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强者〕〔重生之金融之皇〕〔战神扬风叶梦研〕〔芝加哥1990〕〔重生之财气冲天〕〔修真就是一个大坑〕〔傻妻每天都露馅〕〔七十七号事务所〕〔小妻太娇嫩,枭爷〕〔秦烟陆时寒〕〔楚剑秋柳天瑶〕〔此去经年花依旧〕〔贺煜城〕〔她在司爷心尖撩火〕〔开局签到金箍棒〕〔一夜强宠:禁欲总〕〔皓玉真仙〕〔宇智波亡灵〕〔侠气侧漏〕〔腹黑王爷傲娇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35章 运筹帷幄荷时来
    深夜的城郊客栈,文毓愁眉坐在屋内,只点一支蜡烛,烛光摇曳,将他的剪影投在墙上,而他的身后是另一个修长的剪影。,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公子,这次的事件真的只是误会吗?”

    “阿穆,误会肯定是有的,但误会背后恐怕没那么简单。”说罢他叹了一口气,回想起那夜的场景。

    那陌生的姑娘离开后,他便火速赶到正门,及时命令手下的兵士们停手,幸而北国的总领也是明事理之人,听他说了几句,便也下令停战,如此这般才让那一场混战中断。

    对话里他们一行人也提到了他们所居住的西南宅邸被放火之事,还提到自己手下下属统一佩戴的黑金腰牌,那黑金腰牌是他专们命人暗中为死忠于他的一批精英将士所打造的随身之物。

    如果按照正常的思维逻辑来看,任是谁人都会将他们误认为歹人,只是,到底是谁在借他们之名行此不轨之事?

    “公子,这会不会是那伙人做的?”刘穆紧皱着眉头,面色沉沉的问道。

    “可能性极大,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会发现得如此之快,竟派人赶在我们之前到了突厥。”文毓微眯着双眼,似乎还在想着些什么。

    “可是他们到底为何这样做?”刘穆能猜到他们的来路,却是不知他们的用意为何,只得继续发问道。

    “因为他们知道此次求亲定然不会只有我们南晔国的人,既然他们不想让我们成功,只得用外力加以干涉。”

    “您的意思是他们故意去那伙北辰国人的宅邸中放火挑衅,只为将脏水泼在我们身上,以此挑起矛盾?”

    “嗯,他们这算盘倒是打得极好,那夜他们的人定是知道北辰国的人会暗中来访,才故意放下暗箭,挑起我们的战事,如此便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公子这是何意?”

    “阻拦我们求亲,甚至是借乱战之时杀了我。”

    “什么?!”刘穆显得十分惊讶,似是没想到那伙人竟然会胆大到用这种手段挑拨和加害他们堂堂南晔国的一国之君。

    “那夜我在后院遭遇的暗箭,似乎并不是北辰国的人干的,况且与北国人交涉之时,他们言谈之中并未提到他们的人曾到过后门处。”

    “会不会是他们没说实话?”

    文毓若有所思地摇摇头,接着说道:“那夜北国人不过数十人,而暗箭却是几十支,他们此行目的也只是探寻交涉,定不会如那夜那般只盯准我一人,而且那伙人箭法超群,十分有力量,似乎不是兵士而是杀手。,更多好看小说免费。所以,我想那伙人是文锐派来的人的几率更大些。”

    文毓说罢顿了顿,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没想到他们竟然这般沉不住气,竟想假借他人之手将我除掉。不过,这些都在情理之中,我只有一点想不通”

    “是何?”

    文毓低头笑了笑,并未说话,脑中又浮现那个陌生女子,不知为何他还是觉得那女子很像阿羽,只是,他的好友阿羽此时应远在安阳,更何况阿羽是男子。

    可能是她那夜奋不顾身地替他挡箭的样子让他又想起了旧友吧,毕竟阿羽的功夫可比不上那位姑娘,但又是为何她所佩戴的玉佩竟这般凑巧的也有一个“羽”字呢?

    文毓对这个问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公子,我突然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那日你与北国那些人交涉之时,我远远看到领头的那位男子似乎很眼熟,但却并未放在心上,今日我突然想到那人似乎是似乎是那个自称是穆公子兄长的那个穆云。”

    “你是说将阿羽书信和包裹转交给你的那人就是昨夜北辰国那伙人的总领?你可看清楚了?”文毓心中的疑惑更加深了些,难道那些人真的同阿羽有着什么联系?

    “我并不十分确定,只是远望之下觉得身形很像。”

    文毓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看来我们是时候要正是见一见他们了,明日阿穆你便去送信吧。”

    第二日深夜,城郊一僻静后山处,只见一蒙面黑衣人同一女子正窃窃私语。

    “他们约好明日戌时于城南迎宾楼共用晚膳。”

    “哦?此消息属实?”

    “他们查看密信之时我就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不会有错。”

    “好,很好,等事成之后,我定不会亏待你。”

    “不必了,我已经背叛我家小姐和少爷了,只要你答应不会伤害我的家人便好。”

    “那是当然。”

    随后二人便向两个方向各自离开,只见那女子一路小跑,最后竟跑进了西南城郊的一处宅邸之中。

    翌日戌时,青云同高子玦二人按照那日所接密信的约定,准时抵达了城南的迎宾楼,而等在二楼一个雅间的正是文毓和刘穆二人。

    “刘兄,好久不见。”青云率先向刘穆打了招呼,见刘穆回礼之后,他随后便转向文毓说道“文兄,前几日一别后,一切可还安好?”

    “多谢穆兄挂念,文某一切安好,不知这位同穆兄一同前来的兄台贵姓?”文毓同青云简单寒暄过后,便转向从见到自己开始,目光便一直停在自己身上的高子玦。

    “姓高。”高子玦略微扬起嘴角,向文毓二人抱拳回礼后,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寒意又重新环绕在双目之中。

    文毓注意到高子玦的表现,面上仍保持着微笑,心中却有些不解:“此人姓高,眉宇之间又无不透露着贵气,想必定是北辰国王室中人,只是我们未曾谋面,却为何对我竟有颇深的敌意?难道还是不相信我那夜所说?”

    随后青云继续笑着开口道:“想必文兄前来突厥和我们二人此行的目的不谋而合吧。”

    “穆兄倒是十分坦诚直接,不瞒你说,我们此行正是为南晔国当今圣上上求亲而来。”

    “既然都是为本国圣上行事,虽我们十分投缘,你又是舍弟的挚友,但各为其主,面见突厥可汗之时,我们便是竞争关系了,希望文兄不要介意才是。”青云挂着明朗的笑容,丝毫不拘束地说道。

    “哈哈穆兄真是爽朗非常,此番道理文某同穆兄亦是心照不宣。对了,不知此次阿羽是否同行而来?”

    青云听罢瞥见一旁的高子玦嘴角抽了抽,随即笑着回答道:“阿羽此次并未随行。”

    文毓点点头,本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便听见一旁高子玦沉声开口道:“他们来了。”

    此时大家皆注意到有几位端着茶水,酒楼伙计打扮的人朝他们走来,他们面不改色地坐好,待他们倒好茶水,大家便举杯同饮,谁知刚放下茶杯,几人便觉天旋地转一般,不出几分钟,四人便不约而同倒在了桌上。

    此时站在一旁的几名伙计都露出了诡秘一笑,忙向屋外打手势,不一会屋内便又进来十七八个衣着普通但均用黑纱遮面的人。

    “头儿,看来此次我们能如此轻易便得手,还多亏了那个翠花,他们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会栽在一个小丫头身上。”

    “是啊,没想到用不成起初的反间计,反倒把他们一网打尽了哈哈哈。”

    那人说罢,其余众人便七嘴八舌地附和着,这时,只见为首那人开口打断大家道:“好了,万事还是小心为妙,快点将他们绑起来带走,免得药性一过,便不好对付。”

    那人话音一落,众人便齐声应道:“是!”

    谁知他们刚想用粗绳绑住他们四人,却被反手扼住了喉咙,他们四人动作出奇地快,那几人还来不及反应拔出刀剑,便被挟持着到了窗口。

    只见被众人称为“头儿”的那人一愣,反应迅速地拔出佩剑道:“你们竟是装晕。”

    其余众人见状也皆是一惊后便拔出自身刀剑,但未得指示却是不敢贸然上前。

    此时文毓最先开口说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要栽赃我们,离间我们同北辰国使者的关系?”

    “哼,身为我堂堂南晔王族,竟跟北国贼人称兄道弟,你还有脸问我问题。”

    “你们果然竟是南国人!说!是谁派你来此的!不说你们的人可能就要命丧于此了!”

    “是又怎样!区区几个死士,死不足惜,你们要杀便杀。”那人说罢便用凌厉的目光扫了一圈被文毓等人挟持的四人,那四人便心领神会般,微微点头示意后便纷纷歪了脖子

    高子玦见状立即松开自己挟持那人,对旁边三人道:“小心,他们已经自尽了。”

    三人急忙松开那几人,说时迟那时快,对面急速向他们四人飞来几支飞镖,幸亏他们躲得及时。

    飞镖一出,开战的信号便即刻启动,那伙人势如饿虎,向他们四人直扑过来,青云挥剑刹那,用空出的左手吹了一声哨子,但大家都在酣战之中,并未有人留意到,不一会儿偌大的客栈便冲进一支突厥军队打扮的人,一进来便协助高子玦等人一同攻击守在外围的黑面纱们,此时他们四人以少敌多的局面瞬间翻盘,不消片刻那伙人便寡不敌众。

    “不好!我们中计了,此处有埋伏!大家快撤!”为首之人大喊道,可仅凭他们二十余人的力量,突破重围难上加难。

    “头儿!你快走,此处留给我们顶住!”话音一落,其余黑面纱们便迅速变换阵型,竭尽全力保护着那为首之人。

    而为首之人,此时已身重数剑,望了望身后已所剩不多但仍拼死护住自己的弟兄,拼尽全力杀到窗口,而后奋力纵身一跃跳下窗去,文毓见状,也急忙一跃追了出去。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