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汐汐〕〔异界魔头在都市〕〔农女柳月牙〕〔六界星域〕〔冠上珠华〕〔游戏王者〕〔终极教父系统〕〔一不小心修成大佬〕〔宁暖商北琛〕〔洛韵惜云轩寒〕〔变身极品小师妹〕〔人在异世当了驸马〕〔叶天〕〔小萌包被七个大佬〕〔爆萌三宝:帝尊大〕〔基因大时代〕〔从斗罗开始签到诸〕〔我的未婚妻是主播〕〔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我的代号叫绿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六章:族群壮大
    ,异形君王!

    在异形强大的实力下,不到两分钟这个小型豺狗群就被杀的溃不成军,只剩下一只体型最大的豺狗。

    这是江名吩咐,让它们特意留个活的。

    七只豺狗全被拖了回来,放在一处。

    江名站在旁边,猩红双眼盯视着唯一存活的豺狗。

    它已经完全失去行动力。

    四只异形分列四方,虎视眈眈,嘴中不停滴落粘稠的口水。

    这些口水是异形的分泌物,普通异形身上没有散热结构,这样做,是为了排出体内多余热量,就像狗热了会伸舌头一样,所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滴口水。

    这也是江名和它们不同的地方,这四只异形没有猩红色双眼,江名基本上不滴口水。

    他暗自猜测过,自己这具身体,可能是寄生某种不得了的类人型生物。

    “呜呜……”

    豺狗呜咽,小眼睛充满恐惧的看着几只异形,浑身哆嗦。

    “嘶!”

    江名轻吼,示意四只小异形把黑熊残尸解决掉。

    而他,则开启背后第一个鼓包,伸出进食用的管子。

    接连吞噬三只豺狗,他感觉体能恢复的差不多。

    “该你了。”

    江名狞笑,双爪扒开豺狗上下颚,将寄生触手插进它体内。

    豺狗四肢乱蹬,拼命挣扎!

    “咕咚!”

    一声轻响,江名第二个鼓包闭合。

    寄生完毕。

    因为体型太小,而且豺狗又受伤不轻,他只对豺狗寄生一枚异形卵。

    就像丢破烂一样,随手将豺狗丢到一边。

    剩下三只豺狗尸体被江名接连吞噬,这时候,他才感觉恢复到了巅峰,并且实力进一步增强。

    过了一段时间,黑熊被吞噬完毕。

    作为宿主,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命令其中一只异形带着豺狗,江名率先走在前面,摆摆手,让几个小弟跟自己。

    “恩,怎么不动?”

    江名疑惑,扭头看去。

    异形这种生物,完全忠诚于高它一级的异形,对于命令,就算是让它死,它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这是……

    扭过头他才发现,一只异形叼起豺狗,但是之后,四只异形你看我我看你,根本不明白江名摆手是什么意思。

    在异形字典里,从来没有过这种手势。

    江名无奈,他做的这个手势是个人都懂什么意思,但做给别的东西看,那就是对牛弹琴了。

    给四只小异形解释一下,以后看到这个手势就跟着自己走,然后才出发。

    天气阴沉沉的,看样子可能会有一场大暴雨。

    没走多远,他看到一个小山洞。

    这个山洞高不到两米,深度也就四五米,江名进去还的弯着腰。

    这地方是他在寻找可作为老巢的大型洞穴时看到的,当时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避避雨还是可以的。

    “就这了。”

    先把寄生异形卵的豺狗扔里边,然后四只小异形先后爬进去。

    至于江名,他就在洞穴外不远处一棵树上躺着,双臂交叉放于脑后,翘着二郎腿,内巢牙叼着一根不知道哪弄来的狗尾巴草。

    翘起的那条腿还在一个劲乱晃。

    远远看去,说不出的怪异。

    不长时间,狂风骤起,如同刀子一样肆虐在林中,江名躺的那棵树哗啦啦作响。

    空中铅云浑厚,压落地面,仿佛触手可及。

    让人感觉心里就像压着一块石头,沉甸甸的,压力极大。

    天色快速暗了下来,明明还是下午,但看上去就跟夜晚一样。

    暮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森林照亮。

    两三秒钟后,才听见“轰隆”一声炸响。

    “吼!”

    “吱吱……”

    “呦!”

    这片森林充满压抑,无数动物感到不安,在巢穴附近烦躁的来回走动。

    天地间水汽渐渐浓郁,深吸一口,都会感觉肺部湿漉漉的。

    “又下雨又打雷的,还是回洞里呆着吧。”

    江名嘀咕。

    虽然他淋雨没任何关系,但有人类思维主导,还是不会做没事呆在雨中这种蠢事。

    几乎他前脚刚进洞,豆大雨点就落地,转眼间就演变成狂风暴雨。

    “喀嚓!”

    雷霆幻灭,树木在风雨中飘摇,天地一片昏暗。

    江名坐在洞穴中,看着水流像小溪一样从洞穴上方流下。

    这场大雨足足下了三四个小时才变缓。

    他安静等待,寄生豺狗的小异形快要孵化了。

    没过多长时间,豺狗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疯狂挣扎起来。

    不过豺狗体型小,力量小,非常容易控制。

    有几个小弟在,根本用不着江名亲自动手。

    “嘶!”

    微弱的嘶鸣声传出,豺狗腹部破开一个碗口大血洞,新生异形出世。

    “第六个。”

    江名思忖,算上自己,已经有六只异形。

    只有自己时人单力薄,现在数量增加,在这片森林中应该没有什么生物能与它们抗衡,可以横着走了吧。

    “接下来以发展族群为主,但是不要对野生动物赶尽杀绝。”

    江名决定接下来发展方向,至于不赶尽杀绝,完全是为了留点小动物点缀一下色彩而已,并不是他有多仁慈。

    至于食物,他完全不担心。

    这片森林才多大?换句话说,这条山脉又有多大?

    这几天,大脑中一直有零碎记忆闪过,让他知道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江名有一种野心,也有一种渴望……

    不管如何,他知道自己的未来绝不会仅限于山林之间。

    雨渐下渐小,这场雨下的时间可不短,等结束时已经是晚上。

    洞穴里到处是积水,有的地方都没过脚裸。

    不过,江名对此毫不在意。

    他弯腰走出山洞,视野漆黑一片,不过就算这样,他也没把视觉换成生命感知模式。

    一切都出自人类的习惯。

    空气凉飕飕的,月亮和星星都被云层遮挡,不见丝毫光亮。

    洞穴里,那只新出生的异形在吸收能量。

    虽然异形幼生期只有一天,但并不代表把宿主完全化为养分也需要这个时间。

    实际上,只要几个小时,宿主就会化成血沫。

    天色渐亮……

    黎明的曙光刺破云层,为森林镀上一层金边。

    当天下午,四只寄生黑熊的异形开始蜕皮。

    “呦!”“嘶!”

    ……

    江名呆在洞外,里边不断有嘶鸣传出,时而尖锐,时而嘶哑。

    不到一刻钟时间,四只异形纷纷蜕皮成功,结束幼生期,进入成长期。

    悄无声息,它们从洞中爬出。

    异形漆黑而又狰狞的外形暴露在阳光下,它们身躯厚实,不带尾巴体长一米多,附着在山壁上,尾部缓缓挥动,嘴角不停滴落口水。

    那残暴的气息,让人胆战心惊,不由自主感到恐惧。

    另一只寄生豺狗的异形也成长起来,虽然是以宿主为蓝本,但体型比宿主要大不少,不带尾巴将近一米,到成年男子大腿中间那么高。

    相比另外四只,它显得小巧许多,四肢不如它们那样粗壮,身躯也不如它们那样魁梧,看起来很消瘦,但同样,它速度更快,更灵活敏捷。

    “出发!”

    江名意气风发,爪子一挥,带着几只异形开始狩猎。

    这一下,森林里的动物算是遭了秧。

    被它们第一个找上门的,就是豺狗族群。

    原因很简单,在这片森林里,这种生物数量不少。

    起码比黑熊,棕熊,老虎之类的多。

    一番杀戮,十几只的豺狗群根本不堪一击,没几分钟就哀鸣一片,留下五只当做宿主。

    “咕咚,咕咚……”

    江名开始排卵。

    除了一只体型最大的寄生两枚异形卵之外,其余都只寄生一枚。

    完事之后,所有豺狗尸体全被他吞噬,五只豺狗宿主则被异形拖走。

    这是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连江名在内,六只异形静静等待异形卵孵化。

    异形这种生物没有杂念,有任务,它们就拼死执行,没任务,就在老巢休眠。

    对于它们来说,活着只为了生存杀戮,为了服务族群,根本不会做什么没有意义的事。

    比如乱跑乱逛,到处溜达之类的。

    考虑了一会,江名带着两只异形走了,原地只留下三只异形看守。

    他觉得,周围也没什么特别强大的生物,或者数量众多的野兽族群,三只异形相对来说已经是很强大的战斗力,足够了。

    这一次,他依然是找豺狗群的麻烦。

    有他亲自出手,豺狗群更是如同末日来临,现在江名战斗力已经少有野生动物可以企及。

    不说别的,单是那尾巴,用力一刺就可以贯穿直径一米有余的大树,更遑论利爪内巢牙了,大杀招酸性血液他觉得已经用不到了。

    他要是认真起来,别说是体型不大的豺狗,就算是一头成年大象也能短时间放倒!

    连续打残几个小型豺狗群,它们三个把活着的豺狗都抓了回来,不到一天时间,宿主已经增加到将近二十个。

    途中,它们还遇到一头猎豹,那速度,爆发起来简直跟闪电一样,它完全追不上。

    就算是偷袭,也花了江名老大力气才擒获,要是正面对抗的话,江名还真不一定能抓到对方。

    “噗!”

    又有新生异形孵化,破腹而出。

    这一天,那堆积二十多头豺狗宿主的地方,简直如同地狱一样,血腥一片,凄厉的叫声一天一夜都没有停歇。

    为了耳根子清净,江名特意躲到远处。

    到底是人类意识,换做普通异形,根本不会做这种没有丝毫意义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林平李静名字〕〔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