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楚剑秋柳天瑶〕〔顶尖大佬的心尖宠〕〔超级王者〕〔林霄〕〔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方晟朱正阳〕〔日式妖怪居酒屋〕〔快穿之末日奇妙屋〕〔若能情深共白头〕〔科技之开局直播造〕〔开局站在人生巅峰〕〔我真的不会画漫画〕〔盛少偏宠小傻妻〕〔我穿越成了一宗之〕〔华娱之别样人生〕〔沈清辞重生〕〔我真不是谪仙人〕〔神算赘婿〕〔东京城市流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梦浮生 第40章 公子世无双
    约莫过了一刻钟,第一轮的比赛即将接近尾声,青云和刘穆都在做着最后冲刺。,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们二人几乎是并驾齐驱地朝着终点方向冲刺的,青羽的心此刻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紧握着小琰的手,屏住呼吸望着终点的方向。

    终于,一声清脆的锣声响彻校场内外,而正拿着红绸布高举在头顶的正是青云。

    青羽和小琰见此场景皆是一阵欢呼,二人都连蹦带跳、手舞足蹈,甚至还击起了掌,一旁的二公主多兰看到他们的举动也觉得热闹新奇,学着他们的模样,又蹦又跳又击掌。

    青羽注意到多兰那活泼可爱的模样,不禁哈哈大笑起来,雅若见眼前这三人欢呼雀跃的样子,也忍俊不禁地跟着低低笑了起来。

    “是什么事让二位公主和阿羽、小琰都这般愉悦呀?”

    此时,青云正朗声笑着朝他们走来。

    “当然是因为我帅气的大哥呀,我还是第一次见大哥你这般策马奔腾,真真是英姿飒爽、意气风发!。”青羽看着自家大哥自豪道。

    “对呀!青云大哥你方才的骑术实在精彩至极,等我长大后一定要像你一样!”小琰也两眼放光激动地说道。

    “这下知道你们大哥的厉害了吧。”说罢,青云又朝自家妹子和小琰眨了眨眼。

    “你确实很厉害,我都看呆了。”多兰也十分大方地夸赞道。

    “哈哈哈那还多亏你们在场下给我加油鼓气呢。”

    “是将军自身骑术高超,在我们从小便习骑术的突厥人中也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雅若也柔声笑着说道。

    “今日在下竟能同时得到两位公主的称赞,幸甚至哉啊。”

    青云仍然一如方才那般自信的笑着,眼神中一片明朗,雅若没再看他那双澄澈的眼睛,而是不易察觉地轻轻低下了头,颊上暗暗浮上了两朵红云。

    “阿玦他们的比试还有一会儿,要不要一同过去给他们加油鼓劲儿?”青云问道。

    “一定要去的,九叔叔今早出门前就跟我说,要我们给他打气呢!”小琰有些兴奋地说道。

    “他?他竟然会说这样的话?”青羽听罢只觉有些不可置信。

    “哈哈哈好妹妹呀,阿玦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呢,快走吧,就快开始啦。”青云捂着嘴笑道。

    于是他们五人便快步走向高子玦和文毓,只见他们此时正牵着马儿并排而立。

    小琰率先跑向高子玦,做出青羽教过他的手势说道:“九叔叔加油!”

    青羽也笑着走过去对他说道:“记得注意安全,加油呀!”

    说罢,她看了看显得有些孤零零的文毓,便转向他,笑着说道:“阿啊哈哈哈,文兄你也加油。”

    青羽深深为自己差点喊成“阿文”而捏了把汗。

    文毓一愣,并未想到她也会给自己鼓励,毕竟他们算是对手

    有了青羽开头,其他人随后也一一给了文毓鼓励,站在一旁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高子玦面上有些不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

    他一面疏解自己说她越发有闺秀气质也越发懂得礼仪了,一面心头又觉有些酸,于是只得在心中暗下决心:此番比试,我不仅要赢,还要赢得漂亮才行。

    二人比赛正式开始,已近午时,暖阳高悬,天朗气清,但由于比赛是要深入校场旁的山林进行狩猎,所以大家便没有办法继续观赛。

    于是可汗卡布泽便下令让使者们先去到附近牙帐中用午膳,只留下一些特勤在此看守,待大家用过午膳,比赛即将结束之时,再移步校场静候结果。

    此次午膳只在牙帐中简单进行,这位于校场不过几里的牙帐虽比不上建于沙漠绿洲之上的王殿那般恢弘富丽,但也算是大气整洁。

    由于牙帐空间有限,大家座位的距离近了很多,这才让青羽真正看清了那位突厥可敦的模样,她有些微胖,脸部轮廓圆润,五官是典型的异域长相,妆容很是艳丽,眉宇之中透露出的一种不容置喙的强悍。

    青羽心想这异域味道十足的相貌,想必应当是乌隆和多兰的生母了,只是自始至终并未见雅若生母露面,难道是因为地位低微的缘故?可当日晚宴明明其他侧室也有到场,难道说雅若的生母,已经不在人世了?

    青羽有些凄然,难怪雅若平时为人处事极为低调,对待下人也完全没有公主的架子。

    平日里,明显多兰更受宠些,这可敦就不用说了,但连可汗也是外人明眼里所见地同多兰更为亲近,那么此次和亲,突厥可汗难道是要嫁二公主多兰?

    青羽在另一个时空时,平日里就素爱这般管闲事,明明同她不相干,她却总爱在脑中百转千回想很多,如今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叹了叹气,暗自腹诽自己了几句,便用起了午膳。

    午膳过后,大家都准备返回校场,青羽却因身体不适先返回住处了。

    小琰本想陪着她回去,但青羽看出了他眼里对结果的渴望,便说服他让他跟着青云去静候他九叔叔的佳音。

    多兰本也想拉着青羽一同过去,还说等比赛完要带她去林子里的一处湖泊玩耍,但青羽实在有些头晕,便推辞说等晚些时候再与她同去,多兰在自家姐姐的劝说下,也并未再强求。

    随后,青羽在侍女们的陪同下回到了住处,偶然发现坐在院子角落石凳上的不肥伯伯。

    他似乎没发现青羽已经回来,正兀自对着一条手帕发呆,青羽远远看见那手帕呈藕荷色,右下角还绣着一朵莲花和一个字,她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字,但看这手帕的样子定是女子的随身之物。

    青羽用心回想,似乎不曾听不肥伯伯和其他人提起过家室或是子女,在她的印象中,不肥伯伯始终与他们一家住在一处,但照理来说,他这年龄,应当是已成家了的。

    而且,不知为何,青羽觉得自从抵达突厥以后,不肥伯伯便一直有些闷闷不乐,除了抵达当天的欢迎晚宴去过突厥王殿,其余时候他都在驿馆中,说是要监督随行兵士们每日的日常操练。

    但现在看来,青羽觉得不肥伯伯应当是有心事才对。

    她有些惭愧,马不肥于她而言,不仅是她的伯父还是师父,这些年来,他不论是保护自己还是教授自己武功皆是尽心尽力,毫无怨言,有时甚至比自己的父亲还宠自己,但自己却竟然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

    青羽摘下帷帽,去端了一壶热奶茶,故意在离马不肥较远的地方就喊道:“不肥伯伯!”

    马不肥听到青羽的声音,迅速收起手帕,眼中的失落瞬间转化为笑意说道:“阿羽,你怎么回来了?”

    “我这不是不放心我的好伯伯好师父吗,想到你一个人待在驿馆定会觉得闷,我就跑回来啦。”

    “你这丫头呀,鬼机灵得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啥回来吗?第二回合比试上场的是阿玦和你那个好朋友吧,不论谁赢,你是不是怕见着那场面而觉得尴尬?”

    青羽愣了愣,似乎并未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不肥伯伯会猜透她的心。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说并不是,但马不肥的确说中了她的心事。

    虽说她是有些头晕,胃里有些不舒服,但确实是可以坚持到看完结果再回来的,她这样借故离开确实是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

    虽然戴着帷帽,没人看得清她的表情,但她一想到那副场景,便会觉得宛若如芒在背一般。

    她叹了叹气,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相信那句日剧经典台词“逃避可耻,但有用。”

    马不肥看着她那副模样摇了摇头,对她说道:“傻丫头,你的心情伯伯很能理解,两边都同样是重要的人,但偏偏两边又是相对立的关系,这样的选择是很难做的”

    他顿了顿,眼神有些缥缈地继续说道:“伯伯到如今也没想明白,如果是我,究竟要如何选择,只是不论怎么选择,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别让自己后悔便好。”

    青羽注视着这个两鬓已有些许白发的中年人,他的眼中似乎泛起了一层薄雾,双眼透露出了淡淡的哀伤和无奈。

    她想不肥伯伯一定是有故事的人,而且这个故事也许并不是个快乐的故事

    青羽回屋后,和衣而卧,透过窗户洒在身上的阳光让她昏昏沉沉的,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不知是因为身体本就不太舒服还是因为阳光太好,青羽的这个午觉睡了很久,而且睡得格外舒服,一觉醒来竟已经接近黄昏。

    睡完一个超长午觉的她,只觉浑身舒坦,神清气爽。

    她在屋中活动片刻后,竟觉得有些饿了,很想吃些甜食,于是便去膳房中寻觅是否有糕点。

    翻找了一会,青羽便惊喜发现此处竟还有一些牛奶方糕,掀开盖子,顿觉奶香四溢,欣喜不已的她刚想端着盘子返回房中。

    谁成想身后突然出现的人,趁她闻着香味陶醉的空当儿,便将盘子一把夺了过去,青羽猛地一回头想去夺,竟差点撞上那人。

    她定睛一看,原来是高子玦。

    “不是说胃不舒服?还敢吃这些凉的东西?”高子玦语气淡淡,但眼神中透露着关切。

    “我现在饿了呀。”青羽委屈地盯着盘中诱人的方糕道。

    “所以现在不疼了?”高子玦又继续反问着。

    “不疼了!”青羽言辞恳切,眼冒亮光。

    “那也不许吃。”高子玦看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自己手中的盘子,心下有些不忍,但一想到她那本就不好的胃,便再次拒绝了她。

    “你!我中午不舒服是因为吃那羊肉吃到了羊膻味儿,所以才一时反胃的,没有真的胃疼,你就给我吧好不好?”

    青羽本想直接夺过他手中的盘子,但目测了下同他的身高差距,便果断放弃了这一想法,转而瞪着无辜大眼睛看向他,柔声装起了可怜。

    高子玦故意不看她,而是低头闻了闻盘里的方糕,说道:“不好,这个也有味儿的。”

    “这是香味儿,你快给我吧,我中午没吃什么现在好饿的。”青羽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委屈巴巴道。

    “不、可、以。”高子玦再次一字一顿地残忍拒绝了她。

    青羽又摸了摸自己现下满是馋虫的肚子,叹了口气,突然灵机一动,说道:“诶对了,比赛情况如何?”

    “毫无悬念,我赢了。”高子玦显得有些得意,眼角向上挑起,但目光却注视着她的表情。

    “真棒!恭喜你呀!”青羽边说边笑着向他竖起大拇指,表情中透露出对他的欣赏。

    “恭喜我干什么?”高子玦心中有些雀跃,但面上却一如既往地不动声色。

    “你和大哥连赢两场,娶到突厥公主,我们是势在必得嘛。”

    “又不是我娶。”

    “听你这意思,还有点遗憾的意味呀,也是,那两位公主相貌均是不凡。”

    “我有什么好遗憾的,而且在我看来她们相貌平平,并无所长。”

    青羽故作惊讶状,边往他身后看边说道:“二位公主你们怎么来了?”

    高子玦果然上当,他猛然回头间,青羽便趁着这时机,迅速从盘中拿了几块方糕后,飞快地夺门而出。

    高子玦见状,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看她拿了方糕竟往大门的方向跑去,不知道又要去做什么,便追出去喊道:“你做什么去?”

    “和多兰公主有约。”青羽没有回头,只朝他的方向向后挥了挥手。

    “帷帽啊。”高子玦见她那急急忙忙的样子,又对她无奈地喊道。

    青羽一听,失算失算,刚刚出来竟忘了拿帷帽,于是便将剩下的两块方糕一下塞进嘴里才跑回屋,生怕高子玦突然杀出来又给她抢走了。

    高子玦看到她那有些滑稽的可爱模样,不由又笑了起来,方才心里的些许阴霾也一扫而空。

    也罢,没来见证我英姿焕发的样子,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他随即塞了一块牛奶方糕进口中,不由感叹一声:“啊真甜。”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