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第一刺客女婿〕〔重生九零做大佬的〕〔许你一生岁月静好〕〔战血王座〕〔纨绔王妃莫胡闹〕〔魔尊重生后只想咸〕〔星际涅槃〕〔柳亦泽〕〔这个世界很危险〕〔苏温柔〕〔道极妖尊〕〔高雨霜〕〔于枫〕〔萧寒林洛然〕〔冒牌守护者〕〔慕归程沈倾抖音〕〔灵契之主〕〔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六十章:所有人!都得死!
    ,异形君王!

    “我不相信,父亲怎么会死……”

    江名如同丢了魂魄,口中喃喃自语,但双手却不由自主逐渐握成拳头,并且越来越用力!

    眨眼间,肢节就传出一连串咔啪咔啪爆响!

    “我不相信!”

    他抬起头,神色狰狞,几乎从牙缝了挤出几个字!

    “我不相信!!!”

    “轰!!”

    江名激动的咆哮一声,只感觉大脑仿佛要爆炸一样,一股暴虐至极的气息升腾而起!

    “呯!啪!”

    屋内就像被十二级台风扫过,床单被褥乱飞,节能灯瓷器爆碎,瞬间变得凌乱不堪!

    嗖!

    他身形如电光闪烁,一晃便出了屋子。

    江名紧咬着牙,猩红色双眼中满是疯狂,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理智,在逐渐失去!

    “嘭!”

    一声闷响,他跳到隔壁家小院内。

    “呜呜~~~~”

    在他那如修罗降临一样暴虐杀意下,院子里黑色狼狗呜咽一声,夹着尾巴躲到角落,把头深深埋在一对前爪下,瑟瑟发抖。

    江名颤粟着身体,一步一步走到邻居卧室门口。

    “谁啊?”

    可能听到院子里有动静,女主人不耐烦喊了一声。

    回应她的,是一只大脚!

    “咣!!!”

    江名狂猛一脚踹在卧室门上!让百多斤防盗门直接变成破烂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墙上!

    “我!”

    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弯腰走进房间。

    将近三米高的异形,站在房间内差不多顶着天花板。

    乌黑森然,庞大而又狰狞的身躯,那毫不掩饰的暴虐杀意,让江名化身为恶魔!

    那对小夫妻就像见了鬼一样,瞬间呆滞!

    大晚上一只异形踹门而入,对他们冲击力可想而知,绝对是无与伦比!

    两人活了几十年,没有见到过比异形更恐怖的生物!

    震惊,恐惧,惊慌……等等神色逐渐攀爬上他们脸庞。

    张开嘴,尖叫下一刻就要从嗓子里叫出来!

    但已经晚了!

    江名没给他们任何机会!

    “啪!”

    虚空炸响,他尾刃化作一道闪电,直接穿过男主人脖子将他双脚离地钉在墙上!

    碎石四溅!

    “嗬嗬……”

    他脸上恐惧还未散去,嘴里发出漏气的声音,双手想要掐脖子,但动作只到一半就颓然垂下。

    鲜血,顺着他身体滴落地面,在地上汇聚成一滩。

    男人,死!

    眼里带着难以置信,还有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甘的睁着眼。

    死不瞑目!

    江名看都没看他一眼,向女人一步步走过去。

    速度很慢,情绪也很不稳定,时而暴戾,时而悲伤,时而疯狂……

    直到现在,他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那是被压抑的怒气还有绝望,一旦爆发出来,会让他想要毁灭整个世界!

    “嗡……”

    每走一步,狂暴至极而又压抑无比的气息都会增加一分,在这份威势下,女主人连尖叫都发不出来,只是哭啼着摇头往角落挪去。

    她感觉自己喉咙仿佛被死死扼住!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窒息感快速来袭,让她一阵头晕目眩。

    “哒,哒……”

    江名步伐很小,很慢。

    但在女人眼里,他就是降临到人间的死神,每走一步,她就和死亡靠近一分。

    在江名前进过程中,背后第四个鼓包开启。

    “记忆剥夺!”

    他喃喃自语。

    旋即,低下头盯着那个身材臃肿的女人。

    在他眼神中有一种毁灭色彩!

    这时候的江名只能顺从,不能忤逆,否则任何阻挡在他面前的东西都会被他无情撕碎!

    “咻咻……”

    背后第四鼓包内一根根比发丝还要细的触手伸出,足有上千条。

    它们漂浮在空中狂乱舞动,就像被大风吹起的长发。

    “去吧。”

    他呢喃一声,细小触手迅速对着女人脸部包裹,顺着她鼻孔,双耳,还有脸上一些粗大毛孔穿进颅内。

    记忆剥夺,故名思议就是可以夺取对方记忆。

    这些细小触手在进入女人大脑之后,连接在她大脑皮层之上,也有一些深入大脑内部,开始读取记忆。

    “只要八个月以内!”

    他重生为异形只有半年多,不到八个月,他要知道这期间发生什么事。

    记忆剥夺开始!

    顿时,江名眼前就像是电影快放一样,迅速闪过一幅幅画面。

    在画面中,母亲和原来一样每日劳累,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父亲依然卧病在床。

    不过在自己重生两个月后病情开始加重,恶化。

    又过了不久,已经到极其严重地步,需要紧急手术。

    但是!他们家无力支付高昂手术费!

    母亲平时温婉的笑容不见了,每天以泪洗面,而父亲也在家等死。

    哪怕在这种时候,这对小夫妻还不忘冷嘲热讽!

    说是要死的人就死远一点,别死这么近,太晦气!

    母亲心力交瘁,无力反驳。

    终于,在一个寂静的夜晚,父亲嘴角带着笑撒手人寰。

    或许,他也觉得自己拖累了家人,死亡,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但对江名来说,这绝对是一种致命打击!

    “啊!!”

    “啊……!!”

    他如同一个受伤的野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发出痛苦哀嚎。

    声音悲呛,凄厉,他这时候多么希望自己能流出眼泪,痛痛快快大哭一场!

    但他是异形!

    狰狞而又恐怖的虫族!

    他的一生只有鲜血与杀戮,没有眼泪和怯懦!

    画面在继续,江名痛苦的抱着头,哪怕手指已经深深掐入掌心,也依然接着看。

    这时候,关键性一幕出现!

    他的一个同学,派人来给母亲一万元钱,让她尽快火化父亲并且安葬。

    这笔钱对于现在的江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她母亲千谢万谢感恩戴德收下这些钱,把父亲丧事寒酸办了。

    最后,因为操劳过度,晕倒被送进医院。

    到这里以后,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他背后记忆剥离触手缩回。

    “呵呵……”

    “哈哈……”

    突然,江名惨笑起来,古怪笑声听的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苏浩鹏!苏家!!”

    他身体不再颤抖,出乎意料的平静。

    慢慢站起身,抬头。

    “你还真是够狠,竟然连我家人都不放过!”

    “呵呵……哈哈……”

    他自言自语几句,接着大笑,状若疯癫。

    在一旁的女人就像看到一个魔鬼,开始嚎啕大哭。

    江名在画面里看到了黄胖子,也就是他死前给他抽问题烟的那个同班同学。

    他父亲死亡,最后出现黄胖子身影,而且,对方还是打着苏家的名义!

    也就是说,这一切又是苏浩鹏暗中指使!

    苏浩鹏会那么好心?

    根本不可能!

    换个外人或许会觉得江名有一个心肠好,家室又好的同学。

    但江名已经看穿了一切!

    就这样,在一间卧室里,一只异形在那疯疯癫癫,一会古怪大笑一会撕心裂肺哀嚎,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缩在角落哭哭啼啼。

    “苏浩鹏!”

    江名失魂落魄走出卧室,站到院子里。

    仰头看去,漫天乌云遮挡住明月和星光,天地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苏浩鹏!苏浩鹏!!苏浩鹏……!!!!”

    突然!他疯了一样不断咆哮这个名字,神色狰狞的恐怖!

    “轰!!”

    江名身躯一震,一股滔天杀意升腾而起!几乎将天上乌云震散!

    他再度咆哮,声音一句比一句大,带最后已经歇斯底里!

    “你们苏家!所有人!!都得死!!!”

    “轰!”

    他走出门外,两层小楼发生剧烈爆炸,门窗爆碎,几乎将整栋楼抛起!

    屋内一对夫妻被炸的粉碎,尸骨无存!

    这一下,村里闹腾起来。

    狗叫,猫叫,吵闹,人声鼎沸。

    报警的报警,救火的救火,不一会就有警笛声响起,随着红蓝两色警灯闪烁,警察来了。

    火光升腾起三层楼那么高,江名背对着村子,渐行渐远。

    耳边,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夜,冰冷无比!

    比之更冷的,还有江名的心!

    --------------------------------------------------------

    感谢埃德加爱伦坡和淫人老衲两位同学打赏,鼓掌撒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