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郁星荼陆昭霆〕〔我的岁月待你回首〕〔请叫我馆主大人〕〔对不起,当祖宗就〕〔偏执王爷的圣手医〕〔京都诡怪秘谭〕〔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唯吾独尊系统〕〔叶思诺陆司琛〕〔快穿:我成了女主〕〔携手修仙路〕〔神豪从游戏暴击开〕〔我的七个女徒弟风〕〔被六个反派爸爸宠〕〔颜总追妻:萌娃神〕〔神医大人今天出诊〕〔赤月之下〕〔超级贵婿许苏晴〕〔戏精三宝:两个爹〕〔驱魔信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30章 南风知我意
    一场混战终于结束时,青羽一行人暂居此处的房子也已毁了大半,所幸是人都没什么大碍,大家都只是身上受了些皮外伤。,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羽带着小琰找到高子玦和青云他们时,他们也正到处寻找着她和小琰,本来看到她和小琰的房间都在火海中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烧毁时,他们还担心二人出了事。当大家看到对方都无大碍时,才一同在心中都舒了口气。

    等大部分火势被灭以后,大家都聚集在堂屋内,此次行兵的副统领马不肥正张罗着帮其他人清理伤口和涂模药膏。

    青羽环视一圈,在心中默数了人数后,心想还好大家都在,连方才不知所踪的翠花也安然无恙地在帮着各位壮士清理伤口,她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随后她紧了紧自己的领口,生怕被他人发现自己的伤口,本来已经够乱了,加上自己的伤口并不大也不算深,她不想再让大家分心出来,替自己担心。

    看到自己大哥两条手臂上深浅不一的伤,青羽鼻头有些发酸,她接过翠花手中的金创药,想替青云上药,只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发现翠花的眼中竟也已噙满泪水,而且看向自己的眼神竟有些许躲闪

    青羽压下了心头闪过的那不好的念头,细心地替青云上着药。

    约莫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马不肥安排其他受伤的兵士都去大火之后,目前还剩余着的完好无损的房间休息,再派了一拨伤势较轻的兵士分别守在门口和院内。

    此时屋中只留下他自己、青羽、高子玦和青云以及小琰。

    青羽将自己和小琰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家,现在大家知晓有一点已经非常明确了,那伙人的目的是那张兵防藏宝图。

    按照他们之前的分析,也就是说明那伙人背后主使的人是他们北辰国当今圣上——高子阳。

    他们并未交谈许久,因为怕小琰心生疑心,言谈中也处处避及提到当今圣上已是高子阳这件事,一谈到他,大家皆是用眼神示意。但此时天已经接近破晓,青羽便让在一旁神情一直有些恹恹的小琰先去堂屋内的侧间休息。

    小琰因为受了惊吓和轻微中毒尚未完全缓解过来,身体确实有些不适,于是便乖乖听话地进屋去睡了。

    见小琰进了屋,大家才开始真正分析起此次事件。,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这时,只见青云紧锁眉头,垂着头一言不发,面色沉重地丝毫不似往日那般,沉默了半晌,青云突然开口说道:“想必此事并无当初料想那般简单了。”

    马不肥却接话说:“我看倒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就是高子阳那个王八蛋派人来盗取图纸的”

    马不肥他话未说完,突然顿了一下,看了看身旁的高子玦,毕竟高子玦也是当朝九王爷,圣上是他的皇兄,自己虽然辈分高,平日里高子玦也是对着青云他们叫他不肥伯伯,对自己很是尊敬,但就官职地位来说,高子玦不论怎样都是在他之上的。

    他似乎是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便为刚才的口无遮拦有些不好意思,但高子玦并未对此有更多的反应,他知道他二哥当上皇帝本就是让众多人不服的,尤其是曾经跟随大哥出生入死,对他们高家恩重如山的几个伯伯。

    “不肥伯伯,我绝不是在此时维护皇上,但此次事情确实应该如青云兄所说,没有目前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首先,如若是皇上派人来的话,定不会在此时如此与我们大动干戈,毕竟他知晓我们此行的目的对北辰的意义很是重大。其次,那伙人的身手个个不凡但下手狠辣、招招致命,那武功招数,却不是我们北辰国的做派。”高子玦目光深深,沉着冷静地分析着眼下的状况。

    听罢,马不肥便也在心中想了一想,不再似方才那般激动,似乎也开始认真仔细地思考这个问题。

    青羽看着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便开口道:“其实我同意阿玦的看法,虽说今日那伙人意在图纸,但今日被黑衣人挟持时,我便发现他的腰间佩戴着一块十分特殊的黑色腰牌,似乎使用黑金打造而成的,上面还刻着“晔”字,所以我猜想那伙人或许跟南晔国有一定的关系。”

    “确如阿羽所说,我今日同他们交手,也发现他们的腰牌了,所以此事必然还要再深入调查,只是,如若连他们南国人都知晓了我北辰国拥有这藏宝图纸这一秘闻,那就说明我们守护图纸的这一重担所要防着的人已由一方变为了两方此时我们虽未携带图纸在身,但恐怕将来的麻烦不会更少只会愈来愈多。”青云神色十分凝重地接着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只能从长计议了,现下大家也都先去休息吧。”马不肥抬眼望了望窗外,面色也变得有些不好,边说便向门口走去。

    青云也未再开口说话,只是深叹了口气,随后便也跟了出去。

    此时只剩高子玦仍不为所动,青羽有些奇怪,心想他可能是担心小琰的安危,想在此处守着吧。

    于是青羽开口道:“你不必太过担心,小琰没什么大碍的,只是有些被吓到了,休息几日便能够恢复的。”

    高子玦点了点头,青羽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白,额头冒着细微的汗珠,她见他这副模样,心想他大概是太累了,本想劝他也先去好好休息,谁知他却先开口道:“把药给我。”

    “药?”青羽一脸疑惑,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手上竟一直捏着一瓶金创药。

    “你也受伤了?”青羽见状,急忙问道。

    高子玦捂着自己左胸上方,点了点头。

    青羽立即走了过去,蹲在他身边,这才看清他的衣服上早已渗出了一片血迹。由于高子玦今日身着玄色袍子,即便是有血迹也会很难辨认出来,她也是凑他很近才能看清将他这玄色衣襟已经浸得更深的血迹。

    青羽想到他的伤势拖了这么久还未清理、上药,一时心头有些着急,她便立即蹲在他身边,边解他的衣服边问道:“方才你怎么不说?”

    “你们也没问。”

    “那你可以自己拿药的啊。”

    “药就那么几瓶,带来的大部分都被火烧尽了,那么多人大家都不够用,况且剩的那一瓶还一直被你捏在手里,我没机会拿。”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不懂照顾自己,没听说过爱哭的孩子有糖吃吗?你这样憋着要是一点药都不剩了,你又要怎么办?”

    “那便就等它自己好转。”

    青羽听他那样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心中不禁有些气,加上他的衣服半天解不开,让自己没办法查看伤势,她的心中更是着急,气急抬眼瞪他,谁知刚好对上他的目光,两个人靠得如此之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气息

    她的心不由地又漏跳了几拍,觉得自己似乎是关心则乱,鲁莽了些,竟然直接她想着自己的手还在他的胸口上,一时不知该拿下来还是继续解他的衣服,心中更是羞赧万分,脸早已不知红成什么样。

    “继续啊,刚才突然如狼似虎的扑向我,怎么现在停下了?”

    高子玦用有些调笑地语气问她,那双桃花眼好似带着魅惑之力,让青羽愣在原地动弹不得。

    僵持了一会,青羽实在不好意思再继续方才的动作,便准备站起来,却一把被高子玦拉住,她瞬间便被他圈在了怀里,动弹不得,此时只听他在她的耳边低低一句道:“你不解,那我来。”

    说罢,他的手便伸向青羽,她原本想要推开他,但却被吓得定在原地,闭上了双眼。

    青羽感觉到他那双微凉的手触碰到了自己的颈部,轻轻滑过了那道伤口,她的心已经快跳出嗓子眼儿,身上不由地起了鸡皮疙瘩。

    此时她耳边传来高子玦那温柔中带着些嗔怪的声音:“说我不懂照顾自己,难道瞒住众人的就只有我吗?”

    她终于睁开眼,刚想解释,高子玦便不由分说地拿过她手中的药瓶,一手拖着她的背,一手轻柔地将药涂在她的伤口上。

    白色的粉末细密地落入她已经渐渐开始凝固的伤口中,带着轻微的刺痛传遍青羽的全身,但那种痛感却第一次让她真真切切地开始感觉到,她的心里似乎已经被眼前这个让她不知所措的人占据了一大部分。

    她明明一开始是有些讨厌他的,他待人冷漠又深不可测,沉默时似是冰山,说起话来又毒舌,明明他自己毛病也不少还总爱用自己那一套“闺秀说辞”来衡量自己

    可他却总是救自己于水火,总是在自己危险的时刻及时出现,总是能让她刷新从前的偏见。但最重要的是,即便知道他让自己讨厌的缺点有一大堆,还总是让她不由地想靠近,不受控地一点点深陷这种感觉宛如站在悬崖边看风景,既危险又迷人。

    青羽想着这些,一时有些失神,他便弹了她脑门儿一下,才把她拉回现实。

    这时,青羽注意到高子玦已经很自觉地褪去了自己半边衣服,露出了那仍有点状鲜血渗出的伤口,对她说道:“投桃报李的时候到了。”

    青羽看见他这赫然的伤口,比自己的要大很多倍,深很多层,那鼻酸之感霎时又涌了起来,她仿佛一瞬间便忘记了害羞和矜持,只是一心专注着想为他清理伤口,替他上药。

    高子玦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静静地望着她从打清水、擦拭伤口到一边上药一边向自己的伤口轻轻吹风,生怕自己觉得疼,却略微有些笨拙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恍惚,似乎自己已经认识她很久很久。

    久到从来待人都有些疏离淡漠的他,竟想完全把心交给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