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巅峰赘婿〕〔天武僵神〕〔傅爷怀里的假千金〕〔邪王,你家王妃不〕〔至尊翁婿〕〔无敌王婿〕〔亿万富翁见到窝囊〕〔男主叫秦枫有个干〕〔窝囊女婿〕〔最佳女婿〕〔瘸子女婿〕〔第一章龙归故乡秦〕〔天啊!我变成了龟〕〔至尊倒插门〕〔第一章是龙归故乡〕〔山青故事〕〔第一豪门周天李若〕〔赘婿周天〕〔我能看见决赛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暴君的闺女四岁半 第46章 巾帼不让须眉 .
    !

    云启国国君苏俞,坐在左边的矮脚桌边喝着美酒,一双如鹰般的眼眸玩味的看向那边闹事的两个女人。

    “都说沧澜国国君苍刑夜,杀伐果断,怎么连自己的后宫都治不住,哪像在我们云启,根本就是男人的天下,女人还能上桌吃饭?”

    “云启国主,你这话我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女人怎么了?在我们蛮荒,女人可是关系着子嗣能不能延续下去的关键人物,那是有功劳的!”

    九儿好不容易被她皇帝爹爹拉开,一身的锦衣华服已经被撕破了,小脸蛋也被八公主苍如雪给抓破了,当她听见蛮荒王的子嗣轮之后,忍不住转过头看了他几眼。

    这话听着像是在反驳云启国君,可是咋听的那么别扭呢?似是把女人当成了生孩子的母鸡。

    “哟,这位小公主脸都被抓破了,衣服都被撕成这样了?真可怜,那位八公主也太厉害了吧?”

    九儿刚刚转过头,看着她娘亲,谁知道她身后的蛮荒王又发言了,瞬间就让小九儿很不爽的转过身,双手掐腰瞪着他。

    “你眼神没问题吧?我可怜?你好好睁大眼睛看看那位的情况!”

    蛮荒王陈枭闻言,尴尬的笑了笑,拿着一只烤羊腿就狠狠的撕了一口嚼着,身体本能的倾斜,看向那位八公主,瞬间吓的他嘴巴里的肉都掉了下来

    我的老娘唉,太恐怖了吧?那位八公主全身上下都衣服无一完好,就连那漂亮点小脸蛋也是满脸都抓痕,简直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这么一比较的话,九公主洛九九的情况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陈枭咽了口唾液,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对着洛九九就竖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啬的夸赞道,“这位九公主真乃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有我们草原女儿的豪迈,厉害!”

    噗嗤——

    九儿本来心情很不好,但是还是被这个蛮荒来的大老粗给逗笑了,现在她倒要看看,大猪蹄爹爹会怎么处置这件事情。

    洛云柳冷冷的盯着窝在皇帝怀里的苏贵妃,哼,装柔弱谁不会啊?只是现在的她不屑这么做。

    “皇上要管理你的后宫,云柳没有意见,只是以后莫要把狗放出来咬人了,还有,我不是你众多后宫的一位,不要拿那些枷锁来找我晦气,九儿我们走。”

    “嗯,娘亲!”

    众目睽睽之下,洛云柳弯腰抱着九儿就走出了大殿,留下了一脸莫名其妙的苍刑夜,他刚刚有说什么吗?

    苏梅儿窝在皇帝怀里抽泣,哭的楚楚可怜,梨花带雨,完全将柔弱发挥的淋漓尽致,她的眸光瞥向门口等那抹纤细的人影,一道寒光一闪而逝。

    哼,跟她争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御花园内,九儿与娘亲坐在亭子里,两个人互相抹着药膏,“干嘛去招惹八公主,她可是出了名的凶残丫头,你惹了她,她肯定会整死你的!”

    九儿抬起稚嫩的小脸,看着一脸认真,正在帮她上药的娘亲,不解的问,“那娘亲呢?明知道苏贵妃有太后撑腰,还是皇帝爹爹心坎里的人,你怎么也沉不住气,跟她打起来了?”

    御花园内,腊梅散发着幽幽清香,使人的心绪得到了缓解,洛云柳轻轻的把最后一点药膏抹在九儿的脸蛋上,沉着一张脸说道,“本来你们两个孩子打闹,娘亲不便插手,但是那苏贵妃想要从背后偷袭你,娘亲怎么可能放过她?要不是你爹爹拦着,娘亲一定跟她死磕到底了!”

    噗——

    九儿被娘亲那坚定而又搞笑的表情给逗笑了,这么认真又护犊子的娘亲,真是让她刮目相看,感觉一夜之间,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或许这就是大家所说,女子本弱,为母则钢的道理!

    两人手拉着手,准备顺着御花园的鹅暖石小路抄近路出宫,这不才刚刚走到荷花池附近,就看见许多宫女太监从慈安宫的方向跑了出来,而且每个人的神情都是慌张和恐惧。

    九儿忙松开娘亲的手,跑到一棵桑树下拦住一名小宫女,紧张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身穿绿衣的小宫女,最多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只见她拉着九儿的手,瑟瑟发抖的盯着她猛看,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口齿不清的。

    “快跑跑跑苏贵妃的母亲借着贺寿来慈安殿刺杀了太后,关键时刻是太子殿下冲出去救了太后娘娘一命!”

    太子,救了太后?

    这什么戏剧性的转折?对了,上次她帮皇后娘娘看过面相,她的子女宫泛黑,很明显太子将会遇到危险,只是她记得有给过他平安符,只要带着这个,就能护他一命。

    宫女和太监们还在奔跑,九儿去而复返,又来到了慈安殿,刚跑进去就看见太子倒在地上,他脖子上的那个三角形符咒已经化为灰烬。

    如此也算是,救了他一命了

    “混蛋,你为什么要救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你突然跑出来,我肯定就一次得手!”

    苏梅儿母亲的声音很尖锐,脸上的妆容好无血色,此刻她正伸出十指,朝太后袭击而去。

    “我杀了你,杀了你我就是太后了”

    屋子里还没走的宾客,无不为眼前所看到底感到惊讶,苏贵妃的母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嗜血?

    苗皇后将太子殿下护在自己的身后,一张脸已经被吓的花容失色,却听见自己儿子说的话。

    “母后,你上次给我的平安符就在刚刚,已经变成了飞灰,那么好的东西您从哪来的?”

    几十个护卫闻讯赶了过来,可是当他们看见那阴森恐怖的国丈夫人之后,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九儿站在门口,顺手从旁边的矮脚桌子上拿了一把瓜子悠闲的磕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如果你够仔细,就能发现那味道完全是从国丈夫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鸦鸦——

    九儿的布包口袋里,传来几声很难听的声音,甚至还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东西在里面挣扎。

    小家伙伸手一把将那只不安分的乌星鸟给抓了出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瞪着它,威胁道,“还嫌今天的寿宴不够热闹吗?在动,就扒光你的毛!”

    圝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