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第一刺客女婿〕〔重生九零做大佬的〕〔许你一生岁月静好〕〔战血王座〕〔纨绔王妃莫胡闹〕〔魔尊重生后只想咸〕〔星际涅槃〕〔柳亦泽〕〔这个世界很危险〕〔苏温柔〕〔道极妖尊〕〔高雨霜〕〔于枫〕〔萧寒林洛然〕〔冒牌守护者〕〔慕归程沈倾抖音〕〔灵契之主〕〔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五十章:我要活,你就的死!
    ,异形君王!

    夜,满天星光。

    森林树与树间萤火虫缓慢飞行,尾巴淡绿色光芒一闪一闪,悠然自得。

    “叽叽……”

    “吱,吱……”

    周围草丛蚊虫隐匿,趴在里边扯着嗓子大叫,树木迎风招展就像魔鬼在张牙舞爪。

    夜晚的森林充满神秘和诡异,身处其中让人心惊胆战。

    江名逐渐深入,这里是自然生态保护区,勉强算旅游点,很少会有人前来。

    而他本来就很虚弱,再加上长时间未进食更是雪上加霜。

    此处,已经有野猪花豹之类的大型野生动物出没,万一碰到个不长眼的,弄不好就的阴沟里翻船!

    耐心!

    江名强压下心头烦躁,继续寻找。

    一只野兔蹦蹦跳跳出现在视线内,他刚想行动,但身体仿佛灌了铅,迟缓无比。

    追不上!

    苦笑一声,只能放弃。

    平日他抬手可杀之,现在只能眼巴巴看着。

    至于守株待兔更是扯淡,那兔子都不往他这边跑。

    继续走……

    往前一会,看到一头野猪对着一棵树上下磨蹭,可能是在蹭痒。

    江名趴伏在树上一步一步接近。

    他现在浑身是伤,保护头颅的坚硬骨质层也碎的不成样子,野猪奔跑起来一个冲撞就能弄碎他头部。

    那样,自然也就活不了了。

    但如果他暗中动手,先发制猪直接将之一击毙命,那么就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重伤之躯!

    现在,江名完全没有和其他生物硬拼的资格。

    “嗬嗬……”

    但还没等他接近,这头野猪哼哼唧唧离开了。

    走起路来屁股一摇一晃,小尾巴左右乱甩,说不出的惬意。

    江名无奈。

    又是几个小时,搜寻未果。

    好不容易恢复的力气差不多快要耗光,再这样下去,恐怕就的直接进入沉眠状态。

    “该死!”

    他心情糟糕至极!

    因为异形一旦身受重创,能量彻底耗尽进入沉眠状态,和普通休眠是不一样的。

    普通休眠是让身体保持最低消耗,意识完全清醒,稍有风吹草动随时都能暴起杀敌!

    而他即将进入的这种沉眠则不能。

    沉眠,比动物冬眠更彻底,意识完全陷入沉睡,就像变身为化石,只有大量能量注入才能将他唤醒。

    以目前情况看来,最坏结果是他要在这里变成一具雕塑!

    “怎么办怎么办?!!”

    江名急的就像热锅上蚂蚁。

    沉眠状态,对异形来说是一种极其危险情况,因为意识完全沉睡,周围发生什么都不知道。

    而这里是野外,沉眠在这危险值难以估量!

    也就是说,就算有东西在沉眠过程中杀了他,他也死的毫无知觉。

    江名身为异形一族的王,不但要统帅族群,还有大仇未报!

    超越王级青色巨蟒追杀都逃过了,他不再甘心把命运交给上苍!

    “我命由我不由天!”

    江名很想豪言壮志大吼出来,但现实是残酷的!

    沉眠,即将到来!

    这会,以他身体状况还能暗杀一只动物,但很不幸,并没有不长眼的动物在周围。

    生命感知形态早就撤销,切换成人类视觉,没有能量支持,连视野也失去。

    就在江名心中彻底绝望,以为自己要沉眠在野外时,转机出现!

    耳边隐约出现一阵女人尖叫声……

    并不是恐惧那种尖叫,听声音,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江名精神一振!暗弱的猩红色双眼微微闪亮!

    “有人!”

    他激动了!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但下一刻,江名满腔希望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迅速冷静下来。

    发出声音的是人类!不是动物!

    如果自己要捕食,那么就必须杀人!

    人,他杀过,但他觉得那些是该杀之人。

    但不远处那些人是无辜的,他要为自己生存下手吗?

    江名左思右想,心中念头摇摆不定。

    “杀!”

    片刻后,他坚定自己念头,眼神重新变的冰冷。

    人类自己尚会为利益而伤害同类,更何况他现在已经不是人。

    他不想滥杀无辜,但为了生存,关键时刻哪怕无辜之人也的死!

    因为你不死,我就没办法好好活下去!

    我,江名!异形!

    他猩红色双眼神光闪烁,他顺着树枝缓慢攀爬,向音源靠近。

    “快……快……再快,啊我要不行了……再快点……”

    一道娇媚的女声连番催促,剧烈喘息,听得他一愣。

    “有人在打野战?”

    江名神色古怪。

    他偷偷望去,那里有一辆黑色路虎揽胜极光,车内灯亮着。

    在旁边不远处一块腰高青石上,一美女弯腰上半身趴伏在冰凉石面,胸前丰腴被挤压成两个肉盘。

    背后男伴呼哧呼哧喘粗气,不停耕耘。

    看样子,可不就是柳依依和他那个男伴嘛。

    原来两人白天怕被人发现,草草收场,入夜后男的动了小心思,寻思对方喜欢野兽和刺激,就特地开车来到这里。

    这不,又是炮火连天。

    柳依依衣衫凌乱,短裙被掀到腰部,小裤裤拉到两腿膝盖中间。

    男的左手一把抓起她头发往后扯,让柳依依头昂起来。

    “啊!主人……疼~~”

    柳依依转过身,水汪汪大眼睛泪珠涌动,微嘟着嘴一脸委屈,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

    “疼?疼就对了!更疼的还在后边呢你个贱/货!”

    男人恶狠狠道。

    遭受虐待柳依依并不动怒,反而妩媚对着男伴勾了一眼,暴露在空气中的翘臀就像母狗一样左右摇摆,将手指伸到唇边用粉嫩舌头轻轻舔着,吸允。

    魅惑之色显露无疑!

    “贱货!”

    那男的口中脏话不断,边冲刺边右手狠狠拍在柳依依臀部,而对方就像是受虐狂一样,各种淫.声浪.语伴随着尖叫,痛并快乐着。

    江名默默趴伏在树上,暗地里注视两人‘激战’。

    不管怎么样,必杀之!

    他整具身体融入黑夜中,两人还在嗨皮,浑然不觉死神已经悄悄降临。

    接近了!

    江名就站在那男的背后,双手缓缓提起捧向他脑袋。

    那男的感觉脑袋一凉,刚想扭头看怎么回事……

    “噗!”

    一声轻响,小臂粗内巢牙瞬间探出,将之头颅贯穿,从额前冒头。

    到死,那男的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滴答滴答……”

    他额头鲜血滴落,最后汇聚成小溪分成几缕,顺着脸脖子流到衣服里面,或者顺着下巴流到身下女人满月一样臀部,沿着欺霜赛雪肌肤滑落。

    他头只扭了一半,头就卡在那不动。

    带着满眼难以置信,野战男,死!

    江名收回内巢牙。

    “怎么停了?”

    柳依依感觉臀部一阵温热,男伴持续拍击让她那里早就变的殷红一片,有些胀痛,这被热流一弄说不出的舒服。

    “果然是老司机,真会玩。”

    她满脸绯红,浑身香汗淋漓,张开红唇娇喘一口热气,心里想道。

    “亲爱的接着来嘛~~~”

    过了一会,还不见身后有动静,就快到达巅峰的柳依依急切晃了一下又白又圆的屁股,边撒娇边转过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