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在校园寻找未来老〕〔都市之修仙归来〕〔亿万首席的蜜宠宝〕〔三界第一奇葩逆袭〕〔虎道人〕〔我把地球的画风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是两颗弹珠惹的〕〔不一般的狐狸犬〕〔快穿三界之我的宠〕〔乔以沫冷倦〕〔汉末小士族〕〔代号修罗〕〔楚墨晨云曦月 〕〔冷家娇妻是大佬〕〔时筱萱盛翰钰傻子〕〔我真的只是个网红〕〔我真不是个文青啊〕〔九转唯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1章 多情却被无情恼(下)
    而后他们一行人跟着青羽,来到了安阳城郊的一处清溪小涧,这里幽静非常,与方才繁华喧闹的城内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羽神秘兮兮地要大家继续跟着她一道沿着小溪往下游走去,只见此处景致十分秀丽,青树翠蔓都于溪边错落有致地生长着,这清新的颜色在本该万物寥落的秋天里显得格外突出。

    秋日柔和的阳光透过树间的缝隙打在众人的身上,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不同形状的树影,水底那些个头不大的鱼儿们来回游窜嬉戏着,此景再配以这清涧流水的潺潺声,便为这寂静的清秋山景注入了几分生动和活力。

    此时走在最前面的青羽,突然回过头看向身后的众人,那一瞬间,她觉得他们与这景仿佛都像入了画一般,和谐美好又十分令人动容,此刻她不禁在心头感叹:此时如若有相机该多好,这样便能这一刻永远定格下来。

    随后青羽恍然一笑,回过头去,继续向前行进着。

    这一路上青羽都是蹦蹦跳跳的,丝毫不担心脚下,因为她对此处很是熟悉。但由于这里怪石嶙峋,溪边的石头上布满青苔,其他人走起来还是颇为小心,尤其是龄儿,她似乎从未走过这般难走的溪边小路,一路上有些踉跄,看着前方走远的青羽,青云和小琰,由于焦急和紧张,额头上已渐渐渗出细密的汗珠。

    可能是急中生乱,她一个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凸起的小石头,脚下一绊,向后倒去,幸好身后有一直徐徐慢行的高子玦,才避免了摔倒。

    “多谢高公子相助。”稳稳跌在高子玦怀里的龄儿柔声说道。

    “无碍,你不必着急赶上阿羽,此处难行,小心为上。”高子玦将龄儿扶起来后沉声说道。

    龄儿点了点头,眼见着前方青羽的身影渐行渐远,她也只是有心无力,生怕再次遇险,便只好继续小心翼翼地缓步前行着。

    而龄儿跌落进高子玦怀里的这一幕,恰被刚好回头想催一催大家的青羽看到,她心头一紧,迅速别过头去她有些奇怪自己下意识的反应,明明是他二人的事,自己为何竟有心虚的感觉?

    高子玦扶起龄儿,在原地停顿几秒后,目光迅速朝斜后方的草丛望去,他目光一缩,眉头一紧,现在他可以十分确定,从城内出来后,便有人一直跟踪他们到此处。

    他不知此人目的为何,但据他分析,必是跟这龄儿有关,因为在街市时,他便发觉有人一直注视着阿羽和龄儿的方向。所以这一路他便一直走在最后,以便观察动向,但跟踪的那人也十分小心,他并没办法确定跟踪过来的和方才在街市上的是否为同一人。

    方才,他其实早就发现了龄儿脚下的那枚怪石,因为他目光追随着前行的青羽时,注意道她走过那地方时,很小心地避开了那处的石头。

    但他故意没提醒走在自己前面的龄儿,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没想到那人果然上钩了。龄儿犯险,那人便露出马脚,他听到身后细微的异动便立刻回头,而就在他回头的瞬间,看见了由于阳光反射而在身后灌木丛中闪着光的银色腰牌,这枚腰牌,集市上那人恰好也有。

    他想,这龄儿必然是不简单的。

    约莫半个时辰以后,他们终于到了青羽所说的目的地,这是一个藏匿在山林之中,布满睡莲的天然湖泊,已近中秋,此处的睡莲已到了最后一个月的盛放期,满目绿色的圆盘中点缀着颜色各异的睡莲花,这绝美之景,在密林的掩映下竟让此处好似一隐秘的世外仙境这便是青羽要带大家来此的原因。

    她灵活地牵来泊在湖边的一只小木船,邀请大家上船,上船后她主动担当起船夫的责任,拿起木浆,往前划去,谁知因为此次人数较多,青羽力气有限,这木船划了几次都在原地打转不前。,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云笑着看着自家妹子想要继续逞强的的样子,刚准备去帮忙一起划,谁知这时小琰已拿起另一头的木浆准备帮忙,但却因为他年纪尚小,抬起一支木浆都有些费劲,更何况两支共用。所以他便被一旁的高子玦阻止了,随后高子玦便自然地接过木浆和青羽一道划了起来。

    她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但他却仍然是表情淡淡地看着湖面。

    “阿羽,你到这安阳时间也不长,怎的这么隐秘的赏景好去处都被你发现了?”青云看着这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睡莲,突然心生感叹便开口问道。

    “嘿嘿,这里也不是我发现的啦,是前些日子,此处的一位朋友阿文带我来的。”青羽抹了抹额头的汗说道。

    “阿文?是位姑娘还是位公子?”青云继续问道。

    此时高子玦和龄儿都竖起了耳朵,凝神听着青羽的回答。

    青羽一听有些尴尬,自己在安阳女扮男装还交了个异性朋友,这说出去,高子玦必定又会对自己不守闺秀身份的做法嗤之以鼻的,可是要说是女的,要是等会真遇见了阿文,场面定会比现在还要尴尬

    但她细想之下觉得毕竟自己也从未做什么亏心事,也用不着如此心虚,几相权衡之下,青羽便装作云淡风轻的说道:“是位公子,不过算是我的琴笛之师了,平时见面一般都是向他请教乐理,我的笛子便是他领我入门的。”

    青羽说完便用余光偷瞄了下另一边的高子玦,发现他的嘴角果然撇了撇。

    而一旁的龄儿也在众人未察觉的情况下,轻轻地舒了口气,笑着看着正卖力划船的青羽,随即从袖中拿出一条浅色手帕,凑近青羽,轻轻地为她擦去已至额角和眉梢的汗珠。

    青羽被这一举动惊得愣住忘记继续划船,她自是很感谢龄儿为她擦去险些流进眼睛的汗水,但她现在是男儿装,这样的举动定是十分暧昧的

    她面上本就因为卖力划船而隐约带着红晕,此时龄儿此举又让她觉得窘迫非常,面上的红晕更加深了些。于是她反应较大地避开了龄儿再次伸过来的手,面上挂着僵硬的笑,说道:“龄儿姑娘,我自己来便好,我不太习惯其他人帮我擦汗。”

    “啊”龄儿被这样突来的拒绝伤了面子,有些悻悻地缩回手,低下头不再说话。

    青云和高子玦眼见这样的场景,不约而同地在心里笑了笑,看来她也并不是一直没心没肺,此时定是意识到龄儿对她的心意,也知道自己再不有所避及便可能闯下祸来。只是她那副窘迫尴尬的样子,和出门时那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一对比,着实是令人忍俊不禁。

    自这一小插曲发生后,在到湖心之前,都无人再开口说话,仿佛都在享受这难得静谧时刻。

    但,其实真正享受的只有青云和小琰,其他人都各自怀着心事。

    终于抵达湖心,除青羽之外的众人才发现,原来此处竟有一方建的十分雅致的湖心亭,但让众人惊叹的还不止于此,这湖心亭四周生长着与湖中其他粉、白、黄等常见颜色不同的睡莲花,此种睡莲,它的叶子呈现不规则状的心形,花朵通体宝蓝色,花蕊是淡淡的鹅黄色,这种只在湖心才盛放的蓝莲花,被阳光水波衬得好似自带光环一般,宛如遗世独立的仙子。

    亲眼见到此种难得的美景,大家都不禁沉醉在这其中,将方才的尴尬和不愉快暂时抛在了脑后。

    “阿羽姐...哥哥,我记起来了,你有次给我唱过一首歌,名字叫烟火莲灯,现在看着这么美的花,你可不可以再唱一次?”小琰目光炯炯的望着青羽,眼神里充满着盼望。

    青羽看看他,又看了看脸上也带着好奇和希望的其他三人,便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唱就唱吧,这首歌可是自己最喜爱的歌单中的一首,就算是自己唱得有点跑调,他们也应当是听不出来的。

    给自己做好充分的心理建设后,青羽呼了一口气,准备开唱。但她却还是不敢望着大家唱,便转身轻倚在栏杆上,把头望向湖面,开口唱到:

    “窗里你对灯火吹短笛

    窗外我隔小门犹戏语

    开小轩挽流袖研墨轻提笔

    画出你远山眉黛低

    曾少年意气怒马鲜衣

    策马洛城春风丽

    曾醉笙歌看繁华十丈皆如水

    千里莲灯回首尽独你,举案与眉齐

    涉过繁华十丈皆如水

    我不见良人如玉

    洛阳城金风玉露胜人间无数

    独见小村烟火的清逸,你举案眉齐

    ”

    青羽一边唱着,心绪也随着歌声飘向曾经失意的时候,那时候掉入情绪黑洞的自己,曾反复循环播放这首歌,她说不清自己为何如此钟意这首歌,就是觉得歌中描绘的场景似梦境般美好。

    她用这种于她而言有些缥缈的美好,一直激励着自己向前走下去,她有些记不清后来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些黑暗的情绪,只记得后来自己的年度歌单上这首歌竟被自己循环了百余次,就是这样,她在不知不觉里逐渐学会了这首歌。

    青羽脑海中曾经有过的现实和如今正经历着的一切,两个时空的画面交互重叠在她的脑海,她似乎感受到有种情绪亟待喷薄而出,便逐渐放开声音唱着,仿佛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人。

    听着她婉转轻灵的歌声在此无人之境缭绕,高子玦目光便再没办法从她的身上移开了,他一直注深深视着她依靠在栏杆上的背影,想象着她歌词里唱到的那副画面,似乎第一次读懂了她心中的那份追求,也是在这个时刻,他突然觉得她的追求似乎也正是自己的向往。

    太阳逐渐西斜,湖中的睡莲也渐渐收起了白日里昂首挺胸的骄傲姿态,都随着渐渐消散的日光微微低下了头,合住了让人们拍手称赞的花瓣。

    青羽一行人也开始返程,再次乘上木船,这次却是往湖泊的另一方向溯流而下。

    而他们所抵达之处的正是青羽时常同阿文见面的那片竹林。到竹林后,青羽让众人稍等自己片刻,便有些着急地跑进竹林深处,但却仍未瞧见有丝毫阿文出现过的痕迹,连自己撒在一旁,为查探小雪鸽是否来过的玉米粒都整齐地躺在原地,她有些失望地摸了摸怀里的信,叹了口气后,便回去与其他人汇合。

    夕阳敛起最后的一丝儿光,天色便真正暗了起来。

    他们送走龄儿后,在回府的路上,小琰拉着青云走在最前面,一直兴高采烈地说着今日所见,高子玦照例走在最后,而青羽一言不发,想着阿文会否是出了什么事,才会突然音信全无,本就有些忧心的她,又想到今日龄儿对自己的态度,更是心烦意乱。

    “你这脸一会阴一会晴的,可是今日划船太久,累着了?”高子玦瞧见青羽脸色不太好,便走上跟前问道。

    “你今日怎么有空关心起我来了?”青羽有些诧异问道。

    “因为你今日带我们看了美景。”

    “美景?怕不仅仅是因为美景,还有美人吧。”

    “你是说龄儿?不过说到她,我倒是真有问题想问你,当时你扮男装救下她后是否经常与她见面,还时常表露出关怀之情?”

    “是的,救下她以后,到你们抵达安阳之前,我确实隔三差五便与她见面,主要是见她与家人走失又孤身一人,便对她上了些心。”

    “你以后还是少与她来往过密得好,还有你的女儿家身份也要尽早让她明了,你看她今日对你的态度,你自己怕是也有所感觉了吧?”

    “是,有感觉,我的身份会想办法让她知道的,不劳你费心了。但既然你说我不能与她交往过密,你又对她如此上心,那之后关怀她的事就劳烦你了。”

    说完,没等高子玦再开口,她便小跑去追青云和小琰去了。

    青羽边走边想,越想越气,今日高子玦种种反常之举,皆是为了龄儿,龄儿跌在他怀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不知道自己的火气从何而来,兴许是太过心烦,又觉得高子玦这个人明明有了妻室还对其他女孩子献殷勤,这实在让她觉得不快。

    被青羽扔在原地的高子玦也是二脸迷惑,他明明是在关心她,明明是在替她担心,怎的她还话中带刺,突然便生气了?当时下了船,她就独自跑进竹林找什么阿文,这个南宫青羽一会挂念司徒翊,一会又惦记着阿文,他还没生气呢

    ps:小小番外:

    用完晚膳后,高子玦突然拉着正在院子里荡秋千的小琰问道:“从前你青羽姐姐唱今日那首烟火莲灯时,可曾有说是别人教她的?”

    “有呀,怎么了九叔叔?”小琰睁着大眼睛天真的望着高子玦。

    “竟然真的有?你可还记得她说是谁?是那个阿文吗?”

    “不是阿文,好像是两个很厉害的乐师,一个姓玄一个姓慕,青羽姐姐说是她幼时在一本乐理书上看到的,他二人便是合唱这首歌的人,她说她学了好久才学会呢。”

    高子玦笑着叹了口气:“原来如此。”

    “九叔叔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觉得这首歌很好听,也想问青羽姐姐学一学?”

    高子玦笑着摸摸小琰的脸蛋,点了点头。

    他是喜欢这首歌的,或者不如说,他喜欢她唱这首歌。

    作者题外话:各位亲爱的筒子们祝大家国庆和中秋双节愉快呀!今晚大家记得要多吃几块月饼,多赏一赏佳节的皎月哟

    皑皑很怀念小时候,很多小朋友一起拿着自家的月饼,搬着小板凳到操场一边分享月饼一边赏月听故事的那种纯粹的快乐,如今虽然旧时光不再,但依然希望大家能在此佳节收获快乐与幸福。

    所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今天能回家阖家团聚的盆友,一定要好好珍惜这和家人在一起难得的团圆时光。

    不能回到家的盆友,也别遗憾,因为不论相隔多远,你爱的人,爱你的人,都会和你望着同一轮明月,寄托着彼此的思念。

    最后,再次祝好,给你们比心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