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君御诸天 第一卷:起戈北苍 第七十三章:狂态毕露
    风波荡起,血煞飘摇。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而来,废墟中正在思虑的九婴也是停下手来,默然不语,神色复杂。

    “风萧瑟,叶零落,癫笑纵酒,凌波剑影化尘烟。“

    一道张狂的大笑声盘玄天际,随之而来的还有道道寒剑之威,锐利的剑气中更带着一丝灼热,掀起阵阵波动,荡漾开来,似要将这血腥暴戾的黑暗焚烧殆尽。

    在这声音响起的一瞬,君弈目光轻动,嘴角微微一弯,口中轻喃:“看来今日之事,简单了。”

    一边脸色淡漠傲然的武秋溟,见此一幕也是不由眉头轻皱,这一道剑气锋锐无匹,但更有些诡异的冰寒,来人是谁已经呼之欲出了。

    “醉癫狂,你也想横插一手?”

    武秋溟身周气息鼓动,但眼中神色却没有一丝退却之意。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一片哗然,双眼炽热,尤其是剑修更是身躯颤抖,如果说武秋溟是天下修武之人所仰望的巅峰,那醉癫狂便是北苍剑修心中之尊。

    “武老头,这好处也不能你一个人都占了吧?”

    醉癫狂不答反问,狂傲之极。

    话音落下,天空一阵白芒荡漾,在这血腥黑暗之中显得尤为明显,忽然,一道粗犷的身影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缓步而出,来人无视众人的目光,还自顾自的提起酒葫芦猛灌一口,神情舒爽。

    这大汉衣着简单,手持葫芦,一头醒目的白发刺人眼目,正是醉癫狂。

    “好,好酒。”

    醉癫狂咂咂嘴,意犹未尽,但随即又有些叹息,目光直落在那废墟之下,大声道:“君小子,别忘记你说的话,还有这一年半可要好好陪老子喝酒,一般的酒就不要提了。”

    “否则,老子当场翻脸。”

    这话一出,众人心中一抖,目光再次看向君弈,只不过这次眼中更多了些疑惑和敬畏。

    不说君弈用何种方法或秘术,但至少确确实实的以武师初期境界就可以那堪比武帅境界的九婴有力僵持,并不落下风,这几乎是整个大陆万年来都闻所未闻的事情,而且身边还有莫亦千这等神秘高手相随,此时就连醉癫狂都摆明了站在君弈一边。

    如此情形不得不让人重新估量这少年的背景。

    “放心,我君弈开口从无虚言。”

    君弈轻轻开口,声音亦是淡漠,但还是能听出其中的轻松。

    与此同时,这句话也让众人知晓,这神秘少年的名字便是君弈,此事之后,无论其是死是活,君弈这两个字定会名扬北苍。

    “哈哈哈,好,爽快,我醉癫狂喜欢。”

    说着醉癫狂狂笑一声,再次拿起酒葫芦猛灌一口,其双眼更显激动,只是被酒葫芦遮住了无人看到。

    他的话中有隐晦之意,自己身上的变故可是困扰了他不少时间,思前想后许久这才咬牙决定前来一试,武者性命悠长,区区一年半载不过弹指一瞬而已,再见君弈也不由再次确认,而君弈也是一语双关回答了他的话。

    即便如此他还是有些半信半疑,这变故有多严重只有他自己知晓,这数十年来他不知求

    遍了多少方法,但却没有丝毫效用,更不敢泄露出去,但凡是知道一丝消息的人,也被他狠辣击杀,一旦被人知晓,后果不堪设想,君弈可以说是他唯一的希望了,无论如何都要一试。

    “醉癫狂,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九婴魂灵的主意。”

    武秋溟见此沉声开口,目光冷峻,身上气势更是愈来愈盛。

    “哦?武老头,这么多年不见,你却是霸道了许多啊。”

    醉癫狂讥讽一笑,并不在意,自己一人或许没什么把握,但加上他人可就不一定了,微微道:“不过,我这老家伙今日却不得不出手了。”

    他知道,只要答应了君弈的话,那今日便是他聊表决心之时。

    “哼,我们平日相安无事,你何必淌着洪水。”

    武秋溟口中冷哼一声,说着嘴唇微动,却是传音而语。

    “此言当真?”

    醉癫狂惊呼一声,有些不可置信。

    “我还骗你不成?此物绝不能流入他人之手。”

    武秋溟不屑一撇,不再言语,而醉癫狂则是面色变幻,有些挣扎。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众人看着醉癫狂和武秋溟的样子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武秋溟究竟说了什么竟让醉癫狂有了如此大的反应。

    而一边武封皇室,武钦泽看着两人的样子目光微凝,心中更是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不由紧咬牙关,面目微狞,武秋溟似乎并不准备将这九婴魂灵送给自己,而是别有用途。

    “君小子...”

    良久,醉癫狂才目光凝重的看向废墟之中,微微开口,只不过他话还未说完,却被君弈冷声打断。

    “不必多言。”

    只见君弈幽瞳冰冷,血戾无情,口中声音更带着一丝血雨萧杀,冷漠道:“他人有他人的立场,你也可以有自己的顾虑,但这九婴魂灵谁若想阻我,那便只有让其血溅当场!!”

    “呜呜”

    “嘿哈啊哈哈哈哈,嘿嘿嘿”

    “呜啦啦”

    此言一出一股无边杀意从君弈身上喷涌而出,狂暴的杀气让众人心生骇然,整个场面都为之一静,谁也没有想到君弈竟敢威胁醉癫狂,即便是武秋溟和醉癫狂也是心中凝重,空气中只剩下游荡的亡灵狰狞嚎叫。

    “现在你可以退去,事毕之后你可以再来寻我,不过报酬便是允我三件事,那一年半之约则就此作罢。”

    君弈冷声开口,语气冰冷无情,毫无拖沓。

    “这...”

    醉癫狂面色一变,不由得有些挣扎,先前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要他食言,他真做不出这种事情,但这代价却是有些太大了,只是选择后者,他心中却有些奇妙的感觉,似乎如此选择会让自己失去更多。

    “醉癫狂,你可要考虑清楚。”

    这时,武秋溟也是微微开口,继续对醉癫狂施压,他虽然不惧二人联手,但他却不想横生意外。

    “哈哈哈哈,今日我醉癫狂当真要癫狂一次!!”

    忽然,一声狂笑从醉癫狂口中传出,整个人几乎如他所言状若疯

    癫,大声道:“武秋溟,多年未交手,今日我醉癫狂正好领教一番。”

    众人闻言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醉癫狂最后竟还是站在了君弈一边,同时也不由得疑惑,君弈到底付出了什么,竟能让醉癫狂做出如此决定,从而与武秋溟为战。

    而君弈也是微微点头,这醉癫狂倒是果断,心中对他的评价也多了一分。

    “你,醉癫狂,你真的想清楚了?你可知你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武秋溟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完全不可置信这种神情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了。

    “我醉癫狂一个唾沫一个钉,从不放屁,来吧!!”

    醉癫狂狂吼一声,拿起酒葫芦猛灌一口,整个人的气质在这一瞬间轰然改变,他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冷气森森,锋锐逼人。

    “好,好,好,希望你不会后悔!!”

    武秋溟大喝一声,显然是因为醉癫狂的话而动怒,身上的气息随着他的声音传出更加狂暴,身后的天空都有些扭曲波动。

    如此气息,使得众人心中一颤,身形再次暴退。

    “九婴,我们也该做决断了。”

    君弈目光收回,那边不是他应该操心的,只要解决了九婴,一切就都结束了。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不然大家都没有好处。”

    九婴口中厉喝,但脸色却是难看,君弈身后那诡异巨门中隐隐传出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压制自己,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他心中的战意竟在缓缓流逝。

    “强弩之末。”

    君弈漠然冷笑,亡灵应声咆哮动荡,再次向着九婴攻袭而来,其威势动作更甚以往,招招杀机,毫不留情,更有亡灵在被九婴重伤之后竟以身自爆。

    “找死!!!”

    九婴怒吼一声,连连反击,但奈何亡灵数量巨大,自身实力大减有些力不从心,心中憋屈被动。

    上空,看着武秋溟气势攀升,莫亦千和醉癫狂皆是目光凝重,莫亦千手中火刃流火焚灼,就连醉癫狂也是捏着葫芦大手一动,一把寒芒长锋从葫芦口喷射而出,这葫芦竟是一把剑。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浩然之气,但其中却隐约有些诡异的阴寒,萦绕身周。

    “愚蠢!!”

    武秋溟冷喝一声,身周萦绕气息愈加深邃,身后的扭曲也开始缓缓流转,那股狂暴的气息却在此时变得安静下来,但其威势却没有丝毫停滞。

    “今日,我便让你们知晓,我武秋溟为何立于北苍之巅!!”

    说话间,武秋溟声音变换,延绵不绝,一阵微风拂过,似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掠过众人心头,一股凄凉,悲怆之情油然而生。

    眼前的武秋溟似乎已经不再是武秋溟,明明可以看得清他的身形,却又似乎他被这气息包裹,朦朦胧胧。

    恍惚间,似乎有一片片枯黄的树叶悄无声息的在眼前飘荡,滑落,大地穹天似乎都映上了一层枯黄,遍地苍痍,孤独寂寥之感缓缓充斥了整片空间。

    “这...这是命相之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影后归来:霍少,〕〔明朝败家子〕〔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剑斩破九重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