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无双九重天陈〕〔反派天天想和离〕〔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末世江湖狩猎指南〕〔嫡女在上:殿下,〕〔肖天策高微微〕〔龙都兵王〕〔重生之最强人生〕〔穿成偏执前任的掌〕〔影视世界随机角色〕〔池芫〕〔小阁老〕〔江千语肃王〕〔顾易柠傅寒年〕〔重生福妻有空间〕〔林夕云之澜〕〔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财法仙途林夕〕〔林夕钱家〕〔上门女婿叶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36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过片刻之后,那伙“黑面纱”们除在方才混战之中已战死的,其余皆尽数被俘,待众人将他们捆绑后,准备训话之时,竟发现他们全都已服毒自尽。,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待文毓追那为首之人未果,返回之后,看见的都是被摘去面纱,嘴角留着黑血的一众死人,只是在他们腰间竟都发现了黑金腰牌,那腰牌他当然极为眼熟,因为他自己手下的亲信们,便都是佩戴此腰牌的。

    文毓皱着眉头,仔细地查看了那些腰牌,不一会儿眉间便一松,说道:“穆兄,高兄,想必你们此前定是通过此腰牌判断他们是我们的人吧。”

    二人点了点头,随后文毓便让刘穆将自己腰间的腰牌取下,继续说道:“这黑金腰牌是我南晔国圣上特为其一众亲信定制,其他人均无权佩戴,并且知晓此事的,除其亲信再无其他,而这伙歹人的腰牌乍一看确实能够以假乱真,但,他们仿造腰牌时定然没注意到腰牌侧面,那不过几厘的厚度上却刻着腰牌持有者的名字,二位请看。”

    高子玦,青云二人,接过两枚腰牌,细细端详起来,果然发现了这细微的不同。

    “文兄的意思是这伙人是故意冒充你们的人,挑起我们之间的矛盾?”青云开口问道。

    “是的,想必二位兄台对我们南晔国的内政也有所耳闻,一直握有实权的并不是我等尽忠的当今圣上,而是相国大人。”

    高子玦一边听着二人的对话,一边不经意地双目瞥过文毓的腰间,心中似乎有些疑惑,但还是迅速收回了目光,装作什么也未曾发生的样子。

    青云听罢文毓的话明显一愣,但随即便了然地对文毓报以一笑,青云心想这个文毓言尽于此,点到为止,并未将话说实,只一句看似无关的话便委婉地表达自己的立场,将有用的信息传递给他们,不可谓不机智。

    少倾之后,一阵“参见太子殿下”的呼声响起,站立在外的突厥士兵分散开来,让出一条通道来,此时高子玦他们四人便注意到走进来的这个高大威猛,目光炯炯的男子,他便是当今突厥可汗的长子乌隆,据说这突厥太子年纪尚轻,但他这嘴角的浓密络腮胡却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老成和沧桑。

    “乌隆殿下,此番劳烦您携突厥兵力倾力相助,我等在此感激不尽。”青云率先开口,其余三人均以抱拳之礼向突厥太子乌隆答谢。

    乌隆爽朗一笑说道:“北辰国和南晔国的各位使者远道而来,我等有失远迎已是礼数不周了,此番让各位在突厥境内遇险,还望各位见谅才是。此次父汗除了派我助力各位之外,还特意叮嘱要将各位请到王殿旁的驿馆之中住下,今晚便设宴欢迎各位,如今天色已不早了,还请各位随我前去。”

    随后,高子玦、青云同文毓和刘穆短暂告别,便回到各自的住处收拾随身物品。

    待高子玦和青云回到时,青羽和马不肥已将一切收拾打点好,只等出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在前来接众人的突厥马车到了之后,青羽和青云共乘一辆,高子玦带着小琰和马不肥同乘一辆。

    此时青云注意到他的妹子有些闷闷不乐便开口问道:“我把翠花送走,你不开心了?”

    “虽然知道大哥你送走她是情理之中,但还是会有一点伤感,毕竟她也算是我朝夕相对的朋友了。”

    “傻丫头呀,就算是朋友,但她的确曾作出伤害你、伤害大家的事,留她在你身边,我实在放不下心,况且自从那伙坏人威胁她后,她便也时时心神不宁地挂念着家人,你放心吧,此番遣她回去,大哥并未亏待她,银子都给够了的,也叮嘱了护送她回乡的随从,定要送达才能离开。”

    “即便如此,现在正值隆冬,这一路上定要受不少苦的,为何不能等上一等?”

    “越早离开对她越好,否则等那伙人反应过来,难道会留她的命?让她这般快马加鞭离开,便是他们想杀她也找不到了。”

    青羽听了大哥的这番话才真正明白了青云的用意,这才真正把心放下来,渐渐又开始回想到那夜自己冲进青云房内的场景

    当时见高子玦也在场,但她当时顾忌不了太多,便直接将心中的疑惑当着他们的面提了出来,她先对高子玦问道:“那日你说是翠花告诉你我要暗中前去提醒阿文的?”

    “你到此时还要怪罪翠花,要是她不说,你以为就能瞒得住?是我自己先发现了带血的绢布才联想到的。”高子玦似是没想到她深夜来此处竟是对此发问,心中一时有些不快,语气便冷了些。

    “你!我不想和你争论,我也没有想掩饰自己的行为,我是很关心阿文的安危,也知道自己此举很不妥,但现在我想做的是找到这一切问题的源头,弥补自己的过失。”

    她边说边认真地看着高子玦的眼睛,这下倒把他看的有些心虚了,他避开她的的目光,说道:“是我发现那些带血绢布后,问了她,她告诉我你暗中前去给那人送消息,说我们将前去暗探,让他一切小心,但没想到你回来时竟受了伤。”

    “是了,这就是问题关键所在,要是她只告诉你我受伤那并无不妥之处,可她连我是去给阿文送信都一并告诉你了,就很不寻常了,因为送信这件事我谁也没告诉,更别说她怎会知道信上的内容了。后来我见她整日神色不对,来回回想才想到,我写信之时她就在我身后,当时以为她不识字,便未有做过多遮掩”

    听罢,高子玦皱起眉,在脑中细细回想一遍当日自己询问翠花时的情景,她的表现确实有些异常,这么一想他便也意识到了问题,因此心中不免有些愧疚,那日自己关心则乱,口不择言对她说的那一通话,必定很伤她的心吧,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对她这样不顾自己安危去救另一个人而心中发闷。

    青云听后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开口道::“怪不得那些日子我发现她独自一人出门的频率很高,以为是出门上街采购,我也并未多想,现在想来想必她是给那伙第三方送信去了。”

    “是的,从那夜此处失火之后,我便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儿,但当时并未深想,这段日子我愈发觉得她的表现不同寻常,总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

    青羽说完,注意到自家大哥和高子玦面色似乎都变得十分严肃,她在心中有些挣扎,沉默了几秒之后,便继续说道:“但大哥你可不可以答应我对翠花的处罚从轻我想她定是被坏人要挟了”

    “好了阿羽,处不处罚或者怎样处罚都要同她对质之后再做商讨。今天就先这样,你伤还未痊愈,快回房中休息吧,记得要按时涂药。”

    青羽知晓此事事关重大,不仅关乎众多兵士的伤亡还牵扯到阿文为首那伙南国人,甚至还有最为重要的图纸于是她此时更不好妄言,只得欲言又止地退出了房中。

    “阿玦,此事你怎么看?”带青羽走后,青云开口道。

    “青云兄,这次事件想必跟翠花告密脱不了干系,但我们也不能排除那所谓的第三方势力就当真不是南国那伙人自导自演出来的。”高子玦此时心中有些复杂的情绪掺杂着,但他还是依然冷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确实如此,凡事小心为好,只是这翠花唉我想定是不可再留在我们身边了,我想过几日便将她遣送回去。”青云面上有些惋惜地说道。

    “青云兄,遣送倒还不急于这一时,我们倒是可以利用那些人对她所传递情报的信任,来一个引君入瓮。”高子玦挂着沉着之色开口道。

    “你的意思是故意让翠花向他们传递假消息,然后我们设以埋伏将他们一网打尽?”

    “对,而且此计还需多方配合。”

    “多方是指?”

    “今日给我们送出密信邀约的那是一方,突厥那边又是一方,后者接到我们的求助断不会拒绝,只是前者那伙人我却不敢肯定。”

    “阿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既借机试探南晔国使者的态度,又可不损我方一兵一卒,还可暗示突厥可汗我们已经抵达,可谓一箭三雕,实在妙哉。而且我想南晔国使者那边定是不会拒绝的,如果拒绝不就正印证了那所谓第三方就是他们自己了吗?”

    “青云兄所言极是,事不宜迟,今晚我们便拟好密信先分别送出去,做完这些再来处理翠花,希望她此次能够戴罪立功吧。”

    那夜一直在门外偷听他们讲话的青羽,听到此处不禁打从心里有些佩服高子玦的智谋,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境地,他竟还能以此方法将主动权掌握在我方手中。

    同时她对翠花之事也终于不必提心吊胆,本来她心中很是矛盾,对翠花既生气又心存不忍,气她随便**人所迫,迈错一步便让大家一同犯险,又不忍看她接受过重的处罚,毕竟自从来到这里,不论生活起居还是日常陪伴,在自己身边照料着陪伴着的都是她,因此听到他们有让她将功折罪的办法,她的心中自是舒畅了些

    回想到这里,正坐在去往突厥王殿马车上的青羽,思绪不禁更加翻涌起来,今日早些时候同翠花告别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她对自己哭诉着的抱歉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她的眼角似乎有些湿润,她确实有些舍不得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丫头,但不可否认的是将翠花送离是最好的安排,因为就连她自己也不敢保证日日面对着一个曾背叛过自己、背叛过大家的人,她是否还能待她如初。

    青云见妹子又在自己一人忧思伤神,便笑着轻敲她的脑门儿说道:“好啦,开心一点,咱们待会可要面见突厥可汗,你这幅样子还不让那些异域女子比了下去?而且此番最大的收获便是证明你的阿文并非仇人,你难道不该开心才是?”

    “哦对,我竟忘了问,此番你们是彻底相信阿文了?”青羽被青云从回忆中拽了出来,听自家大哥提到阿文,便开口问道。

    “彻底倒还谈不上,毕竟他们还是南晔国人,我们不得不防,但据今天的种种迹象看来,他们对此前放火和盗图一事都不知情,只是为了替南晔国君王求亲而来,而且我对你的那个阿文印象还不错哦,要是今后做了我的妹夫,说不定你们还能为我们北辰国和南晔国的邦交做出贡献。”青云的语气逐渐转为轻松,对自己妹子打趣道。

    “大哥,你怎么高子玦一样阴阳怪气,一口一个你的阿文,什么你的我的,什么姐夫妹夫的,我跟他就是好朋友而已。”青羽嘟着嘴,皱着眉,心中有些气她大哥和高子玦一般无二而得语气。

    “哈哈哈哈我跟阿玦可不一样,我就是纯粹出于对我的好妹妹的关心,但阿玦那边儿,唉我倒是嗅到了些许醋味儿呀。”青云装作有些漫不经心地说着,边说便偷偷用余光注意着青羽面上的表情。

    “大哥,你说什么呢!高子玦才不会喜喜欢我,他就是有气没地方撒。”青羽听到大哥说高子玦吃醋,心中不由有些紧张,面上也有些微微泛红。

    “咦?我什么时候说他喜欢你啦?”青云故作疑惑地看着她。

    青羽被青云这一番话弄得更加窘迫,双耳发热,面颊泛红,被她大哥这么一闹,她似乎暂时忘却了方才的感伤。

    青云见青羽那窘迫样子,在心里偷笑着,但嘴上也不再继续逗她,而是拿起手边的一个做工精美的天蓝色帷帽递给她,说道:“我问乌隆殿下讨了这个,你若暂没准备好以女装见阿文,便戴着这个吧,今日我并未将你的身份透露给其他人,待会面见突厥可汗之时,就说你不慎感染风寒,不便见人便是。”

    青羽接过帷帽,向青云投去感激的眼神,心想还是大哥懂自己,总是能看出自己的担忧和需要,此生有此大哥实为大幸。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