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六十八章:死亡日记
    ,异形君王!

    夜空星辰闪烁,残月如钩。

    江名一路快速奔行,因为在郊区,又是深夜,就算跑到大街上也不会碰见什么人。

    嗖嗖嗖……

    耳边风声呼啸!

    “快到了。”

    他看了眼周围建筑,心里默默道。

    又过了几分钟,眼前一栋灰色两层小院出现在眼前。

    房子有些年头,看上去比较破败,风吹日晒雨林在上面留下不少痕迹。

    这就是死党罗明智的家!

    生命感知形态视觉,切换!

    扫了一眼,里边没有生命体存在。

    江名心头一沉!

    跳到院子内,还没等他有进一步动作,脸色就再度狂变!

    空气中充斥着一种他非常熟悉的信息素——尸臭!

    在森林里,异形全部以血肉为食,有时候会留下一些残留物,尸臭信息素他再熟悉不过。

    “还是没逃掉吗……”

    江名心中苦涩。

    旋即,化为滔天怒火!

    他神色狰狞的一步步前进,每一步落地,身体都会不自觉颤抖一下。

    门没锁,用发抖的手轻轻推开门。

    入眼一片狼藉,屋内摆设凌乱不堪,各种东西散落一地,就像被小偷翻箱倒柜过一样。

    尸臭越来越浓郁,源头就在里间卧室。

    江名突然害怕起来,不敢进去。

    每当想到自己最好朋友尸体出现在眼前,他就无法接受!

    犹豫,踌躇……

    脑子乱成一锅粥,最终,他强忍心中恐惧进入里间。

    果然,最怕看到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江名如遭雷击,呆立当场!

    在他眼前是一具呈现巨大化的尸体,从腐烂程度来看,死亡时间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

    生物死亡后,最初形态是僵硬,出现尸斑。

    然后过一段时间就像吹气球一样急速膨胀,这被称之为巨人观。

    再后来根据所处空间和温湿度,决定死后多长时间会出现全身软组织糜烂,腐化,崩溃。

    现在,罗明智尸体就接近最后一阶段,身上表皮已经开始烂掉,出现孔洞,不少蛆虫在上面钻进钻出,看上去极为恶心。

    江名身体忍不住在发抖!

    “啊啊啊……!!!”

    他发疯似得大叫起来!声音痛苦而又狰狞!

    过了一会,就像被抽干所有力气,他靠着墙颓然坐倒在地。

    “对不起对不起……”

    江名双手抱头缩成一团,不断悲嚎。

    他心中哀痛无比,想哭着发泄,但异形根本没有眼泪!

    恨!

    他好恨!

    他恨不得毁掉整个世界来为他珍惜的人陪葬!

    狰狞,扭曲,疯狂,歇斯底里……

    江名脸上神色变幻,站起身,虽然在发抖,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觉醒的修罗!带着滔天杀意降临人间!

    “苏浩鹏!!”

    他咬紧牙关,几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猩红色双眼红的深邃,仿佛可以吞噬一切!

    “吱~~”

    似乎感受到他痛不欲生的情绪,手臂上皇后抱脸虫轻叫出声,带着些疑惑。

    它不清楚为什么它们的王会有这种情绪,异形都是没有感情的生物,活着只为生存还有服务族群,根本没有私人感情。

    它不懂,也不明白。

    “呵呵……”

    江名惨笑,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皇后抱脸虫。

    “你当然不会知道,自己最亲的人全部死了,自己最珍贵的朋友也死了是什么感受。”

    仿佛梦呓一样,他喃喃自语。

    将视线投向罗明智床头,那里有一本日记。

    对方从小学开始就有写日记习惯,直到大学网络发达这种习惯还没丢掉。

    时间太久,上面落了一层灰尘。

    轻轻擦拭掉尘土,江名把它翻开。

    ……

    “2012年7月13日,今天是父母和妹妹尸体火化的日子,他们几天前出车祸去世,但肇事司机却跑了,到现在为止警察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废物!全都是废物!!”

    日记里只记载对罗明智非常重要的事,江名默然。

    “本年8月21日,我最好的朋友江名,死了!都说他是跳湖自杀,但我不相信!他肯定是被害死的!一定是!”

    “9月21日,我喜欢几年的女孩子突然约我明天出去,好开心。”

    “9月22日,今天终身难忘!晚上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吃饭看电影,她说累了要去酒店休息一下,最后发生关系。”

    “我以为我的爱情来了,但怎么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一个圈套!事后她打电话报警哭着告我弓虽女干!我弓虽女干你麻痹明明是你勾引我的!你就是一个婊.子!!臭婊.子!!”

    “我被抓了,在看守所蹲了几天,期间一直有人找麻烦,被人打了几十次,我蜷缩在角落,知道这一切肯定是有人幕后主使,苏浩鹏,呵呵……是你对么?”

    “9月28日,我被保释,竟然是苏浩鹏!果真一切都是他!他亲口告诉我江名是被他弄死的,他觉得对方死的太便宜,要和我玩到底。”

    “王八蛋!!”

    江名一口钢牙都快被咬碎!

    “嘭!”

    他猛的一拳锤在床头柜上,木质床头柜瞬间爆碎,成为破烂!

    狂怒!

    深邃的猩红色双眼微微闭合,再睁开。

    能使人灵魂冻结的冰冷杀意出现!

    他继续往下看。

    “10月11日,在一些人煽风点火故意宣传下,我有了弓虽女干犯这个外号,然而,同寝室那些兄弟相信我,很感动。”

    “11月24日,迫于压力,我辍学了。”

    “1月12日,辍学后我天天找工作,但这期间频频碰壁,连个刷盘子的都不要我,这时候我才知道,苏家势力和影响力到底有多大,不过没关系,我还有点钱可以自己做点小买卖。”

    “1月20日,我开了一家小商店,一切手续出奇的顺利。”

    “开业之后每天都有人来闹事,原来一切又是苏浩鹏在背后搞鬼!不到半个月商店已经无法维持,损失惨重!”

    “苏浩鹏你个狗杂种给老子等着!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杀了你!为自己报仇,也为江名报仇!”

    这里字迹很潦草,可以看出罗明智当时狂躁的心情,并且笔记本上有几个小孔,应该是发泄时笔尖用力时戳的。

    虽然日记平白直叙,但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暴怒和怨恨!

    江名强忍着即将暴走的情绪,又翻过一页。

    “2月7日,无法做生意,我买了一辆小推车自己做路边摊,卖点吃的,但没几天就被城管没收,并且因为暴力抗法被打一顿。”

    “苏浩鹏!又是他这个狗杂碎!”

    “这是我最后一点资产,一旦没了就什么都没有,我疯了,失去理智!拿过旁边一根尖锐钢管就冲上!”

    “惨败!苏浩鹏有备而来,他带了两个职业打手,把我双腿打的粉碎性骨折!”

    “送进医院,在做一些简单包扎之后,因为没钱支付医疗费而被赶出来。”

    “报警?自取其辱罢了!他们大多都只是权势的走狗!”

    “我回家,双腿被废,挤不上公交,也没有出租车愿意拉这么一个废人。”

    “爬回去!”

    “不算远,三公里多,呵呵……”

    “我不知道是怎么用双手爬回家的,路人异样的眼光还有指点,苏浩鹏不屑的眼神……这一切!都像尖刀似得把我整个人剁碎!”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和江名打了他一顿,后悔吗?不后悔!江名是我唯一兄弟,大丈夫有所为,做事岂能瞻前顾后?!”

    “后悔吗?后悔!我后悔当天为什么没有活活打死那个狗杂种!!”

    “身体残废,所有一切都没了!”

    “绝望!”

    “我自杀了!苏浩鹏这是你逼我的,如果能变成鬼!我一定会成为厉鬼索命!让你整个苏家为我们陪葬!!!!”

    “江名,我没本事给你报仇,一句话,来世再做兄弟!”

    日记结束。

    在末页,有三个用血写的字。

    苏浩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