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来袭:老公大〕〔血红轨迹〕〔冰鉴离枪〕〔绝世武枭朱啸紫楹〕〔唐酒酒莫修远〕〔唐酒酒肖擎战〕〔绝品小神医〕〔百亿人生〕〔被召唤成巨人是什〕〔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静温乔舜辰〕〔当皇后成了豪门太〕〔千金归来,帝少枭〕〔战斯爵宁熙〕〔战斯爵宁熙小说免〕〔战斯爵宁熙免费阅〕〔天才双宝娇艳妻免〕〔总裁爸比抱一抱〕〔天才双宝娇艳妻 小〕〔曾拥有你的夏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四十六章:难道你们想喝?
    酒坛浮空,速度不快不慢,缓缓飘了过来。

    醉癫狂与禹风两人甚至有些手足无措,好像生怕这酒坛会掉落下来一般,想去接,又生怕吓着君弈,碎裂在地,成为一滩泥水。

    虽然不知其中真假,但此时,也只有宁可信其有而不可信其无啊。

    终于,在两人的目光中,酒坛已经近到桌前,两人的神色也放松了不少。

    可正在这时,君弈神念忽然一颤,空中酒坛更是微微抖动,眼看着就要摔落下去,醉癫狂见此只感觉自己心肝都在颤动,想要大吼却发现喉咙已经变得无比干涩。

    与之不同,禹风见状已经骤然行动,整个人几乎要扑到酒坛之下。

    忽然,酒坛又稳当起来,缓缓落在石桌之上。

    一时间,醉癫狂与禹风两人动作奇异,更像是在模仿动物的动作一般滑稽,让人忍俊不禁。

    “你们...这是?”

    君弈见此有些好笑,但也只能佯装茫然,免得引起众怒。

    “咳,咳,无事,无事,运动运动,对身体好,恩,是这样的!”

    禹风双臂伸直,动作很是尴尬,无奈,只能慢慢地走出两步,张开双臂做了两个极限的扩胸动作,然后又双手叉腰,扭了扭屁股,此时,也只能如此来缓和气氛,但心中却是骂死了君弈,他活了几百年,还没有如此狼狈过。

    “这,嘿嘿,这酒...”

    而另一边,醉癫狂全然没有理会禹风的动作,而是目光火热的盯着桌上的酒坛,舌头都有些打结起来。

    “此酒,便是琼流错觞!”

    此言一出,醉癫狂的呼吸都粗重起来,就连禹风也根本顾不得什么尴不尴尬,死死的盯着这酒坛,心中火热,两人虽然实力强横,但强抢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做不出来。

    一时间,场面陷入了安静之中,醉癫狂两人是心痒难耐,但君弈此时却是老神在在。

    “小...咳,君小友,你看这酒...”

    醉癫狂终于忍耐不住,微微开口,说话间甚至感觉自己的口舌都有些不利索,他这辈子还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但这酒他却是不得不喝。

    “酒?酒怎么了?”

    君弈一脸茫然,与先前睿智的模样判若两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小子心里有所打算。

    “哼,我看这酒,就是平常的酒水罢了。”

    这时,禹风却是冷哼一声,语气之中有些不快,“那琼流错觞是何等美酒?怎会在你这小子手中?”

    “嗯?嗯!是,对,没错,你小子够阴险,本座还差点上了你的当。”

    听到禹风如此言语,就是醉癫狂也是眼睛一亮,开始起哄,说话间更是坐在石椅上,自顾自的抱着酒坛喝了起来,看样子好不怯意。

    “什么?你们居然怀疑这酒的真伪?”

    君弈一听,顿时眼睛一瞪,有些不乐意了,看他的样子,若是他四肢能活动,恐怕是要急得拍桌子了。

    “什么叫怀疑?这铁定就不是!”

    禹风继续不屑,坐在椅子上神色随意,更有些不屑。

    “你,你,你!!!”

    君弈脸色激动,竟一时语塞,咬了咬牙微微道:“好,我今天就给你们看看,这酒,到底是不是真的!!”

    “忽悠谁呢?嘁”

    醉癫狂摇头晃脑,似乎一下子没了兴趣,但两人的眼睛却是猛地一颤,余光丝毫就没有离开过那酒坛,到底是年轻啊,经不住激,嘿嘿。

    “你们可看好了!!”

    君弈口中大吼一声,整个人很是激动,说话间神念扩散而出,那远超武师境界的神念强度就连醉癫狂与禹风二人都不由微微侧目。

    换做以往,肯定要惊异一翻,但现在,他们的关注点,却是在那酒坛之上。

    琼流错觞,那可是酒鬼所酿,不说其美味绝世,更有传言,其功效也极为了得,若是实力一般的武者,只要轻轻抿上一口,就能立地突破,实力超绝者,更可能有所感悟,突破自身桎梏,这可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没有任何停滞和犹豫,只见君弈神念翻腾,凝掌而落,竟就这么拍了下去,这一掌甚至足以将这酒坛拍碎。

    如此动作,让一直关注着的醉癫狂和禹风心中一跳,暗道:不好!

    眼看着这掌风将落,君弈却在不到这泥封寸余的距离停了下来,与先前的脸上激动的情绪不同,此时却是一脸的不解和纠结。

    酒坛完好,这着实让两人虚惊一场,但更多的则是急切,尤其是醉癫狂,这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起伏,可以说让他的心备受煎熬,此时更是语气急切道:“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我为什么要继续?”

    君弈疑惑着看着醉癫狂,有些郁闷道:“这是我的酒,这也确实是琼流错觞,但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们相信呢?”

    “如此绝世珍酿,难道你们还想打开喝掉不成?”

    “呃??”

    此言一出,醉癫狂两人目瞪口呆,听君弈的意思,这酒就根本没打算喝?

    “那既然不打算喝,你前面说那么长一段,还把这酒拿出来,是要干什么?”

    禹风此时咬牙切齿,心中更如猫挠一般,奇痒无比。

    “卖弄啊!”

    君弈很是无辜,散出的神念也尽数收敛。

    “卖弄?!!!”

    醉癫狂这句话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的,不仅如此,他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吼的这片竹林都是一阵颤栗,落叶飘飘。

    “是啊,难不成,你们以为我说了这么多,就是准备请你们喝酒?”

    君弈后知后觉一般,一脸的不可思议,轻声道:“这...这话从何说起?你们也想得太多了吧?!这可是绝世佳酿,喝完这一坛,恐怕此酒在这世间就要从此绝迹了。”

    此话一出,醉癫狂和禹风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不说满脸黑线,就是额头上的青筋都在乱蹦,但这情况,他们还真是无法反驳。

    “你们也别太失望嘛,至少大家聊的很开心,而且我也让你们看到了这琼流错觞本尊,对吧?”

    君弈看到两人的表情,心中好笑,但面上还是很耐心的劝导:“如果你们觉得还是难以理解,不如换个角度,这酒这么罕见,本就不是一般人能见到的,想必那天

    下第一高手武秋溟,也不一定有此福分,如此说来,是不是在这一方面比他强了很多?”

    “你看看,这样想,不就舒服多了嘛。”

    醉癫狂听着君弈的话,非但心情没有舒缓,反而更加难以压制,而禹风就更加不堪了,此时更准备要拂袖而去,你说将君弈他们赶出去吧?醉癫狂又答应了几人留下,两人关系又匪浅,总不能拂了他的面儿吧?

    “够了!!!”

    醉癫狂终于忍耐不住,身上武帅境界的威势骤然爆发,让竹舍之内的老莫也是紧张起来,洛妃心中更是无奈,你说这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刺激他俩呢?这酒也不过是在听香伴月楼的珍藏中取来的罢了。

    这边,只见醉癫狂额头之上青筋猛跳,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有什么条件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不要在这拐弯抹角的。”

    “哎?条件?”

    君弈闻言眉头皱起,看起来很不乐意,凝声道:“醉癫狂,你把我君弈想的也太不堪了,也罢,不过区区一坛酒而已。”

    “若是小子这无心癖好冲撞了两位,就用这酒赔罪,如何?”

    说着,君弈再没有犹豫,目的已经达成,任何事情过犹不及,至此,还不等醉癫狂和禹风搞清楚君弈打的什么算盘,却见掌风呼啸,狠狠的就拍在了那泥封之上。

    忽然的动作,让这竹院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尤其是那一掌落下,就连没有任何准备的醉癫狂和禹风二人,都忍不住眉头轻颤,心头一抖!

    但奇怪的是,如此开口,酒坛之中竟没有丝毫酒香溢出。

    三人的目光顿时汇聚在了那坛口之上,却见那坛口处竟还有着一道状若透明的油纸,正在醉癫狂两人心痒难耐,犹豫要不要擅自开动之时。

    只感觉一道神念散出,正是君弈开始了动作,轻轻的将那油纸掀开了一隙。

    醉癫狂两人正期待之时,忽而一瞬间。

    一股难以言喻,似乎用任何辞藻都无法形容的美妙飘散而来,那感觉犹如整个人置身于世间最美好,最温情的满足之中,让人流连忘返,难以自拔。

    如黑暗迎来曙光,如月光柔情挥散。

    香味蔓延,这里甚至给人一种恍如梦境,超然幻意的感觉。

    “啊”

    醉癫狂和禹风两人神情陶醉,欲仙欲死,口中更是舒服的呻吟一声,似乎单单凭借这酒香,就足以让他们的一切都随之升华,遨游宇外。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堪堪回过神来,但看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些不愿从那梦幻中清醒。

    而石桌之上的酒杯中,却已经被君弈斟满了美酒,淡黄清雅的酒色融入这白玉杯中,朦胧的色泽甚至让人感觉有些不舍,更是不忍将其饮下。

    “请!”

    君弈适时开口,也是给他们心中之纠结添上最后一根稻草。

    此言之下,醉癫狂两人不再犹豫,一手抓起酒杯,缓缓凑到口前,轻嗅一口,眼眸霎时明亮,一仰头,杯酒一饮而尽。

    “唔?!”

    酒入喉肠,醉癫狂却是眼睛一瞪,动作停滞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境之主〕〔我真不想继承豪门〕〔诸天谍影〕〔我的毒功已天下无〕〔网游之匠神之路〕〔亿万萌宝:总裁夫〕〔重生九零辣妻追夫〕〔烬神纪〕〔重生青梅逆袭记〕〔斗罗之天使与堕落〕〔团宠大佬一心只想〕〔道家祖师〕〔二次元选项系统〕〔千尘无双〕〔从绝地求生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