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醉卿十六年〕〔剑圣大魔〕〔一拳战神江宁林雨〕〔乔玉〕〔神罗行〕〔穿越后我成了带货〕〔江宁林雨真〕〔江宁和林雨真〕〔豪门战神〕〔姐姐保护好你的马〕〔从猎人世界开始的〕〔江宁林雨真〕〔顶峰战神〕〔食在大宋〕〔八荒战神〕〔东方战神江宁〕〔叶天秦清涵〕〔福运小农女〕〔朵朵的智能大佬也〕〔谍涯无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八十五章:苏浩鹏,好久不见
    ,异形君王!

    四层会议室里的人仿佛集体中了定身术,靠墙站着一动不动。

    “咕咚!”

    不知是谁紧张的咽了口唾液,本来不大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清晰可闻。

    气氛沉重而又压抑!

    在十几人充满恐惧眼神中,那只异形并没有跳下来,而是收回头颅站起身子转身离开。

    这些人长舒口气,擦擦额头冷汗,然后不约而同虚脱似得软倒在地。

    “来不及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金发老外声音颤抖,充满懊悔。

    本来这地下研究所要数四层防御最强,但没想到,这些怪物竟然把位置隐秘而又独立的武器控制机房给毁了!

    这说起来还要归功于异形的视觉,对人类来说隐秘的东西,在异形视觉下一览无余。

    这样一来,那些大功率激光武器完全失去作用,只能靠人类手持枪炮反击。

    但对怪物大军来说,这些不过是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现在,在他们眼中无穷无尽的怪物将这里包围,而这些人已经没有力量去反抗……

    心如死灰!

    靠墙坐在地上仰头茫然望着天花板,绝望,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江名在明亮的走廊缓缓前行,长长尾巴随意甩动,蟒蛇异形和几只浑身漆黑油光水亮异形跟在他身后。

    “在这里吗?”

    站在一扇合金门前两米处,他低头自语。

    前三层肃清完毕,四层也就剩这最后一个房间。

    通过生命感知视觉,看到里边有十几个人。

    希望,他要找的人就在此处!

    眼中出现一抹厉色,命令异形用酸血把门腐蚀掉,迈步走了进去。

    “啊!怪物进来了!!”

    “我悔啊,我会为什么要答应你们的条件!要不然我现在肯定逍遥自在活的好好的!!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

    “救命啊,谁能救我出去我愿意把自己一切财富给他……”

    “呃……!!”

    房间内响起七零八落的惊恐尖叫,哭喊,有两个欧美面孔中年妇女一口气没上来晕了过去,身子一歪躺在地上。

    江名冰冷视线扫过,刹那间空气仿佛凝固了!

    这些人声音戛然而止,不由自主头颅后仰屏住呼吸,脸上被恐惧所占据。

    “呼……”

    空气发出一声呼啸,就像是冬天寒风席卷。

    冷!

    这一刻十几人如同置身冰窟,每一个汗毛孔都在往体内涌进寒气。

    然后他们感觉到强烈窒息,脸色涨红呼吸困难,双手不自觉摸上脖子。

    一眼!江名就看到瘫软在地上的苏浩鹏,跟个受惊的鹌鹑一样神色惊慌害怕,身体瑟瑟发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名站在门口突然大笑起来,双手环胸,笑的前仰后合极为夸张。

    笑声里边隐藏有太多东西,张狂,暴戾,苦涩,仇恨,痛苦……

    多到他自己都分不清!

    这一下,里边十几人彻底呆住了。

    眼前这浑身黑色的怪物竟然会像人一样大笑???

    在恐惧的同时,还多了一份毛骨悚然,刹那间他们头皮发麻鸡皮疙瘩起一身。

    “呜呜呜……救命救命啊……”

    一只异形在门口怪笑,屋子里十几人却缩到一个角落失声痛哭,有的连鼻涕泡出来了。

    场面一时间极其诡异。

    这些人身居高位,见多识广,但也没正面接触过异形这么恐怖的生物。

    在江名那暴虐无比气息影响下,失态只是常事。

    他一步步前进,速度很慢。

    但在那些人看来却是死神在接近,他们哭喊声更大了,拼命往角落里挤,哪怕只是远离江名一丝一毫也行!

    他来到人群前方一米多的地方,接近三米身躯看上去很高大。

    江名低头,嘴角微微向后扯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

    “苏浩鹏,好久不见。”

    他看着对方,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很轻,不过在对方听来每个字都像是一颗炸弹,炸的他头晕眼花!

    房间里又陷入短暂的安静,那些人停止哭喊,眼神呆滞,愣愣的看着江名,又看看苏浩鹏。

    来回扭头打量,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苏浩鹏脑子混混沌沌,一个怪物会说话已经是天方夜谭了,然而还能准确叫出自己名字?

    除了难以置信还是难以置信,回过神来,他惊慌的结结巴巴开口道:“你,你你……你认识我?”

    “啧啧……”

    江名吧唧吧唧嘴,摇摇头,伸手抓着苏浩鹏衣领,就像捏小鸡仔一样把他提出来。

    “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江名,你不记得了?”

    江名声音低沉,头颅斜着与他对视,不一会就吓得苏浩鹏尿了裤子。

    一股尿骚味传出,他双股战战头皮发麻。

    “不不,不可能!江名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我亲眼看着他尸体火化的,怎么可能不可能……”

    苏浩鹏一副失魂落魄样子,但忽然间发疯似得大吼起来。

    他神情激动,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起,五官都开始扭曲。

    “拜你所赐!”

    江名咬牙切齿,声音变得阴森无比。

    突然他剧烈咆哮起来:“我能变成这样一切都是因为你!!”

    “嘭!”

    犹如扔破娃娃一样将之丢出,对方身体狠狠砸到墙壁上,然后摔倒地面。

    “啊!!噗……”

    苏浩鹏疼的身体不断蠕动,惨叫出声,他骨头被摔断几根,张嘴就吐出一口鲜血。

    “放心,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的,我可是有些‘礼物’要送给你。”

    江名不紧不慢走过去,在礼物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无声无息,背后第四个鼓包开启,万千比发丝还细的触手伸出,顺着苏浩鹏鼻孔和耳朵钻入颅腔,连接大脑皮层。

    记忆剥夺!

    有些事还是要弄清楚,比如自己父亲怎么病变那么快,完全不合乎常理。

    凡是与自己亲人朋友意外过世有关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苏浩鹏就是罪魁祸首,直接读取他的记忆所有一切都无所遁形。

    这些事牵连多少人,就要死多少人!

    江名缓缓闭上眼睛,遮挡住阴冷眼神。

    眼前画面飞速闪烁,就像是电影快放,自己去世后苏浩鹏所做的一切都暴露无疑。

    “该死的东西!!!”

    不多时,他身体颤抖起来,双手不自觉握拳,锋利指尖刺破体表鳞片,绿色酸血溢出。

    原来,这一切都是苏浩鹏结合一家医院主治医师搞的鬼。

    父亲虽然没什么致命病情,但慢性病小病不少。

    而那个医院则刚好有一个医疗下乡免费体检活动,那个主治医师以此为名让父亲做一个全面体检。

    父亲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加上体检后那医生又把病情从严从重说,就七七八八多开了几幅西药。

    连买代送,那些药差不多够吃半年,而送的那些美其名曰活动期间福利。

    看着医生那虚伪的嘴脸,还有眼神中对金钱不加掩饰的贪婪,江名杀意肆虐的同时直欲作呕。

    恶心!

    一个医生没有医德,那么就和刽子手没什么区别!

    那几幅药没什么,混着吃也没什么,但结合父亲身体和病情,那么就是催命毒药!

    吃了之后刚开始身体快速好转,父亲还高兴的专门去谢了那个医生,但是一两个月之后就快速恶化!

    速度快到令人措手不及!

    再然后,药还没吃完就去世……

    母亲懂得不多,父亲刚开始身体那么好她看在眼里,只以为是父亲身体又出现变故,到医院那个医生一通专业术语忽悠,也就给打发了。

    “好人不长命,好人不长命啊……”

    江名痛苦的睁开眼,他不知道,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个社会有这么多令人厌恶的存在。

    人性的虐根,难道就真的无法摒弃?

    “既然如此,你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他眼神重新恢复冰冷,里面杀戮之意难以抑制。

    仿佛,又在预示着一场腥风血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我的孝心变质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真的是正派〕〔万族之劫〕〔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