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3章 但愿人长久(下)
    这一点小风波过后,青羽心上仍是微微有些作堵,但并不想因为自己败了大家游玩的兴致,便仍开开心心地和大家一同逛着。,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们几人走着走着,青羽突然瞧见一个油饼摊前,站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她在原地看了很久,一开始她还不敢确定,待那人嚼着油饼转身这当儿,她便确定了,这人正是那日突然出现帮阿文和她击退黑衣人的刘穆。

    青羽一时有些惊喜,但在四周环视一圈并未发现阿文的身影,心想幸好随身携带着给阿文的信和中秋礼物,刚想前去同刘穆打招呼,但转念一想,自己现下是女儿身打扮,这样一去岂不暴露?

    即使是要坦白自己的身份,也是要她自己当面告诉阿文的,她知道阿文是信任着自己的,所以才不能滥用这份信任。

    于是她转头去求自己的大哥,帮自己把东西给刘穆并托他帮忙转交,青云问道:“那个便是你心心念念的那个阿文?”

    “不是不是,他应该是阿文的朋友或者随从。大哥你把东西交给他时,就说是穆羽托你交给他的。”说完,青羽又从袖中拿出阿文送自己那只竹笛交给青云,又补充一句:“他若是不信,你便给他看这只竹笛,上面有阿文的刻字。”

    青云点点头,穿过人群,走向刘穆。

    青羽便躲在暗处目不转睛地望着,身旁的高子玦看了眼青羽,嘴角动了动,似乎有话想说,但未问出声,随即转头和青羽看向同一个地方。

    “是刘穆公子吗?”青云轻拍刘穆左肩问道。

    刘穆眼神透露出警觉道:“你是何人?”

    “刘公子应是识得阿文公子的吧,今日我是受穆羽公子所托,将一些东西交与你,想拜托公子转交给阿文。”青云含着笑,不卑不亢地说道。

    刘穆听到他提到自家公子和穆羽公子,心便放下大半,但还是继续问道:“不知穆公子为何不亲自出现交与我?”

    “我叫穆云,穆羽是我兄弟,今日他有事脱不开身,便嘱托在下,如若在这街市中见到公子,定要亲手转交给阿文公子或者你。”

    刘穆点了点头,似乎仍有些半信半疑,直至青云拿出那只竹笛,他看到自家公子亲手制成的笛子才终于相信,于是态度便更加恭敬道:“既是穆公子的嘱托,刘某定会送达,我此处也有一封信想托公子代为转交给穆公子,实不相瞒,今日我出现在这街市也是受文公子所托。”

    青云点点头笑着接过那封信,刘穆见他将信揣入怀中,便恭敬地告辞离去。

    青云走回来,便把信交给青羽,她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映入眼帘的只有简单的几个字:一切安好,无需挂念。笛需常练,莫要偷懒。落款是阿文。

    青羽看完,心头压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能够放下了,看来阿文应该是没有出事的,只是被什么事耽搁着不能来见自己,因为要是真有事,想必他是不会还惦记着督促自己练习笛子的。

    解除了这心头大负担,青羽便是更加无拘无束地撒开脚丫去玩耍了,毕竟这里有个习俗,中秋夜熬夜熬得越久,越能长寿。

    青羽他们一行人逛到一处人声鼎沸的地方,发现原来一大群人都正围着一个商铺,这商铺里摆着各式各样的兔儿爷,每一个都制作得极为精致,其中最惹人注目的是摆在正中间的那一个周身闪着淡淡黄色荧光的琉璃兔,它的双眼好似镶嵌着两颗蓝色宝石一般,看着极为梦幻。,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羽很想将它买下放在床头,但一问才知,这只琉璃兔是非卖品,要想得到它,必须要组队参加今夜的偷南瓜活动,能在最短时间内偷得最大、形状颜色最好的南瓜者,便可以免费带走这只琉璃兔。

    青羽当然是跃跃欲试了,拉着大家一起参加,比赛两人一组,抽到相同号码的人为一组。周围已经有很多人抽了签,组好了队,比赛将要在十分钟后开始,于是青羽四人急忙去老板那里抽了签,青羽和高子玦的竹签上都写着九,青云和小琰的号码则是二。

    本来四人约定着一同去寻找,好彼此间有个照应的,但老板一声锣响,人群便四散开来,拥挤的人潮将青羽、高子玦和他们二人冲散了。为了节省时间,无奈之下,大家只好两两分开去寻找。

    高子玦对偷南瓜这事并不在行,对安阳城也并不熟悉,便由着青羽带路,青羽带着他一路向西边城郊跑去,她是记得的那里有一间农舍和一大片菜地的,在那里应该很容易能找到南瓜。

    高子玦看她对路如此熟悉,便问她是不是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青羽肯定地告诉他,从前学完笛子后,为了抄近道回家,她都是走那条隐蔽的小路回家的,也就是在那条小路发现的那片隐蔽的菜地。

    他们二人不出十分钟便到了青羽说的那间农舍,在月光笼罩下,此处显得极为寂静冷清,远远只能看见那孤零零立在一大片土地上的小房子。

    二人不敢惊动这里的主人,蹑手蹑脚地在田间走着,偶尔响起的一两声蛙叫,都让他们宛如惊弓之鸟,果然应了那句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们一路摸索,只能借着月光去辨别南瓜的所在。

    菜地里的泥土都有些潮湿,青羽和高子玦二人的鞋靴已经沾满了泥土,在土地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脚印。

    终于在找完第五个田埂后,他们发现了一个一个呆头呆脑躺在地上的南瓜们,青羽激动地甚至快要叫出声来,高子玦让她蹲在原地不要起身,自己慢慢起身去摘瓜,青羽则拿出一张银票找了个干燥的地方用小石子压住,算是他们二人偷瓜后留给菜地主人的一点小小心意。

    当青羽安置好银票,抬起头便看见那个月光下的少年,正提起随身佩剑将缠绕着的藤蔓和叶子拨开,青羽仿佛觉得这一幕在哪里见过,仔细回想,脑海中便浮现出这样一段话:“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青羽将眼前的场景和鲁迅先生描写少年闰土的场景重合在一起,让她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正费力摘着南瓜的高子玦一听,吓得背后都出了冷汗,顿在原地一脸疑惑地望着青羽。

    青羽好难得看见高子玦一副被吓到的表情,平常的他表情向来很少,今日一见,青羽便更觉好笑,便再也憋不住地大笑起来,声音响彻整个平静的夜空。

    高子玦被青羽这突来的笑声,惊得更摸不着头脑了,但还是冷静地加快手上的速度,他想过不了多久,大概他们便要被发现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青羽的笑声还未停止,一个很响亮的中年男声便响起了:“你们这帮兔崽子,偷瓜偷到我的地里来了!让我逮到还不送你们去见官!”

    高子玦一听叹了口气,抱起南瓜,拉着青羽便向相反方向跑去,一路上青羽还是有些忍不住笑,她今晚见到了平时从没有机会见到的高子玦,就算是后方正有人追着他们喊打,也让她觉得今晚参加偷瓜活动是十分值得的。

    二人好不容易跑到一处空旷地方,高子玦已经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青羽则是看着他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

    高子玦一脸不解,抱着南瓜转身想去靠着大石头休息,谁知没瞧见脚下的一块石头,差点栽了一跤,他自己倒是摇摇晃晃站住了,手中的南瓜却没保住,咚的一声掉在地上开了花.....

    青羽看着衣衫已经沾上了泥浆,头顶的束发也有些散落,还一脸欲哭无泪、委屈巴巴看着坏了的南瓜的高子玦,她觉得此时要是再不加以克制地继续笑他,心中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的,于是便努力憋着笑意

    高子玦看着蹲在地上,咬着下唇憋笑,鼻头和脸颊上还沾着土灰的青羽,自己也没有憋住哈哈大笑起来,青羽一愣,同他目光相对后,随即也一同放声笑了起来。

    二人一起笑了很久,那笑声在山谷中回荡了好多圈,为这一片幽静的月色平添了几分生机。随后二人都有些累了,靠着一块大石头坐着休息聊天。

    “你刚才为何突然笑起来?”

    “因为见到了平常见不到的你。”

    “我与平常有何不同?”

    “有很大不同,比如我见到了你慌张的样子,无奈的样子还有,笑起来的样子。”

    “我平常明明也有笑的。”

    “不,那不一样,你今日是放开一切地开怀大笑,你应该多这样笑笑。”

    “这样吗?”

    说完,青羽猝不及防地看到高子玦朝着自己递来了一个灿烂的眉眼俱笑,他那双桃花眼泛着暖光,似乎不再那么深不见底,她还注意到原来他这样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是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的。

    同他相视的那一刻,她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如此皎洁明亮的月光洒在他这张足以让万千少女陶醉的脸上,让她的目光都好似无法移开了,嘴里小声说着:“你笑起来真好看。”

    高子玦被她看得心头竟有几分紧张,抬手弹了她的脑门儿一下,别过头去又恢复了他以往的表情,青羽这才吃痛地移开目光。

    “已经开始放天灯了。”高子玦指了指空中。

    “真的诶!看来时辰已经不早了,咱们的琉璃兔定是得不着了,不如就在此处一起放灯吧。”

    高子玦点点头,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包袱中的火折子和二人的天灯,他们自己拆开自己的天灯,小心翼翼地点上了火,顺着过境的晚风将天灯一起放飞。

    放飞的那一刻,青羽才注意到,自己绘制的两只天灯上的他和自己,竟然都身着一袭青衣,只是他的背景中是飘落着的樱花,而自己的是一枝梅花。

    看着同时飞上天的天灯,青羽突然觉得,那两只天灯像是情侣灯,自己竟然无心制造了这样的巧合,只希望高子玦没发现,免得定会误会自己对他有什么想法。

    “为什么我的是樱花?”

    “啊?噢你说天灯呀,因为它代表着希望,我希望你像这初春盛放的樱花一般能够活得更灿烂更温暖。”

    高子玦觉得自己内心有一处很柔软的地方被触碰到了,心里一阵暖流流过,这么多年来慢慢养成的这个性子,遇事不动声色,对人不动感情,这是让他觉得最安全的保护壳,可偏偏面对她,他却想主动拿下他的保护壳。

    “那为什么你的是梅花?”

    “因为我喜欢梅花呀,我生在冬至,那是梅花盛放的季节。”

    高子玦听完忍不住勾起唇角,她曾说过自己很像这梅花的,于是轻声道:“这个喜好很好,和我一样。”

    青羽也笑起来,未及回想自己说过的话,只当他是真的和自己一样都喜欢梅花。

    看着渐渐远去的天灯,青羽突然说道:“这里真的好安静,你想听我吹笛子吗?我从前都没机会展示,现在我的笛子吹得还是能够入耳的了。”

    高子玦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我不太喜欢笛音,不如你唱歌吧,我喜欢听你唱歌。”

    “好呀。”

    青羽一边用小石子敲打着大石块给自己打着拍子,一边轻声开口唱道: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

    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

    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

    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

    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青羽的歌声在高子玦的耳边似乎越发悠远了,但她的样子却在他眼里越来越清晰,他的眼眸染着月光,散发着青羽并未察觉到的淡淡温柔。

    ps:小小番外:

    高子玦一大清早起来便发现放在房门口的包裹,一猜肯定是青羽绘制的天灯,他轻挑嘴角,抱着包裹轻快地重新走进屋里。

    小心翼翼地拆开来,坐在房内对着自己的画像笑着,心想她画得真有几分神似,只是这样的笑似乎他已很久没有过了,而且这背景他以为会是梅花,没想到竟是樱花,他思绪飞速寻找着,努力地回想着樱花的花语是什么

    只是恐怕连他自己都未发现,现在他脸上的笑和画中人一样的灿烂。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