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女帝要成神〕〔我第二人格是大佬〕〔狐狸王妃有点拽〕〔万界毒尊〕〔夫人你人设崩了洛〕〔你当像勇者翻过群〕〔位面氪金之旅〕〔梅府有女初成妃〕〔我不是真的想惹事〕〔穿书后大佬每天都〕〔不会剑术的柔道不〕〔我穿成了修仙界稀〕〔绝世战神〕〔至尊神医〕〔王妃对反派一见钟〕〔开局相亲反套路奖〕〔全世界只有我知道〕〔神秀之主〕〔心魔种道〕〔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九十一章:杀该杀之人,做该做之事!
    ,异形君王!

    江名一步一步向这些医生护士接近,说话声音不大,却宛如恶魔低语。

    异形这种恐怖生物露出狰狞而又残忍的笑容,任何一个人看到都要为之胆寒!

    “啊!!有怪物啊……”

    “快跑快跑,我腿软跑不动了谁拉我一把啊,求求你们了……”

    “草泥马滚!自己要死别拉着我!”

    尖叫,哭喊,一瞬间三四十人骚乱起来,然后做鸟兽散。

    在他们看来江名就是死神的化身,每靠近一步,自己就离死亡近一分。

    他们逃之夭夭,不过有几个惊吓过度晕了过去,也有吓得双腿酸软,明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但双腿就是不听使唤,瘫在地上怎么也动不了。

    声音带着哭腔哀求,双手抱着其他人大腿让之帮忙,但是却被一脚踹开,大声咒骂。

    人情冷暖,此刻尽显无疑。

    “不过逃也没用,因为是逃不掉的。”

    江名边走摇头,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刷刷!!

    凄美厉光闪过,几颗圆滚滚头颅砸在地上,他们无一例外双眼爆睁,带着难以置信和恐惧。

    几股鲜血就像喷泉似得从颈部冲出,旋即身体软倒在地。

    “贪婪,欲.望,永无止境的沟壑,好好做个人不好吗?”

    他低头看着走廊几具无头尸体,从中穿过,摇头叹息。

    话语收敛,抬头……

    猩红色双眼冰冷暴戾,不带丝毫感*彩,紧接着一股毁灭性气息散发,杀机如寒风萧瑟卷的空气涌动。

    嗖!

    江名动了!双腿弯曲迅速突进,来不及跑远的几人被追上。

    寒光闪烁,血腥弥漫!

    几声凄厉惨叫,然后了无声息。

    “滴答,滴答……”

    他身后三米多长尾巴如蝎尾一样弯成勾状,尾尖不停滴落鲜血,在地上绽放一朵朵血花。

    身影一模糊,江名再度冲了出去。

    就像猫捉老鼠,以他的实力对付这些人完全没有悬念。

    大门被关上,一层只有这一个出口,其它地方窗户都是一整块的那种钢化玻璃,而之前江名在二层楼梯入口处,这也导致他们不能上楼。

    这些人完全崩溃了,他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怪物,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杀!

    逃无可逃,已经成为瓮中之鳖!

    医院外,这时候正是傍晚下班高峰期,道路上车来车往,行人如织。

    突然,医院里响起几声惨叫!

    声音撕心裂肺,仿佛见到什么惊恐至极的事!

    有好事者停下脚步,面带疑惑看着大门紧闭的医院。

    这一声就像拉起惨剧帷幕,尖叫,求救,哭喊,哀嚎……

    声音不断从里边传来,也吸引越来越多人观看。

    这时,天朝人爱凑热闹的特性显露无疑,看到这里有大堆人,一些不明所以的行人也走过来。

    或是站在台阶上,或是站在道路两边花坛,或是坐在电动车上,都扯着脖子往里瞅。

    人群不知道里边发生什么事,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嘎吱!”

    有好事者前去拉了一下卷闸门,发现并没有锁住,只是关上而已。

    那人眼珠子一转,嘿嘿笑着伸手招呼朋友想进去凑个热闹。

    “哎门没锁啊,要不进去看看?”

    “别了吧,里边肯定是有人在闹事儿,听声音动静还不小,这进去万一被误伤怎么办?”

    “大枪说的是,别没事找事。”

    他想去,但几个同伴明显有顾虑,里边又是惨叫又是哀嚎的,弄的他们头皮发麻汗毛倒竖,指不定场面多血腥火爆呢,这进去要是受伤了划不来。

    “哎我说你们胆子怎么那么小啊?就站边上看看而已,里边的人还能吃了咱们?要里边真出事进去拍些照那可是一手资料,到时候发到微薄或者朋友圈,说不定还能增加一些粉丝呢。”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门口那人嘿嘿笑着劝道,说着就把卷闸门往上拉。

    而其他路人虽然不敢进去但也想看个究竟,都站在那怂恿。

    “小伙子干得好,快把门打开让大家看看里边怎么了。”

    “要我说啊肯定是有病人来闹事,这家医院名声在这一片可臭了,你们是不知道……”

    人群开始起哄,也有一些拐着菜篮子的大妈站在人群中,一脸严肃趁机对身边人唠嗑,添油加醋。

    本来这家医院就是吸血鬼性质,在大妈们口中更是成了魔窟。

    不一会,就响起成片‘原来是这样’‘那也太不是东西了’‘这不是坑人吗?’的惊呼,人群义愤填膺。

    卷闸门眨眼间就被拉起膝盖高,这时候,里边突然传出一道冷喝!

    “擅入者,死!”

    声音就像从地狱传来,冰冷中带着无尽暴戾!

    门口那人闻言身体一僵,感觉就像在冬天被一盆冰水浇了个透心凉。

    他脸色骇然‘蹬蹬蹬’后退几步,一脚踩空从三层台阶上四仰八叉摔下去。

    “嘭!”

    突然,一声闷响从医院里边传来,将外面看热闹人群下了一跳,并响起几声女人尖叫。

    医院一层玻璃窗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身体紧紧贴在上面。

    他应该是被巨力砸在玻璃上,坚硬的钢化玻璃以他头部为中心出现细密裂纹,然后跟蜘蛛网一样向四面八方蔓延。

    此人满脸满身鲜血,面孔正对外面人群,双眼爆突,恐惧而又扭曲的脸庞看上去有些狰狞。

    他脖子有一道致命伤口,血肉翻卷,沾满鲜血的双手按在玻璃窗上,然后身体无力垂下。

    玻璃窗被两手拉出长长血迹,两个血手印是那么清晰。

    惊恐,骚乱……

    眼看着里边都出人命了,一些人连忙打电话报警,有怕事的低头匆忙离开,也有好事者赶紧拿出手机拍照录像。

    医院里弥漫着浓郁血腥味,已经盖过消毒水味道。

    一楼杂物间,没有窗户长宽不过三四米,用来放置一些扫把垃圾斗之类的东西。

    “就剩你一个了!”

    江名站在门口看着角落蜷缩的人,语气森寒!

    那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矮胖秃头,名叫王阳。

    就是这个人!通过对药物调整让自己父亲发生病变!

    这一刻,他心中仇恨如火山里岩浆汹涌!直欲喷薄而出!

    “啪!”

    一声脆响,江名把几支玻璃瓶,小拇指粗长药水打开,然后拿出注射器。

    在王阳难以置信的神色中,注射器缓缓往上拔把药水吸干净。

    “不不不不……不,不……”

    王阳蜷缩在角落双脚蹬地不断向后退,不过背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他双手抽风一样不停摆动,几乎是哭着喊道。

    眼前这个怪物手中拿的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西药,随便一中和就是剧毒!

    这一刻,他根本没想过为什么这个怪物会懂药理,为什么能弄到这些药,他大脑已经停止思考一片空白。

    不过当看到江名手中又出现一盒红色胶囊时,他彻底惊呆了,眼睛死死瞪着那盒药屏住呼吸!

    “嘶!!”

    反应过来后他倒抽口冷气!

    王阳一骨碌爬起来跪在地上开始磕头求饶。

    “不要这样,不要……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求你放过我吧,以后我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干那些丧尽天良的事了。”

    也不管眼前黑色怪物能不能听得懂,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哭啼啼哀求。

    “这头磕的真没诚意,连声音都没有。”

    江名讽刺两句,弯着腰,椭圆形头颅斜对着王阳昂着的头。

    猩红色双眼蕴含无尽仇恨,残暴,仿佛连世界都可以颠覆!

    “想做人?下辈子吧!!!”

    他猛的咆哮一声,红色胶囊被他拆开露出里面粉末,整盒胶囊的粉末都被他塞进王阳嘴里!

    拿过一个矿泉水瓶,拧开口子对他一通乱灌。

    “咳咳,咕咚,咕……咳……”

    对方被呛得鼻涕都出来了,不停有水从嘴巴两边溢出。

    脸上带着残忍笑意,江名手中注射器针尖朝天微微挤了挤,一些药水被挤出,顺着针尖流下。

    他突然把注射器反过来,一把对着王阳肥胖脖子扎进去,然后整管药水注入他体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江名动作下,对方突然发出杀猪般惨叫,手脚并用疯狂挣扎起来。

    随手把空掉的注射器扔到一边,看着地上矮胖身躯打滚,翻腾。

    “啊啊啊我和你拼了!”

    王阳肥胖脸庞扭曲的恐怖,一下子爬起来冲向江名,这时候他心中只有疯狂!

    江名注射那些药水综合起来是神经性剧毒,必死无疑,再加上红色胶囊作为药引,就算现在立刻拉去洗胃换血也来不及了!

    “啪!”

    空气炸响,江名身子未动尾巴化为幻影随意一甩,王阳肥胖身体倒飞而出,狠狠砸在墙上。

    “你曾经给别人带去的痛苦,接下来,你也该享受一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站在门口双肩抽动,笑的前仰后合,声音大的在医院外面都能听到!

    猖狂,暴躁,悲惨,歇斯底里!种种情绪夹杂在其中,听上去既可怜又变.态。

    “嘭!”

    看着嘴角吐血,在地上打滚的矮胖身躯,江名重重关上杂物间门。

    里边,只剩王阳一声高过一声发疯似得惨叫,还有绝望哀嚎!

    江名最后环视一眼这所医院,转身离开。

    古人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从小他就有一个侠客梦,不过被现实摧残,只能掩藏在心底。

    现在他重生为异形,有这个能力了。

    看不惯的,杀!

    极其厌恶的,杀!

    杀该杀之人,做该做之事!

    他觉得对那就是对!他觉得错那就是错!

    他想杀就杀,想放过就放过。

    世俗,礼法,名誉,这些东西已经不能约束一只异形。

    所以,一切随心所欲!

    这,就是江名!

    异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林平李静名字〕〔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