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咒术来自一千〕〔龙婿当道〕〔吃货的奋斗史〕〔豪门龙崽三岁半〕〔装傻王爷俏医妃〕〔农女医妃富甲天下〕〔主角叶辰萧初然〕〔我在东京养成神祇〕〔我的运气实在太好〕〔如意事〕〔逍遥小闲人〕〔上门龙胥叶辰〕〔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最佳女婿林凡杨雪〕〔我是赘婿〕〔联盟全能大玩家〕〔我在盘丝洞养蜘蛛〕〔都市绝品仙尊〕〔我是宇智波叔叔〕〔这就是个奇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5章 青山一道同云雨
    已是夜深十分,文毓将那只天灯珍宝似的收在自己寝宫内,随后便换下了一身华服,重新穿上了他一贯爱着的白衣,带着刘穆从宫内密道与早已等候在宫外的一班贴身亲信汇合。,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只见其他人均是一席墨色黑衣,个个手持佩剑,黑纱蒙面,露出在外的眉眼间都透露着杀气,其中只有文毓一人着素白袍子,在人群中甚是扎眼。

    但很快他就上了马车,向众人打了个手势后,他们一行人便上了路,夜幕又恢复了宁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未曾发生过。

    此行他们必然是需要掩人耳目的,虽说文毓已经安排好了宫中一切,给文锐留书说自己要去游山玩水,托他这相国大人在此段时间内履行监国之责,将大权全权交予他手中,这是他数年来惯用的让文锐放低戒心的手段。

    他并不担心文锐会有何大动作,对于他这样一个甘心躲藏于傀儡身后做名义上“天下第二”的人来说,完全放低自己,取得他的信任才是制胜的基础。

    但不论如何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千万不能让文锐等人知晓的,否则怕会打草惊蛇。于是,便有了今晚这一场连夜的奔波赶路。

    他这一步棋,把握只有五成,但即便是为了这只有一半的把握,他也必须亲自去试,只要能娶得突厥公主,自己对抗文锐的势力便有了八成,剩下两成便就只是等待时机如此简单的事罢了。

    马车中的文毓叹了口气,在黑暗中合上了双眼,只希望一切能够照期望地轨迹进行才好。

    另一边的青羽一行人也在紧张的赶路中,去往突厥的路途遥远,条件艰苦,青羽本想要求仍以女扮男装的形象示人,奈何青云谨遵母亲大人的吩咐,严格限制青羽着男装。青羽想到之前龄儿的事情也是心有余悸,便不再抵抗,乖乖做好了她女儿家的打扮。

    这一路上除了恶劣的天气和环境之外,因为青羽熟悉的人都在身边,反而让她觉得平静而美好,就像他们并不是身兼要职、为国出使,而只是一同出门旅行一般惬意。

    但这平静的塞上之旅却因为在路途上偶遇了一帮流匪后开始起了变化。

    这日,塞北初冬的天已经飘起了纷扬的雪花,青羽正披着厚厚的披风,蜷在马车中取暖。简单吃过午餐后的她,在颠簸的马车中,有些昏昏欲睡,她捧着手中的暖炉打着盹儿,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那日高子玦送她暖炉时的场景。

    那日为初雪降临而兴奋不已的她,在中途休息时,便下了马车,开心地在雪中起舞,她真的十分爱冬天、爱白雪漫天的时刻,但开心归开心,这凛冽寒风还是让她的双手双耳冻得通红。

    喝过几大口甜米酒暖身之后,她便静静坐在车沿边,高子玦就是这时拿着那个精致的暖炉走到她面前的。

    “这个你拿着暖暖手吧。”

    “我有一个在车里,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还有的,青云兄说你怕凉,你便多放一个在身边吧。”

    “你那车里还有小琰呢,多留一个更合适。,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小琰也有,更何况这个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

    青羽望着高子玦瞬间有些闪烁的目光,突然脑海中闪出几年前自己在洛城时,说过想要换一个新的暖炉难道他竟然还记得?她在心中想着,突然涌出的想法让她心生几丝甜蜜,这样被人记住的感觉太好了,尤其是那个人还是一向拒人千里的他。

    高子玦闪烁的眼神飘回青羽的脸上,她那几抹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羞的红晕,让他心跳更显急促,有种不自然的心虚,莫非她猜到了自己的用心?不行,不能让她误会才好。

    “别想多了,这是回礼而已,你不是送了我一个天灯吗,我从不欠人情。”说罢便把那暖炉塞到她手上,便转身回了他的马车。

    青羽此时睡意更浓了,紧搂着暖炉的手也稍稍放松,暖气氤氲在她的周围,正当眼皮快要合上之时,突然觉得颈上一紧,她迅速反应过来,此时正有人勒住她的脖子,她努力地回过头去看却只能瞟见他土色的衣襟一角,于是便张口大叫,但那人反应极为迅速,随即用手帕捂住她的口鼻,青羽顿觉头晕难耐,不过数秒,她的眼前便一黑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床上,双手被束缚在身后,她晃了晃头,试图让自己迅速清醒过来,等眼睛逐渐恢复对焦,她才发现自己的视线里笼罩着一片红色。

    那片红色似乎和自己头上盖着的东西有关,她用力地甩掉头上的东西,定了定睛才发现竟是一张喜帕

    青羽心中逐渐有些不安起来,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竟然也已经换成了一席红装,虽说这衣服质地看起来很是粗糙廉价,但她当然明白这定是婚服,再环视这屋中的摆设,她终于确定是有人绑了自己来与人成婚,而能在这边境之地出没的,必然是附近的流匪。

    想到此处,青羽脑中一阵空白,心跳得太快,让她几乎喘不上气,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想到当务之急是先把手上的绳子解开,这样至少可以先拖延时间以求自保。

    她仔细地环视了周围的环境后,注意到房间角落放着一块未经雕琢的石块,她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等到外面喧闹声渐起的时候,青羽已经将绳子磨断了,她将在屋内找到的一把摆饰用的长剑藏在被褥下,搭上红盖头,双手恢复到之前的姿势,轻倚在床沿边,装作还未醒来的样子。

    她强压着快要跳出嗓子的心跳,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如若有一大堆会武功的人在场,同他们硬拼的话,自己定会处于下风,还会让他们的警惕心加强。

    “砰”地一声,门应声开了,青羽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此时凝固了,小心翼翼地喘着气,不断告诉自己要镇定。

    此时只听一个男声道:“今天你们这药量是不是用多了,这个小娘们竟然还在睡。”

    “武爷,小的今天是正常用量呀,和前几位给您抢的姑娘一样,许是这个太虚弱,身子骨不大好。”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今日的事办的不错,事成之后爷会赏你们的,现在先让我来看看这个娘们儿长得水不水灵。”

    青羽听了这男的说话,心头一阵恶心,听着他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她的手渐渐滑进靠着的被褥

    还未等青羽拿起剑,便听一十分威严的男声道:“阿武站住!你想干什么!”

    “爹爹您来了,我就是想看看这二弟未过门的媳妇怎么还没醒。”

    “不用你担心了,你二弟已经来了,阿文你进来!”

    青羽一听阿文二字,心头不由升起几分希望,如若这二人是同一个阿文的话,那她便有救了。

    但随后耳边传来的声音,让她的心再次落回谷底。

    “娘,娘,爹这是要我做什么?”只见一个白净模样的男子从人群中探头出来,扯着旁边一位妇人的衣袖问道。

    “阿文乖啊,娘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今日是你成亲的日子,你要乖乖进去,里面那个便是你的新娘子。”那妇人脸上带着几分宠溺几分担忧,耐心地牵着这个名叫阿文的男子走到屋内。

    这阿文将信将疑看了看坐在床上的姑娘,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父母和大哥,脚步仍未向前挪动。

    “好了!大家都出去,把门锁上!趁着这女人还未醒过来便趁早解决了,免得她闹起来又是一番麻烦。”那中年男人再次开口。

    阿武瞥了眼床,嘴里小声骂骂咧咧说了句“便宜这个傻子了。”便转身出门了。

    那妇人面上似是有些担忧,边往外走边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直到关门声响起,青羽才松了口气,让她一对一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听方才的对话,这个叫阿文的多半不是个正常人。

    她听见那离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待那人手触碰到盖头的那一刻,她一把抽出剑横在他的脖颈上,随后用手捂住他的嘴,用眼神示意他不许出声,带着他走到几盏明亮的蜡烛旁,一一吹灭了他们,独留一盏轻轻闪动着微弱光芒的蜡烛。

    随后青羽故作厉声在他耳边说道:“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杀了你!”

    那男子轻轻点了下头,青羽便小心翼翼地放开手,他大喘口气后便学着青羽小声说道:“你也是被我大哥抓来的吗?之前他抓了好多个你这样的姑娘,她们整日哭,身上还很多的伤,这都是我偷偷看到,但你放心我不会像大哥对她们那样对你的。”

    “别说了,我不会让你或者任何人有机会那样对我的,你快点告诉我怎么出去。”

    “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出去,我每天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一片院子里,因为爹总说我没用,说我丢了他们的脸,所以平时不让我出去见人。”

    青羽听后觉得有些心酸,这个人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只是因为他生来不太一样,其实他也只是被命运玩弄的可怜人而已,她有些不忍地将一直抵在他喉咙的剑放了下来。

    他见到没了威胁,便迅速往门的方向冲过去,青羽心下一凉,刚要怪自己太大意,却发现他在离门不远处的桌子停了下来,自顾自地坐着吃起来,他还时不时招呼青羽一起坐下来吃,她走过去看着他没心没肺吃东西的模样突然有点想笑。

    她想,有时候生的与别人不同,可能会是另一种快乐吧。

    此时在这帮流匪所居的大本营之外,高子玦,青云等人已经带着精兵将这里包围了,他们是接近黄昏时分发现青羽不见了的。

    那时青羽的暖炉滚到了地上,里面的木炭灰洒出来了,因为一点小火星将马车的一角燃了起来,幸好这一燃,不然他们甚至不知道青羽竟已经被劫走了。

    此后他们一路返回,到处搜寻踪迹,才在一处泥沼发现了脚印,寻着脚印才找到了这一出十分隐蔽的流匪寨子。

    他们一来,便有十几个人上前与他们打作一团,但不过几分钟,便轻易将他们制服了。

    随后高子玦抓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冷冷的问道:“说,你们今天带回来的姑娘在哪儿?”

    “我我我不知啊,人是武爷身边的人带回来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不说是吗,好。”高子玦的语气并无什么变化,只是将手中的剑瞬间贴在了那人的喉咙,不深不浅刚好留下了一道血痕。

    然后继续问道:“还是不说?”说着便作势要将剑刺得更深些。

    “饶命啊,我说我说,今日抓回来那姑娘是要与二爷成亲,至于放在哪里了,我是真不知道,不过这会儿应该已经洞洞房了。”

    高子玦和青云听到此话脸色皆大变,尤其是高子玦,本来面无表情的他,此时眼中却闪过一丝骇人的寒光,一脚狠狠踹开身前的人,便同青云一道向寨门跑去。

    谁知面前又被更多的一拨人挡住了去路,为首的便是那常武。

    “你们是何人,连我们雁北寨也敢闯。”常武开口道。

    “立刻放了你们今日带回的人。”高子玦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只目似寒剑般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

    常武心中一骇,转过头去不看他,对青云说道:“他不说你说,你得先告诉我,我才决定要不要放人。”

    青云眉头一皱,开口道:“没什么特别,不过是一介生意人。”

    “哈哈哈哈好一个生意人,你们既是与那娘们有关,刚好可以出点她的嫁妆钱。”

    青云刚想再度开口,便被高子玦打断:“云兄,别再跟他废话了,直接杀进去便是。”

    “哼,爷就不爱看你这态度,你倒是杀进去呀,杀进去那娘们也早就被我那傻子弟弟给”常武边说边露出一副十分龌龊wochuo的表情。

    “你给我住嘴!”高子玦和青云二人齐声说道,说着便要挥剑上前。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