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六十八章:背后的刀子
    这座巨门庞大无比,上半部分隐于黑雾之中,只有下半面隐约可以看得清楚,画面之中满地狼藉,白骨成山,鲜血聚河,其中更有无数武者或妖兽奋力挣扎,恐惧着想要逃离这地方的浮雕。

    此景正是君弈识海之中那巨门上所刻画出来的鬼陵。

    “嗡...”

    忽然,君弈身后巨门轻颤,发出一声沉重的推移声,这巨门竟开启了一条大约一人宽窄的缝隙,当然,对于这巨门来说,人实在是太小了。

    随着巨门开启,一股别样的寒意和血腥缓缓流出。

    这时,九婴感受到这股气息却是身躯一震,九双腥红的眼睛同时凝缩,露出不可置信之色。

    同为负面气息,但这巨门之中的气息却要比九婴身上的气息还要精纯,深邃,慑人心神。

    天地是公平的,既然世上有祥瑞之兽白泽,自然会有凶兽九婴,这可是由天地间极为阴鸷,森然,嗜血,暴戾的气息凝聚为底,再由天地孕育,诞生而成妖兽。

    几乎可以说是凶兽之最,但君弈身后异象巨门之中的气息竟比起九婴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在九婴凝视之时,却见那巨门之中的雾气已经将浊残衣笼罩了起来,化为缕缕烟气,微微盘旋,接着涌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啊啊啊!!唔...!啊啊!!!”

    浊残衣放声惨叫,整个身体都在疯狂颤抖,双眼灰白狰狞,口鼻鲜血溢流,脸上的肉还在不住的抖动,这诡异的模样,不由让人毛骨悚然。

    凄厉的嚎叫回荡在整个地下空间,在周围通往这里的通道中也隐约可以听见。

    “这.....我们还继续吗?”

    “废话,死了这么多人,好不容易到这里,难道你就甘心退走?”

    “可是这声音....!!”

    洞内,十数名武者身形一顿,凝神警惕的听着这凄惨的嚎叫,即便是武者也忍不住有些惧意。

    这些武者满身血渍,身上的气息也有些萎靡,但浓郁的凶煞之气却是引人侧目,他们身躯之上大大小小,新的旧的伤疤数不胜数,显然经过了数场恶战。

    “走,我们付出了这么多代价,就此收手,真是太窝囊了。”

    领头的武者咬了咬牙,沉声开口,接着便招呼众人跟上去,有了人带头,犹豫的武者也不得不再跟上来,回去的路上谁知道有没有危险。

    这一幕几乎发生在周围每一处山洞之中。

    同时,地底空间之中,浊残衣惨叫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般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双眼也开始变得无神,呆滞起来。

    君弈看了一眼浊残衣的样子,冷漠的眼眸没有一丝情绪,微微道:“你叫什么名字?”

    “浊...残衣。”

    浊残衣目光呆滞,口舌有些不利索,但还是说了出来。

    “你从哪里来?”

    没有任何意外,君弈再次开口询问,而一边的九婴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惊异于君弈能力的同时,也生怕错过浊残衣口中一点点信息。

    “上...上面。”

    “上面?”

    君弈目光一凝,继续道:“上面

    是哪里?”

    “是...上面。”

    浊残衣继续回应,但与先前的答案没有丝毫区别,似乎他对于这问题的理解只能如此,又或者他也不知道那上面到底是哪里。

    “你所在的门派叫什么名字?”

    君弈微微思虑再次开口,既然无法直接问出,便直接诱导,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我没有门派...”

    浊残衣神色呆滞,没有丝毫迟疑。

    “是谁指示你们围杀九婴?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君弈冷声开口,此言一出,九婴血目微微一颤,死死的盯着浊残衣,身上的气息都有些浮动起来,显然他的情绪并不平静。

    “是,是,是...”

    浊残衣开口,但其神色却有些扭曲痛楚,要说却又说不出口,这僵持的样子让九婴心中急躁,眼看着就要知道幕后主谋,谁知竟出现了这种变故。

    “哼。”

    君弈冷哼一声,身后鬼陵血腥煞气愈加强横,再次向着浊残衣挤压而去。

    不过瞬间,浊残衣便弓起身躯,脸色青白,眼中的挣扎之色再次散去,又变成了先前那呆滞的模样。

    “回答我的问题。”

    见此,君弈再次开口,语气冷漠。

    “是...梼杌大人!”

    “轰!!”

    此言一出,九婴身上的气息骤然爆裂,磅礴的杀意,怒吼的死煞阴气从他的身躯之上震荡开来,数道腥红血目透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其中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痛苦之感。

    “梼...杌!!!”

    九婴九口怒张,放声咆哮,整个地下空间都开始动荡起来,似乎已经经受不住这股气息的冲击,而地面之上更如地震一般,地上的裂痕也愈加粗大。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杀我?”

    良久,九婴冲着浊残衣狂啸一声,腥红的眼睛竟有些失去理智的样子。

    “因为...他要九婴之心来炼制丹药,企图,再做突破....”

    浊残衣此事已经感受不到九婴身上的变故,如同一只傀儡有问必答,但显然他也对此知之甚少。

    “梼杌!!!”

    九婴再次咆哮一声,语气中有着难以遏制的悲戚和绝望,他没有想到,让人围杀自己,要取自己九婴之心的,竟是梼杌。

    梼杌,天地间极为凶残的妖兽之一,与九婴相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正因为有着类似的性格和天赋,所以两兽走的极近,犹如异类兄弟一般。

    但没想到,让他受了这么多苦难的,这源头竟偏偏就是他的兄弟在背后捅刀子。

    “你骗我!不可能,梼杌绝不可能对我下手。”

    九婴九目慌乱,竟将矛头对上了君弈,寒声道:“是你,肯定是你,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竟敢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着,九婴身周死气弥漫,身躯变得更加漆黑慑人,其威势也有些内敛下来,但却给人一种无比忌惮的危险感。

    “可笑,明知真相竟还妄想欺骗自己。”

    君弈双眼含煞,竟有些讥讽,不屑道:“堂堂凶兽九婴,竟是

    如此可笑之辈,真是名不副实。”

    “给老子闭嘴,我要你死!!!”

    九婴此时已经听不下去任何言辞,而那骇人的威势却还在疯狂的攀升,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也罢,正好用你来将我身上的枷锁全部打开。”

    君弈轻吟一声,看着此时发狂的九婴,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残忍的激动和喜悦,更有着一抹大胆的疯狂之色,他要用眼前的九婴来解除自己身上最后的天谴。

    此言一出,让原本就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莫亦千身躯一颤,那浑浊的双眼竟爆射而出一道骇人的光芒,那是难以言明的兴奋。

    前两次,君弈用的无一不是祥瑞之物,效果也很是惊人,但这次,竟要用九婴这等凶兽,这可是与之前所获截然相反的妖兽,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出现什么冲突。

    但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多想,因为眼前九婴狂暴的阴煞死气已经凝聚结束,在他的眼前更出现了一道虚幻缩小的九婴形体。

    这缩小的九婴虚影,不过一人大小,但其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却是让人心中忌惮。

    “死!!”

    九婴怒吼一声,那狂暴的九婴形体虚影咆哮着疾射而出,带着骇人的气息直冲君弈之处,这东西威势强横,所过之处,连空气都被蒸发开来,形成一道真空的空间。

    “哼。”

    莫亦千神色凝重,见此冷哼一声,大手一抹腰间,一柄赤红的长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柄长刀出现的瞬间,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颤,尤其是九婴,更感受到了一股极具危险的气息,他虽然发狂,但却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只见莫亦千抬手横刀,向着那九婴虚影疾射来而的方向微微一抹。

    随着老莫的动作落下,九婴只感觉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安静之中,似乎时间都停止了一般,丝毫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轰!”

    一道磅礴的爆裂声轰然而起,整个地下空间都开始动摇起来,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将要坍塌开来,同时,这动静也将九婴惊醒,他甚至感觉在莫亦千这一刀之下,自己似乎丧失了记忆,竟有了一些异样的空白。

    如此诡异的情况,让九婴不得不慎重对待,一时间,也从狂怒中醒了过来,心情杂乱。

    梼杌,其阴毒狠辣的心性,九婴早就知道,但没有想到,嗜血无情的他竟会下意识的相信梼杌这种没有丝毫情感的怪物。

    事已至此,往事多虑无益,最重要的则是要先解决眼前这个麻烦,那缩小的九婴虚影更是凝聚了他几乎全力一击,但依然被老莫一刀轻松化解,其实力之强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心中所料。

    要知道,九婴只不过是因为自爆肉体才导致的境界跌落,其武道根基无比雄厚,对灵力死气的理解更是深刻入化,可即便如此,却依然能从莫亦千身上感觉到压力,这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且九婴隐约感觉到,莫亦千并没有这么简单。

    “轰隆隆...”

    正在这时,地下的岩层终于承受不住两名堪比武帅境界强者的威势,崩裂坍塌。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洪荒虚拟化〕〔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笑傲之问道巅峰〕〔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佛系古玩人生〕〔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