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第一刺客女婿〕〔重生九零做大佬的〕〔许你一生岁月静好〕〔战血王座〕〔纨绔王妃莫胡闹〕〔魔尊重生后只想咸〕〔星际涅槃〕〔柳亦泽〕〔这个世界很危险〕〔苏温柔〕〔道极妖尊〕〔高雨霜〕〔于枫〕〔萧寒林洛然〕〔冒牌守护者〕〔慕归程沈倾抖音〕〔灵契之主〕〔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七十三章:合葬
    ,异形君王!

    隔壁别墅内,一名穿着宽松衣服的中年男人站在窗前,目瞪口呆注视江名。

    他从开始杀戮到结束,过程被此人全部亲眼目睹。

    震撼!

    石化!

    中年男人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心情。

    突然!江名站起身,扭头看了他一眼。

    “啪!”

    一声轻响,男人手一抖,手中瓷质咖啡杯掉地上摔碎,褐色温热咖啡洒在地面。

    他神色恐惧,踉踉跄跄倒退几步,最后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股寒气从脊椎骨冒出转眼间直达脑门,让他头皮瞬间炸起然后狠狠打个寒颤!

    冷!

    那眼神就像死神的凝视,一眼看来自己就像坠入冰窟!

    “它发现我了它发现我了……”

    男人嘴唇颤抖,不断重复这句话,脑子里乱成一锅粥。

    似乎想起什么,他惊慌的连滚带爬向卧室跑去。

    “逃不掉了。”

    站在修罗场中央,江名微微摇头。

    冷冰的眼神看着之前站有人的那扇窗户,眼神充满对生命的漠然。

    刷!

    他动了!

    江名身体化为一道幻影,携带着浓浓血腥气息迅速突进!

    风声呼啸,几十米距离转瞬即至。

    他站在别墅下仰头看着二楼落地窗,眼睛眨了一下。

    “噼啪!”

    一跃而起,身体短暂滞空手脚并用,爆裂的攻击让坚硬钢化玻璃窗瞬间成为漫天碎片!

    嗖!

    就像在空中借力一样,江名身体变换方向,直着向前冲进二楼。

    双腿微曲落地,然后站直。

    生命感知形态视觉一扫,别墅里只有一个人,确定位置后不紧不慢走过去。

    张星辰躲在卧室门后,浑身冷汗,体若筛糠,双腿就像抽风一样打摆子,怎么都止不住。

    他手中拿着一把袖珍黑色手枪,但就算这样也没能给他一点安全感。

    紧张,恐惧,怕到极致!

    家里落地窗碎掉声音,就像一锤狠狠敲在他心脏,让他片刻窒息!

    张星辰现在就希望那个怪物找不到自己,然后独自走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感觉是那么难熬,每一秒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而呼叫过的救援最少需要半个小时才能来。

    身上宽大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紧紧贴在身上,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应该,走了吧?”

    张星辰心中踹踹不安,脸上带着些希冀,忍不住从门后探出头看一眼。

    下一刻,他表情凝固在脸上,身体也随之僵硬。

    一只黑色异形出现在他眼前,异形双手放于膝盖弯着腰,半椭圆形头颅斜对着他,离他鼻尖只有不到十公分!

    “滴答。”

    一滴黄豆大小的汗珠顺着张星辰下巴滴到地上,他喉结滚动,‘咕咚’一声咽了唾液。

    这一刻他大脑一片空白,别说反应,就算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

    这时,他看到眼前这只异形嘴角向后扯了一下,似乎是在笑?

    怪物竟然会笑?!!

    “噗!”

    张星辰还没回过神,一根手臂粗内巢牙瞬间弹出将他脑袋贯穿!然后收回。

    强大冲击力让他脑袋猛的向后仰,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身体缓缓软倒在地。

    鲜血从头部那里往外蔓延……

    “希望你下辈子投胎长点记性,不该看的东西就别看。”

    轻飘飘留下一句话,江名转身离开。

    卧室,张星辰虽然已经死亡,但神经反射能力还残存,他死死睁着眼躺在地上,尸体一抽一抽。

    “该去那里了。”

    站在二楼破碎的落地窗前,江名目光遥遥望着远方。

    这里所有一切处理完毕,自然会有警察来收拾洗地。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

    江名在城市阴暗的角落穿梭,规避掉交警设置的快速摄像头和一些监控。

    市人民医院,到了!

    上次他一怒之下杀了张候,导致动静太大想要办的事情没办成,现在来解决。

    凌晨两三点钟,夜深人静。

    哪怕在医院,这个点走动的人也很少了。

    江名偷偷潜入进去,目标:太平间!

    这次他来是想把母亲尸体带走,和父亲合葬。

    农村都有土葬习惯,哪怕火化之后也讲究入土为安。

    “嘭!”

    一记手刀切在太平间管理员脖颈经他打晕,然后丢在一边。

    江名用颤抖的手打开储物柜,拉开速度很慢,很慢……就像怕惊扰到里边沉眠的人。

    下一刻,一副苍白而又安详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妈!”

    他痛苦的叫了一声,有种想哭的冲动。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无疑是一种巨大打击!

    父母被害病逝,兄弟惨死,重重打击让他心力交瘁。

    崩溃过,也疯狂过,但最终还是冷静下来。

    并不是他心智有多坚韧,而是异形那对生命和感情的冷漠在影响着他,任何感情,只要消失之后不在眼前就难以长存。

    异形记忆和他的记忆融合,异形天生残暴,没有感情可言。

    他还是人类时连只鸡都没杀过,现在杀人不眨眼,哪怕是无辜的人!

    这一切,都是异形那份冰冷性格在影响他!

    但是看到最亲近的人尸体出现在眼前,江名还是忍不住心中悲痛。

    就像几只大手在心中用力撕扯,疼的令他窒息!

    “我一定会为您报仇!”

    江名握紧拳头发誓,由于长时间冷冻,尸体就像一块坚冰,触感冰凉。

    他拿过一个黑色尸袋将母亲尸体装起来,抱着离开。

    一只异形抱着亲人尸体,穿梭在城市阴暗角落。

    孤独与黑暗将他吞噬,就像被整个世界遗弃。

    “到了。”

    一座孤零零小坟包出现在眼前,上面有一个花花绿绿的花圈。

    父亲的坟墓!

    江名把坟墓刨开,里边是一具漆黑如墨的棺材。

    黑夜中,不知名虫子发出诡异叫声,就像厉鬼在尖笑,一具棺材摆在眼前,换做普通人恐怕吓得魂都没了。

    但是他心中没有恐惧,有的只是痛苦,难以言喻的痛苦!

    棺材很凉,但江名的心更凉!

    将之打开,里面正中间安安静静躺着一个骨灰盒。

    他把母亲尸体放进去,父亲骨灰盒放于头部位置。

    棺材盖上,泥土重新将之掩埋。

    江名跪在坟前,双手无力垂在两边,神色茫然。

    “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心中痛苦,绝望,悔恨,撕心裂肺,各种情绪来回纠缠让他难以承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江名就像一只发疯的野兽,仰头,双手抱着脑袋歇斯底里咆哮起来!

    声音是那么凄厉,又是那么凄凉!

    没有希望,便不会再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