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有福利〕〔九零团宠A爆了〕〔山海图录〕〔撼宙帝尊〕〔颜总追妻:萌娃神〕〔在完美生而为皇〕〔娱乐之我怼哭了全〕〔别动,小心误伤你〕〔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斗罗之最强场控〕〔朝为田舍郎〕〔王者荣耀:我们是〕〔北境狂龙〕〔我不知道为什么这〕〔都市神豪林云〕〔旗木老卡与皮皮鸣〕〔叱咤风云林云〕〔翻手为云〕〔林云〕〔末世远征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38章 脉脉不得语
    突厥王室对他们一行人的欢迎仪式并未持续太长时间,仪式一结束,而后便是盛大的歌舞晚宴。,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比起排场大但都只是走过场的欢迎仪式,青羽更喜欢这热闹的歌舞晚宴,因为在晚宴之上,除了能够以塞外美食饱腹之外,还可以享受试听的盛宴。

    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于她而言十分精彩绝伦的表演,不由深深地被这些塞外异域女子们的歌舞表演所折服。

    她们带着中原女子没有的奔放热情在王殿舞池之中倾心舞动,她们风情中透露着纯真,纯真中又杂糅着些许娇媚,实在让她大饱眼福和耳福,但这口福似乎并非如最初想象那般好满足了

    青羽由于戴着帷帽,吃东西十分不便,总是要将手伸进伸出,而且纱巾还很容易沾到油污,最重要的是她一不小心还好几次差点将帷帽弄掉,如此惊心动魄地用膳,让身旁随侍她的宫女们都有些忍俊不禁,所以在数次手忙脚乱后,她便只能眼巴巴看着眼前香喷喷的烤羊牛肉而不敢再觊觎它们的美味,生怕自己会公然出丑,只能凭借果酒和糕点来果腹。

    她每次差点弄掉自己的帷帽之时,便会不经意且有些心虚地望向对面的阿文,生怕被他发现自己便是他的“好友阿羽”,她虽知道这样一直瞒着他并不是长久之计,但一时也没想好要怎么向他说明,毕竟自己以男儿身份和他称兄道弟许久,突然变回女儿身出现在他面前,不论怎么想都着实有些尴尬。

    对面的文毓当然也注意到青羽的笨拙和偷瞄自己的样子,虽说方才欢迎仪式后,青云已向自己说明,他从前的好友阿羽是青云和青羽的表兄弟,姓穆名羽。

    但他还是十分疑惑,对面这不露真颜的女子举手投足间似乎都散发着阿羽那种笨拙的稚气,况且表兄妹之间竟会在名讳中都用上同一个“羽”字,岂不是有些奇怪吗?难道这青羽郡主的身份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吗?

    文毓正想着,突然便听对面一阵低呼和赔罪的声音,原来是随侍的宫女不小心将酒打翻在青羽身上,那侍女面露恐慌,连声赔罪,生怕因为自己的无心之失而引得远道而来且地位尊贵的和亲使者怪罪。

    此时只见青羽右臂的衣袖已被浸透,虽然戴着帷帽,但她面上并无苛责之色,反倒是对这侍女的赔罪显得有些许不好意思,她嘴上还不停对那侍女说着什么,看起来似是在宽慰她说不打紧。,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随后文毓见她接过手帕,轻轻卷起自己的衣袖擦拭着,他虽无法看不到她此时的面色,但单看那犯错的侍女逐渐缓和的脸色便可知,那青羽郡主定然没有为难于她,想来这位身份地位都算是尊贵的郡主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他刚想转过头去,可竟发现她的右臂竟缠着绢布,似是受过什么伤,他猛然回想起被偷袭的那夜在心中一惊“难道是她?”

    文毓他本还想进一步确认,她是否有佩戴有那夜他无意中看到的玉佩之时,余光便瞥见坐在对面的高子玦投来的闪着寒光的眼神,他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后便把目光转向别处,心想这人到底对自己有何仇何怨,何以每次望向自己的目光都似暗箭

    青羽自顾自地擦拭着时,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连忙将衣袖拉下,偷偷抬头望了一眼阿文,发现他并未看向自己的方向,才淡淡地舒了口气,继续小心地用干燥的手帕吸附衣袖上的酒水,因为那酒水渗进自己的伤口之后,竟让那已经不疼的伤有些疼痒了起来。

    这一幕也恰好被回过头来的高子玦看见了,他已不止一次看见她偷瞄他了他借着欣赏歌舞而偷偷看她,可她的目光却总在另一个人身上

    这样的细节从前看来似乎是微不足道的,可现在却让他心中十分烦躁,她果真是倾慕于那个人的吧?

    果然自几年前洛城一别,便有太多事无法掌控了。

    宴会结束,青羽由于没吃什么东西,但却又喝了不少果酒,一时胃中有些灼烧,脑袋也有些发晕,便未直接回到他们一行人下榻的突厥王室驿馆,而是坐在驿馆外的草地上吹风。

    她解开自己身上的披风放在一旁,摘下帷帽拿在手中,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发,便独自安静地望着天空,发现这塞外的天空果真比平素见到的天空更为辽阔和澄净,那漫天的星斗仿佛也更为明亮耀眼。

    青羽仰起头尽情地呼吸着微凉夜风中夹杂着清新草香的空气,这样好闻且有些湿润的空气便也只有此处能闻到了吧,他们现如今虽身处大漠,但这突厥王殿却建在这沙漠稀有的绿洲之中,环境属实不错。

    她正尽情放松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这便是你说的喜欢吗?”

    青羽有些迷迷糊糊地回头,便看见高子玦站在自己身后,她略带疑惑地“嗯?”了一声。

    “为了救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可见到了却不敢以真面目见他,想见不能见,有情偏要做无情,你这样默默为他,就是你口中的喜欢吗?”高子玦边淡淡说着边缓缓地捡了一处离她较近的位置,坐了下来。

    “你在说什么?什么想见不能见,有情做无情?”青羽捧着自己因喝酒而发烫的脸颊,睁着水汪汪且十分无辜的大眼睛望着眼前的人,觉得心中更加疑惑了。

    “别装傻,你知道我说的就是文泽。”高子玦别过头去,故意不看她此刻娇憨可人的模样。

    青羽听到高子玦又提起阿文,不由好气又好笑,虽然不知他为何会对自己的好友阿文如此耿耿于怀,此时也很想组织语言来反驳他,但无奈她的头晕乎乎的,好像大脑不受自己控制一般,因此只回了他一句:“不,不是喜欢。”

    “那你告诉我什么才是”高子玦说着转头看向她。

    “你今日和那些美艳动人的小姐姐们调笑才是喜欢,跟你的阿和小娘子成亲,日日相对,生儿育女才是喜欢。”

    高子玦听罢,抿了抿嘴,一时语塞。

    青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他突然说出这些藏在心里的话,而且边说边觉得没由来的悲伤,刚刚晚宴时看到他同随侍的几个娇媚的宫女耳语时,心中便已有些烦闷和难受了,此时他怎么还偏偏要让自己再想起来,想到此处她眼中不由地便泛起了泪花

    她委屈巴巴地再次望向了高子玦,心想自己身边这个人,有时似乎总是爱与自己过不去,有时却又对自己那么温柔这样的捉摸不透和若即若离,让她觉得既有些伤心又有些委屈,再回想起那夜因为自己犯错,他对自己说的那些重话,豆大的泪珠便一颗接一颗地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高子玦见她此番模样,心中瞬间无措起来,伸手触上了她微烫的脸颊,认真地替她擦去脸上挂着的泪珠,满眼的疼惜与宠溺。

    可谁知他这一擦,她便越哭越厉害,泪水似是决堤般涌出眼眶,不一会儿她的双眼和鼻尖都已泛红,他知道她此刻定然听不进去任何安慰,便索性似此前那般,慢慢靠近她,将她揽入自己怀中,手掌温柔地抚上了她的背。

    他想她定是因为醉酒的缘故才会这般将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他不知道她在压抑着什么,此刻也无法替她做其他的什么,但与其让她独自悲伤地哭泣,不如让她在自己怀中,这样至少,她不是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高子玦听到怀中人的哭声逐渐减弱,他的耳边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他低头望了望她,发现她似是睡着了,看着她仍微微泛红着红光的脸颊,他不禁有些出神

    此时只见他那干净而修长的手指似是不由自主地轻轻抚上了她的脸,为她轻柔地擦去泪痕,将她的刘海和碎发轻拨起别在耳后,随后他的手指又轻轻掠过她黛色的眉宇,滑过她娇俏的鼻尖,最后停在她微温的朱唇之上

    此刻只见高子玦那双平日里结着寒冰的桃花眼似是被融化一般,瞳孔仿若繁星般闪着点点微光,眼波好似春水般在怀中人的面庞上流连

    她在睡梦中不自觉地发出几声娇柔的呓语,他身躯略微一震,长长的睫毛在低垂的眼睑上微微颤动了几下,喉结似是不自然地动了动,他当前只觉心中有些惊悸,心跳宛如疾雨一般在怀中响起

    等高子玦从方才那般触电的感觉中反应过来之时,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身体也有些热,他猛地收回仍触碰着她双唇的手指,不敢再低头看她,只任她在自己怀中酣睡。

    待他觉得自己的心跳渐渐平复,体温逐渐恢复到平常之时,他便轻轻抬起方才置于她唇上的手指,借着月光深深地注视着它,此时他只觉那指尖上来自她双唇的余温尚存,便不自觉地将手指轻轻抚上了自己微凉的唇瓣,当那种淡淡的温暖在他的唇间蔓延开来时,他微合上了双眼,嘴角挽起了一抹弧度极为好看的笑容。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龙王医婿江辰〕〔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