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18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
    流光易逝,叶落知秋,时间携着无法挽回的人事,已奔赴东流而去,转眼已又是一个秋了。,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此时亦是高子玦随着南宫青云启程赶往安阳后的第二个月,眼下便快到安阳城了。

    他此次前往是奉当今圣上,也就是他的二哥高子阳之旨接返先帝幼子高琰。这几个月,高子成的后事已经料理妥当,但他心中却时常隐隐作堵

    在他们一众兄弟中,大哥高子成是自己最为敬佩的,他不仅文韬武略还心怀仁义,实为圣君。况且所谓长兄为父,虽说他两兄弟在年岁上相差甚多,但他大哥却是待他最好的那个,他虽平素里不善言辞,少言寡语,但大哥在他心中的分量确是举足轻重的。

    现如今,二哥高子阳登基,是他万万也想不到的结果,二哥虽手握重权,但他那残暴无道的作风也是人尽皆知的。可令高子玦有些刮目的是,自二哥登基后,竟一改往日那般模样,让所有人皆是出乎意料,不论是将一时间动荡不安的朝政治理得井井有条,还是对大哥后事的体面稳妥处置,甚至到安置大哥后宫的众多妃嫔夫人等都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这让他不禁讶异,这么多年来,他曾经认识的那个二哥高子阳和现在的圣上是否真是同一人

    可即便二哥如今如此励精图治,一改往日作风,高子玦也无法完全不对高子阳有所怀疑。他虽始终不信父亲和大哥的离世皆同二哥有关,不信这同胞手足之情会因为争夺皇权而泯灭。但眼前的种种巧合又不断地提醒着他,事情并非如眼前所见这般简单,事实真相可能就潜藏在风平浪静的表象之后。

    正沉浸在整理思绪中的高子玦,被马车外突如其来的打斗声一惊,撩开帘子,只见青云正和一伙山野强盗纠缠打斗,这区区几个山林小盗,自然不是青云的对手,他好奇地是,究竟是何人竟让青云亲自出了手。

    他观察了不一会儿,便有了答案,原来是一个体型单薄,手持装满药草的竹篮的女...医者,那女子似乎并不为四周打斗所扰,正有条不紊地拾起散落在地的药草,脑后的发髻因为这突发事件已显凌乱。

    待青云解决完那伙人,急急跑向那人,开口道:“姑娘可有受伤?”

    “承蒙公子相救,并未受伤。”这姑娘双颊红云暗生,可目光里仍是波澜不惊状。

    “那便好,说来你我二人也是有缘,竟再次相遇了,此次实为有幸得见姑娘真容。不知南某可否唤姑娘一声阿安?”青云嘴角微挑望着强装镇定的她。

    “你怎知道我名字里带一个安字?”她的脸越发红了,似是因为第一次被除家人以外的人这样亲密地称呼。

    “要究源头的话,那今日见你便算第三次了,说来话长,不知阿安你此番可愿赏脸让我送你一程?”

    阿安颔首,尽量让自己不乱了方寸,跟着青云上了马车

    一旁看热闹的高子玦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女子竟是青云认识的,他低头笑笑,看这样子青云似乎对她颇为上心,难道是这铁树开花,春天到了?

    不知为何,此时高子玦脑海里突然出现那张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脸庞,嘴边呼之欲出的名字,让他的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隔着数载的空白岁月,竟然也会让自己不禁有些心乱?

    另一边的安阳,青羽的生活在小琰的母亲黛青不辞而别后,又再次恢复平静,小琰也在所有人的戏中,对父亲的死、母亲的离去浑然不知。,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羽努力让自己不去过分担忧未来,只尽力抓住如今每日的宁静光阴。

    可林花谢了春红,这太过匆匆的岁月终会让所有人屈服吧

    “青羽姐姐,我承认错了还不行嘛,今日就再给我做一次梅子冻好不好?”小琰双眼哀求状摇着青羽手臂。

    “那你要发誓不许再和其他小朋友争执打架了,今天要是我再晚来一会,还不知你会被揍成什么样”青羽不看小琰那卖萌无敌的眼神,故作严肃道。

    “明明是他们被我揍,你不知道他们”

    “你还说!再说就真没梅子冻了!”

    小琰撇撇嘴,虽然还想继续辩解,也想不通青羽为何一直阻拦自己学习武艺,但想到能吃到心心念念的梅子冻便噤了声,乖乖走在青羽旁边。

    刚踏进大门,青羽便望见立于海棠树下的玄衣背影,挺拔颀长,墨发随风轻扬,绀色绶带整齐地系在腰间,她眼见这幅场景,不由惊喜地跑向他,甜甜一声叫道:“大哥!”

    玄色身影闻声转身,只见他唇边带笑,一双桃花眼跳动着光茫,青羽猝不及防地呆立在原地,竟然是他。

    一个时隔数年,偶尔想起,却只能放在偷偷放在心间的故人,那张将忘未忘的脸庞在顷刻间便清晰起来,她的心头似乎也瞬间热闹起来,她有些不知所措,和他曾有过的回忆画面侵占着思绪,只能站在原地,定定地望着他

    高子玦看着她那副样子,笑得越发深了,步步趋近她,立在她面前,微微抬手,指尖轻滑过她的发丝,姿势稍显亲昵,青羽的脸蓦地红了,不明他此举的目的,只让她心头小鹿乱撞得更加迅速了

    头顶传来的触感不过十几秒,只见他手中托着刚从她青丝之上拈下来的一小朵海棠花,眉眼带笑地望着她,认真道:“好久,不见。”

    青羽有些失神,他的眸子果然还是那般,只要内里深不可见的寒冰融化成柔和的光芒,那便会让她有些无法招架,她只好不去看他的双眸,而是眼眉轻垂,回以柔声一句“好久不见。”

    “你怎的还是老样子,这副打扮哪似堂堂大家闺秀?”

    青羽听了此话,随即抬头便对上高子玦与他方才那般温柔全然不同的目光,而是带着让她有些不快的调笑,这便霎时间冲淡了她心头那份悸动,心想果然他还是没变,仍是那般爱随便挑她的毛病。

    她刚想不做理睬进屋去,只见小琰飞快冲到高子玦身边,兴奋说道:“九叔叔!你是来看小琰的吗?”

    “九叔不单来看你,还要接你回家,你可高兴?”

    小琰稍显犹疑,望了望青羽又一脸认真地望向高子玦说道:“青羽姐姐可会同我们一道?”

    “怎么?小琰可是舍不得离开了?”高子玦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因为,她的答案,他也想知道。

    “我很想爹爹和娘亲,但也很喜欢这里,很喜欢和青羽姐姐待在一起”小琰一面说着一面向青羽靠近,拉着她的衣袖道:“青羽姐姐你同我一道回家好不好?”

    青羽心中有些烦乱,明知母亲答应要照顾小琰,可高子玦毕竟是小琰的亲叔叔,他既是为此而来,她也不便多说。再说,去留也不是她做得了主的,看着小琰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心里即使再多不忍,此时都化作沉默无言

    “小琰,你看你在此处已有数年,个头都高了不少,可毕竟洛城才是你的家,该跟九叔回去了,你二叔和几个哥哥他们也想你得很。你司徒哥哥还说待你回去便带你去他府上学武呢,既是她不愿一同去,咱们也不该勉”

    未等高子玦说完,青羽一听“二叔”,便心里一紧,青羽猛然想起那夜听墙角的偶然所得,当时父亲提起那高子阳时,言语中无不透露出先帝高子成之死同他脱不开干系的意思,青羽那时并未深想,只当那是政治游戏中胜出的一方。

    这政治之争她虽不懂,可古往今来均是世袭为大多数,如今高子成暴毙,不是他的子嗣登基,却偏偏是这口碑行为俱差的高子阳。想必那高子阳也定会畏惧人言,所以必然会以各种方法牵制住高子成的子嗣,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如此便可以逐渐控制舆论走向。莫非此次高子玦前来便是奉他之命接小琰回去以行监视之便?

    青羽愈想愈觉背脊不禁有些发凉,随即脱口而出:“我去!小琰我和你们一同回洛城。”

    小琰听罢,瞬间欢呼雀跃。

    高子玦心头却有些不解,为何她方才明明有些犹豫,听完自己的这番话,突然反应如此之大,态度也迅速转变难道是因为她还没有忘记洛城中的某人?他突然联想到从前和她同去秋然山庄时发生的事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忆起这件事,明明以为早就抛之脑后了。

    高子玦故作漫不经心,但却带着试探的语气说道:“你反应这么大,莫不是因为惦念你的司徒大哥?”

    青羽心中有些不明他为何会突然这样问,但总不能说自己是担心小琰才想回去的,于是便回应道:“洛城的旧友们我全都很惦念。”

    高子玦一听,这句话分明就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但,这“所有”的意思,应是包含了司徒翊的果然自己想的没错。

    他本还在心中想着她那句话的意思,便听她又开口道:“对了,南姐姐可还在洛城?”

    “暂时不在,奉圣命随司徒伯伯一道去边关视察军情了。”

    高子玦注意到青羽略显失落的表情后,接着说道:“不过你司徒大哥是一直在的。”说罢他便观察着她的表情。

    青羽本是有些失落的,自己若是回去,想一同练武,说说心里话的南姐姐又不在,想来不免觉得有些遗憾,但听高子玦如是说,又不好开口说她更想见到南姐姐,毕竟司徒大哥待她也是很好的,于是便敛住失落的神色,笑着回应道:“司徒大哥在也挺好。”

    高子玦一听,更加在心中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果然就是对他念念不忘。

    “咳咳咳,看来是见了你的阿玦哥哥,便忘了我这大哥。”

    青羽循声望去便看见青云,他打趣的笑容里泛着宠溺的温柔。

    “怎么会!他是故人,大哥是亲人,怎么说我都是该是更想着大哥的!”

    “哈哈哈,阿羽你呀还是这般巧舌如簧,让大哥好好瞧瞧,这一身男儿装也掩盖不住你的灵秀之气!”

    高子玦瞧着这兄妹二人和乐融融的场景,再想到她方才的种种反应,心中竟有些说不出的烦躁。这许久未见,她对别人都是那般挂念和热情,何以对自己竟是这般淡淡回应,寥寥数字?

    也罢,他看了看仍留在掌心的那朵海棠,轻叹一口气,手心朝下,不过数秒那花便已躺在地上。

    眼看时辰不早,该是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几人便一同朝屋内走去

    一阵秋风袭来,凉意甚足,落花簌簌,那朵弃花顷刻便湮没在风花之间。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