鸾灵螭鲤至少已经活了千年之久,但对方竟还是一个与人类十二三岁少女一般大小的小女孩?而且她竟然可以幻化人形,难道这是神物与生俱来的能力吗?

    “恩,是...”

    鸾灵螭鲤连忙应声,但语气明显有些畏怯,脸上的表情中也透着忐忑,还不等君弈再次开口,却听其怯声道:“我,真的可以留下来吗?”

    “当然!”

    君弈看着鸾灵螭鲤渴求,希冀的眼神,心中不忍拒绝,两人之间那道异样的亲切,更让君弈心中愧疚,语气沉重道:“以后你便跟在我身边,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恩恩!!谢谢...哥哥!”

    鸾灵螭鲤重重点头,可爱的大眼中更充满了一抹满足,这神情非但没有让君弈情绪缓和,反而更加愧疚和矛盾,但那一声哥哥,却给了他极大的慰藉和责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