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傅少溺宠双面妻〕〔三国从杀出长安开〕〔私家甜宠:双面总裁〕〔黎小棠傅廷修〕〔我有一座末日城〕〔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南景战北庭重生狂〕〔诸天地球大融合〕〔我真不是木匠皇帝〕〔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我的老婆超迷人〕〔剑仙三千万〕〔魔王不必被打倒〕〔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26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谁知此时他们看见常武的身后竟让出一条通道,眼见着一袭红衣的青羽用剑胁迫着一个也身着红衣的白净男子,边走边厉声对周围人说道:“都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的剑不长眼睛!”

    高子玦和青云看见青羽此时完好无损地出现,心下便舒了一口气。,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谁知那常武朝着他们冷笑道:“常文啊,说你没用,你还真的就这般孬,一个小娘们都搞不定!”,随后他又看着青羽,一脸坏笑着说道:“你这小娘们倒是生得标致,早知道就让他们送到我屋里了,你现在拿他来威胁我倒是正合了我意,你杀了他,刚好我就光明正大地收了你。”

    话音刚落,青羽便见他突然跪在自己面前,腿上还有一支利箭,她看向对面,只见高子玦利落地放下拿着弓的手,轻抬眼角,双目中放着寒光,看着跪在地上那人,冷冷启唇道:“嘴巴再不放干净点,我不知道我下一支箭会不会射偏。”

    常武狠狠地盯着高子玦,命令其他手下将青羽和常文包围起来的时候,常氏夫妇出现了。

    高子玦看见出现的二人,不由双目一滞,似是在回想些什么

    此时首先开口的是那妇人,她带着微弱的哭腔道:“啊呀,我早就说了这样抢人不是个办法,现在好了闹成这样”

    “够了闭嘴!哭什么哭,其他人全给我退下!”那留着山羊胡,鬓角已有些发白的中年男人开口道。

    随后他朝着高子玦和青云所在的对面方向说道:“人我可以还给你们,但你们今日伤了我儿又该当如何?”

    高子玦冷哼一声,说道:“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如果我没记错,想必阁下便是十多年前因欺上瞒下,贪赃枉法,被先皇流放北荒的吴常立吴大人吧,没想到吴大人竟掀了自己的本姓,化名常立,在此北荒之地混得如此风生水起,您说我要是回朝禀告当今圣上,他是不是会很欣慰?”

    对面那人脸色大变:“你们竟是朝廷中人,怎会涉足这北荒?你又究竟是谁?”

    “当初我父皇仁慈留你一命,你却在此沦落为匪,胡作非为,可是太对不起他在天之灵了?”

    “父皇?你竟是先皇的儿子!”常立面带震惊之色,喃喃自语道。,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随后他又叹了口气说道:“造化弄人啊,果然我还是逃不过这一天,罢了,今日是我有眼无珠,这姑娘便还给你们。”

    说罢,眼神示意拦在前方的众人,他们自觉地让出通道,青羽仍未放下手中横在常文脖子上的剑,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直到退出一定距离,她才放松手中的剑,在常文耳边轻声道:“多谢了。”

    说罢她便迅速收回剑,往高子玦的方向跑去,可她完全未注意,从背后人群中竟射出一只飞镖,正朝着她的方向疾飞而去。

    当耳边同时响起高子玦和青云的“小心”时,她下意识地回头,却发现倒在地上的和她同着喜服的红色身影

    不过数秒时间,只见一大片暗红色迅速在大红色衣衫上蔓延开来,青羽看着这谋面不过几个时辰,本就生的十分白净的脸庞变得愈加苍白,她的心中宛如灌了铅一般沉重

    她看见常文虚弱地张嘴似乎有话要说,她将耳朵迅速凑近,一只手托起他的后背,只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谢...谢你,你是第一个说说我不是没用的人,我今天终于做了做了有用的事,请你帮帮我把这封信,交交给我爹。”

    说着,他费力地从怀中拿出一封已经被血渍打湿的信,青羽擦了擦已被泪水模糊视线的双目,接过了信,常文笑了笑,接着对青羽说道:“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青羽抽噎着答道“青羽,我叫青羽。”

    “青羽,我们做好朋友吧。”青羽忍着泪,努力挤出笑,对他点了点头。

    常文看着青羽,用尽最后一点力气,露出了他在这世间最后一个灿烂的笑。

    青羽看着他苍白脸庞上定格的笑容,这样的笑与常人无差,甚至比这世间许多人都要干净都要纯粹。

    青羽有些无力地瘫坐在地上,为什么刚刚还活生生的一个人,竟然就这样死在了自己面前?他们认识才那么短的时间,他竟然会为了救自己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她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了生命的无常和脆弱,她听着前来救治的医者说他死了,说因为飞镖有剧毒,中毒之人少则数秒,多则一刻钟便会身亡。

    她的目光扫过那群人,看到常文的母亲打了常武一个耳光,然后泣不成声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跑了过来。

    青羽死死地盯着脸上竟丝毫无悔意的常武,挣扎着站了起来,有些踉跄地朝着他的方向走去,她感觉到身后有人搀着自己,可是没有回头,仍是目不转睛盯着那个刚刚误杀了自己亲兄弟的人,试图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丝关于懊悔或难过的神情,可是他没有。

    终于走近他们,常武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青羽,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又想从袖中掏出什么东西,却被一旁的常立制止了。

    青羽拿着带血的白色信封,未发一言,直接递给了常立。

    她没有再关注常立看信之后的表情,也不想去猜测信的内容,只是转头往回走,走回去这并不长的一段路,她的记忆又闪回几个时辰前。

    那时常文正坐在桌旁,开心地吃着各式糕点,自顾自地跟她说着自己这些年来的事,那些事在青羽听来都是来自他的亲人无情地嫌弃和嘲讽,可他并不觉得,他似乎已经在内心深处接受了这种十多年来,来自旁人的目光,认定了自己就是没用的人。

    青羽有些心疼他,于是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别人可以这样认为,但只有你自己不可以,你与他人并无不同,如果有的话,那便是你的字和画比别人都要出彩。”

    听了青羽的话,常文眼中闪出了独特的光彩,十分兴奋地说:“你是说我写的好画得好吗?”

    青羽微笑着点点头,早在常文进房间之前,她就注意到这间房内挂着的书画,这些书画说不上有多么惊为天人,但她从中读出了宛如待磨璞玉那般的真实纯粹。

    当二人正聊着天时,便听到屋外有人大喊着,说是一大群人闯入来寻今日抢回来那姑娘,青羽一听便知定是高子玦他们来了,自己此时必不能在此等候救援,她要主动出去,一方面可以加快离开这里的速度,一方面也可以阻止发生不必要的伤亡。

    于是她看向常文,说道:“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常文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给了她肯定的答复,她心中十分感动,说道:“谢谢你,请你相信我,我不会真的伤害你,只需要你配合我便好。”

    常文笑着点了点头,掸落身上的糕点残渣,站到她面前。

    青羽再想到这一切时,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地夺眶而出,她用力地闭眼,想挤走模糊她视线的泪水,可泪水却接连不断流出,等走到自己熟悉的人群面前时,青羽只觉得脚下一软,眼前一黑,便倒在了一直在他身后的高子玦怀中

    作者题外话:假期期间,皑皑在努力的码字更新中,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啦

    有什么对角色或者剧情发展的意见建议都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哦,皑皑会认真查看哒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