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鉴宝大玩家〕〔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的高祖成仙了〕〔斗罗之万相斗罗〕〔佘小曼〕〔绝世战尊〕〔穿书后恶毒女配又〕〔上门女婿叶辰〕〔我在聊斋写〕〔诸天扮演〕〔帝国败家子〕〔古代美食评论家〕〔觅仙道〕〔千秋我为凰〕〔郁少宠妻无下限〕〔总裁校草放学别走〕〔超品大师〕〔天狱司〕〔原来我不是继承人〕〔刑侦探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五十九章:噩耗
    ,异形君王!

    夜,满天繁星,一轮明月高悬,洒下柔和月光。

    江名趴在老家门口不远处一棵树上,扯着脖子看自己家。

    静!

    两层小院被黑暗吞噬,没有一丝声响。

    “难道爸妈睡了?”

    江名暗自思量。

    旋即点点头,觉得应该是这样。

    在他印象中父母一直睡得比较早,晚上很少有超过九点。

    “等明天吧。”

    又扯着脖子望了一眼,江名转身上树。

    这都快半夜,他可不想打扰家人休息。

    家门前有几棵大桐树,他捡了一棵最高大的爬上去。

    这颗桐树差不都五六层楼那么高,从他小时候有印象开始就这样,听老一辈人说最少有五六十年了。

    那上面有好几个直径超过两米的鸟巢,江名随便选一个躲进去,下面就没人能看到他。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一亮江名便苏醒,趴在鸟巢里注视着家里动静。

    直到天色大亮,依然是门窗紧闭,没有丝毫动静。

    安静的可怕!

    “怎么回事?”

    江名心中疑惑。

    平时父母都是早睡早起,别说天色大亮,一般都是天刚一亮就醒了。

    父亲因为身体原因基本上长期卧床,偶尔下地活动。

    母亲在忙完早饭和一些杂事,就出去工作。

    可这从早上到中午,从中午到傍晚,然后再到晚上。

    整整一天没人出来!

    “难道家里没人?”

    想到这,江名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把异形专属视觉忘了?

    生命感知形态视觉,切换!

    刹那间,家里一切显露无疑。

    没有生命迹象!

    “不在家能去哪呢?”

    江名低头思忖。

    旅游?

    不可能,家里根本没这个条件。

    工作?

    也只有母亲一个人工作,父亲那身体根本不可能干活。

    也就是说,家里不管怎么回事最少都有一个人。

    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江名脸色一下变了!

    医院!

    父亲曾经因心血管病住过一段时间病房,难道又犯病了?

    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两人都不在的情况。

    他心一下沉到谷底!

    原来家里虽然不富裕,但粗茶淡饭衣食无忧。

    自从父亲病了之后,就开始江河日下,庞大医疗费用把他们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拖垮!

    母亲从未抱怨过,只是有时候会暗地里偷偷掉眼泪。

    但哪怕家里这样,他们依然让自己吃好的穿好的。

    虽然这些‘好的’在别人眼里可能一文不值!

    因此,他从小就很懂事,在老师眼里品学兼优,在父母眼里孝顺听话。

    直到自己上了大学,开始正式兼职家里日子才好一点。

    可是,也仅仅是好一点而已!

    还没等他毕业,就被苏浩鹏害死!

    家里无疑再度陷入困境!

    这时候,父母是绝对支付不起那庞大医疗费用。

    江名犹如热锅上蚂蚁,在鸟巢内急的团团转。

    嗖!

    他动了!

    双腿微弹,从十几米高的树上跃下,四肢着地只是发出轻微声响。

    落地那一刻瞬间加速!

    身体化为幻影,眨眼睛就越过几十米距离轻轻翻到院墙内。

    动作时而爆裂如火山喷发,时而轻灵如羽毛落地。

    两者来回转换,一动一静收发自如!

    “终于回来了。”

    江名看着院内熟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花,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咬着牙,双手颤抖着取来家里备用钥匙,打开门。

    卧室没有多少陈设,简陋但却整洁。

    在床头柜那里有一相框,里边是他长大后照的唯一一张照片。

    照片中他面露微笑,看上去就是一阳光大男孩,笑的那么开心。

    江名心酸无比,想哭却哭不出来。

    异形,从来没有眼泪!

    并不是他太脆弱,而是想到父母养育之恩,让他心里极为难受。

    自己死后仅留下这么一张照片,父母就把它放在床头,肯定是睹物思人。

    “呼……”

    内巢牙深吸口气,江名强自稳住本身情绪。

    他开始在屋里翻找。

    如果父母住院,那么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比如住院前检查报告,那个医院的一些信息。

    只有找到这些,江名才知道该去哪里看望父母。

    他现在别无所求,只想二老身体安好,没什么大碍。

    等见到他们,会用自己能力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以江名现在能力,想在人类社会弄到钱太简单了。

    就在他来回翻找时,隔壁传来一阵咣当乱响。

    对这声音他很清楚,铁定是隔壁邻居一对夫妻又在吵架。

    江名心里一阵烦躁。

    那夫妻是一对势利眼,看谁有钱就使劲巴结,溜须拍马恨不得舔人家鞋底,但对家里穷的从来没给过好眼色。

    江名从小到大没少受他们白眼,不单单是他,连他爸妈也一样。

    当面冷嘲热讽都算轻的,背后不知道戳了多少次脊梁骨。

    正当他想要忽略掉这些噪音时,对方几声叫骂吸引他注意力,随后让他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老娘当初嫁给你图什么?不就图你有一门手艺想享个清福?你倒好,福没让我享到反倒让我跟你受罪!”

    隔壁女主人用她那尖利声音大吼大叫,骂了几句,又用刻薄语气,不停点指那个男的。

    “你看看别人,又是买房又是买车,你都能干些什么?你怎么就那么没用!我当初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这么一个东西!”

    “你说你在家呆多长时间了?这都快半个月!真是反了天了你!”

    “你说,你是不是准备跟隔壁老江那个废物学?天天卧床在家享福,让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在外边累死累活干活赚钱?”

    “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

    女主人臃肿的身体坐在床沿,一脸讥讽,

    男的不吭声,只是蹲在地上闷着吧嗒吧嗒抽烟。

    “行啊你,忍者神龟啊!跟隔壁那残废老江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省省吧你,人都死了一个多月都火化了,能不能积点阴德?也不怕他半夜来找你?!”

    男主人迷信,最怕这种刚死不久的人,提名字对他来说是忌讳!他忽的一下站起来梗着脖子反抗。

    女主人刚欲开口叫骂,但她也同样有点迷信,闻言一缩脖子,做贼似得左右扭头看看,哼唧一声说道。

    “死了倒好,自己没用还连累一家子人,不是废物是什么?好好一家子被他拖那样,要是我我早就跳河自杀了!”

    呯!啪!咣!

    盘子和锅碗瓢盆摔地声音,在她不断冷言冷语讽刺下,男主人也火了边骂边动手,一片嘈杂。

    ……

    江名呆若木鸡,隔壁夫妻对话就像一道晴天霹雳!劈的他头脑轰鸣。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他心中充满恐惧,失魂落魄,踉跄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床上。

    父亲身体虽然不好,但那是因为多种疾病堆积在一起,其实没什么致命病情。

    怎么可能半年多时间,这么快就去世了?

    江名难以置信!就像石化了似得一动不动。

    他脑海里,不停出现那句‘人都死了一个多月都火化了……’。

    这句话仿佛回音一样,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不可能……!”

    他满脸痛苦站起身子,身体微微颤粟。

    低着头,神色狰狞扭曲,猩红双眼中情绪剧烈波动。

    暴戾!

    血腥!

    狂躁!

    仿佛一头即将陷入疯狂的野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