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娱乐之我真的不想〕〔第一刺客女婿〕〔重生九零做大佬的〕〔许你一生岁月静好〕〔战血王座〕〔纨绔王妃莫胡闹〕〔魔尊重生后只想咸〕〔星际涅槃〕〔柳亦泽〕〔这个世界很危险〕〔苏温柔〕〔道极妖尊〕〔高雨霜〕〔于枫〕〔萧寒林洛然〕〔冒牌守护者〕〔慕归程沈倾抖音〕〔灵契之主〕〔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异形君王 第九十四章: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异形君王!

    那对情侣躺的地方很显眼,这是江名刻意为之。

    不消片刻他已经来到酒店墙角,扭头四下观望,没有人和监控。

    嗖嗖嗖!!

    这次他没有攀爬,而是踩着酒店墙壁上固定的空调室外机,在它们之间来回跳跃,呈z字形向上接近。

    “就是这间!”

    江名站在酒店809号房空调室外机上面,用生命感知视觉往里边看。

    酒店前台那个美女之所以清楚记得这个房间号,是因为那个女人本身长的不错,而开房时又是两男一女三人,所以印象比较深。

    房间确定,人数也对,打开窗户他悄悄潜进去。

    套房大床上,三个人不着寸缕大被同眠,女的在中间,男的在两边。

    “嘭嘭嘭!!”

    接连三下将熟睡中的三人挨个打晕,江名一把掀开被子,将被子扔到地上。

    顿时,一具成熟丰腴,凹凸有致,浑身散发诱惑气息的女人酮体暴露在他眼前。

    视线自动忽略两边男人,他拉着那个女人一条胳膊,将之扛到肩膀上,然后从打开的窗户跳下去。

    这次是顺着酒店外大腿粗排水管滑下去,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对付这个女人,江名自然有其办法。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对方应该是有轻微洁癖,既然这样,那阴暗肮脏潮湿,到处都是粪便的下水道是个好去处。

    冷笑一声,就近打开一个下水道阴井盖,扛着这个女人钻进去。

    在里边七拐八拐,远离酒店将近一公里才停下。

    “嘭!”

    江名把肩上浑身赤.裸的女人扔到地面,然后将特意准备的布条蒙上对方眼睛,又用绳子把她双手反绑在背后。

    过程中,昏迷中的女人嘤咛一声,有转醒迹象。

    “秦玉玉!”

    他语速极快的爆喝一声,将本来就快醒来的女人惊醒。

    秦玉玉躺在地面狠狠打个冷颤,硕大如玉碗倒扣的胸部剧烈晃动,身下潮湿而又粘滑的冰凉触感,让她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自己不是在酒店里和两个男人嗨皮,伺候的他们很舒服,自己也拿到不菲报酬,最后在一起睡觉么?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眼前一片黑暗,脑袋混混沌沌。

    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突然秦玉玉脸色狂变!

    双手被绑了!

    如果是平时她不会这样,捆绑游戏她玩过很多次,但现在不同,双眼不能视物,双手被反绑,而且……

    而且周围是什么味道?酸臭恶心,就算是垃圾场味道也不过如此吧?

    下水道空气冰冷潮湿的刺激,让她清楚感觉到此时自己光溜溜什么也没穿。

    作为一个有洁癖的美女,光着身子躺在一个肮脏无比的地方,只是想想就让她头皮发麻,浑身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秦玉玉感觉自己就像要爆炸了!

    “啊!!!!”

    刺耳至极的尖叫声从她口中发出,她神色惊慌坐起来,反绑在背后的双手使劲扭动,想要挣脱束缚。

    突然,她感觉脸上痒痒的,就像有无数发丝在扫动,她下意识来回晃动头颅躲避。

    江名站在那冷冷注视着她,背后记忆触手伸出开始读取对方记忆。

    画面飞速闪烁,一切缘由都像拂去尘埃的古书,完全展现在他眼前。

    而秦玉玉感觉自己灵魂仿佛被剥离出来,毫无遮掩呈现在其他人面前,所有秘密都无所遁形。

    “你会为你的贪婪付出代价!”

    江名咬牙切齿,猛的缩回万千发丝粗细的记忆触手。

    “你你,你是谁?你想……想干什么?”

    秦玉玉一脸惊骇欲绝,声音颤抖发问。

    “我是罗明智的朋友,你做的很好,让他背负骂名,忍受世人白眼,你说我该怎么折磨你呢?”

    江名阴阳怪气,说着用手指敲敲旁边下水道金属管子,发出‘叮叮’清脆的金属交鸣。

    他看看空无一物的地面:“我这里有老虎钳,手术刀,绣花针,辣椒油,食盐,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

    “你说我是把绣花针插进你的手指脚趾指甲缝,然后狠狠往墙上撞!还是直接用老虎钳拔掉你的指甲。”

    “亦或者,你喜欢锋利的手术刀在你身上开几个口子,然后在上面撒上辣椒油和食盐呢?”

    “哦对了,我这里还有一条蜈蚣,让它顺着你的耳朵爬进大脑,然后一点一点把大脑啃食掉也是个不错选择。”

    江名语速很慢,嘴里这几种东西他一个都没有,只是吓唬对方而已。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每说出一个物件名称,秦玉玉身体就抖一下,脸色难看一分。

    到最后,已经是体若筛糠,面无人色!

    “我我我……我……”

    秦玉玉被吓得哭哭啼啼,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苍白脸庞流下,我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没有狡辩,在清醒状态被读取记忆,她知道对方已经了解她的一切。

    “那么,可以开始了吗?”

    江名弯腰轻声说了一句,故意让脚步发出声音,慢慢接近她。

    纵使声音很轻,但每一步在秦玉玉听来就像是炸弹一样,不断在她脑海轰鸣。

    “第一步!就先把手指脚趾指甲缝插满绣花针,然后狠狠撞在墙上,再用老虎钳拔掉指甲盖!”

    他声音一变变得阴森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说着,用冰凉指尖轻轻触碰一下秦玉玉右脚拇指。

    “啊!!!!!!!!”

    突然,对方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然后就像发疯似得手脚并用往后退,嘴里不断发疯似得大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本来是在轻微啜泣,在江名碰触下变成嚎啕大哭,直哭的泪如泉涌,死去活来。

    在江名语言攻击下,秦玉玉微弱防御瞬间崩溃!

    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一个普通人被绑架,失去行动自由和视觉,再加上做过亏心事怕被报复。

    这些加起来,配合着巧妙语言,很简单就能让对方彻底崩溃。

    更何况,对象还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哦当然可以不碰你,前提是你要把你所做的一切都说出来,否则我不介意你享受一下‘乐趣’。”

    江名不紧不慢说道,在乐趣两字加了重音,继续给对方施加心里压力。

    他右手拿着一个手机,打开背后手电筒,然后进入录像页面。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求你放过我……”

    秦玉玉如小鸡啄米般狂点头,哭哭啼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我真的是正派〕〔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林平李静名字〕〔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万族之劫〕〔穿成权臣的心尖子〕〔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