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傅少溺宠双面妻〕〔三国从杀出长安开〕〔私家甜宠:双面总裁〕〔黎小棠傅廷修〕〔我有一座末日城〕〔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南景战北庭重生狂〕〔诸天地球大融合〕〔我真不是木匠皇帝〕〔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我的老婆超迷人〕〔剑仙三千万〕〔魔王不必被打倒〕〔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2章 但愿人长久(上)
    不知不觉中秋节已然在眼前了,自那日游湖之后,青羽便未再出过门,只每日遣小厮去竹林打探阿文的情况,因为安阳城每逢中秋便有祭天拜月的习俗,这期间每家每户都会自己动手用竹条制作成各种式样的灯笼和天灯模型,而后再在模型上糊上一层纸,最后于纸上绘制不同的颜色和图案。,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些事往年都是穆如心吩咐府中一众婢女小厮完成的,今年青羽对此很是感兴趣,便带着小琰也参与进制作过程中来。

    青羽从前是极爱绘画的,虽说未在此上有所大的建树,但是单作为一项爱好来说,她对自己的水平也是十分满意的。

    所以此次她便包揽了今年府中所有中秋节将用到的灯饰的绘制上色工作,其他人对此都颇为惊讶,因为整个穆府上下装饰用的灯笼和节日当天要放飞的天灯数量不少,离中秋节的到来也不过几日,可想而知,一个人独揽绘制工作应当是十分辛苦的。

    但于青羽而言,却是乐此不疲的,因为她决定要送身边的亲人朋友们每人一个专属的放飞天灯。

    她为每人选了一个合适的底色做背景,再在上面绘上了她自己亲手为他们设计的卡通形象,本想再在上面题上形容大家的诗词,奈何自己毛笔字练了很多遍都仍然拿不出手,于是便弃了这想法,改为在背景中加入能够代表人物性格的花,好让画面看上去更为生动,她想即便这样,应当也是足够别出心裁的吧。

    这几日青羽基本上是成日待在书房,不让大家提前看到自己为他们准备的专属礼物,只让小琰帮她把未上色的天灯半成品拿进书房,其余时候皆是她一人独自在里面忙着。

    然而这保密工作做得越好,大家就越是好奇,总是暗中旁敲侧击地派小琰进书房悄悄打听消息,但小琰早就同他的青羽姐姐达成一致,要帮她保守秘密,不能提前偷看。

    如此一来,小琰便能在以后天天吃上青羽最拿手的梅子冻和葱油面了,这样诱人的条件,小琰当然是十分乐于应承的。

    转眼间,终于到了中秋当日,青羽一清早便起来梳洗,将早已绘制完毕的灯笼遣小厮们去悬挂在穆府内外。

    随后她将已经包好的成品天灯偷偷地放在他们各自的房门之外,之后便躲起来,迫不及待地想看他们起床后看到礼物的表情。

    不出所料,最先起床的是便是青羽的父母亲,南宫华、穆如心二人推开房门看到放于地面的包裹,都会心一笑,知道是他们宝贝女儿的杰作,都带着笑意,拿起自己那份慢慢拆开来。

    他们展开天灯,看到上面绘制的图画时,青羽觉得他们夫妇二人眼里似乎都冒着粉红泡泡,挂着幸福满意的笑容,他们不时看看对方的,想从中找出些许不同。

    原来他们的专属天灯通体呈淡淡的粉红色,画面的主体是相互依偎的二人的卡通萌版形象,背景里还点缀着穆如心最爱的海棠花。至于两幅画中惟一的不同,便是二人卡通形象的动作,其中一只天灯上是南宫华低眉含情地看着怀里的穆如心,另一只天灯上便是穆如心抬眼含笑地望着搂着自己的南宫华。,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二人虽上了年纪,也很久未同对方如年轻时那般寄情达意,但看到这样可爱精致的天灯,他们心中都不约而同地生出了几分甜蜜感,似乎宝贝女儿的这份小礼物,又为他们这几十载相濡以沫的平淡生活添上了几丝浪漫。

    青羽看到自己父母亲这一幕的幸福欣慰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到另一个院子的时候,发现她的兄长青云已经拆开了包裹,正眉开眼笑地看着自己妹子送给他的天灯,只见上面绘着身着靛蓝袍子,手执长剑的自己,身后是开得极为热烈的君子兰。

    他是十分喜欢这个形象的,飒爽中不失温和,温和中又透着贵气,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身手相貌皆不凡,但看见自己的形象在妹子的笔下跃然纸上时,他还是有些许自得的。

    “青云哥哥,青云哥哥,你看阿羽姐姐送我的天灯!”青云还未将天灯重新折叠好,便看见一脸兴高采烈冲向自己的小琰。

    小琰迫不及待展示给青云看,只见上面绘着一个穿着墨绿色袍子的男孩,他手中拿着五彩风车,笑容灿烂无比,像极了背景里那朝阳光盛放着的向日葵,这俨然就是活泼可爱的小高琰。

    青云怜爱地低头看着目光里充满喜悦的小琰,似乎也被他如此灿烂的笑感染了。

    “青云哥哥,你看见阿羽姐姐了吗?方才我去找她,她并未在房内。”小琰又开口道。

    青云笑了一下,瞥了一眼不远处花台下那抹浅绿色衣角,开口道:“阿羽呀,别躲啦,快出来吧,我都看见你了。”

    青羽听到大哥的声音是朝着自己的方向发出的,索性提起裙边,走打他们跟前儿,开心又自豪地接受他们对自己的感谢和夸奖。陶醉在这其中的青羽,似乎忘了还没去看高子玦拿到礼物时的样子,等到她反应过来,高子玦已站在她身后了。

    “九叔叔,你的天灯呢?”看见他的小琰率先开口问道

    。

    “已放回房中了。”高子玦带着淡笑道。

    “你打开看了?”青羽赶忙回头问道。

    “嗯看了,多谢你了。”高子玦仍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回应道。青羽听了不免有些失望,还以为她精心绘制了这么久,多少也能看下他惊喜的样子,没想到他的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常态模样。

    “九叔叔,小琰想看看你的。”

    “今晚放飞时便可以看到了。”

    “那好吧,那先给你看我的!”说罢,小琰又兴奋地将自己的天灯展示给他看。

    另一边客栈中,龄儿正在精心地打扮自己,一边打扮一边想着她心心念念的穆公子,想着想着脑海里突然蹦出那日她跌进高子玦怀里的场景

    她不禁有一刻的失神,想着这高公子看上去气度不凡,定也是人中佼佼,家世背景应当不会太差,想来将来能做夫婿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是穆公子救她在先,这感情想必也是要讲究先来后到,而且据手下人的回禀,这安阳穆家可是沟通南北两国的盐商大贾,细细想来还是穆公子更称她的心意,于是便拿出那日新买的唇脂为自己上妆。

    中秋的庆祝活动一般于太阳落山后才正式开始,今日青羽他们一家人早早用过简单的晚膳后,大家便开始着手准备着出门参加庆祝活动了。

    大家都满心期待着,只有青羽有些忐忑,她今日便要身着女装出府了,这样一来她也就必须向龄儿坦白自己的女儿身了,虽然去面对这样一个尴尬又难为情的场面让她实在有些胆怯,但她也知道,一直这样拖下去更不是办法,否则到时候耽误了龄儿这么好一个姑娘的感情,自己也定会后悔莫及的。

    青羽今晚本想随意收拾打扮下自己就成,谁知拗不过穆如心的强烈要求,甚至拿今后给她下禁足和禁止扮男装的命令来威胁她,她便只好乖乖听话,任由母亲为自己梳妆打扮。

    穆如心知道自己这一招定然十分管用,看到青羽不得不向自己屈从时,心中不禁大喜,让婢女们将自己的上妆用具全都搬来青羽房中后,便亲自替自己的女儿梳妆起来。

    她用黛色为青羽描深了眉,让她那本就生得好看的一对远山眉更显精神,配以眉底那双明眸,即刻便让她的目光都更为灵动起来。接着又为她擦上了穆如心亲手研磨制成的桃色胭脂,使她的笑靥更为明媚动人,然后于朱唇之上淡抹青云送的那水红色唇脂作为妆容的点睛,再将她的一头秀发散落,只在两侧取少量头发,简单编出花样后用簪子轻束在脑后,最后让青羽换上那穆如心为她量身定制的银蓝色衣裙。

    如此一来,这本就生的标致的青羽便在自己母亲的精心打扮下,轻松地拥有了倾城之貌,真当是应了那句“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发如浮云,眼眸宛若星辰。”连穆如心自己看得都有些呆,她从不知自己的女儿可以这般夺目,于是很是欣慰地带着青羽走出屋门,迫不及待想让众人看到女儿的动人身姿。

    此时天色将暗,夕阳正散发着它的最后一丝余晖。青羽便是这时推开房门的,正等在外的高子玦是除了她母亲之外,第一个见到她这般模样的人,他们目光相撞的那一刻,似乎二人都有些不好意思,都默契地低下了头,彼此无言。

    高子玦此时不得不在心里承认,看见她那一刻,他的心跳漏了半拍,她大概是第一次如此盛装打扮吧,他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好看的。

    等大家到齐之后,青羽先是把自己准备好的,那些绘着各式动物、花草图案的其他天灯交给翠花,让她将这些天灯分发给府中的婢女和小厮们,翠花很是感动,没想到自家小姐竟如此有心地将他们一众下人都考虑进去,还亲手准备了天灯。

    随后,青羽便在青云和小琰的夸赞声中携着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和他们一道出了门。

    街市上热闹非凡,家家户户都点亮了各式各样的灯笼,映衬得街道宛如白天一样明亮,小商贩们售卖着许多新奇玩意儿,一路上碰到的人们都是欢声笑语、春风满面。

    青羽觉得此处的节日氛围很是浓厚,很容易便被周围的欢乐氛围所感染,她牵着小琰在街市上东跑跑西逛逛,不一会儿二人手上就拿满了各种好吃的和好玩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沉浸在一片和乐之中。

    等青羽再领着小琰找到等在一旁的青云和高子玦时,便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背影,她知道自己不能再逃避了,把一切都解释清楚,说不准她们二人仍然是能做朋友的,便深吸一口气,准备向前走去。

    龄儿在人群中率先发现高子玦时是带着几分惊喜的,随后发现青羽并不在,正当她向二人问起她念着的穆公子时,便发现二人不约而同地看着她身后。

    她想穆公子一定就在身后,因此她转过身那一刻眼中是带着开心、希冀的,但当她看清楚眼前这个人时,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眼前这个光彩夺目的女子真的很美,她自己已经算得上十分出众,所以一向不屑于其他被称为美人的人的容貌,但眼前这个女子,如果今天只是初遇,那她便也会带着三分欣赏的眼光看她。

    只是,她那张脸,让她太过熟悉了,因此此时此刻,她越美,她对她的那种奇怪的怨念便更深一点。

    原来自己竟然可笑到倾慕上了一个和自己同为女人的人,原来她竟欺骗了自己的感情。

    “龄儿首先要对你说声抱歉,那日救你之后便对你隐藏了我也是女儿身,希望你能原谅我。”青羽看着眼前这个似乎还未从惊诧中缓过来的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龄儿沉默了几秒,便又恢复方才笑着的表情,说道:“原来穆公子竟是穆姑娘,怪我眼拙,这么多日子竟然未能认出来,说什么原谅不原谅呢,你是男是女于我并无什么区别。”

    龄儿面不改色说完了这些,看着青羽的双眼里竟十分坦荡,这倒是让青羽有些愣神了,难不成是自己会错了意,这龄儿压根从未对她产生什么别的感情,再转念一想,即便是产生了感情,她如此说话,也是给她们二人都让了台阶,既不失自尊,又让青羽不至于十分尴尬,她想这龄儿委实是个好风度、高情商的姑娘。

    于是索性开心地拉着龄儿的手说道:“你不生我的气实在太好了,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龄儿你看,我自己绘制了一盏天灯送给你。”

    龄儿抽出被拉住的手臂,顺手接过那个小包裹,笑着对她说:“多谢穆姑娘,那现在先不打扰你们游街了,我还有点事先回客栈了。”

    青羽知道此时既然她要走,自己也没理由再挽留她,便也笑着嘱咐她回去一路小心。

    龄儿离开路过高子玦和青云时,微微点头示意,但目光有所停留,仿佛想从高子玦的脸上读出点不一样的东西,但很快她发现自己再一次自作多情了去,因为高子玦的目光一直望着青羽的方向,一刻也未曾在自己身上停留她捏紧手中的包裹,面无表情地加快脚步朝前走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