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六十五章:武秋溟
    这种诡异的恐惧感一经出现,便再也无可遏制,在众人心底疯狂滋生,随之而来的,还有绝望。

    “去死!!”

    九婴放声咆哮,那揉杂着杀意的死气猛地一颤,瞬间将众人汇聚起来的灵气攻势击散,声音中带着无可压抑的兴奋和嗜血,那种扭曲的喜悦让人心底发寒。

    看着轰击而来的攻势,众人眼神一缩,心底升起一股无力之感。

    没有人注意到,人群之中的董齐志却是身形一缩,将灵气收拢起来,脸色凝重,双手快速挥动,在自己身周堆起一座坚实的堡垒,将自己罩在其中。

    “轰!轰!轰!”

    阵阵音爆声炸裂开来,整个底下空间一片狼藉,山洞石块崩塌溃倒,倾泄而下,砸在哀声哭嚎的武者身上,有的人还有一口气,谁知竟被这巨石补了刀。

    地下空间崩颤,上面也不好过,整个董家自演武场开始,地面已经崩裂开来,一道道如蛛网一般的裂痕蔓延而去,原本还只是演武场周围的房舍坍塌,现在几乎整个董家都变成了废墟。

    董家子弟脸色难看,情绪有些低落,毕竟武宜城赫赫有名的家族,将门世家一日变成废墟,这种情况换成谁,一时也难以接受。

    董峻峰和董婆婆看着这一幕,面无表情,对他们来说只要董家的人还在,董家的魂还在,董家就不会倒,而且这么多年的平静,也让这将门子弟少了一些铁血,多了一些纨绔的习性,正好一切破而后立。

    “唉,这董家真是可怜呐...”

    “谁说不是,咱们武封王朝除了武秋溟大人镇国之外,也就董家是一把护国利剑了,这么多年不知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

    “别说这个了,我可准备去一趟下面,虽然来得晚,但没准有好东西还等着我呢,嘿嘿。”

    一众武者凌空而立,三人成群,五人成团窃窃私语,有感叹董家时运不好的,也有对此不屑一顾,但几乎所有人都对于地下凶葬有所垂涎,想要冲进去浑水摸鱼,富贵险中求,这种机会可不是随便可以有的。

    董家另一侧,数人傲然而立,十数武者警惕着四周,将中间几人小心的保护起来,这几人正式武封皇室,当今皇上武玉泽,还有太子武钦泽,皇子武正修等人。

    从一开始,皇室的人就没有太多的动作,武玉泽没有下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他面色淡然,似乎对这九婴凶葬毫无兴趣,只是站在一边围观,盯着那黑洞之中,观察着事情的发展。

    “父皇,我们真的不做些什么吗?”

    良久,在武钦泽数次欲言又止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谏言,他实在想不明白父皇到底在等什么。

    毕竟九婴魂灵的价值不言而喻,而且这九婴凶葬还在自己王朝的都城,可谓近水楼台,再者只要拿下这九婴魂灵,他自信,这魂灵定会被父皇赏赐给自己,有了这九婴魂灵,自己很有信心可以力压各宗门人杰,成为北苍大陆年轻一代的第一强者。

    “泽儿,九婴是何种妖兽?”

    武玉泽没有回应,而是看

    着前方不断有武者冲入的洞口微微询问。

    “呃?”

    武钦泽一愣,没有想到父皇会开口反问,而且问的还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还是回应道:“天底下极为罕见的凶兽,实力极强,极为嗜杀,嗜血,凶残暴戾。”

    “那你说九婴会不会收敛性格?换句话说,它会不会变得温顺一些?”

    “这怎么可能?九婴的本性如何能改?”

    听到武玉泽的问题,武钦泽哑然失笑,心中还不禁暗想,难道父皇想调教九婴不成?

    “恩,那你可知这九婴是何时被镇压于此?”

    武玉泽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这...孩儿不知。”

    听到这问题,武钦泽有些迟疑,更有些莫名疑惑,不知道父皇问这些问题做什么,但还是老实回应。

    关于九婴这凶兽,他还是从野史等记载上看到的只言片语,而且自武封立国以来,数千年的历史记载中都没有一点提及,自己又能从何处知晓。

    但武钦泽知道,自己的父皇定要继续开口,果然,他话音一落,武玉泽的喉咙已经蠕动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让武钦泽心中纠结,他甚至怀疑,父皇是真的对这九婴没有兴趣,而且还准备用这种方法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好了,你就不要在打哑谜了。”

    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众人耳畔响起。

    声音传出,赫然就在众人的身边,而且还是毫无征兆,没有任何气息波动的侵入,再加上这随意的语气,让武钦泽和武正修脸色一变,周围的护卫更是如临大敌,身躯骤然绷紧,但体内的灵气却似乎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无论如何都无法调动,一时间心生骇然。

    “他考虑事情还不够周到,我自然要引导引导。”

    与众人不同,武玉泽脸色却没有丝毫变化,而且还呵呵一笑,语气都在不经意间舒缓了下来。

    只见在众人眼前,武玉泽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衣长袍的男子,男子身形消瘦,身材笔挺修长,只是两边的眉头之处却有着一道断痕,平添了一抹狠辣之色。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身上没有一丝气息波动,但周围的武者却都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体内的灵气都无法顺利运转,似乎在他们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无法逾越的擎天之峰。

    “武,武,武秋溟大人...”

    待得众人看清来人,周围的护卫已经跪伏在地,头颅更是不敢抬起,只有双眼盯着眼前不远处的黑色袍鞋,眼神狂热。

    “见过护国公大人。”

    相比这些护卫,武钦泽和武正修就沉稳了许多,微微躬身行礼,但从颤抖的双眼和声音中却依然能看出他们有多么激动。

    这黑衣男子正是武秋溟,不仅是武封王朝的镇国宗师,更是整个北苍大陆公认的第一高手,这也是为何武封王朝在三国围攻之下,还能安然存在的原因。

    “恩。”

    武秋溟没有太多理会,只是微微

    点头,但这微小的动作,却已经是极为难得了,接着轻声道:“九婴,传言一出生便有着武君境界武者的实力,以其可塑性,极有可能突破至传说中的圣兽之境。”

    此言一出,周围武者眼神猛地一颤,一股炙热贪婪之感从眼中爆射而出,圣兽之境,那可是传说中的境界,整个北苍大陆也只有模糊的概念而已。

    “不错,九婴本性凶残暴戾,极为嗜杀,以屠戮为乐,不可能有所改变,但这九婴魂灵却被镇压在这里不知几何岁月,其心中的戾气恐怕早已经积累到了极其可怕的地步。”

    武玉泽接过话茬,没有再打哑谜,直接为武钦泽等人解惑,轻声道:“但在如此情况下,他还能够压制自己的凶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是在故意吸引武者下去,”

    武钦泽闻言身躯一颤,这九婴竟是故意吸引,话说到如此地步,已经不用再过多解释了,以屠戮为喜好的凶兽,吸引武者下去是为何,想必已经不用多说了。

    “恩,所以我们也就不用下去了,就等他上来即可。”

    武秋溟声音平淡,但其中的傲然和自信极其明显,似乎这九婴魂灵已经是囊中之物,丝毫不在意其中的变故。

    武钦泽闻言不经意得露出一抹喜色,心中的担忧也放了下来,也对,有武秋溟在,这九婴魂灵如何还能逃脱,而且从先前的威势来看,这九婴魂灵也不过武帅中期左右的实力。

    这边在谈论着,而周围的武者也都不是庸手,自然发现了武封皇室这边忽然的动作,心中不免有些好奇,到底是谁竟能让皇室的人如此失态。

    但在他们看清来人的时候,无一不是脸色大变,目露崇拜之色,想要上前打招呼,但又提不起这个勇气,只要如此距离看上一眼都感觉是极大的幸运,即便随口说出去,作为闲余时间的消遣,都能让他在朋友之间出一个大大的风头。

    一时间,整个董家周围的武者说话声音都不由得收敛了几分,一个个装模作样的看着那洞口的变故,但眼角的余光无一不是在武秋溟的身上。

    武秋溟,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武封王朝之所以能让各大势力在进入武宜城的时候,遵守城中规矩,便是因为这一人的存在,而且就算是三大宗门的宗主,四大家族的族长等人来了也不敢造次,这便是武秋溟的威势。

    …………

    “咳,咳咳咳咳...”

    “救...救命,救救我!”

    “我的经脉,毁了!!!”

    董家地底,最深处的空间之中,尘埃飞扬,遍地惨嚎,无数武者的尸体七横八竖的摆着,脸上尽是死前的恐惧和不甘,地上石块中还有不少残肢断节,已经被崩塌的石块砸的血肉模糊,变成了肉泥。

    进入这里的足有数百人,但此时还能喘气的已经不足百人,其中还有一些挣扎能力的已经屈指可数。

    黑暗的尘埃中,隐约可见那九婴头颅上,一道道腥红的目光在打量着地上的惨状和尸体,其中的残忍和兴奋让人毛骨悚然。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诸天万界最强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