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变成团宠人〕〔傅少溺宠双面妻〕〔三国从杀出长安开〕〔私家甜宠:双面总裁〕〔黎小棠傅廷修〕〔我有一座末日城〕〔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南景战北庭重生狂〕〔诸天地球大融合〕〔我真不是木匠皇帝〕〔狂少〕〔顶级兵王回都市〕〔空降迦勒底随后成〕〔绝世小保安〕〔顶级战医〕〔邪医兵少〕〔我的老婆超迷人〕〔剑仙三千万〕〔魔王不必被打倒〕〔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33章 落日故人情
    去往郊区今日碰见阿文的那家客栈的一路上,青羽都显得有些忐忑不安,方才写好的字条早已经被手心的汗水打湿了,捏在手中皱皱巴巴的,那罩在面上的黑色纱巾也让她有些透不过气,一呼一吸间的热气,让她的心跳仿佛显得更加急促。,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等走到客栈偏门前时,青羽心中竟开始有些打退堂鼓了,谁知此当正好碰上看门伙计在门外堆放柴火,她四下瞅了瞅也并未发现有其他的黑衣人在此,心想这正是一个偷偷潜入的绝佳时机,于是她便硬着头皮,趁着伙计低头的空当儿,一个闪身,飞快地溜了进去,直奔向二楼的客房,待她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完成后,现下她发现自己的心中已不似方才那般忐忑了。

    她小心谨慎地在二楼众多客房中,找到了布局在正中央,看起来最大的一间“天字号”客房,心想既然阿文算是这帮人的头,那所住之处应当是这客栈中数一数二的才对。

    于是青羽动作轻缓地将窗纸戳破,微眯上一只眼睛,单眼朝房间里面望着。

    青羽环视一圈,发现屋中点着并不十分明亮的烛光,其中布置摆设整齐,似乎并未发现能确认此屋之中便是住着阿文的痕迹,她心中正在想该如何是好之时,目光偶然瞥到桌上躺着的物什——一块她今早所见的那枚阿文佩戴在腰间的玉佩和那支她最熟悉不过的那支玉笛。

    她心下正合计着自己的判断无误,这屋内所住之人确是阿文之时,谁知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离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心头一慌,想把字条塞进门缝中便火速离开,可偏偏越是着急,越是容易出错,在她想轻轻地打开一条门缝儿的时候,那扇门竟然不偏不倚地吱嘎一声打开了,似乎好似并未被拴住一般

    随着门声而起的是屋内传来的声音:“是阿穆吗?你来得正好,帮我添些水。”

    听到阿文的声音,青羽心都快跳出来了,巴不得赶快逃离,可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只要过了拐角,那几人一定会发现自己。于是她便深吸一口气,钻进屋内,关上了门。

    “阿穆,帮我添些水吧。”阿文那令她熟悉的温和声音再次响起。

    青羽没有作声,寻声悄悄地走入侧室,此处有些暗,只点一支蜡烛,烛光掩映下,阿文的背影映入眼帘

    此时她眼前的阿文正背对着她裸着半身,泡在木桶之中,周围氤氲着热气,她感到面上有些发热,这样的场景太过限制了些,她渐渐走近,见他后背上深浅不一的疤痕赫然在目,一想到那些可能是他从前在家中或外面受欺负所致时,她的心头就不禁有些发酸。,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青羽走了过去,在他身后,拿起正冒着热气的小木桶,准备帮他加完水,便将字条放在桌面上,此后便立即赶回府中,否则如果撞上高子玦和青云他们一众人,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

    她一边想着,一边将小木桶中的水倒入大桶中,幸好这期间,阿文都未再开口同她说话,而是一直沉默着。

    三桶水都倒入完毕,她便转身想走,谁知桶还未放下,手腕便被一把抓住。

    “阁下这副装扮不知身份是刺客还是小偷?”文毓并未回头,反手紧握住她的手腕,语气中透露出让青羽极为陌生的寒气。

    青羽被这一抓吓得瞪大了双眼,她不低头敢去看阿文,生怕他发现自己就是那相识已久的故友,况且此时此刻,他们还有可能是彼此的敌人。

    见她回避自己的问题,文毓接着说道:“阁下这般莫不是与文某相识?”

    说着他便要从水中站起,青羽吓得赶紧用另一只未被缚住的手抽出腰间的匕首,飞快地抵上了他的喉咙,文毓一愣,将身子重新没入水中。

    “看来是我轻敌了,说吧,你此行目的为何?”文毓的声音变得更冷峻,但仍是面不改色。

    青羽示意他放开自己的右手,文毓顿了几秒,便手劲儿一松,她即刻顺势抽出,此后便从怀中将事先写好的字条递了给他,他将那张皱巴巴的纸一点点展开,脸上写满了疑惑。

    “放火?城郊西南处的宅邸?阁下莫不是寻错了人?”

    青羽听他的语气,看他的表情,皆不像知情此事,当面验证之后,她的心中终于舒了一口气,随后便将手中另一张字条递给了他。

    文毓看到字条上的文字,双眼一眯,瞳孔一紧,开口道:“你究竟是何人?”

    青羽没有回答,只是收回拿着匕首的手,向房门处快走而去。

    “虽不知你是怎样进来的,但现在整个客栈里几乎都是我们的人,他们见我沐浴时间过长而未出去,必是会在门外候着的,你这副打扮从我房中出去怕是会让他们有误会。”

    青羽离去的脚步一定,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方才自己是侥幸钻了个空子进来的,此时要是这样出去,还不被逮个正着,她此时有些进退两难,心想难道真的要此时摘下纱巾,告诉他自己的身份吗?

    但这样大概会将事情弄得更糟吧还未等她理清自己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文毓已经穿好了衣服,走到了她面前。

    “阁下此行既然是为了给我提醒,那么文某定不会为难于你,就让我送你出去吧。”

    青羽望着他那张挂着一如既往淡笑的脸,心中思忖片刻,便点了点头。

    二人一起走出客栈,来到后门之外时,青羽这才长舒一口气,心想果然如阿文所说,从他的客房门外到客栈后门竟都分布着与他同行的那些身着黑衣的人,如果他们发现一袭黑衣,黑纱巾掩面,行踪有些诡秘的自己,那她今日之行的结果便会是重则受伤,轻则身份暴露,幸好还是阿文考虑得周全,心中不免觉得自己这个好友连对一个不甚了解陌生人都是如此,又怎会做得出那夜放火偷盗之事?

    “虽不知阁**份与用意,今日还是要在此谢过。”文毓对着青羽恭敬道。

    青羽微微颔首,正准备告辞,便听客栈内响起喧闹的兵器相接之声,她心下一惊,莫不是高子玦和青云他们已经来了?

    文毓听闻此声,高深莫测地看了眼青羽,心中有些复杂,本准备立即返回客栈,可谁知身后竟已有乱箭飞来。

    “小心!”青羽急得大喊一声,随即便迅速抽出腰间佩剑,将飞驰而来的乱箭一一打飞,谁知箭多而猛,在黑夜之中也不知发箭的方位,一支急箭飞驰而向文毓飞去,她便下意识冲了过去,想打掉那急箭,谁知箭的速度太快,她还来不及挥剑而下,它便射中了她的右臂

    文毓觉得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曾经也有一个少年,为了救自己而笨拙地挡在自己身前他有一瞬甚至觉得眼前人便是他熟悉的那个阿羽。

    青羽费力地用受伤的右臂挡着飞箭,但她有些力不从心,只感到一股接一股的暖流沿着自己贴身的衣物顺流而下,可此时她却来不及感到疼痛。

    突然又一支飞箭“嗖”地一下,从她的头顶飞过,一如此前那般,差点便要射中她,但幸好只是将她的束发冲散。

    她的秀发倾泻而下的刹那,一阵好闻的花香便飘入文毓的鼻腔,他心中疑惑更加深了几分,没想到此人竟是个姑娘?她到底是为何人?她又是为何要这般相救于我?

    文毓顾不上去思索有关眼前这人的谜团,只将她拦在身后,自己一一挡掉那些飞箭,说来也奇怪,这一波箭全部落地后,暗处再未有新箭发出。

    随后文毓便将青羽扶到暗处,将利箭飞快拔出后,撕下衣服的一角替她暂时止了血。

    此时青羽已感到阵阵疼痛袭来,面色有些发白,额间和鬓角都已被冷汗打湿,她忍痛开口道:“多谢你,我再问你一遍,西南城郊宅邸放火之事确不是你们的人做的吗?”

    “姑娘冒死相救,文某必然不会有欺于你,我确实不知放火之事。”

    青羽透过月光注视着他的眸子,这一次,她还是选择相信。

    于是她挣扎着站起来,对文毓说道:“既然如此,那今夜发生之事必然是误会,还需你亲自将误会解开,你快去让大家停战吧,免得产生更多无谓的伤亡。”说着她便要向他告辞。

    “你的伤?”文毓有些关切地问道。

    “不碍事的,你快去和他们解释清楚吧,此事不能再拖了。”青羽捂着自己右臂的伤,认真地说道。

    说罢,她便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浓浓的夜色之中,文毓站在原地,紧皱着眉头,想着方才给她包扎时,注意到的从她颈间滑出的那枚鸡心汉白玉佩,心想这样的珍品定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况且,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上面刻着的字,是一个“羽”。

    他深深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待见她完全消失不见,便迅速折回了客栈之中

    作者题外话:亲爱的筒子们,皑皑有一个小细节要提一下哦

    就是文中的“阿文”和文毓都是指的同一个人,只是“阿文”是青羽视角下的叫法,因为她此时并不知道男二的真名是“文毓”,希望大家不要看糊涂啦

    感谢大家的支持,皑皑每天都会坚持更新哒,期待大家每天都来看哦有什么意见建议都可以给我留言哟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